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BruceDick# Go Across the Line 10

 @古骨谷 糖与蛋糕的回礼。爱你。



Chapter10

 

“我联络了阿尔弗雷德,他依然没有明说与你之间的关系,却还是告诉了我你当时的所在……这是当然的,他在蝙蝠洞里,他有你的信号。在我刚刚抵达目的地的时候,那里就发生了大爆炸……然后我找到了你。靠着残留在自己身体里的那些搜寻技巧……那个时候的我什么都不记得,我不知道如何打开头盔,我只知道不能用错误的方法,那会造成很糟糕的后果……而当时,你一直在吐血,我知道,你会死的,如果我什么都不做。”

滴滴。

“值得庆幸的是,我想起来了打开的方法。那就是一瞬间……我想,也许是因为我很清楚再那样下去我就一定会失去你吧……但那个时候,我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了而已。我找到了打开头盔的方法,然后看到了你的脸。”

滴滴。

“我知道那是你……尽管已经面目全非了,但我就是知道,那是你……那并不需要亲眼看见,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我想,也许我是从记忆里‘看见’了你。”

滴滴。

“……原来我是如此的想念你,一直,一直想着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依然想着你,我需要的竟然只是一个宣泄的口子而已。也许,一个借口?”

滴滴。

“……你知道吗,我很失望……对自己……对你……我们……”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之间的距离,总是如此遥远。明明我是如此的……”

 

阿尔弗雷德轻轻咳嗽了一声,那絮絮叨叨的声音立刻停下。迪克从病床边走远了一些,目光落在一旁的医疗器材上:“是你吗,阿尔弗雷德?”

“是我,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迈开步子走了过去,和迪克并肩而立:“他恢复意识了吗?”

“还没有。”迪克皱起眉头,深吸了一口气:“看这情况,大概要等到午夜了。”

“他总是将自己压得太紧。”阿尔弗雷德叹气:“特别是在您离开之后,他甚至不愿意休息一下……哪怕只是一小会儿。”

迪克苦笑:“看来我的工作做的不错,没想到我离开之后他的压力会那么大……提姆应该能胜任那些?”

“但是提姆少爷也离开了。”阿尔弗雷德垂下眼帘:“是布鲁斯老爷将他赶走的,和您当时的情况非常相似。”

迪克保持了沉默,他无法对布鲁斯的行为作出评价,因为他根本没办法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上来看待这一切。没错,他自己也深陷其中,甚至比任何人都还要深入,他已经陷在了泥潭的最深处。

“迪克少爷,我希望……我恳请你们,在他醒来之后好好谈谈。你们需要谈一谈……”阿尔弗雷德轻声说道,越到后面声音越轻,似乎这样的恳求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我保证,我们会谈一谈。”迪克转过身,看向一旁:“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告诉他一切。”

但他们都很清楚,布鲁斯总是拒绝一切在他看来过分亲近的事物,而迪克对他的这种态度毫无办法。

“也许,失去记忆对您而言的确是幸运的。至少在布鲁斯老爷看来,那样的您很幸运,也很幸福……虽然我并不理解他这么说的原因。”阿尔弗雷德意有所指地说道,转身向着蝙蝠洞外走去。

“我去处理上面的事物,这里就交给您了,迪克少爷。”

“好的,我知道了。”这么说着,迪克慢慢捏紧了拳头。他抬起头,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前方,仿佛那里有着一个虚拟的敌人。

 

那是一个漫长的,沉重的梦。

那更像是一段记忆,黑色的,带着永远不变的不祥的色彩。他在记忆中是布鲁斯·韦恩,是蝙蝠侠。他一直一个人,同时维持着两个身份的存在,然后习惯一个人承担着一切。他偶尔会感觉孤独,但那是成为英雄所必须的,因此孤独也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他从不觉得那有什么问题,这世上并没有十全十美的选择,无论你选择哪一条路,尽管那看上去再美,也一定会有不美的部分夹杂其中。而你真正所需要的,其实只是接受,然后慢慢习惯。

然后,在他已经习惯了孤独之后,他收养了一个孩子。那更像是一个突发奇想,但他训练了那个孩子,并让那个孩子成为了自己的助手。最初,他以为那是正确的选择,毕竟他们很合拍,就像是上好了油的机器,他甚至有信心他们一起行动的时间能持续到永远,直到任何一方再也无法战斗下去。每一天,每一天他都只需要看着那个孩子成长,而那样的日子也永远也不会结束。

然后,那个孩子果然成为了最棒的。

但当那个孩子成长到足够优秀的时候,分别的时间也理所当然地到来了。他很清楚,这是迟早都会到来的,他只要学会接受,学会习惯,就能慢慢放手。但他却无法忍受这个逐渐习惯的过程,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孩子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安排,然后他发现,自己慢慢无法掌控那个孩子了。

不,并不是全部的掌控。他并不想控制那个孩子,那只是……只是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过美好,当一个人只注视着你,将你当做他的一切……那样的感觉,让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再习惯孤独。人类竟是如此可笑的一种生物,每一次都只能有一种习惯,你选择了新的,就很难再回到原来的习惯里——那比第一次忍受那习惯的时候要痛苦一万倍。

