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BD# Go Across the Line 04

 @古骨谷 不知你是否感受到了……我的愉悦XD



Chapter4

 

“迪克,”盖尔双手虚按,“听着朋友,我知道你是认真的,当然,我也很想立刻抓住那个混蛋。但是,除非哥谭警方发现了那个自称斯雷德的家伙的踪迹,我们才能前往哥谭协助调查。记住,我们是警察。”

迪克叹了口气:“我知道……”

“你和他面对面了,”盖尔压低了声音:“告诉我,他是怎样一个人?疯子,还是雇佣兵,还是别的?”

迪克下意识看向了周围,确认没有人注意这边之后才小声说道:“我不能确定,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东西……但我很肯定,他非常危险。”

“真遗憾,这种私下接触不能作为证据……而且你还得保密。”盖尔有些丧气。就这表现也不难看出为什么他能和迪克成为好朋友:他们同样充满正义感,比起过程,也更加注重结果的好坏。

也正是因为如此,迪克愿意告诉他自己和斯雷德接触过。毕竟他失去了很多记忆,他完全不知道过去的自己会如何处理这件事,而现在,他需要别人的帮助——从数量有限的朋友那里。

“我会提醒哥谭那边的兄弟帮忙注意这个家伙的。”盖尔摸出手提电话:“至于你,先帮我看看前天那个街头斗殴的案子,那个混球不知道从哪里找的律师,难缠得厉害。我们需要新的证据……”

“没问题。”迪克顺手拿起一旁的文件:“你知道的,我最擅长的就是发现细节。”

 

这不是斯雷德第一次来到哥谭,自然不会是最后一次。这座城市有着吸引罪犯的才能,任何一个黑暗世界的居民都无法抵挡它的诱惑,但平心而论,斯雷德并不喜欢这个城市。就他看来,这城市已经染上了太多别人的颜色。

让人作呕的,属于蝙蝠的颜色。

通常而言,他不屑于已经属于别人的东西。那就像是收养猫,比起接手别人丢弃的成年猫,他更希望能自己买一只小猫,毕竟。你永远不会知道它在上一个主人家里究竟学到了什么坏习惯,而纠正已经形成的习惯远比任何事情都要来得麻烦。

“你知道,”他捏住那个人的脑袋,将他提起来:“事情总有例外。我从来不屑于别人的东西,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总能找到更好的。”

伤痕累累的男人发出了惊恐的喘息,那更像是一个未成形的尖叫,却被斯雷德轻易扼杀在了喉咙里。杀手盯着他,哪怕隔着面具也能感觉到那冰冷得如同匕首一般的视线。男人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他只是如平时一般回到家里,然后他就看到了满地鲜血。他的妻子,他可爱的孩子……全部死去,而那个死神,竟然还未离去:

他还在黑暗中等待着收割他的性命。

男人啜泣了一声,身体在颤抖的过程中不断痉挛。

“但如果最好的已经属于了别人,那么问题就来了。”斯雷德左手的五指张开,露出了刚好能让枪口抵住男人额头的空隙。

“救命……求求你……”男人哭着哀求道。家人可怕的死状已经彻底打散了他的一切勇气,他忘记了仇恨忘记了反击,只能依照自己本能的趋势,不断地哀求,祈祷自己能够活下去。

“不,并不是究竟要不要抢过来的问题。”斯雷德盯着对方,嘴角微微上扬:“当然要抢过来,那可是最好的,我没有任何理由错过他。”

“但是……究竟怎样才能毫发无损地将他据为己有呢?”

