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BD# Go Across the Line 02

 @古骨谷 放个六千字让你开心开心。这下我就干净利落地没有存稿了,so sad。


Chapter2

 

无论是在记忆中,还是现在,哥谭的天空似乎从未晴朗过。那布满了昏暗云海的天空就像一重厚厚的幕帘,将城市里上演的一切剧目都掩盖在了下面。眼前的韦恩庄园和记忆中的那一个并没什么不同:位于视野尽头处的浅色建筑虽然精致且宏伟,却因为人烟稀少而显得暮气沉沉,古老森林中的巨大树木就像是一头头雌伏的怪兽,忠实地守卫在前往庄园的必经之路的两旁。

迪克再次整理了一下深蓝色的领带,又按了按帽檐,这才鼓足勇气按响了门铃。过了一小会儿,就像是从一开始就等在那里似的,老管家阿尔弗雷德那张从十年前开始就没什么变化的脸孔出现在了门后。

老人看上去并不是很惊讶迪克的回来,他神色如常,唯有微微弯起的嘴角以及比平日里稍高一点的音调才表现出了欢迎的意味:“迪克少爷,我以为现在应该是上班的时间?不过当然,无论如何,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阿尔弗雷德。”迪克表现出明显的不自在,似乎失去的那部分记忆让他从骨子里感觉不踏实。

他很清楚,自己渴望回到这里,却又抗拒回到这里。这栋传承多逮的深邃庄园就像一头在长年累月中吞咽了太多秘密的怪兽,无时无刻蔓延在房间里的冰冷空气总能让年轻人轻易地感觉到明显的格格不入。根据迪克现有的记忆,一直以来,他都对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能够轻松自在地生活在这里面感到由衷的敬佩——毕竟,他认为自己在这里并没有感受到正常家庭应该有的氛围。

换而言之,除去拥有管家职务的阿尔弗雷德不说,能够完全适应这种生活的布鲁斯在迪克看来根本就是一个标志性的“异类”。无论是他所拥有的财富地位,还是颓靡又忙碌的生活方式,都让迪克从根本上难以适应。

也正是因为如此,意识到目前布鲁斯或许不在家这点,让迪克感觉稍微好了一些,至少他不用从一开始就直接面对古堡里的“魔王”了。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迪克局促地笑了一下,开始解释自己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哥谭的原因:“最近布鲁德海文的情况还不错,而我是刚刚恢复的伤员,所以有些时候,我可以享受半天左右的假期。当然,过段时间这些‘伤员’特权就没有了。”

其实并非如此,布鲁德海文当然没有伤员特权这样的东西存在,任何警局都不会有这样的特权。但没关系,这种程度的小谎言并不会让阿尔弗雷德在意,只是找个借口回家而已,除此之外老人完全不会有更多的猜测。

“很遗憾,韦恩集团并没有这样的好福利。布鲁斯老爷今天下午有一个会议,大概赶不及回来享用晚餐了。”阿尔弗雷德在肯定了迪克的猜测之后,立刻后退了一步,示意迪克走进屋内。用标准得足以写入教科书里的姿势与步骤轻轻关上大门之后,老管家带着他向客厅方向走去。

“总有一天他会为自己错过的东西感到后悔,离开哥谭之后我才知道,一顿家里的饭菜可比什么都重要。”这么说着,迪克摘下警帽捏在了手里。

“这就是为什么打从一开始我就不支持你去布鲁德海文。”阿尔弗雷德带着他穿过客厅。在察觉到迪克抗议一般的沉默之后,老人立刻体贴地转换了话题:“顺便一提,下次回来的时候您最好提前告诉我一声,我想布鲁斯老爷也不想错过和您一起用餐的时间……好吧好吧,话题回到工作方面,您究竟是如何受伤的?”

