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BruceDick# Go Across the Line 09

 @古骨谷 你要答应我,明天绝不会在蛋糕里加沙子。


Chapter9

 

他大概等了十五分钟,或者半小时,毕竟等待的时间还是一如既往的漫长。迪克感觉到站在走廊上无所事事的自己多少有些碍眼,于是溜去了吸烟区。那里刚开始挤满了神情焦虑的人们,但渐渐的他们就都被护士叫走了,迪克坐在硬邦邦的椅子上,双手紧握。

他们还没有动刀子,因此泰勒更多的只是挫伤,迪克有些担心他头部的伤,那些伤口距离太阳穴太近,实在危险。医院也建议泰勒呆一晚观察情况,迪克替这个不大情愿的胖子打了电话,再过一会儿邓肯就会过来。

泰勒没有家人。

迪克有些担心泰勒,事实上,他担心每一个对自己友善的人,后来又想到也许在未来的某天自己也会像这样躺在病床上,身边只有队友,没有亲人。阿尔弗雷德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也许自己的确应该多为未来谋划谋划……就在这个案子之后。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阴影,迪克抬起头,面露惊喜:“蝙蝠侠!”

“史丹兄弟在哪儿?”哥谭的义警习惯性地缩在了走廊里较为阴暗的那部分区域:“我以为你应该等到周四晚上再行动。”

“和我一个办公室的探员正好接触过他们,我们就直接过去了。我揍了他们两个,我承认,自己有些失控……他们逃了,而我还把他们跟丢了。那个探员受伤了,我得照看他。”迪克干巴巴地解释道。

而蝙蝠侠,在最开始说了那句类似指责的话之后就在没有接话的意思。迪克只好自己接着说了下去:

“史丹兄弟利用他们过分相似的相貌以及优秀的律师与警方周旋,如果你见过他们两个,就会明白我的意思。”迪克将自己的分析和盘托出:“当然,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忘了问出他们和其他人之间的关系。他们提到今天中午约了什么人见面,我没见到那个人,也许是被我们的打斗吓跑了……说不定就是企鹅或者斯雷德,所以我认为,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在一个小时前出现在普林斯大街附近。”

“斯雷德?”蝙蝠侠音调抬高。

“我是说,丧钟。”迪克改口。

“所以,你依然怀疑那个幕后人是企鹅?”蝙蝠侠问道。

“是的,企鹅。”迪克将自己考虑的结果说出:“在接触史丹兄弟之后我更加确定了,能提出这种点子的人肯定非常的狡猾,而且很聪明……企鹅很符合这样的形象。毕竟他和莫德有交际,酒吧也是个不错的掩护,能给他带来很多利益。”

“知道了,我会去找到他们。”蝙蝠侠点点头,似乎并没有质疑迪克这简单的推测。

“我可以跟你一起行动?”

“不,你呆在这里。”

“但我可以帮上忙!”迪克大声说道。他试图用这种方式壮大自己的声势,但这小伎俩对蝙蝠侠来说并不管用。

“你呆在这里,或者做点别的什么——总之,别跟着我。”蝙蝠侠冷冰冰地说道。

“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你是拖累。”

“好……好吧,就算如此。”迪克咽了咽口水:“……你找到企鹅了吗?”

“有些线索,他很特别,并不难找。”

“也许史丹兄弟会去找他?虽然这过程有些太过简单了,但是……但是我想他们多半被我吓坏了。在这种状态下,他们不会考虑太多,只会去寻找自己感觉最安全的地方。”

“比如自己的庇护者身边?”蝙蝠侠问道。

“没错,就是这样。”不知为什么,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迪克突然感觉有些不甘心。

 

迪克无法反驳蝙蝠侠。

是的,没错,他帮不上什么忙,他没有丰富的道具,也没有灵活的身手,他只有一个警察的身份,而那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更加拖累蝙蝠侠。

蝙蝠侠抓住他移开视线的瞬间消失在了医院之中,迪克守在医院,等邓肯抵达之后才回到了警局。似乎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全都用沉默的视线观察着他,仿佛这样就能送上自己的无声的慰问。

这反而让迪克感到焦躁。

戈登在等着他,在听他大概说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除去蝙蝠侠的那部分——沉默了片刻:“迪克,泰勒并不是我手下最优秀的探员,但他是最熟悉哥谭街头的那一个。我安排他和你一起工作,就是考虑到在追查丧钟的过程中,你们可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情报收集方面,这样泰勒就非常有用。”