砰。

他将那颗爆裂开的脑袋丢到了地上,甩了甩手,那男人的哭泣声已经折磨他的神经够久了:“那很难,但也并非全无可能。我需要控制自己,却又不必压制太多……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他是那么的优秀,与我那么的相似……那很有趣,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如此拼命地拉扯着身上那张伪善的皮……当你看到他,你就知道了,自己必须帮助他。

“我必须帮助他,那个男孩。帮助他摆脱你。”

他突然后跳,快速后闪。就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三支黑漆漆的飞镖。那些飞镖闪烁了两下,立刻争先恐后地爆炸了。

斯雷德在落地的同时就开了枪,但原本应该呆在那个角落里的家伙早在发出攻击的同时就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

黑色的披风划过,哥谭义警毫无征兆地从右边出现,在一拳砸中了斯雷德的太阳穴之后,立刻夺走了他的手枪。斯雷德借着惯性甩出自己的腿,稍微扫到了蝙蝠的腰间。他们的身影看上去只是交错而过,却已经相互攻击了好几下。他们之间互有胜负,却不致命,因为这还是最初的试探阶段。

“你来做什么,丧钟。”经过处理的沙哑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蝙蝠侠,”斯雷德抽出钷长剑:“你听上去有些生气。”

“告诉我,你来哥谭做什么。”

“工作。我将会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出于礼貌,我应该向你问好。”斯雷德似乎并不介意蝙蝠侠无视自己问候的举动。

“去监狱里问好吧。”这么说着,蝙蝠侠又冲了过去。比之平时,他的行动似乎缺少了很多耐心。

 

哥谭,这个混乱又迷人的城市,她是所有罪犯的爱人,也是每一个警察的挑战。时至今日,警察局局长詹姆斯·戈登已经在这里战斗近20年。在这里,他失去了很多,却又得到了更多,至少在十多年前,他肯定无法想象自己竟然会和一个有着穿紧身衣癖好的义务警察成为好友。

“这里是戈登,”他在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有什么事,蝙蝠侠?”

“是丧钟,”对方果然毫无寒暄的意思,直接进入了主题:“他来到了哥谭,并且宣称会呆一段时间。”

“啊,他可真是会挑时间。先是企鹅和双面人在城里争地盘,然后又是这个疯子……他们是想在这里开战争派对吗?这消息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戈登皱起眉头,丧钟的到来对于正处于巨大混乱里的哥谭而言无疑是火上浇油。他很清楚那个危险的家伙,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残酷的杀手,却有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掀起一场战争,只要他愿意。

“从他嘴里,我亲耳听到的。”蝙蝠侠的声音依然听不出任何情绪,但身为老朋友的戈登却察觉到了什么:“他逃掉了?”

“没错。”

“……噢,好吧,还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戈登下意识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他从布鲁德海文来。”蝙蝠侠不情不愿地说道。

“布鲁德海文?”戈登吐出一口气,果然,这事情并不只是丧钟来了这么简单:“那么迪克也会过来?”

“戈登,将他的名字从协助调查的名单里划掉。”

戈登突然有些生气,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怒火压下:“如果你认为这样就能阻止迪克,那好,没问题,我照做。”

“他失去了记忆,戈登。他失去了所有的应对技巧,他无法保护自己,更多的时候……他是个拖累。”蝙蝠侠的声音听上去依然冷静:“据我所知,丧钟是冲他来的,我必须将他隔离在事件外。”

“听上去就像是你能做到似的。”戈登毫不客气地说道:“我所知道的迪克·格雷森可是一个你越是叮嘱他不要去碰就越是要去碰的家伙。”

“……至少现在我只能这么做。”

“或者,”戈登微微提高了声调,示意自己将要说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可以将他暂时放在自己身边。”

“这是一个烂透了的主意。”

“至少你可以用布鲁斯·韦恩的身份暂时限制迪克·格雷森的行动。而不是以一个从未见过的义警的身份来警告什么,他不会听的,我们都很清楚。”戈登认为自己的建议很有道理:“就算不再是蝙蝠侠和罗宾,你们也是最好的搭档……或者父子之类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你不应该将他从自己身边推开,这不公平。”

而他得到的回应,则是干净利落咔嚓声,以及立刻响起的占线音。

上帝保佑这次他会听自己的,就这一次。这么想着,戈登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明知道这完全不可能,除非世上真有奇迹。

 

