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BD# Go Across the Line 08

 @古骨谷  今晚或许还能有一更。给我熔岩蛋糕熔岩蛋糕熔岩蛋糕!(*´∀`*)!


Chapter8

 

在度过了一个难得的宁静夜晚之后,迪克打着哈欠坐在餐桌前,阿尔弗雷德递上了当天的早报。迪克接过报纸:“谢谢,阿尔弗雷德。”

“您客气了。”阿尔弗雷德后退一步,站在了迪克身后。

迪克大概看了看,发现没什么新鲜情况。

“布鲁斯呢?”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他还在休息,迪克少爷。”

“……艰难的早晨,对吧?”迪克笑了起来。他曾做过设想,如果阿尔弗雷德在退休之后打算写一本回忆录,那么关于每天如何叫醒自己的主人起床这部分应该会占据全书的三分之一以上。

这并不能怪布鲁斯,毕竟哥谭花花公子真正的一天正是从夜里开始的。他需要那些交际,然后将那些人际关系化作自己能够运用的力量。

“是的,一如既往。”阿尔弗雷德轻声应道。他礼貌地等待着,当迪克放下餐叉并用餐巾擦了擦嘴之后,才上前了一步:“也许您需要这个。”

迪克接过存储卡:“这是……?”

“一些资料,我想应该会有帮助。”虽然说得谦虚,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却很肯定。这一定是什么重要的资料,迪克郑重地接过存储卡:“我会尽快看的,谢谢。晚上见。”

“晚上见,迪克少爷。”

 

迪克将资料又整理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任何疏漏。现在,他需要确定史丹的行踪,但在这方面,他可没有什么门路——他不是土著警察。迪克扭头看向了另两个探员,打算过去碰碰运气。

“嘿,伙计,你们知道史丹兄弟吗?”迪克冲其中一个探员问道。

“史丹兄弟?”胸前挂着泰勒·鲁伯特字样的探员挑起浓密的眉毛:“当然,我当然知道他们,你问他们干什么?”

泰勒是同迪克一起合作的两个探员之一,另一个叫邓肯的瘦子一直安静地缩在墙角附近,几乎不肯和迪克有一丁点目光接触,因此泰勒算是两人的代表。泰勒相当高,而且显然摄入了太多甜食,不仅秃顶而且过胖,肚子上松弛的肥肉能堆出一个近乎完美的球形。他的脸上脖子上都有着明显的痘印,面部油腻腻的,但就在和迪克说话的同时,他手里都还捏着一个甜甜圈。

“我怀疑他们和丧钟有接触。”迪克简单地将酒吧里的事情说了一遍。

泰勒突然笑了起来, 他几下将甜甜圈塞到嘴里,说话的时候差点喷了迪克一脸面包渣滓:“我有时候真怀疑老大是不是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你看,他没选别人,选的就是我,来吧伙计,跟我来,这城里没人比我更了解那两个混球!”

迪克硬着头皮让泰勒把那只油腻腻的手拍到了自己那身还算干净的制服上:“他们和你打过交道?”

“没错,那两个麻烦家伙。”泰勒冲一旁的邓肯耸耸鼻子,邓肯忙不迭地将咖啡递了过来,迪克看了一眼那咖啡的颜色,实在不想猜测那里面到底加了多少糖和奶精。

“他们从我手里逃了好几次!真不知道那是从哪里学来的小把戏,但那很管用,至少我拿他们没办法……其他人也没辙……是的,只要是警察就没辙!总之,现在他们变成了烫手山芋!其他人都放弃了,只有我还盯着他们……我说过,总有一天我要把他们关进铁门里,然后踢爆他们的屁股!”

泰勒一口喝干了那杯咖啡,将杯子重重地砸在桌子上:“走吧,德科伙计!”

“是迪克,泰勒。”眼见着泰勒已经开始抓起外套往外走了,迪克赶忙提着自己的外套跟了上去。

“好吧迪克,跟我来,你得亲眼看看。”刚走了几步,泰勒就气喘吁吁了起来,他就像是一头庞大的座头鲸挤入了鱼群之中,将走廊上的人都挤压到了道路的两旁,紧贴墙壁。迪克紧跟在他的身后,顶着从各个方向刺来的目光,脚步飞快。

“我们开警车?”

“警车?”泰勒扭扭屁股,差点砸到墙壁:“当然不可能了!”

泰勒带着迪克站在了一辆造型很像甲壳虫的深蓝色小车前,用力按了按钥匙,打开了车门。

“她叫雪莉,我的宝贝儿。”泰勒这么说着,一屁股坐在了驾驶席上。迪克尽可能迅速地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他总觉得车里的视角有些倾斜,于是扭着脖子调整了好几次视角。泰勒从后座掏了一盒泡芙放在两人中间。

他看了迪克一眼,举起盒子:“来点?”

