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BD# Go Across the Line 07

 @古骨谷 我就不该关心你昨晚是否失眠,显然紧接着就轮到了我遭殃。失眠状态下的码字就像身后有一千头野狗在追……不,这是我的爱,是我的鸡血,我应该如此安慰自己。

以及,谢谢大家的留言,让我干劲满满XD

 


Chapter7

 

“我谁也不是。”

这么说完,蝙蝠侠那原本就模糊不清的身影更是融入了周围黑暗的阴影里,让人稍不注意就会错过。

“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

“但是……”迪克张张嘴,他想了很多理由,最后都归结到了一点上。想明白这一切让他有些丧气,他垂下头:“你担心我会泄露你的身份。”

他意识到蝙蝠侠并不信任自己,这委婉的拒绝和阿尔弗雷德表现出来的过多的担心以及布鲁斯故意拉开的距离一样,都暗示了同一个意思:他并不是一个能够让周围的人付出信任的家伙。

紧接着,他得出另一个关于自己的结论,也许曾经的自己其实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成功。看看他从剩下的记忆中总结出了什么,他的生活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卧底,也没有什么与义警的合作,剩下的只是一个放弃了冒险放弃了正义的普通的前“义警”而已。自己既不勇敢,也不可靠,不仅和家里人相处不愉快,就连可信任的朋友都没有几个。

他身上根本浓缩了二十多年份的失败。

如果说发现自己和蝙蝠侠之间的搭档关系的确存在是个让人振奋的事情,那随之而来的不信任则将迪克推入了更加孤独的深渊。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还剩下什么,似乎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就是失去了迪克·格雷森的根本。最近经历的每一件事都在不断地告诉他同一个事实:

现在的他对于身边的所有人来说都只是一个毫无作用的废物。

他很想证明自己,但他却连证明自己的方法都还没有找到。曾近的他放弃了战斗,那么还剩下什么可以选择的?商业?迪克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韦恩集团,想到了布鲁斯,然后,他不由地深吸了一口气,也许自己真的是一个负担也说不定。毕竟,只要稍微回想起布鲁斯看向自己的视线,他就怎么也无法欺骗自己,将那目光和积极的意义挂上钩。

半空中沉甸甸的积云随着风不停地滚动,像是海潮一般向着天边涌去,周围的空气慢慢变得潮湿而沉重,压得人难以顺畅地呼吸。显然,大雨即将来临。

迪克看看四周,尽管声音还有些颤抖,他还是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总之,谢谢你带我上来,蝙蝠侠……我想也是时候回家了。”

“你是一个好警察。”似乎意识到自己拒绝给予了迪克远超想象的打击,蝙蝠侠开始试图补救。

“啊,谢谢。”迪克这么说着,耸了耸肩。他将重心放在左脚上,双手叉腰,显然并没将这句话当真。

“一个好警察能让我省很多麻烦。”蝙蝠侠干巴巴地说道。在这之后他就陷入了沉默,显然这么一句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谢谢,认真的,谢谢……”迪克往回走了一步,这让他再次和蝙蝠侠拉近了距离,而对方立刻后退了一步。

这下反而凸显出了一股难以忽视的尴尬。迪克盯着对方,说了一半的感谢话也吞了回去。两个人对视了一阵,直到蝙蝠侠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放弃了这个话题:

“给我你的手。”

他在沉默中将迪克送回了地面。迪克连告别的话都来不及说,就立刻失去了那个黑色身影的踪迹。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大声地骂了一声。

他把随身的行李忘在酒吧里了。

“现在我有充分的理由回去了。”迪克叹了口气:“不知道阿尔弗雷德会好心地帮我打开大门并付了车钱吗?”

 

万幸的是,尽职的老管家并没有辜负迪克的期待。他在门铃响了五分钟之后打开了大门,并穿着一身蓝色细条纹的睡衣举着黑色的雨伞迎出了大门。他虽然看上去满脸睡意,却并没有任何埋怨的意思。

“您回来了,迪克少爷。”老管家帮迪克拉开车门。

“……很抱歉我没有提前告诉你们一声。”迪克一脸歉意。刚刚到半路上大雨就直接倾倒了下来,隔着玻璃就连前方的道路都有些看不清。出租车虽然愿意冒着大雨到偏僻的韦恩庄园来,但显然不会贴心到附赠一柄雨伞让你走上台阶的地步。

“这没什么,至少您还是回来了。”阿尔弗雷德帮迪克付了帐,举着伞跟在他的身后:“您在外面用过晚餐了?需要准备宵夜吗?”