“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迪克盯着眼前的调动命令,看上去却不是很开心:“前天我才告诉你斯雷德去了哥谭,两天后我就收到了协助调查的命令。”

“我知道,一切都发展得太快了。”盖尔耸耸肩:“这可是官方文件,一个杀手可没办法伪装这样的文件,而且……要我说,我们只是普通的小警察而已,没人会想要算计像我们这样的小配角。或许我们可以从好的一面来看待这个问题:这案子就应该由你来终结,这是你的命运。”

“我不知道……好吧,我会收拾好行李的,明天就出发。”迪克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抵抗这样的诱惑,这是他的机会,也是他的使命,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你住哪儿?”盖尔关心道。

“我以为局里会安排?”迪克皱起眉头。

“你没注意到这里吗?”盖尔指着文件最后面的一行小字:“因为以企鹅和双面人为首的黑帮正在哥谭市里争夺地盘,哥谭已经向邻近各市请求了警力支援,因此现在并没有多余的房间,需要警官自行寻找住宿点。”

“噢,看来我还得找一个住的地方……”

“有补助,但肯定不会多。”盖尔双手环抱:“我遇到过一次这种情况,相信我,那种廉价宾馆绝对是噩梦。”

“我知道,但这有什么办法?”迪克无奈地笑了笑。

“或许你可以去找你的养父……”盖尔建议道:“我记得你说过他在哥谭?”

“不,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迪克立刻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现在,就算让我睡大街上,我也不会去找他。”

“……他毕竟是你的养父,迪克。”

“也只是‘养父’而已。”迪克将文件丢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对了,那个街头斗殴的事情,我发现了一点可疑的地方。”

“哦,告诉我。”盖尔立刻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而迪克,他看上去也没有任何被这件事困扰了的样子,至少看上去确实如此。

 

“或许您应该看上去高兴一点,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现在已经在这里了。”布鲁斯满脸不耐地盯着手中的报纸。

“迪克少爷至少还有二十分钟才会抵达。”

“为什么会花这么长的时间?”

“交通系统可不好说,任何情况都可能成为迟到的原因,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无奈地说道:“其实您完全可以在家里等着,由我带着迪克少爷回家。”

“……我需要确定他一定会回来。”布鲁斯仿佛暗示自己一般地补充道:“这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

“好吧,如果您坚持。”阿尔弗雷德闭上了嘴。

过了一小会儿,布鲁斯很少有地主动开口了:“阿尔弗雷德。”

“是的,老爷。”

“刚开始的时候,你和戈登都不赞同我和迪克成为搭档。”

“是的,正是如此,老爷,那是一个欠考虑的决定。”

“但是现在,你们反而在推动他回到我身边,并在同时指责我的行为过于冷酷。”

布鲁斯依然盯着报纸,那沉静如水的表情似乎是在述说他正以相当冷静且客观的态度看待这件事:“我承认,他曾经是一个很好的搭档,但现在他失去了记忆,他无法保护自己,也无法协助我,因此这正是让他摆脱这一切的好机会。而在你们看来,我所作出的决定是冷酷并且错误的。”

见阿尔弗雷德正要开口,布鲁斯立刻补上了一句:“别说什么我们需要彼此之类的话,你知道那无法说服任何人。”

“噢,不,老爷,我只是……有些惊讶,您很少询问我们的意见。”阿尔弗雷德轻声感叹道:“很少。”

“但不是从不。”布鲁斯阐述了一个事实。

“好吧,老爷。当我听到您说断绝关系之类的话的时候……老实说,我当时想的是:老天,又来了。”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挑起了一边眉毛。

“布鲁斯老爷,你们争吵过很多次,事实上,完全没有一丁点争吵才是不正常的。有时候,我认为争吵是好事,至少这证明你们的确在意对方,并且在交换彼此的看法。就像你们多次闹到决裂程度的时候一样,尽管有些不妥当,但在我们看来,这其实也是一种交流方式,特属于你们的交流方式。”

