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BD# Go Across the Line 05

 @古骨谷 注意注意,这里是作者剧透:重点是下章的三强争霸赛【并不是


Chapter5

 

太阳开始西斜,天空慢慢染上了黄昏时候特有的暖色,这大概是哥谭每天最为宁静的一个时间段了:一天的工作开始结束,夜晚的犯罪还未开始,整个城市都处于刚刚放松下来的惬意氛围里。

发生在大厅里的争吵已经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了,此时的迪克正安静地坐在自己房间里的沙发上,身体前倾,双手撑着额头。光是这苦恼的姿势就能看出,目前在他大脑中进行的显然并不是什么开心且轻松的思想活动。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仅在一天的时间里,他就从一个自由并且充满干劲的警察变成了别人的囚犯。更为重要的是,他真正的工作其实根本还没有展开,他才刚刚抵达了目的地而已,甚至还没来得及去当地警察局报道!

叩叩。

稍等片刻之后,阿尔弗雷德悄声推开大门:“迪克少爷,换洗衣服还是放在老地方可以吗?”

迪克叹了口气:“谢谢你,阿尔弗雷德。”

“这是我应当做的。”阿尔弗雷德将衣服放在一旁的小柜上,伸手抚平了上面最后一道褶皱。

“阿尔弗雷德。”

“是的,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转过身去。

“布鲁斯……为什么我和他的关系会这么糟糕?”迪克求助一般地问道:“是因为我失去的那部分记忆?”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立刻回答,而这短暂的沉默就被迪克当做了默认。他点点头:“啊,果然。”

“……的确,您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和布鲁斯老爷此时的态度有着相当直接的关系。”阿尔弗雷德垂下视线:“但无论如何也请您相信,虽然有些极端,布鲁斯少爷正在以自己特有的方式保护着您。”

“保护?”

迪克的声音猛然拔高:“将我关起来就是他所谓的保护?他以为自己是谁,又以为我是谁?我可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小姑娘,我是一个优秀的警察,而且我有任务在身!他怎么能这么做……更可笑的是,戈登局长竟然放任他的作为!”

阿尔弗雷德挑眉,看来迪克已经想办法和戈登联系上了——就在他们放任他独处的这一小会儿时间里。

“没人会否认您的优秀。”阿尔弗雷德解释道:“但您的对手……虽然您现在并不记得了,但那个人是远超您想象的可怕存在。”

“……你是说斯雷德?”迪克回想了一下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又莫名其妙离开的家伙:“他是很强,但是……我感觉不到他的动机。”

是的,在此时的迪克看来,斯雷德并不如阿尔弗雷德所形容的那么危险。真正危险的永远不是单纯而强大的人,反而是不那么强大却又野心勃勃的人。诚然,迪克能感觉到斯雷德的强大,但他却并不能感觉到斯雷德的野心或是动机。斯雷德只是一个杀手,一个雇佣兵,他是一个锋利的兵器,却并不会自己舞动起来。因此在迪克看来,比起那些有着明确目标并付诸于实际行动的实干家们,斯雷德更像是一个守着巨额财富却无所作为的花花公子,显然后者的危险程度低太多了。

或许是因为他们从未接触过真正的罪犯,所以才会这么大惊小怪吧。最终,迪克为阿尔弗雷德的态度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于是他向似乎并不大明白自己意思的阿尔弗雷德解释道:“阿尔弗雷德,我见过有计划有目的的罪犯,他们可以为了一个目标牺牲一切,他们会威胁整个城市……甚至整个地球,只要他们的计划需要。他们比普通罪犯更加缺少同情心,也更加危险……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当然明白您的意思。”阿尔弗雷德叹息道:“其实,我们很清楚斯雷德的目的……”

“阿尔弗雷德,你们……是指你和布鲁斯?”迪克眯起眼睛。看来他之前的判断出现了失误,也许韦恩家族并不如他所想的,对犯罪那么的一无所知。

“抱歉,迪克少爷,今天我只能告诉您这么多。”这听上去像是阿尔弗雷德再次默认了迪克的猜测,但就像是在顾忌着什么,他依然没有直言自己的意思:“这可不是一个适合多人参与的话题。”

“我以为这里只有我和你。”

“当然,”阿尔弗雷德微微抬头,瞥向了房间的一角:“这里只有我和您。”

“阿尔弗雷德……?”迪克有些困惑,他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恐怖片里:身边每一个人都知道你在追寻什么,却永远不愿意直接告诉你答案。哪怕那该死的东西其实就在你眼皮子底下!