“不,不用了,我不饿……”

咕噜噜。

这是连雨声都遮掩不住的动静,迪克捂住肚子,对终于露出不满神色的阿尔弗雷德笑了笑:“看来我的肚子有很多牢骚。”

“走吧,我们去厨房。”感觉到有工作的阿尔弗雷德一下子恢复了精神:“我想我可以准备一些小羊排。”

阿尔弗雷德特意点燃了厨房的壁炉,那老家伙不知道休息了多少年,但显然平日里一直受到了精心照顾,并没有出现倒灌的现象。阿尔弗雷德并没有让火焰窜得太高,因此就实际作用而言,那堆火其实没什么意义。

但迪克从心底里感觉到温暖。此时的他正端着加了蜂蜜的热牛奶,靠在垫了好几个软垫的高背座椅上,满足地伸长了腿:

“阿尔弗雷德,我今天见到了蝙蝠侠。”

过了一会儿,老管家的声音传了过来:“啊,不难想象。”

“你和布鲁斯都知道我和他以前的搭档关系?”迪克问道。

“是的,迪克少爷,我们都知道。”不知为何,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那时我还很小,对吗?”

“是的,你才十岁多一点。”阿尔弗雷德似乎笑了一下,大概是回想起了当年那个在大宅里窜上窜下的机灵小子。

“为什么你们会同意我和蝙蝠侠搭档,你们认识他,对吗?”迪克稍稍加重了握住杯子的力度。

“……是的,事实上,我们和他很熟。”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慢慢靠近了这里,终于,他出现在了迪克的视线范围内。老管家站在炉火前,目光温柔:“你需要一些冒险活动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迪克少爷。

“从失去双亲的悲痛里。”

迪克苦笑了一下:“可以想象。”

“但那样的活动并不应该成为一个人生活的主旋律,”阿尔弗雷德认真地说道:“那很危险,您无时无刻都在面对死亡的威胁。虽然您和布鲁斯老爷都认为参与那样的行动可以满足您对于自我肯定的需求——当您成为一个英雄的时候,您才会感觉到自己依然活着的这个事实。但是……但对于我来说,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得到一些相对普通的幸福。

“也许失去了一个英雄,我们的城市将变得更加危险,也许不再冒险会让您认为自己日渐平庸,但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看见您拥有自己的家庭,一个爱您的人,一个可爱的孩子,一个完整且幸福的家庭。那才是您真正需要的……您和布鲁斯老爷,你们都是。”

迪克站起身来,握住了阿尔弗雷德的双手:“阿尔弗雷德,谢谢你。”

“我从未要求过您的感谢,或者回馈,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低声说道:“但是,我已经很老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陪伴你们多久……也许至少我可以请求一个能够让自己安心离开的理由?”

“你会得到它的,阿尔弗雷德,我保证。”迪克伸手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终于上前了一步,拥抱了这个一直关心着自己,将自己当做了真正家人的老人。

那身躯是如此的消瘦,迪克突然意识到,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这个老人也在不可避免地迈向衰老,这么想着,他的心情就不可避免地变得沉重了起来。

“我们会得到幸福的。”他向老人保证。

 

第二天迪克没能见到布鲁斯,哥谭的贵公子或许是早早地就出门了,更有可能的则是彻夜未归。对方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的禁足宣言:在迪克表示想要前往哥谭警察局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表示自己可以暂时担任司机一职,这举动显然得到了布鲁斯的默许。

这可真是有趣,尽管他们并没有交流,却几乎在同时选择了和解——迪克擅自将这种沉默的妥协当做了真正的和解。他很清楚自己这边发生了什么,在和阿尔弗雷德沟通之后,他思考了一整夜,他认为自己应该从过去中解脱。他已经忘记了那些过去,那些或许辉煌或许失败的过去,那么这正是一个真正的,重新开始的机会。他可以从现在开始,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成为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他可以从做好一个警察开始。

他不知道布鲁斯在昨晚遭遇了什么,但他由衷地祈祷那是一个好的转折。

迪克婉拒了阿尔弗雷德想要将自己送到警局大门口的请求,他在隔了两条街的地方下车,步行抵达了目的地。他补上了报到登记,并为迟到了半天的事情道歉,但后来他意识到,自己显然将情况设想得太过美好。

