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BD# Go Across the Line 06

 @古骨谷  

唉,G点太过冷僻只好自己说出来:威士忌象征成熟阳刚的生命之水,虽然是自己安排的梗,不过试想了一下看着大少喝下自己送去的威士忌的slade,不由地寒毛直竖【喂

这两章本该是放在一起的内容,于是才能写得如此快。别指望我连续日更(`・ω・´)


Chapter6

 

人群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立刻开始了新一轮的慌乱,他们继续尖叫,互相推攘,如同潮水一般向着门口的方向涌去。不过,那其中又有多少人会在拥挤与恐慌中受伤,却并不在所谓的英雄的考虑范围内,至少对于蝙蝠侠而言,战斗的场地算是空出来了——受伤总比送命好。

迪克和斯雷德同时起身,迪克用肩膀狠狠地撞过去,杀手轻松地躲过他的攻击,也如他所愿一般地放开了他的手。

斯雷德跳上吧台,脑袋上戴着不知何时套上的面具。黑色和橘色的面具将他的声音变成了迪克更为熟悉的杀手声线:“我们还会再见的,迪克。”

迪克抓起一旁的酒杯朝斯雷德的脸上丢去,与此同时,半空中还有几个黑漆漆的飞镖划着弧线逼近。那就像是从一开始就演练好了的,但迪克自己很清楚,他只是临时起意,就像是身体自己动起来了一样,根本没有多余的想法。

但蝙蝠侠竟比自己还要先一步预料到了这个攻击。

也许他真如传说中一样激灵又恐怖,又或者,他们其实非常熟悉彼此……至少很熟悉彼此的战斗节奏。

斯雷德向后跳,在半空中一个旋转,安全躲过了两人的攻击。迪克几乎在同时越过吧台,他下意识地想从身后摸出什么来——然后果然掏出了一把手枪?

不,应该是别的东西。

“不许动!举起手来!”果断将心中划过的不自然抛之脑后,迪克双手高举手枪,正对斯雷德的脑袋。

斯雷德根本没动,显然完全没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上。这是当然的,就连迪克自己都觉得现在这个墨守成规的自己实在可笑。

“看看他的教导成果。”斯雷德很是不满地说道:“难以想象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这明明不是什么难事,你是一个好苗子。”

他突然向右边闪开,好几个飞镖插在了他原本站在的位置上。

“小心爆炸,迪克。”斯雷德好心提醒道。

迪克连忙翻过吧台,躲在了下面。他还没能完全藏好自己的脑袋就听到了一连串的爆炸,然后斯雷德又笑了起来:

“没错,你当然会跟在他身后,你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保护者,蝙蝠侠。”

“闭嘴,丧钟。”一个相当陌生的沙哑声音回应了丧钟的调侃。

蝙蝠侠似乎已经窜到了丧钟眼前。就算隔着相当的距离,迪克也可以听见从那头传来的接连不断的砰砰声,只是一小会儿,他就感觉好像自己浑身都痛了起来。

他举起手枪,以吧台为支撑点,瞄准了那边。

“看,他在支援你。”斯雷德果然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迪克刚刚冒出脑袋他就开口了:“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蝙蝠侠并没有回应他的这些废话,他只是立刻加紧了攻击,让丧钟吃了好几次闷亏。可尽管如此,那个杀手也没有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迪克猜测,对方已经注意到自己打定的主意了。

无论如何,先解决掉眼前这个麻烦再说。

那之后,斯雷德又试着挑衅了蝙蝠侠好几次。他似乎很喜欢与别人交流,也享受在交流过程中得到的回馈,哪怕是无声的攻击或者激烈的谩骂。他对自己感兴趣的人都充满了耐心,因此无论是在面对迪克还是蝙蝠侠的时候,他的废话都多得让人难以忍受。迪克尽可能地摒弃掉不断涌上来的烦躁,专心致志地瞄准着那个讨厌的杀手。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拥有了如此多的耐心,毕竟对于每个讨厌争斗的人而言,战斗过程中的每一分钟都漫长得好比一整年。在这短暂又漫长的时间里,蝙蝠侠不断地想要和斯雷德拉开距离,杀手又绝对不愿让他计划得逞,与此同时,也有好几次,就连迪克都感觉到那个杀手准备攻击自己了,却又被蝙蝠侠缠住了动作。