“迪克少爷,很抱歉,但我不得不去厨房准备晚餐了。”阿尔弗雷德仿佛故意的一般,掏出兜里的怀表看了一眼时间。

“……好的,阿尔弗雷德,很抱歉耽误了你的时间。”闻言,迪克也只能不情不愿地送走了老管家。

他目送着阿尔弗雷德消失在门后,然后起身,走上前去,在确认对方的确走远之后,动作自然地锁上了房门。

他的房间在二楼,韦恩大宅的二楼肯定比普通楼房的二楼要高上许多,但对于迪克而言,这点高度也不算太难。他带上了随身的小包,将更多东西留在了房间里,在用目光再次确认了一遍自己离开的路线之后,他翻过栏杆,轻松揽过距离最近的树枝,挂在上面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就摇晃身体移动到了合适的距离上。

迪克落地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声音。他半蹲在原地看了看周围,在确定没有任何奇怪的动静之后,立刻站起身来,钻入了树林之中。

韦恩大宅有着堪称完美的防盗措施,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大宅才会在只有阿尔弗雷德这么一个下人的情况下从未发生过任何盗窃案。但这样的措施对于熟知内部环境的有心人而言,却并不能造成太多困扰。

或者说,实在是太过简单了。

直到真正地走出大门,迪克都有些不敢相信——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韦恩庄园的防盗系统竟然没有进行更新,这实在不像布鲁斯的性格。

太过容易的离开反而让迪克紧绷了神经,他感觉有什么阴谋在等着自己,却连一个猜测的方向都没有。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如此的莫名。他失去了部分记忆,回到警察局接手了第一个案子,然后立刻那个犯人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那之后,他回到哥谭简单地协助调查,却被家里人限制了行踪,而警察局也神奇地默许了这些做法——当然,也许韦恩家和警察局还有什么自己不清楚的交情也说不定——

自己掌握的线索实在太少了。

迪克揉了揉头发,眼前更为糟糕的情况是:他只能步行去哥谭市。虽然曾试图搭一个便车,但直通韦恩庄园的路上却一辆车都没有,就算有,那说不定就是发现自己逃跑了的阿尔弗雷德。

真是糟透了。

尽管如此,迪克也没有放弃思考。他再次梳理了一下自己掌握的情况,特别回忆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寥寥数语,最终决定自己应该坚持从斯雷德的情报入手。至少他应该搞清楚那家伙究竟做过什么,能让韦恩家如此谨慎。

“啊,真希望斯雷德是一个留下了很多回忆与故事的角色,说不定靠他,我就能改变一下现在的情况了。”迪克苦中作乐地笑了笑。虽然一路走回城市对他而言也不算太过艰难的任务,只是一个人走在没什么人也没什么车的路上,就实在是有些寂寞了。

 

“布鲁斯老爷,迪克少爷离开了。”就在迪克刚刚离开庄园的时候,那个黑漆漆的洞穴里响起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

蝙蝠侠盯着监控录像,似乎有些失望:“这种程度的表现很有可能让他在接下来的安排里丢掉性命。”

“老爷,少爷他失去了记忆——”

“没错,但这不应该成为借口。”蝙蝠侠依然不满。

“……老爷,您存下了这段视频?”阿尔弗雷德有些诧异地问道。

“只是以防万一。”蝙蝠侠慢吞吞地说道。

“好吧好吧,往好的方向看看,至少迪克少爷的表现还没有糟糕到需要我们关上系统的地步。”阿尔弗雷德礼貌地收回了自己好奇的目光。

“如果到了那种地步,我会直接将他带回来。”蝙蝠侠开始调整监控范围:“否则他会直接死掉。”

“值得庆幸的是,对方是丧钟。”阿尔弗雷德一面说着,一面将丧钟的资料整理到了一起:“他对迪克少爷一直很宽容。”当然,只是相对而言的宽容。

“永远不要将希望寄托在敌人的疏忽上。”听到这样的安慰,蝙蝠侠却显得越发不满了。他用力敲下一连串按键,发出了子弹发射一般的哒哒声。

阿尔弗雷德回头看了那个总是充满了孤独与别扭感的黑色身影一眼,摇摇头,安静地将那些资料拷贝了一份,并用手指将小巧的存储卡塞入了口袋里。

“还需要我做什么吗,布鲁斯老爷?”