“继续。”布鲁斯终于丢下了手中的报纸。他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用了我们这个词语,却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提出疑问。更何况他已经猜到那个所谓的我们究竟都有谁了,相当简单的判断——毕竟这世上能够同时关心蝙蝠侠和罗宾以及布鲁斯·韦恩和迪克·格雷森的人实在屈指可数。

“但是这一次,迪克少爷失去了记忆。”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这不可避免地让他站在了弱势……事实上他也从未占据过主导……我只是认为,您至少应该让他自己做出选择,哪怕就这么一次。”

“即使他再也不是罗宾,你也依然认为我应该告诉他真相,让他做出选择——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印象的一段记忆?”布鲁斯紧盯着阿尔弗雷德。老人毫不退让地看着他,显然心中正是如此期待的。

“阿尔弗雷德,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收起你们古怪的同情吧,他是我培养出来的孩子,他远比你们想象中强大。”

说完了这句,布鲁斯就紧闭了嘴唇,仿佛再也不愿意就这个话题继续谈论下去了。

 

迪克当然不会错过韦恩家的车,他几乎是立刻注意到了那辆几乎算得上是闪闪发光的黑色轿车,然后果然看到车旁的阿尔弗雷德冲自己挥了挥手。实事求是地说,他认为对方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

“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迪克加快步伐走了过去。

阿尔弗雷德拉开汽车的门:“迪克少爷,戈登局长有些担心您在哥谭市的住宿问题,于是联系了我们。”

“噢,那件事……”

“迪克少爷,我很失望。”阿尔弗雷德硬是将迪克塞入了汽车里,“我竟然需要从外人口里听到您需要帮助这件事。”

“这可不是什么需要帮助的……噢,布鲁斯,我没想到你也会在。”在注意到车里另一个人的存在之后,迪克立刻将嘴里的反驳全部咽了回去。他立刻感觉到了不自在,双手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

显然,布鲁斯的心情也不是很好。他仅是点点头,就算完成了问候的任务,而接下来的行程中,他显然也没有交谈的意图。车里沉默得如同坟墓一般,迪克专心盯着自己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好像那上面终于开出了花朵似的。

一开始他很开心布鲁斯能够来接自己,他甚至开始猜测也许前一次会面会如此糟糕是因为有什么误会在里面,直到他突然想到,这次“示好”也许和布鲁斯那些不得不去的酒会情况相似:他并不愿参加,却不得不去。

迪克推测韦恩集团刚好遇到了一点小状况,也许是宣传方面的问题,于是需要布鲁斯展现出自己重视家庭的一面来挽回形象。

再看看认真看着文件,抓紧时间办公,满脸写着我很不开心我很忙我没空和你说话的布鲁斯,迪克认为这种猜测显得很站得住脚。

阿尔弗雷德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了目的地。车身刚好横在韦恩大宅正门的正中间,然后管家迈着优雅的步伐将车门打开:

“欢迎回家。”

布鲁斯率先走了出去,迪克紧跟着探出身体,往往四周看了看,有些惊讶这附近竟然没有别人,就他看来,至少也应该有十多个记者等着报道布鲁斯·韦恩亲善的一面:“……就这样?”

“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显然不大明白他的意思。

布鲁斯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已经洞悉了一切:“没错,就这样。”

因为布鲁斯步伐过快的缘故,剩下的两人也不得不加快步伐。刚刚走进大门,布鲁斯就指着楼上命令道:“现在,回到你的房间去。”

“这是什么?”抱着自己的行李,迪克终于有些生气了:“这是要关我的禁闭吗,布鲁斯‘爸爸’?”

“收起你不合时宜的玩笑。”在这么说着的时候,布鲁斯终于看上去有些那些大家族后裔的模样了:“然后,回到你的房间去,立刻。”

“至少你要告诉我原因!”迪克站在原地没动,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不少:“而不是将我当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告诉我,你到底在计划什么?”

“那与你无关。”

布鲁斯看着他,那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评论(7)
热度(55)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