“不了,谢谢。”看了一眼那里面几乎爆出来的奶油,迪克连忙拒绝。

泰勒一面倒车,一面塞了一个泡芙在嘴里:“你知道,我经常蹲点,得对自己好点。”

“噢,好的,这没问题,我从不干涉别人的爱好。”

“嘿,迪克,你可真是个好人。”泰勒笑了起来:“至少你不是个多事的人。昨天我就看出来了,你比那些只知道夸夸其谈的小家伙好很多。”

原来他们昨天是在观察自己,迪克笑了笑:“这没什么,我只是从自己擅长的那部分开始入手……”

“哈,哈,我就知道,你和我们一样是实干派。”泰勒显然是老做派的警察,他们到处乱窜,有很多线人,有时候表现得比坏蛋还要坏蛋。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坚持只靠事实说话,从不胡乱猜测,也不会相信那些看似有理却毫无根据的推测。迪克突然开始庆幸自己已经不是义警了,否则他一定会缺勤一整天在外面乱窜,这对于泰勒而言肯定是不算是好表现。

“当然,眼见为实。”迪克企图从泰勒那里问到更多关于史丹兄弟的事:“我昨天查了记录,莫德从监狱出来之后表现还挺不错的?”

“哈,表现挺不错的。”泰勒动作艰难地拉下衣领,露出脖子上一道还算新的伤口:“看,史丹留给我的礼物。”

“这是刀伤。”迪克眯起眼睛:“他袭警了,为什么不抓住他?”

“你没办法,兄弟,只要没能在第一时间抓住他,你就没办法。史丹请的律师可不是普通的那种,他们有钱,很有钱。好了,别着急,一会儿你就知道原因了。”泰勒挺冷静地耸耸肩。他的确适合外勤,越是靠近目的地他的表现就越是冷静,现在看起来更是和办公室里那个傻大个儿判若两人。

正说着,小车相当技巧地停在了一个街口边上。这街道很狭窄,两边都是高楼,将整条道路都隐藏在了阴影中,周围破破烂烂不知道停了多久的车一连放了好几辆,完美地为泰勒这辆微微有些倾斜的小破车打好了掩护。

“好地方。”迪克赞叹道。

“当然,这是我的老地方了。”泰勒抓起泡芙,表现出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中的模样:“再过十分钟,最多一刻钟,史丹兄弟就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知道?”迪克看向泰勒,这大胖子没等嘴里的泡芙吃完就又塞了一个进去,整张脸都快撑变形了。

“他们,”泰勒努力将泡芙咽下去:“他们的活动其实很规律,如果你了解他们。我曾经跟了他们一个月……脖子上的伤就是他们给我留下的警告。”

“这次我们一定会抓住他们。”迪克胸有成竹地说道。如果警察的身份会成为他们抓住史丹兄弟的阻碍,那么他会立刻走另一条路——这种混球对于蝙蝠侠来说可是小事一件。

“噢,但愿吧。”泰勒不是很抱希望地说道。

尽管泰勒说得信誓旦旦,但他们至少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到史丹兄弟的身影。时间慢慢接近中午,越发毒辣的阳光让车里变得闷热无比。车里隐藏在各个角落里的甜腻味道也窜了出来,在整个密封空间里来回游荡,迪克强忍着一阵阵的恶心,专注地盯着街对面。

泰勒在吃光了泡芙之后就立刻失去了耐心,他不停地调整着姿势,大屁股在可怜的座垫上压来压去,不断地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最后,他从车里挤了出去:“我去买杯热可可,你要什么?”

“黑咖啡,谢谢。”

泰勒立刻露出了快要吐出来的模样:“黑咖啡……你确定不加一点糖?”

“不了,谢谢。”迪克肯定地说道。

泰勒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斜对面的饮料车前,开始等待自己点的饮料。太阳懒懒地从他头顶照下,在庞大的身躯下投射出了一圈深深的灰色。迪克从未见过如此挚爱甜食的家伙,布鲁斯就算是在压力特别大的时候,也只会掰一小块巧克力含在嘴里,他总表现得与享受无缘……

等等,为什么自己会记得这样的细节?