“不,谢谢。”蝙蝠侠头也不回地说道。

“希望你们回来的时候能来得及吃宵夜。”阿尔弗雷德这么说道,终于离开了。

 

当迪克抵达哥谭市区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对于哥谭的黑暗面并不是特别熟悉。话虽如此,某些规律在任何城市却都是通用的:他首先逮到了一个正准备偷车的小家伙,那孩子显然是第一次动手,在稍微威胁了两句之后迪克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他习惯性地劝导了两句,但那孩子并不领情,几乎在他松手的同时就跑开了。

迪克并没有追上去,摇摇头之后就继续向着市中心的方向走去。他在半路上搭到了便车,几个小青年在调侃了他几句之后干脆地将他带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条看上去并没有太过与众不同的热闹街道。

它当然拥有好几家酒吧,并且生意都不错。霓虹灯闪烁的灯光下,高大结实的守门人将那些没什么油水的客人挡在门外,不远处的巷道口站着一些衣着暴露的女人,她们不停地冲路过的人抛出媚眼,如果那人真的多看了她们一眼,她们就会立刻用充满暗示的方法勾勒起自己身体的起伏……

这里充满了无数可能,这里能让平日里绝对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人们相识。他们或许高贵,他们或许残忍,他们或许热情,他们或许绝望,他们唯一的相同点就是来到了这里,甚至,一旦离开这里他们都会立刻恢复自己平常的模样。但至少在此时此刻,他们统统沉浸在那热闹又拥挤的空气里,在完全听不见身边人话语的环境下,像是一大碗热汤中的一部分,充分地燃烧着自己灵魂中的最后一点热情。直到最后将自己也燃烧殆尽。

迪克花了三分钟融入这里的环境,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本地小青年:忙碌了一天,却没有一点收获,还被自己的上司好好地教训了一顿。

总之,看上去糟透了的迪克挤上吧台,大声点了一杯啤酒。周围有人隐秘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又飞快地移开了视线。没有人会对这个一脸晦气的小青年感兴趣,没有人。

迪克在那个位置上坐了十多分钟,然后他发现自己选择了一个相当不适合探听消息的时机。并非他来错了地方,这里的确是一个各种消息满天飞的好地方,前提是你得有一对好用的耳朵。迪克的耳朵当然好用,但问题是,现在整个哥谭的大趋势都与他关心的问题毫不相干:

一个月前,黑面具突然被老蝙蝠送入了阿克汉姆,那家伙留下了一大摊麻烦以及不少的利益,于是刚消停没多久的企鹅和双面立刻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他们已经相互试探了好几次了,这几天稍微消停了一下,明眼人都知道接下来就应该是大动作。大的冲突也意味着好的机会,因此现在正是整个哥谭都处于暗潮汹涌的时候,每个人都在相互试探情报,以此来权衡自己接下来的行动。

因此,根本没有人在意是否有一个可怕的杀手来到了哥谭,就好像没有人在意一个落魄的小青年为什么会坐在酒吧里发呆一样——在这样的环境里,这样的人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已经太多了。

迪克将剩下的一点啤酒喝光,用手背擦了擦嘴,他看了看时间,对于晚饭而言这时间已经很晚,但对于哥谭的夜晚来说,这才是刚刚开始。

一个侍者招呼了酒保一声,两人凑在一起低语了两句。那之后,酒保突然倒了一杯威士忌,用右手推到了迪克面前。

迪克挑眉:“威士忌?”

“那边那位先生请你的。”酒保示意迪克看向后面,迪克顺着他的目光向后,发现有一个独眼的男人正对着这边举起酒杯微笑示意。

“……一个男人?”迪克眯起眼睛。他总觉得这男人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对方的名字。见鬼,难道又和自己失去的记忆有关?想起之前盖尔对于布鲁斯的猜测,迪克越发地觉得自己现在确实需要一杯威士忌压压惊了。

“第一次来?”酒保宽慰一般地拍拍迪克的肩膀:“放心,大家都是来找乐子的,没人想惹麻烦。”