“我很抱歉,局长。”迪克垂着脑袋,双手背在身后。

“你并不需要道歉,这是无法避免的。”戈登用拇指揉了揉眉心:“泰勒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调查史丹兄弟,他之前的搭档,邓肯之前的那个,哈里斯,就是在调查史丹兄弟的过程中被流弹射中而离开我们的。”

果然如此,迪克慢慢捏紧了拳头。

“如果我知道事情牵扯到史丹兄弟,一定不会让泰勒参与这件事。”

“……我很抱歉。”

“不,你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戈登叹息道:“谁都没错,你可以回顾自己的所作所为,你已经做了能够做的一切……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我无法预计到史丹兄弟的出现,你也无法预计到泰勒在过去与他们之间的冲突……而现在,我只希望这件事不会干扰到你破案的决心。”

“绝不会,局长。”迪克抬起头来:“现在我反而更想尽快地破掉这个案子,抓住丧钟了。”

“如果你需要帮助,我就在这里。”戈登点点头。

“我出去了,局长。”迪克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在他刚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刹那,原本热闹无比的办公室又安静了下来。人们目送着他回到那个狭小的房间里,并在关上门的同时再次开始了讨论。

“……泰勒是个好伙计。”

“我很遗憾……但老大说这不能怪任何人。”

“真希望他抓住的线索值得这样。”

迪克叹了口气,看看这间暂时属于了自己的小房间,这里原本显得非常狭窄,但现在这里面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就变得空旷了。空旷得厉害。

迪克想要再整理一次资料,却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他很想跟着蝙蝠侠一起去抓住史丹兄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个傻瓜一样呆在办公室里,被其他人当做说话的谈资。

他用力揉了揉头发,再次梳理了一遍,希望自己没有漏掉任何线索——等等,阿尔弗雷德递给自己的存储卡!

他拿出了存储卡,将那个小东西塞入了电脑里。

粗粗看过,里面的内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资料的确是关于丧钟的,但那些东西在警察局也同样看得到,虽然对于外围人员来说很难得,但对于迪克而言却不算什么。迪克沉思了一会儿,直觉上来说,他总觉得不应该如此。

这是阿尔弗雷德郑重地交到自己手上的资料,它不应该只是表面上看来这么简单。

迪克努力回想自己是否接受过解开加密文件的训练,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任何相关的内容。最终他放弃了努力回想,转而将一切都交给了自己的本能反应。

他随手在键盘上敲打着,一开始那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还是下意识地控制着自己的双手,但渐渐的,他的手开始自己动了起来。那就是一种习惯,特别是在面对他所熟悉的加密方式的时候,它们习惯性地动了起来,就算他不去想,不去管理,但他很清楚,当他的手指这么落下,他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最终,迪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找到了隐藏文件,在重重解密之后。

“……他居然有丧钟在哥谭市里活动的记录……这怎么可能?”等看清里面的内容之后,迪克皱紧了眉头:“我看看……嗯,丧钟并没有和企鹅合作过?”

这很奇怪,虽然坏蛋们也会突发奇想选择完全陌生的人进行合作,但一般情况下他们还是会选择相对熟悉的人物。这很好理解,身处于同一国度里的他们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地了解彼此,也更清楚彼此的恐怖之处,因此,他们也比任何人都更加地忌惮彼此。举例而言。哪怕是最肆无忌惮的小丑也很少会和卢瑟联手,更多的时候他都倾向于将哥谭的疯子们聚在一起为自己所用。

企鹅是一个小心且狡猾的人物,他仅有的一点同情心都献给了鸟类,对待人类的时候则在小心眼之外还有更多的残忍。他从不信任任何人,因此很少有合作伙伴,更多的只是类似于跟班一类的存在。企鹅很享受别人前拥后簇的感觉,那让他感到自己真正地活着。

迪克很难想象斯雷德臣服于企鹅的样子,同样,他也很难想象企鹅在几天的时间内就同意和斯雷德达成协议并一起合作的模样。就连他都感觉到了斯雷德的恐怖之处,没道理企鹅会忽视这点。

将一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弹放在自己身边?拜托,企鹅可没疯,他只是偏执。

“那么……和斯雷德合作的究竟是谁?”迪克将斯雷德之前犯下的几起案子都调了出来,放在一起对比着查看。他清楚自己之前给予了蝙蝠侠错误的情报,但在找到正确的答案之前,他还不打算立刻联系对方。