迪克揉了揉脑袋,他以为至少自己会感觉到刺痛或是别的什么,但什么也没有。那一小片段的记忆就像是毫不顾忌自己身份的黑帮老大,就那么随意地走在大街上,买了一袋水果,然后又大摇大摆地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一辆宾利安静地驶入了街道。

迪克注意到原本神色轻松的泰勒立刻拉起衣领挡住了自己胖乎乎的脸,神经也跟着紧绷了起来。他将这段突然出现的记忆丢到了一旁,毕竟这本就是属于他的东西,并不需要特别的警惕,只要平静地接受就好。

褐色的宾利越过泰勒,停在了迪克的斜对面。一个穿着紧身t恤的大个子从前面走下来,小跑着去后座打开了车门。迪克立刻看到了莫德·史丹,那个中年男人紧闭着嘴唇从车厢内出来,眼神搜寻着四周,像是一头在空中盘旋的老鹰。

“就是他了。”迪克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然而就在下一秒,他的表情凝固了:没错,他看到了另一个莫德·史丹。

那就像是前一个人的镜头回放,当第二个莫德从后座钻出来的时候:他们不仅长得一模一样,梳着一样的发型,穿着一样的衣服,就连神色和动作都如出一辙。

他们是双胞胎,而且是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迪克又观察了一阵史丹兄弟——他们好像也在等什么人,在车外面停留了一阵——他们大概连自己的小习惯都统一过了,根本看不出任何差别。

迪克意识到了泰勒他们遇到的问题。这对双胞胎肯定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相貌上的优势,并且聘请了一位相当厉害的律师,这么安排下来,只要他们足够小心,让警察拿不到决定性的证据,就能轻松地避开很大一部分指控。

“……这方法可不是在任何地方都适用的,臭小子们。”迪克轻声说道。他很清楚,如果以警察的身份来处理这件事,那一定会浪费不少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斯雷德能杀害更多无辜的人。因此,他必须选择不那么浪费时间的特殊方法。

今晚他得再上一次警察局的顶楼。

 

 

“见鬼!”迪克突然窜到了驾驶席上。泰勒庞大的身躯实在太过引人注目,就算大个子已经尽量装作无关紧要了,却还是在短时间内引起了史丹兄弟的注意力——他们带着两个手下围了过去,除了那个穿紧身t恤的人之外,强壮的司机也跟了上去。

“难怪他依然是个探员。”迪克小声骂道。泰勒有干劲,有激情,但显然经常在细节上出错,这在单独行动的时候可能还算不致命的小缺陷,但如果他成为了一个队长,那么任何疏漏都可能让一个好探员送命。

迪克紧盯着那边,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会出现。一个泰勒还可以让史丹兄弟认为这是固执的探员那该死的执著,可要是再出现一个人,那绝对会引起他们的警觉——更何况迪克还没来得及换下身上的制服。

泰勒被那几个人围在了中间,史丹兄弟站在后面,看来暂时还不打算亲自动手。从迪克这角度正好能看到泰勒的表情,大个子陪着笑脸,试图将这次“偶遇”处理成真正的偶遇。这是正确的方法,但接下来事情发生了变化。迪克不清楚史丹他们究竟说了什么,但泰勒立刻脸色大变,直接一拳头揍了过去。

……还有事情是泰勒没有告诉自己的。

迪克立刻发动了小车,他庆幸泰勒没有拔下钥匙。从泰勒的表现不难看出,他和史丹兄弟之间并不是单纯的抓捕与被抓捕的关系,他们以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也许是搭档——从之前邓肯的态度可以看出,他和迪克一样,并没有和泰勒相处太久。

而要让一个探员发怒,搭档显然是最好用的关键词。

泰勒的身手不够灵活,拳头虽然挥舞得呼呼作响,却根本没能揍到任何人,还被对手利用了自己挥舞的空档在肚子上揍了好几下。迪克摇了摇头,泰勒太胖了,而且缺乏锻炼,也许打架那部分以往都是交给他的搭档去做的,他更擅长后勤,因此对于此时的泰勒而言,这根本就不是一次互殴,而是单纯的挨揍。

迪克将车开了过去,他知道这不是理智的选择:史丹兄弟不会杀掉泰勒,他的出现反而会让斗殴的等级上升。

但他无法坐视不理。

他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好人受伤,而自己什么都不去做。

迪克将车停到了那群人面前,车门大大地敞开。

“嘿,伙计们,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他将外套脱下,穿着一身制服走了出去。他故意笑得轻松,表现出不愿意事情闹大的模样。

“滚开,臭条子。”史丹兄弟之一看了过来,轻描淡写地打发了一句,显然没有将这个有些瘦有些白的小警察放在眼里。

“嘿,这不是泰勒嘛,老伙计,你在这里做什么?”迪克上前一步,蹲下身去,打量了泰勒片刻。这会儿真该感谢他那身可观的肥肉,尽管已经躺在了地上,但泰勒应该没断几根骨头。可能有脑震荡,迪克看了看泰勒太阳穴附近的几处伤,脸上故意堆出来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他们是故意的,他们打算杀了泰勒。