注意着那个如同乌云一般的身影,迪克突然意识到一点,也许他只是为了在蝙蝠侠面前表现得稍微好一些而已——毕竟这个和自己同一阵营并且勇敢战斗着的“伙伴”,是一个守护了哥谭很多年的,非常值得人尊敬的伟大义警。

至少在他自己看来,这样的解释是十分合理的。

蝙蝠侠突然看了这边一眼。那一瞥出现得很突然,停留的时间也异常的短暂,短到足以让迪克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但他还是立刻绷紧了神经,他意识到有什么要发生了,蝙蝠侠会为自己制造机会……至少他愿意相信——蝙蝠侠会为自己制造一次攻击的机会。

他瞄准了丧钟的下半身,希望自己能在不伤及性命的基础上留下这个杀手。

蝙蝠侠突然加快了攻击的速度。原本他和丧钟就保持了相当程度的攻击密度,在持续攻击了几分钟之后,双方都适应了这样的攻击频率。他的突然加速显然打乱了丧钟的节奏,杀手又吃瘪了两下,并下意识地回应了一个上勾拳。

那一拳其实并不算成功,力度不够,角度也不理想,除了不会将蝙蝠侠揍得很远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意义。蝙蝠侠却突然退开了很远,丧钟下意识地追了上去,却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

不,并不是动弹不得。

只是钉住了鞋边的一枚蝙蝠标而已,这最多只能延迟他一秒钟。

但一秒钟对于早有准备的迪克而言,却已经足够。他开枪了,瞄准的正是丧钟被钉住的那条腿。

子弹抵达的时间几乎和飞镖爆炸的时间相同。迪克扭头护住了自己的双眼,等爆炸的余韵过去,他立刻站起身来:“我们抓住他了?”

“不。”蝙蝠侠已经站在了丧钟最后站在的那个位置上,而那里除了爆炸留下的一片狼藉,几乎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留下:“他溜走了。”

“噢,那可真是遗憾。”迪克不甚在意地说道。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和蝙蝠侠真的配合默契,默契到了连一个示意的眼神都不需要的地步,那么也许斯雷德就不会从他们手中溜走了。

话虽如此,这次的表现对于第一次配合的人来说,其实还算不错。

迪克又往那边走近了一步,他小心地控制着自己接近的距离。毕竟哥谭义警的神出鬼没早已传遍了整个世界,他可不想在真正沟通之前就把对方吓跑了。

“你有什么发现吗?”他故意装作很熟悉的样子。

“暂时没有。”截至目前,蝙蝠侠都表现得比传说中易于接近一点。他虽然表现出了不善交谈的特质,但至少每一次都好好回答了迪克的问题。黑色的义警仔细搜寻着周围,终于发现了一个通向外界的地道——那个敞开的入口被爆炸掀起的地毯盖住了大半。

迪克走过去看了看,得出了结论:“这看上去可不像临时通道。”

显然斯雷德非常有效地利用了这里主人挖的逃生通道,逃过了一劫。

蝙蝠侠蹲下去,摸了摸周围的地毯。他抬起手,搓了搓手指,感受了液体的质感之后又小心地嗅了嗅那上面的味道。

“那是什么?”

“血。”蝙蝠侠简短地回答道。

“他受伤了。”迪克探出脑袋往地道里望了望:“我们追上去?”

“我会追上去。”如此毫无必要地强调了一下自己单干的立场之后,蝙蝠侠轻飘飘地落入地道里,然后抬头看向迪克:“而你留下。”

“什么?!”迪克以为就刚才的表现看来,蝙蝠侠应该认为自己至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合作价值的。

“警察很快就回到,你协助他们。”这么说完,蝙蝠侠就立刻走出了这个狭小的视线范围。

迪克站在原地,双手抱胸:“协助警察?”他没好气地说道:“警察先生,请问您需要我的协助吗?”

“是的,感谢您的协助,不过,也许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支持。”他又高声回答了自己的提问。

“需要我去地道里寻找更多线索吗?”

“当然,这再好不过了!”