是的,他已经猜到了这些资料的来源,阿尔弗雷德当然没有能力收集到这样的信息,只有蝙蝠侠可以。而他和阿尔弗雷德是熟识的好友。

也就是说,蝙蝠侠其实早已知道企鹅和斯雷德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那么,他也肯定会和自己一样对他们合作的可能性产生怀疑。他甚至有可能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却还是按照自己的建议去追踪了史丹兄弟,甚至还在寻找企鹅的下落。

当然,迪克可以认为蝙蝠侠的行动是为了解决企鹅与双面人之间的矛盾,但他更愿意相信,这是蝙蝠侠给自己的考验。

所以他必须依靠自己的能力将事件解决。

他开始排查那些和斯雷德接触过并且还留下了姓名的人。他将那些名字和警察局的资料库进行比对,发现有两个人留下了记录。

其中一个人的辩护律师是,哈维·邓特。

迪克埋下头,又揉了揉头发,他需要冷静下来,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将这一切都串联在一起。

和斯雷德联系在一起的不是企鹅,而是哈维·邓特。但斯雷德又确实出现在了企鹅的酒吧里,并且熟知里面的布局——史丹兄弟和企鹅有密切联系,蝙蝠侠一直没有否认这一点,还支持他的论调。

迪克突然用力按住了桌子,他不敢置信自己竟然放过了这样的线索,如此显而易见,就放在自己面前的线索:“他们是双胞胎,他们长得一模一样!见鬼的,哈维·邓特当然会喜欢这样的手下了!双面人当然不会放过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答案就是如此简单:

“他们是他的内应。”

 

蝙蝠侠紧跟着史丹兄弟逃窜的步伐,找到了企鹅。明明已经预留了近一个小时的逃跑时间,他们却还是没能给蝙蝠侠带来太多的惊喜。他们惯用的小把戏在这里行不通,无论是在蝙蝠侠,还是在企鹅面前。

两个高大的混蛋蜷缩在废弃工厂肮脏的地板上,毫无顾忌地抱着企鹅的脚用力地大哭着,似乎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将死神带到了自家老大的跟前。

直到蝙蝠侠撞破玻璃落在了企鹅的面前,他们才更加惊恐地缩紧自己的身体,努力限制了自己老大的行动。蝙蝠侠几乎可以肯定,这正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机会,让企鹅不得不被蝙蝠侠抓住,然后脱离战局的机会。

企鹅并没有察觉到这是一个圈套,他用力踢出自己的腿,并在同时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雨伞,倾泻出无数子弹:“放开我!你们这两个蠢货!让我走!”

那花费了蝙蝠侠一些功夫,却不会太多。那两个双胞胎做到了极致,成为了最完美的拖累。他们的拼死阻拦起了很大的效果,那起码限制了企鹅大半的战斗力。毕竟他们比企鹅强壮了太多,就算完全没有留情的意思,企鹅也无法立刻挣脱他们。

蝙蝠侠将他们三个绑在了一起,然后用脚踩住了双胞胎之一的喉咙,低下头:“双面人在哪里?”

原本还在大骂的企鹅顿时恍然大悟,他立刻用更加尖锐的声音诅咒了起来:“你们这两个杂种是双面人的手下!我真是瞎了眼!我该杀了你们!从一开始就应该杀了你们!”

这让蝙蝠侠不得不用企鹅的领带塞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他又问了一次,并在同时加重了脚的力度:“双面人在哪儿?”

被踩住的史丹兄弟鼓着眼珠看着自己眼前这个所谓的正义的使者,感觉心脏已经狂跳到了自己无法承受的地步。他还不想死,他还不想死,他还——

“我们不知道!真的!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们!”他的兄弟大声叫了起来,带着感同身受的恐惧。

砰!!

在爆炸真正开始之前,蝙蝠侠就已经开始向一旁跳开,在那之前,他还狠狠地踢了史丹兄弟一脚,让他们三个滚作一团躲开了这次偷袭。

他们都躲在了废弃了许久的大型机械下面,爆炸而起的烟雾慢慢消散,而丧钟的声音从上面传了过来:

“惊喜,蝙蝠侠。”丧钟语气平稳地问好,仿佛刚才偷袭的人并不是自己:“哈维原本计划的是引来警察,但我却很清楚,你和他是不会让我失望的……看,虽然不完美,但你的确出现了。”

蝙蝠侠咬紧了牙关,轻轻啧了一声。他原本的计划是引出哈维和斯雷德两个人,现在计划落空了一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个也不是更加重要的双面人,而是丧钟。