这段时间哥谭警局的工作重心当然不可能放在一个杀手身上。

整个警局都卯足了劲儿在企鹅和双面人的争斗上,分配给丧钟的人手明显不足。迪克看看大厅里那些神色紧张来回奔波的探员们,他们每一个人脸上都写着我知道了重大的线索;再回头看看分给自己这个小组的不足五平方米的小房间,以及显然没什么精神的两位探员,感觉自己似乎直面了生活中最简单也最常见的玩笑。

就像是一个故事里最不会被人注意的角落,主角们颜色鲜亮地在故事的主线上来回奔波,遭遇不同寻常的故事,发挥出最精彩的表现,而迪克和他的伙伴,就像是那些连名字都没有的角色ABC。他们只能躲在幕后,安安静静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如果主角们有需要,那么他们就会突然出现,提供必要的帮助……没人在意在那之前他们都在什么地方,做着怎样的努力。

这强烈的对比反而让迪克充满了干劲,他将自己最擅长的笑容挂在了脸上,语气里充满了活力与干劲:

“好吧,我们看看,丧钟在哥谭留下了什么……”

丧钟留在哥谭的信息并不多,对比他留在布鲁德海文的记录,几乎可以用寥寥无几来形容。迪克和斯雷德接触过两次,虽然并不深入,但他相信对方也绝对不是一个藏头露尾的角色。这很好理解,一个小偷可以用尽一切努力来掩饰自己的存在,但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宣扬自己的强大与暴力才是他们的根本目的。

斯雷德,或者说丧钟,他或许并不热衷于宣扬自己,但也绝对不屑于隐藏自己的行动。至少在布鲁德海文的时候,迪克多多少少还是从一些往年的悬案里找到了斯雷德“故意”留下的线索。

那么,如果哥谭警局的工作没有任何失误,如果说丧钟留在这里的案件的确只有这么一点的话……那么,也许这个杀手抗拒着哥谭。

从迪克的角度来说,他更愿意相信丧钟惧怕着蝙蝠侠。

迪克清楚自己的优势在于找到别人难以发现的细节,因此他并不害怕将时间浪费在卷宗上。更何况他还占据着一个小小的优势,他有着别人没有的线索:

乔伊·史丹。

既然这个名字能从蝙蝠侠嘴里出现,就绝对不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辈。

发现自己从已有的卷宗里根本无法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之后,迪克立刻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个人身上。他知道这个人是个酒吧老板,并且,毫无疑问,他和丧钟联系紧密,否则那个杀手根本不可能对酒吧的密道如此了如指掌。

当然,从警察局掌握的线索看来,这个史丹只是一个清清白白的生意人。他报过几次警,都是因为醉酒的客人闹事,他从未和地下生意有过牵扯,至少在哥谭警局里没有任何不利于他的记录。

迪克将注意力放在了史丹的家人身上,很幸运的是,他发现史丹有一个不那么优秀的弟弟。就像是有光必然有阴,和优秀的乔伊对比,莫德·史丹根本就是家族的耻辱。从还未成年的时候开始,莫德就频繁出入警察局,他参与了很多暴力行动,后来还参与了一次银行抢劫,并因此被蝙蝠侠与罗宾送入了监狱里。

四年前,莫德出狱了,他来到了自己哥哥身边,开始了正经的工作。从警方的记录看来,似乎从此以后莫德就变成了一个好人。

一个惯犯突然变成了好人,疑点终于出现在了眼前。虽说并非绝无可能的事情,但就经验来说,迪克并不认为坏人们会轻易地变成好人,那样的事情只会发生在童话里,现实中的坏蛋们则会特别执着。似乎在他们看来,破坏才是自己的天性。

迪克开始努力回忆前几年发生在哥谭的重大案件,他直觉那个监狱是个关键点……他需要知道莫德在监狱里遇到了谁,这样才能判断究竟是谁将史丹和丧钟联系在了一起。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哥谭最为出名的阿克汉姆疯人院重建完成是三年前,而在那之前,莫德所在的监狱就是哥谭市最大的监狱了。那里曾经收押了很多有名的超级罪犯,例如企鹅……没错,企鹅,那个时候,双面人还是善良正直的哈维·登特。

“哈,企鹅。”迪克长长地叹了口气,伸直了脊背。他环顾四周,发现办公室里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咖啡早已变冷,另外两个搭档也不知离开了多久。门外倒是还有很多加班的警察,但他们显然不会注意到还有一个同僚呆在这个偏僻的小房间里。