“说实话,那部分记忆有些模糊。”说道自己擅长的那部分,迪克稍微松了口气。他老实地回答了阿尔弗雷德的问题,完全不想在这个老人面前隐瞒自己的真实情况:即便忘记了些许记忆,他也清楚自己非常信任这个足以被称呼为“妈妈”的老管家,甚至比信任布鲁斯·韦恩,这个名义上的父亲还要多。

他记得自己是追踪着犯人抵达的那个仓库,可接下来的记忆却显得模糊不清。那时的自己似乎看到了无数个飞来飞去的黑影,那些影子里充满了不详,就像是深夜里无法逃避的噩梦。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在察觉到爆炸来临之际,他却选择替那些可怕的黑影挡住大部分的冲击。

“……总之,那场爆炸来得实在太突然,我们没有任何准备和防护的时间。唔,我想我应该救了什么人……可我却不记得那是谁了。”

说到这里,迪克皱起了眉头,他突然意识到,也许记忆中那些飞来飞去的黑影……正是被自己的潜意识替换过的布鲁德海文义警。

这猜测就目前看来还算说得通。如果自己是一个和义警合作的警察的话,那么家里那些不寻常的迹象就显得理所当然了。而且,也正是在自己受伤的同时,布鲁德海文的义警也失去了踪影。或许正是因为义警也在那场爆炸中受了重伤,所以才不得不像自己一样,老老实实地躺在医院里养伤!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回来继续“工作”,大概是看到布鲁德海文在不依靠外力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步入正轨,于是理所当然地退休了。

想到这里,迪克稍微松了口气,这样的猜测可比之前的黑帮卧底之类的玩意儿好多了。

阿尔弗雷德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目光中满是骄傲:“当然,毋庸置疑,您一定救了什么人,而我相信,那个人也一定对您充满善意的勇敢举动充满了感激。”

迪克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梁,笑了起来:“希望如此。”

他们来到了厨房,那里已经满是香味了,看来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一半。

“喝点什么,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拉开餐桌旁的椅子,示意迪克坐下。

“咖啡,谢谢。”

“依我的看法,您必须减少自己摄入的咖啡因的量了,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毫不妥协地说道:“试试新来的红茶,我保证您会爱上它的味道。”

“好吧,红茶。”迪克不大期待地说道。

“还有一些您最爱的三明治。”

“这听上去可就好多了!”迪克大声笑了起来。

 

这就像是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安宁的午后,和老友坐在厨房里,闻着越发浓郁的炖菜香味,吃着朋友亲手制作的点心,喝着美味的红茶,随意地聊一些彼此的近况。

“……布鲁斯老爷最近过得并不是很好。他表现得好像自己一直都是如此生活的,但我知道,事实并非如此。”阿尔弗雷德摘下眼镜,用手绢轻轻擦拭了几下,他以挑剔的目光看着镜片,正好错过了迪克看过来的目光:“他的情绪很不稳定,而我认为,这是由于您离开了哥谭的缘故。”

迪克在一瞬间感觉到了尴尬,他试图用喝茶的举动来掩饰情绪,却差点呛到自己:“哦,阿尔弗雷德,我想你把我想得太重要了。我们……我和他,甚至没有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谈,我想应该是别的什么事影响了他。”

“迪克少爷,我们都很清楚布鲁斯·韦恩究竟有多么的不善于表达自己。”阿尔弗雷德以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出了什么问题,可看看您,完全没有表达方面的困扰。”

迪克摇摇头:“他只是承担了太多而已,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接话,而迪克自己,也在这句话说出口之后感到了惊讶。他记得自己和布鲁斯相处的样子,总是自己单方面地说很多很多,然后偶尔得到布鲁斯的一点回应。那看上去就像一个害了单相思的傻瓜,无论谁看了都会感觉到这段关系里的不平等。

可不仅当时的迪克对此感到乐此不疲,就连此时的迪克,也无法在回忆起这些的时候选择讨厌布鲁斯。

是的,他也许无法理解布鲁斯,甚至有些害怕这个名义上的家长,但却一点也不讨厌他。他并不清楚,或者说并不记得影响自己这种态度的原因,却又觉得这的确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并不需要自己太过警惕。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失落:“迪克少爷,即使经历了这么多,您依然没有改变。”

什么叫没有改变?这话听上去像是他已经知道自己不小心失去了部分记忆似的。迪克稍稍有些紧张,他当然不意外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毕竟他们在名义上是一家人,但是,身在哥谭的他们应该并没有出现在布鲁德海文。至少在迪克的记忆中,他并没有在医院里见到过他们。

“阿尔弗雷德?”迪克低声问道。

老管家以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告诉我,迪克少爷,您还记得多少?”

哦,他果然知道了。或许是远程操控……毕竟现在属于信息时代,当然了,日理万机的韦恩家家长并不用亲自前来就能及时了解到自己的情况。迪克为自己之前的天真感到好笑。难道他竟然还在期待在病房里的亲情戏码?