“男孩在哪儿,蝙蝠侠?”丧钟的询问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他等了一会儿,将注意力放到了企鹅的身上。他能看到那个胖子标志性的高礼帽的一部分,脚的方位开始移动:“没有回答?没关系,我们可以等会儿叙旧……在我完成了工作之后。”

丧钟从藏身之处跃下。从高处跃下从来都是一个危险的举动,那能让人轻易地判断出你的攻击路线,并且毫无退路。蝙蝠侠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他甚至是下意识地射出了飞镖,在自己更好地计划了之前。

斯雷德丢出了几个小东西,它们和飞镖在空中对撞,发出了一连串爆炸。

“真有趣,”斯雷德对着蝙蝠侠藏身的方向嘲讽地笑了起来:“在较量过这么多次之后,你竟然还会认为我没有任何准备。”

他放弃了企鹅——也许其实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企鹅——向着蝙蝠侠冲了过来。他们很快交上了手,而这一次,再也没有了试探。

丧钟的名气与他的实力并不相匹配,他将自己的疯狂隐藏在冷静之下,于是人们都以为他并不如小丑或者急冻人那么疯狂,后两者会为了自己的目的毁掉一个城市,而丧钟,对比之下显得并没有突出的野心。这也正是迪克判断丧钟并不可怕的依据,他错误地将这个杀手当做了普通的罪犯,因此选择了错误的判断标准。

但蝙蝠侠很清楚,丧钟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复仇者。他能够做出比毁灭一座城市可怕一万倍的事情,只要他愿意。但他硬是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一点上,因此,在这一点之外的任何时候,他都是无害的,甚至亲近的,但在他集中的那一点上,他是致命的。

最初,那一点是复仇。

而现在的丧钟,将那个点设置为了迪克·格雷森。

他必须阻止丧钟,他很清楚对方的目的,所以他必须让这个恶魔远离他们的生活,远离自己的男孩!

但他不能,他还太过软弱。

蝙蝠侠很清楚自己的五官正在出血,那些多余的液体正顺着面具的缝隙流出,飞洒在空气之中,他的肋骨断了三根,胫骨在发出悲鸣,就在前一秒,丧钟藏在手里的刀刃差一点划破他的颈动脉。他无数次与死亡擦身而过,那感觉与其说是在与致命的对手对抗,不如说是在与自己对抗。

丧钟从来不是一个可以留手的对手,但他却无法真正地想要杀死对方。

那是他最后一道防御,最后一条线。

那是他……最后的坚持……

“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企鹅高亢的声线将两人的注意力猛地拉回。他们同时侧过头去,发现一排大大小小黑黝黝的枪口正对着这边。

“小瞧我,你们……你们所有人!每个人都小瞧我!”

企鹅站在巨大的机器人头顶上,几乎能挨着工厂高高的天花板。他愤怒地咆哮着,青筋在太阳穴上突突地跳着,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眼珠紧紧地锁定在蝙蝠侠和丧钟身上:“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你们所有人。”

他举起了雨伞,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我要炸平这个地方,包括你们两个在内……这里的一切……全部!!”

 

可能就连丧钟都没有预料到,企鹅竟然在这里藏了那么多的炸弹。他们两个都下意识地看轻了企鹅,却立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蝙蝠侠尽可能快地逃离了爆炸的中心点,却还是被余波波及:重伤之后他根本无法加快自己的速度,甚至就连意识都在渐渐模糊。他记得自己在空中翻滚了几次,有一次差点被石块砸中脑袋,他尽可能地躲避,但依然没法完全避开空中四射的碎片。

他跌落在了地上,颓然,狼狈,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靠近死亡。

然后,他听到了迪克的声音。

那声音显而易见地颤抖着,但他却看不清男孩的脸……他开始疑惑为什么自己还能听见他的声音。他很清楚自己的情况:每一部分都在流血,已经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感官,就连体温都在飞速地下降。

他不应该听见他的声音。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应该留在警察局里,按照自己所想的,和那些没什么用的资料奋斗。

“……告诉我怎么打开头盔……告诉我……我不记得了……告诉我……求你……”

那一声声的请求就像是梦中的呓语,是那么的容易破碎。他想大概是下雨了,那温热的被火烤暖了的雨滴,如此温柔地洒在他的脸上,让他几乎不忍醒来。但他还是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并且终于看清了那张脸。

他模糊地看见迪克正捧着属于蝙蝠侠的头盔低头看着他:

“布鲁斯……”

 

那表情,看上去像是想起了一切。


评论(5)
热度(50)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