他明白这是危险的:英雄必须孤独,甚至,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接纳那个孩子。

但也许他还有补救的机会。于是他赶走了那个孩子,从自己身边远远地赶开。他甚至会想,虽然极其偶尔但没错,是的,他甚至会去想,既然已经无法回到过去那样亲密无间,那么索性全部失去反而更好。那就像是疗伤,你必须割掉腐肉,甚至将关联着的好肉也一同割掉,这样你才会有愈合的可能。

但是,他再次失败了。他无法回到一个人的时候,他无法忍受寂寞,于是他训练了一个孩子,又一个。但他得到了什么?他只能得到更多的伤害。

他从一开始,就犯下了错误。

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让那个孩子进入自己的生活。但他别无选择,那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那个男孩,已经进入了他的生活,并与他紧紧相连。

将他的一切都搅得一团糟。

然而,事情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出现了转机——那个孩子失去了记忆。他在担心的同时也无法抑制地感觉到了欣喜,他知道,如果这是机会那就一定会是最后一次机会,因此他必须把握住它,将一切错误扭转,回到最初的时光。他是如此的坚信这一点,以至于他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阻。

他拿走了那个孩子身边关于自己、关于英雄们的一切,将他一个人丢在医院里,告诉他的那些英雄伙伴们,夜翼死了,剩下的只有那个孩子,最初的,和自己无关的那一个。

他告诉所有人,那个孩子受了重伤,再也无法参与任何行动,因此,任何人都不允许去打扰男孩剩下的宁静生活,否者他一定会杀了那个人。

就算破坏自己的誓言也一定会杀掉那个混蛋。

于是不会再有人去找那个孩子,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有人去。

他感觉到了畅快,那是刚刚脱离了一段沉重又漫长的关系之后所能感觉到的,如同获得了新生一般的畅快。但那样的幸福只持续了不到一天的时间。

他仍然感觉到后悔。

他突然意识到,从此以后,那个孩子将不会如过去一半地继续看着自己。对于新生的男孩而言,自己将不再是唯一,不再是特殊,自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和他有所联系的人而已。

他无法再次面对那个孩子,多一秒都不行。他无时无刻都想质问对方,为什么你会失去记忆!又在同时庆幸对方失去了记忆,不再记得他,不再干预他。他想将那个孩子完全地摒除在自己的世界之外,又想将对方完全笼罩在自己的监控之下。他应该看着那个孩子,他不应该看着那个孩子。

他只能隔着面具与那个孩子对话,看着那个他看着自己,目光中慢慢燃起似曾相识的火焰。他能从那之中感觉到满足,但同时也很清楚,那依然是一个错误……他在让过去再次重演……但这一次他至少保持了一个相对远的距离!

他们不再亲密无间,他们或许可以一起工作,但他们保持着距离。这很好,无论是哪一个男孩,无论是谁,都不应该参与在他的生活之中。

这很好,这是他应得的。他选择了这条路,并坚持走下去,无论发生了什么。是的,无论是孤独还是痛苦,他都应该承担,因为那亦是他的选择的一部分。

他很清楚,即便面对死亡,他也应该继续坚持下去。

 

直到他在前往死亡之地的途中,突然看见了他的男孩。

那个孩子在哭泣,仅是为了自己。

 

布鲁斯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起初他根本什么也感觉不到,好像意识与身体完全地分为了两个部分,但紧接着,痛苦如同潮水一般袭来,将他的全身淹没。他忍不住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守在一旁的迪克连忙睁开眼睛:“布鲁斯?”

“嗯……”他努力发出声音。

“你感觉怎么样?”迪克又靠近了一些。

“……活着。”布鲁斯叹了口气,试图坐起来。

“别动,你断了不止一根骨头。”迪克按住他,不容置疑地说道:“至少等你的伤势稳定一些。”

布鲁斯躺了回去,伤势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他想伸手按住刺痛不已的脑袋,却只能动动自己的手指头:“……过了多久?”

迪克看看时间:“……快八个小时了。”

“那太久了。”布鲁斯再次尝试着挣扎了一下,又被察觉到自己意图的迪克按住了。

“我说,别动。”迪克语气严厉地说道。

布鲁斯重重地出了口气,终于安分了下来。他闭目养神了一会儿,然后感觉迪克动了动。他睁开眼,正好看到迪克端着水杯向自己凑来。

“……谢谢。”他艰难地抬起头,喝了一些水。

迪克帮助他躺回去,他动作很小心,神情很专注,但这反而让布鲁斯感觉非常糟糕。自己就像一个废物,他愤愤地想到,他应该做点什么,否则迪克会掌控一切。

“企鹅在哪里?”他开口问道。

这问题并没有超出迪克的预料,他显得准备充分:“他躲起来了。显然这次偷袭的确超出了他的预料,那个机器人应该是当做杀手锏准备的,现在却提前暴露了,他根本没有准备好。那东西后来似乎出了什么问题,阿尔弗雷德在赶过来的路上看到了很多掉落的零件,看来他还需要另外一间工厂。”

“……还有时间。”布鲁斯稍微松了口气。这次他的行动非常鲁莽,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更小心一些,既然已经察觉到了丧钟的目的……

“是的,你可以休息几天。我会在这段时间里搜索他们的下落,做好准备。”迪克确定布鲁斯短时间内不会想要喝水了,就将杯子放回了原位。

然后布鲁斯问道:“你完全恢复记忆了?”