虽然自己已经立刻推断出了一系列情况,为防意外,迪克却还是确认了一次:“阿尔弗雷德,你怎么知道的?”

“迪克少爷,警察局当然会负责最基本的住院费。但您受的可不是一两天就能恢复的轻伤,身为韦恩家的养子,您当然要接受最好的治疗。毕竟,我们都不希望您会因为治疗不当得什么奇怪的后遗症。”阿尔弗雷德的回答果然证实了迪克的猜测。

“所以,那个像监禁一样的治疗其实是你们的手笔?”迪克瞪大了眼睛。比起这种故意隐匿了心意的关心方式,迪克更在意的是那种与世隔绝一般的治疗方案。他很想知道,那可怕的两个月生活到底是拜谁所赐!

“噢,那是布鲁斯老爷的意思。”阿尔弗雷德毫无负担地出卖了自己的主人:“他认为你需要绝对的静养。当然,我同意他的意见,您的确花费太多心思在保护布鲁德海文上了。”

“见鬼的……”迪克说话的声音终于带上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现在告诉我,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似乎并不在意小少爷的怒气,他只是加重了语气,再度重申了自己的问题:“您还记得多少?”

“还记得多少?”迪克不由地提高了音量:“我连自己忘记了什么都不记得,我怎么知道自己还记得多少?好吧!应该记得的事情我都记得,就是这样,没了!”他以堪称无赖的话结束了自己的回答。

“最坏的情况。”阿尔弗雷德轻声说道:“不,还算不错,至少您记得我和布鲁斯老爷。”

“永生难忘。”迪克面无表情地说道。

闻言,阿尔弗雷德挑起了一边眉毛:“我并不希望您因为我们的决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迪克少爷。”

“好吧,告诉我,我误会了什么?”迪克双手环抱在了胸前。

“这可真是麻烦。”阿尔弗雷德用宽慰小朋友的语气轻声感叹道:“我可不擅长猜测别人的心思。”

“别开玩笑了,阿尔弗雷德,你比布鲁斯擅长多了。”迪克说完愣了一下:“当然,也许他比你擅长……啊,老天,为什么我无法肯定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自己会在认为布鲁斯无法理解他人心情的同时,又感觉他能掌控所有人的情绪?这见鬼的完全矛盾的两个看法究竟是如何同时出现在自己大脑里的?

“因为你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可以从根本上动摇你目前的一些看法。”阿尔弗雷德看过来的目光堪称深邃。

“比如说……?”咽了咽口水,迪克好奇地凑近了一些。

“比如说,”阿尔弗雷德将双手交叉在了桌面上,神色自然:“其实你会为自己设计一套红色与绿色为主色调的紧身衣。”

“……什么!?”红色和绿色?这是什么见鬼的品味,而且还是紧身衣!迪克深吸了一口气,他认真地盯着阿尔弗雷德,想从那古井无波的神色中发现一丝一毫正在开玩笑的迹象。

“然后穿上它们拯救世界。”阿尔弗雷德以捧着圣经宣誓一般的口吻说道。

“阿尔弗雷德,你确定是我拯救世界而不是世界拯救我?”迪克伸手按住额头,几乎趴在了桌子上。

“这一点我也很疑惑,但是布鲁斯老爷坚持——”

“等等。”迪克伸手虚按半空:“阿尔弗雷德,告诉我,你究竟是在说实话还是在一脸严肃地开玩笑?”

“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究竟会是哪一个,得取决于布鲁斯老爷的态度。”

阿尔弗雷德此时的表情大概像是东方国家所说的眼观鼻鼻观心?又或者只是单纯地在营造一种不要继续追问的氛围而已。

迪克狐疑地盯着面前这个微微阖眼像是在养神的老人,就在斟酌自己是应该继续追问下去还是保持沉默的时候,突然下意识地捏紧了手边的餐叉。那就像是一种精神上的预警,又或是生理性的提示,让他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背脊。

与此同时,对面的阿尔弗雷德也抬眼看向了他的身后。

 

“布鲁斯老爷?”老人站起身来,神色从容:“我以为会议时间会持续到晚上?”