迪克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回答我的问题,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闭上你的臭嘴,傻瓜。”另一个史丹冷笑了一下,看了自己的兄弟一眼:“两个警察,我们被那个该死的混蛋卖了。”

“没关系,回去解决掉那个混蛋。”史丹冲迪克扬了扬下巴:“先解决掉这个小家伙。”

迪克捏紧拳头冲了过去。

那并不容易,但也不会太难。在握紧拳头的同时,迪克就看出了这对兄弟擅长的是组合攻击,单个的战斗力并不强,他甚至能预测到他们行动的轨迹,在他们挪动步子的同时就知道他们下一步会落在哪里。

这并不是天生就能掌握的技能,迪克突然明白了这点:自己分析文件的能力,发现蛛丝马迹的能力,这些都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培养出来的。

是的,没错,他被蝙蝠侠训练过,就算他已经忘记了,但他的身体还记得。他知道应该如何攻击,如何躲避,如何限制敌人的行动。这些知识并没有刻在他的脑子里,而是镌刻在他的血液中,随着他的心跳在他全身流淌。

他就算死,也无法摆脱那个人刻在自己身上的印记。

这就是他的命运,他的选择,当他穿上了那身制服,他就做出了最终的选择。

 

“这是最后一课,记住它,你就可以从训练中毕业,真正地成为我的搭档。”

“是什么,绝不杀人?好的,我保证,蝙蝠侠。”

“不,那是第一课。”

“……好吧,告诉我,最后一课是什么。”

“优先保护自己的性命。活下去,你能救更多的人。”

“但是你自己可不是这么做的。”

“迪克,我和你不同。我计划一切,我不会轻易死去。”

“你确定?”

“我向你保证。”

 

他记住了这最后一课,但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他却还是顺应了自己的本能。在爆炸来临的时候,他……

 

“迪克!住手迪克!他们快死了!”泰勒惊恐的尖叫将迪克的思绪拉回。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手里提着的那个家伙……他似乎是史丹兄弟中的一个,但现在已经看不太出来原本的样子了。

迪克松开手,将那个混蛋扔到了地上。

“我……”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那上面沾上了血迹,还在轻轻地颤抖。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泰勒勉强从地上爬起来,颤抖着靠在了墙边:“有人控制了你?”看来他还接触过和超级坏蛋有关的案子。

“我不知道……我只是……”迪克有些迷茫地看着泰勒:“我只是……突然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了。”

是的,他感觉到了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尽管他的记忆在最后突然变得模糊了,但怒火还是燃烧了他的所有理智。他没能记起最关键的那部分,因此根本无法理解那突如其来的愤怒究竟是怎么回事。但那种愤怒的余韵,依然残留在他的体内。

史丹兄弟哭嚎着逃向了远处,两个手下紧随其后,迪克没有去追他们,他的思绪依然停留在空白的阶段里。他看看泰勒,看看自己的双手,突然用力捏紧了拳头。

“泰勒,我送你去医院。”

“……好吧……但是史丹兄弟……”泰勒用手掌擦了擦脸,半干的红色液体立刻将他的脸糊成了一副印象派画作。

“我会想办法。”迪克扶起泰勒,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你该减肥了,泰勒。”

“我会的……我会的……就下个月……”泰勒毫无诚意地应承道。

迪克苦笑了一下,努力挺直了背。他将泰勒送到距离最近的医院,在确定胖子的确没什么大碍之后,拨通了韦恩庄园的电话。

“韦恩。”就像是有人正守着一般,电话立刻接通了。

“……布鲁斯?”迪克有些惊讶这个时间点布鲁斯竟然在家。

“什么事。”布鲁斯没什么耐心地问道。

“阿尔弗雷德不在?”迪克砸了咂嘴:“好吧,帮我通知阿尔弗雷德一声,让他联系一下蝙蝠侠……如果你们真的熟悉他……总之,告诉他,我遇到了史丹兄弟,但是让他们跑了。”

“就这样?”布鲁斯似乎并不清楚事情的经过,显得很是漫不经心。

“……我打草惊蛇了,如果不快点,可能会失去他们的踪迹,请他尽快联系我……就这样。”迪克有些沮丧地说道。

啪,电话干净利落地挂断了。这也许没用……迪克盯着电话看了好一会儿,他犹豫万分,却别无他法,只能等待。


评论(1)
热度(48)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