迪克顿了一下,坐回床边的小椅上:“没错,包括失忆期内的记忆,全部。”

“……嗯,那很好。恭喜。”布鲁斯闭上了眼睛。

迪克等了一会儿,提高了音调:“就这样?”

“什么。”布鲁斯依然闭着眼睛,神情故作安详。

“你失去记忆了,很好,恭喜你……就这样?”迪克瞪着布鲁斯:“你所做的一切,就这样抵消了?当它们从没存在过?”

“……我做了应该做的。”

“是的,你做了应该做的。你趁着我失去了记忆,理所当然地夺走了我的一切。”迪克的嘴唇颤抖了起来,他很愤怒,也很伤心。他试图以平静的态度讨论这件事,但这很难做到,毕竟当他试图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另一个当事人竟然选择闭着眼睛,拒绝交谈!

“你知道我醒来之后是什么感觉吗?我活着,但我一无所有!没有任何人在意我,就连我家里,那里面也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的,我感觉自己只是一团空气……我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活过!你认为我是什么?你养的一条小狗,想要丢弃就可以随便丢掉,不再负责?好吧,或许我比一条小狗麻烦,毕竟你不能直接将我丢弃在大街上,你还得顾虑我的想法,这让你感觉非常的不耐烦,是吗?”

迪克几乎咆哮了起来。如果可以,他甚至可以挖出自己的心脏来证明,只要眼前这个人愿意看一眼,哪怕一眼。但布鲁斯依然选择视而不见,他躺在那里,似乎这个对话根本与自己无关。

“我……一直信任着你。”迪克捏紧拳头,重重地捶在了床沿上:“你教会了我一切,你带领着我,照顾着我……你是我的一切……我信任着你……

“而你竟然一直在思考,如何将我抛弃……就在我信任着你的同时,你却想着如何背叛我,离开我。”

迪克将头埋在了双臂之间,他的双手用力紧握,指甲深深地陷在肉里,就快要掐出血来。

“我到底是什么?我为什么而存在?我所坚持的一切,我所学到的一切,那些你给予我的……你托付给我的信念,让我背负的一切……那一切……我一直以为那些东西是如此的多,它们充满了我的全部,装点我身边的所有,它们无处不在!它们就是我的生命!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它们竟然只有那么一点,少得只需要几个纸箱子,就可以全部带走。

“布鲁斯,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布鲁斯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着那个近在咫尺的男孩,那个就算自己割舍了全部也无法脱离的那个孩子。

他就趴在那里,距离自己这么近,却又连碰触都不可能。

“我很抱歉……”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迪克没有抬头,他不清楚自己能否直视着布鲁斯的双眼说出一切。他将脑袋埋在床铺里,像是鸵鸟一般保护着自己——他很清楚,他将得到一个自己并不想得到的答案。

“我知道你很抱歉,只是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为什么,你会想要抛弃我?”

他等待着,静静地等待着,但黑暗中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就连之前那声抱歉也只是一个错觉。

“告诉我,布鲁斯!”

“……我无话可说。”布鲁斯重新闭上了双眼:“你想要知道的,都是你看到的。他们真实地发生了,所以他们就是事实。”

迪克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要一拳头揍上这个混蛋的脸,拳头都已经捏紧举起了,却又在最后关头轻轻地落在了一旁。那拳头连微风都无法带起,布鲁斯闭着双眼躺在那里,连他的举动都毫无察觉。

“我……”

迪克紧紧地盯着他,他紧闭的双眼紧闭的嘴唇,写满了拒绝的一切。

他看着他,嘴唇继续颤抖:“我很生气,也很失望。我很生气为什么自己无法得到你全部的信任……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始终不放心我,我始终无法真正地让你信任我,哪怕我做得再多,在你看来也完全不够。我也很失望,我不知道原来我们之间的关系竟然如此的脆弱,甚至连敌人都不需要,我们自己就可以摧毁这一切……”

他看到布鲁斯的睫毛在轻轻地颤抖,他终于看见那双眼睛正视了自己,如同海洋一般深邃的,一直包容着自己,给予了自己新的生活,给予了自己一切的……

布鲁斯·韦恩,以及蝙蝠侠。

“但我最为愤怒的是我自己。”于是他继续说了下去,看着那双眼睛,并且非常努力地微笑着:“我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在遭受了这样的对待,在知道你并不信任我,还将我的一切全部摧毁,让我如此的失望的真相之后……”

“我却依然爱着你。”

迪克继续微笑,他轻轻握住了布鲁斯的手。手在明显地颤抖着,似乎生怕自己会被再一次推开。

“我爱你,布鲁斯。”

“就算你将我推开,我也依然爱着你。除了你,我什么也不要。”

迪克深呼吸,手上稍稍用力:“这些,就是我想要告诉你的全部了。”


评论(3)
热度(54)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