“原本是这样计划的,不过问题似乎并没有我们想象中严重,在找到解决方案之后就散会了。”

那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就像发令枪一样让迪克一下子蹦起,站在了一旁。他下意识地挺胸抬头,并拢了双腿:“欢迎回来,布鲁斯。”

抬眼看去,布鲁斯·韦恩依然是记忆中的那个样子。合体的高档西装,暗色调,黑色的头发往脑后梳理,淡蓝色的眼睛会永远专注地盯着你。可那双眼睛里面却没有任何情绪,就算他偶尔会在脸上挂上笑容,那双眼睛里也几乎没什么情绪。

那仿佛不是一对眼睛,而是一对高科技的人工产物。

“迪克。”此时此刻,在面无表情之外,布鲁斯相当刻意地皱起眉头,显然不大高兴在这里见到迪克:“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如果你明白脱离关系的意思。”

迪克看着他,突然觉得眼下这个站得笔直的自己真像一个傻瓜。不,不是像,根本就是一个傻瓜。为了振作自己,他故作无所谓地放松自己的身体:“啊,我只是有些问题需要问阿尔弗雷德。”

“看出来了。”布鲁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模样就像是打发上门的穷亲戚一般:他并没有表现出露骨的厌恶,却打从一开始就不想花费太多时间在这里。

在确认了迪克的回答之后,布鲁斯的注意力就立刻跳过小青年,放在了老管家身上:“我先去洗澡。”

“好的,老爷,晚餐会在这段时间里准备好。”阿尔弗雷德也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似乎刚才那个向迪克开玩笑的老人只是一个错觉而已。

“至于你,”布鲁斯宛如施舍一般地回过头来,看向了迪克:“当然,如果你希望一起用餐的话……”

“放心,当你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不在这里了。”迪克相当艰难地保持了表面上的平静。他看着对方,心里不断地翻滚着类似于恐惧的情绪,看来之前所储存的那一点好感也在这段简单的对话之后被迅速地消磨了干净。

“很好。”这么说完,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布鲁斯就迈开步伐大步离开了。他响亮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过道里回荡,那声音听上去是如此的傲慢,就像一个巡视着自己领地的孤独君王。

目送着他渐渐远去,迪克发现自己很难控制心里不断冒出来的沮丧。他重重地出了一口气,坐回了位置上。阿尔弗雷德依然站在原地,看过来的目光里似乎充满了怜悯。

“我想,这可不仅仅只是不善于表达了。”迪克虚弱地笑了笑:“很明显,他根本不想见到我。”他无法控制自己用质问一般的口吻和阿尔弗雷德说话。

“这是布鲁斯·韦恩式的的不善于表达。”阿尔弗雷德这么安慰道。他沉默了一阵,目光依然锁在迪克身上。这意味着他还有什么想说的,于是迪克挑了挑眉:“阿尔弗雷德?”

最终,老人只是抿着嘴摇了摇头:“不,没什么,迪克少爷。”

迪克仰头喝光了最后一点红茶,“好吧,是时候离开了。谢谢你的招待,阿尔弗雷德。”

“我送您。”阿尔弗雷德似乎完全没有将自己与布鲁斯之间的晚餐约定放在心上,竟然真的主动向着大门方向走去了。

“不了,阿尔弗雷德,我自己能行。”迪克伸手阻止了对方,一把抓起桌子上的警帽扣在自己脑袋上:“而现在,布鲁斯需要你。”

 

“他也需要您,迪克少爷。”

 

迪克·格雷森落荒而逃,直到缩入自己那个小小的巢穴之中才真正缓过劲儿来。他回过神,发现自己正盯着灰蓝一片的电脑桌面发呆。

这里面没有一丁点有用的东西,他猜测这仅仅只是曾经的自己培养出来的习惯性动作,一旦回到家里,就需要获取更多有用的信息之类的……等等,有用的信息。迪克认真回忆自己和阿尔弗雷德之间的对话,在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立刻点开了搜索网页。虽然老人透露的不多,但应该是很关键的词语。

“好吧,让我看看……红色和绿色的制服……拯救世界……”

慢慢的,迪克·格雷森瞪大了双眼。他发现自己必须收回前言,阿尔弗雷德给予自己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

“蝙蝠侠与罗宾。”

他盯着那张照片,虽然整张图片都很模糊,别说人的脸了,就连身材特征都看不大清楚,但尽管如此,却依然能够看出那是一个穿了一条绿色小短裤的精悍身影。

“我想……我总算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选择遗忘掉这部分记忆了……”


评论(5)
热度(59)
  1. Skylark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2.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