“我需要更多线索,证明企鹅参与了进来。”迪克自言自语地说道。他拿起外套,准备离开,但就在他刚刚走出警局大门的时候,就像是得到了暗示,又或是参与在体内的记忆作祟,迪克突然抬起了脑袋。

黑暗的天空中,唯有那道灯光是如此的明显,一只展翅的蝙蝠飞翔在哥谭厚厚的云层上。

迪克凝视着那头巨大的蝙蝠,他很清楚灯光是从警察局楼顶发射出来的,也很清楚这是局长戈登和蝙蝠侠联络的方式……

他只是犹豫,是否有必要上去再见蝙蝠侠一次。

他告诉自己,在掌握了新的线索之后,他理应和蝙蝠侠分享这个信息,免得哥谭的义警走更多的弯路。他不愿意去细想最初的线索正是从蝙蝠侠那里得到的,更有可能对方已经找到了莫德·史丹,并从他嘴里问出了幕后之人的真实身份……事实上,他知道自己想象的一切借口都是如此的无力,他根本只是无法控制自己不断迈向顶楼的脚。

 

但是他到得太晚了。

蝙蝠灯刚刚关上没多久,灯泡还热着,戈登已经不见了踪影,甚至在上来的路上都没有碰到他,显然他们还有别的捷径。迪克一个人站在黑漆漆的大楼顶端,环顾四周,周围一栋栋耸立在黑暗里的高大怪物显然都是隶属于蝙蝠的臣民,它们沉默地支撑着国王的行动,让别人完全无法判断它究竟会从那个角落里钻出来。

“哈……太迟了。”迪克低下头。

他并没有尝试去开启那盏灯,尽管它是那么的近,而且它的那些简单的防护措施对于他而言根本等同虚设。这是警察局与蝙蝠侠之间沟通的桥梁,他不能将它用在自己的私事上面。尽管他是如此地想要告诉对方,他是那么的……

“新的情报?”

迪克猛地转过身去,他下意识地看向周围:“你是从哪里出现的?”

蝙蝠侠就站在距离他最多两三步的地方,看那样子似乎从一开始就站在那里,只是迪克没有发现他而已……才怪!迪克可以肯定,自己刚才一定好好检查过了这个地方。

“我发现乔伊有个弟弟……”

“莫德。”果然,蝙蝠侠也查到了那个该死的混蛋弟弟。

“我猜测他和企鹅有关系,但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到他……或者企鹅。”迪克很快进入了办公状态。

“乔伊会在每周四的晚上到酒吧,就算发挥了骚乱也不会例外。”今天的蝙蝠侠依然持有鼓励的态度,似乎就算迪克不再是义警了,他也愿意合作一段时间:“企鹅藏得很好,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找到他。”

“那我先去找找史丹兄弟,希望能找到有用的线索。”迪克点点头。他突然发现,今天自己必须面对蝙蝠侠的话题,似乎已经随着这句话结束了。

尴尬的沉默再度降临。迪克有些不甘地动了动脚,上前了一步。万幸的是,这次蝙蝠侠没有动,他显然已经完善了自己的心理建设,重新找到了迪克的定位。

“听我说,”迪克努力笑得轻松:“很感谢你当初对我的帮助。”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开场白,他摇摇头,努力继续说了下去:“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放弃继续做你的助手,大概是因为什么误会……或者别的,很抱歉,我失去了那部分记忆,只能靠自己的猜测来做出结论。

“事实上,直到昨天和你分别为止,我都认为自己的人生已经一无是处了……直到我的一个老朋友和我好好聊了聊,他说他最大的愿望是让我们得到最简单的幸福。我突然想到,是的,没错,我可以试着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好好活下去,蝙蝠侠,一个好警察,正如你所说的。”

迪克轻松地笑了起来,对蝙蝠侠伸出手去:“首先我会完成这段时间在哥谭的工作,如果有机会将来你会来到布鲁德海文,那么我也会支援你。

“以朋友的身份……如果你不介意。”

蝙蝠侠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说一个字。他似乎在审视迪克,看他是否真心。过了好一会儿,直到迪克又想收回自己的手了,他才快速地伸出手来,重重地抓紧了迪克的手。迪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感觉蝙蝠侠似乎有些生气。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还是说,蝙蝠侠认为自己这些话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合作愉快。”但最后,蝙蝠侠却沙哑着声音说出了还算友善的回答。

也许他并不是因为自己而生气的?迪克直到此时才不得不承认,失去记忆的自己果然对蝙蝠侠一无所知。


评论(3)
热度(55)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