迪克将复杂的心情放回肚子里,既然对方并没有恶意,而自己今晚的计划也已经泡汤了一半……他勉强提起笑脸对着那男人举了举酒杯。

回过头去,正好看到酒保对着自己笑。

“怎么?”迪克反问。

“享受夜晚,小家伙。”酒保笑了起来,相当识趣地离开了。

 

迪克又坐在位置上等了一会儿,在那杯酒消失了大半杯的时候,那男人终于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迪克以为自己至少能闻到一股古龙水的味道,至少那男人远远看去给人的感觉的确很像一个会使用哪种东西的角色,但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闻到:那独眼的男人就像是一团空气,无声地划过人群,然后以最自然的姿态出现在了他的右侧。

“谢谢。”迪克端起酒杯,冲那男人晃了一下就自己先喝了起来。这算不上很有礼貌的举动,但男人看上去却一点都不介意,如同那杯酒并不是他送出的,或者他在送出酒的时候真的没什么别的企图。

“不用客气。”那男人笑着说道。他显然已不再年轻,尽管保养得当,笑起来的时候眼角还是出现了不少细纹:“事实上,我应该感谢你愿意接受我的好意,毕竟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坚持。”

他的语言正如他的样貌,并不华丽却能轻易地引起别人的兴趣。迪克果然将注意力放到了他的身上,眉梢轻轻挑起:“一点坚持?”

“我坚信,每个人都有真正适合自己的东西,那就像是他们天性的一部分,是他们真正的自我。”他看着迪克的双眼,似乎在试探着什么:“例如,在我看来,威士忌比啤酒更适合你。”

迪克打量了自己手中的玻璃杯片刻,笑了起来:“天性?自我?好吧,可对我而言它只是一杯威士忌而已。”

“是的,这正是最常见的问题——”他依然面带微笑:“正因为你是你自己,你身在其中,所以你并不知道自己究竟适合什么。有时候,你就连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都不得而知。”

真正适合什么?

迪克又笑了一会儿,慢慢收敛起脸上的笑容:“那可真是遗憾。你知道吗,我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或者和你聊过?”

“真巧,我也感觉自己之前一定见过你。”男人回应了任何一个搭讪者都理应给出的答案。

这当然不是迪克需要的,他将剩下的威士忌解决掉,把空杯子随意放回了桌面上。这时,一只手放在了他的右手上。那只手比迪克的大了整整一圈,正好能将他的手完全扣在桌面上。

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在迪克赤裸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想要拥抱真正的生活吗,男孩?”

迪克手臂一动,就发现自己的手果然已经被扣死了。

“我真没想到你会直接出现在我面前,斯雷德。”迪克咬着牙说道。

他并不想这里和杀手翻脸,这里无辜的人太多了,无论怎么考虑自己都处于下风——事实上仅仅考虑实力他大概也不是斯雷德的对手。但他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既然上一次杀手只是聊了几句就离开了,那么也许今天他也只是想要单纯地聊天而已。

“一个惊喜。”斯雷德笑着说道:“而且,我们之间需要沟通……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了这点。”

“为什么是我?”迪克问道。

“一定要说的话,我宁愿相信这是命运。”斯雷德沉声说道。

“……哈,命运,你是在开玩笑?”迪克显然不相信这个答案。这太理想,也太儿戏了,没有人会相信。

但斯雷德本人却显得深信不疑:“全世界都是一个舞台,男男女女只是演员,他们都有各自的登场与退场。”

“莎士比亚。”迪克在愣了一下之后想起了这句话的出处。

“那么,告诉我,迪克,你的演出内容是什么?你又在为谁表演?”

“……在那之前,或者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演出内容又是什么呢?”迪克反问。

“那不重要,那部分内容与你无关。但至少,我在舞台上看到了你。”斯雷德将头凑了过来,他慢慢靠近,目光坚定。迪克一动不动,和他进行着目光的较量,直到那距离实在近得自己无法忍受了,才闪烁了一下目光。

斯雷德笑了起来:“如此懦弱的表现——”

他还有话想要说,却被突如其来的巨响打断了。那听上去像是什么重物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人们也发现酒吧的天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一大团黑色的东西正从洞口涌入,并重重地落在了地板上。

有人大声叫嚷了起来:“是蝙蝠侠!!蝙蝠侠!!”

迪克扭头向那个方向看去,人群中的那个黑色身影,的确如同噩梦一般真实。


评论(10)
热度(58)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