“遵命,警察先生,再见。”这么说着,他也跟着跳下了地道。

 

还好地道的主人有着不错的品味以及雄厚的财力,至少没有挖一点路就立刻连上城市下水道节省成本。迪克顺着通道往前跑,黑漆漆的通道里一点光都没有。他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吃亏,显然跑在自己前面的两个人都不需要照明设备——他们有别的高科技产品,肯定比摸索着往前冲的自己跑得快。

一路遇到了好几个岔路口,迪克犹豫了好几次,却依然坚定地选择了一个方向。他认为那应该是自己的直觉在作祟,而非因为发现了什么别人难以察觉的蛛丝马迹,他自认没有这么厉害的本事。

黑暗中只有自己的呼吸声与脚步声格外响亮,跑着跑着迪克的思绪又开始发散,为什么蝙蝠侠和斯雷德跑路的时候都没有任何动静呢?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漆黑的身影。

蝙蝠侠抬头看着上方,那里通往外面,有明显的灯光照射下来,在黑色的铠甲上洒下一层均匀的金粉。一点点金色与大片黑色的对比,那模样就像是一个守护着古老时代的战士,又像是一座充满了张力的现代雕塑作品。迪克吸了吸鼻子,抬手擦了擦鼻尖,总觉得那里痒痒的。

“他逃掉了?”迪克压低了音量。

蝙蝠侠回过头,显然很不高兴在这里看到他:“没错。”

迪克环顾四周,他终于有余力查看周围的环境了:“这是废弃的下水道?”

“非常老的设施,他们很清楚城市的结构。”看来今天的任务只能到此为止,显然他们都还有很多信息需要补充,才能将追踪继续下去。

迪克低头看了看地板,那上面间或有一两滴血液,明显斯雷德根本来不及好好处理自己的伤口。

“有人接应他。”迪克肯定地说道。就算是如此厉害的杀手,也不可能在持续失血的状态下逃过蝙蝠侠的追踪,除非有人早就做好了接应的准备。迪克皱紧眉头:“酒吧的主人是谁?”

他抬头,然后不由地后退了一步:蝙蝠侠几乎就站在他面前,要是抬头的动作掌握不好,他刚才甚至能撞掉对方的门牙。

“乔伊·史丹。”蝙蝠侠顺着他的动作慢慢抬起下巴,黑色的面具挡住了他绝大部分容颜,让他看起来更像是某种变异的生物。

“……毫无疑问,这个人应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酒吧老板?”迪克笑着说道。

“没错。”蝙蝠侠仿佛鼓励一般地肯定了他的猜测。

“那么他身后的人……”

“还在查。”蝙蝠侠这么说完就沉默了。

迪克和他对视了一阵,慢慢感觉到一丝尴尬:“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哦,对了,我叫迪克,迪克·格雷森……”他伸出手去习惯性地准备握手,又立刻尴尬地收回来:“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一定会帮助你的……不用担心,我是布鲁德海文的警察!”

蝙蝠侠依然盯着他,迪克连忙补充道:“一个好警察!”

“每个人都坚持自己是个好人。”蝙蝠侠似乎很享受迪克糟糕的表现,之前就有些若隐若现的拖沓感在此时显得越发地明显了。迪克总觉得眼前这个蝙蝠侠和传说中的那一位实在相差得太远了,可又在潜意识里认为这样的对方也是合理的。

也许人与人之间的确有所谓的命运。

毕竟从见到蝙蝠侠的第一眼起,他就无条件地信任了对方。甚至是可以交付性命的那种信任。

“我确定自己是真的好人。”迪克相当认真地说道。那一下,他以为蝙蝠侠勾着嘴角笑了一下,但再认真看去,却发现刚才那一瞬间应该只是一个神奇的光影效果。蝙蝠侠当然应该面无表情并且沉闷。

“你应该回家。”蝙蝠侠叮嘱道。

迪克叹了口气:“……有时候,我很怀疑那个地方究竟是不是我的家。”

蝙蝠侠没有回答他的话,却也没有立刻离开。他似乎很清楚,就算自己一个字都不说,就算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也能给予迪克充分的力量。

“我的家人在我很小的时候被人杀了,然后我被一个好心人收养……但是,我们关系并不好。好吧,我想他讨厌我。”迪克有些无奈地说道,他至今想不明白为什么从一开始布鲁斯就表现得如此疏远,而事实上,好心收养自己让自己避免无家可归的那个人也是他。既然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和自己搞好关系,那么为什么又要给自己一个接近的机会?

这种家庭伦理剧显然不适合蝙蝠侠,或者他已经后悔留下来听迪克抱怨了。黑衣侦探转头看向斯雷德逃离的通道,显然认为已经是时候离开了。

“很抱歉耽误你的时间。”迪克不好意思地说道。

“手。”

“什么?”迪克茫然不解。他以为蝙蝠侠是想说帽子之类的……可自己没戴帽子。

“你的手。”这么说着,蝙蝠侠对着这边伸出手来。

“噢,”迪克将手伸了过去,和他的握在一起:“这我可没想到。”他用局促的笑容掩饰了一下自己过分紧张的心跳。

蝙蝠侠收回手臂,让迪克紧靠在自己身边。他似乎并不担心臂力方面的问题,在找到刚才看中的目标点之后,他举起左手,发射出了抓钩枪。

黑色的绳索立刻绷紧,蝙蝠侠回过头来看了迪克一眼。迪克不清楚自己现在带着的是怎样一副表情,但显然是不需要太过担心的那种。

因为就在下一秒,他们突然升空,一下子穿过了人来人往的街道,来到了半空中。

“老天!!”突然腾空带来的紧张感让迪克开始大笑。只是几秒钟,他们就站在了一栋高楼的滴水兽脑袋上。迪克喘了口气,放开了蝙蝠侠的手。他张开双臂站在滴水兽脑袋的最前端,环顾四周:

“这就是你每天看到的?”

他看着即使在夜里也依然热闹的哥谭,那些璀璨的灯光就像是宝石一般,在黑丝绒一样的街道上闪烁着迷人的光彩。

“……她真美。”他着迷地看着这个城市。顷刻间,有大风吹过,他的脚摇晃了一下,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心底涌出了跳下去的渴望。

他可没有那些吊来吊去的装备,迪克勉强说服自己放弃这个想法,继续站在那个孤零零的高处,享受着夜风的吹拂。他眯着眼睛看着远处,渐渐地调整了自己的姿势。他似乎天生就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些随时穿梭在城市里的风,那习惯已经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你想起什么了?”身后的蝙蝠侠突然开口。

迪克回过头去,以全新的态度审视了一次对方:“为什么我遇见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失忆了?”

蝙蝠侠沉默了,他可疑的态度越发证实了迪克的猜测。他转过身去,直面这个引起了无数人恐惧的黑影,脚下警车的呼啸声就像是从另一个空间传来的那么遥远。

“你是谁?你和我是什么关系?”迪克想起了自己搜索到的那身红色与绿色为主的制服:“……告诉我,我曾经是罗宾吗?”

“……是的,你是。”蝙蝠侠回答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我们没有继续搭档下去?”迪克追问:“就算我失去了记忆,但我还是有用的,你看,今天我也帮了一些忙……虽然只是一些。”

“你想要离开。”蝙蝠侠以述说事实的声调回答了他的问题:“我束缚了你的发展,所以你离开了。”

“那……那之后,我还是一个义警吗?”迪克紧张地问道。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无法提出强有力的证据来反驳对方。

“不,据我所知,你完全脱离了这个世界。”蝙蝠侠冷漠地盯着这边。似乎罗宾的离开对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至少他的确成功地让迪克认为他们之间并没有更多的交际,他们或许只是一起工作的伙伴,搭档,他们一起打击罪犯……也许蝙蝠侠还是他的老师,但后来,他自己厌恶了这一切。

“……我很抱歉。”迪克叹了口气:“我失去了这部分记忆……我不知道……但我很抱歉。”

“那是你的选择,我无从干涉。”蝙蝠侠依然保持着相当理智的态度。就好像今天只是碰巧遇到了以往的战友,而他也的确理解对方当初的选择,并送上了自己真挚的祝福。当然,最后那一点点祝福,是迪克自己补充上去的。

“我是一个好搭档吗?”迪克这么问道,似乎这样就能证明自己存在过的价值一般:也许他并没有亲密的家人,但他还能拥有一个相互信任的搭档。

“是的,你是最好的。”这么说着,蝙蝠侠上前了一步,那是相当矜持的,一小步距离:“你是我拥有过的,最好的罗宾。”

“……谢谢。”迪克垂下头:“你大概不知道这句话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谢谢,谢谢你,蝙蝠侠。”

蝙蝠侠没有回应他的感谢。他站在那里,距离迪克一步之遥的地方,沉默地站着,风卷过他的披风,只差一点点就能碰到迪克的腿,却一直都只差那一点点。

过了好一会儿,迪克才深吸了一口气,又带着苦笑吐出了那口气息。他抬起头,似乎终于振作了起来。

“告诉我,蝙蝠侠……你究竟是谁?”他看过去的眼神里,充满了希冀。


评论(7)
热度(53)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