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BruceDick# Go Across the Line 11-12

 @古骨谷 

修改了11章,把bug改了。

解释一下为什么会重发11章……大家应该有感觉到,这两章算是故事第二部分的开始,在写11章的时候我的确已经对后文有了个大概的安排,但又在写12章之前将这个安排做了调整,于是两章之间出现了一些问题。

现在已经调整好了,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Chapter11

 

这是相当漫长的十四天,无论是对于一个不得不修养在床的人而言,亦或者一个对自己即将得到的答案有所期待的人而言。期间,迪克花了不少时间在恢复训练上,他当然迫切地想到得到一个答复,却又清楚自己不能逼迫得太紧。他看得出……任何人都看得出布鲁斯其实已经濒临暴怒的边缘了,哪怕他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做,仅仅只是坚持每天都一定会出现在他面前而已。

迪克拉伸了一下后背的肌肉,感觉自己今天的状态不错,也是时候出去转转了。

“迪克少爷,要红茶吗?啊,”轻声感叹之后,阿尔弗雷德站住了脚,眉梢微抬:“您穿上了制服……它看上去非常不错,这蓝色还是这么适合您。”那声音听上去既像是陈述,又像是一声赋予了某些情感的感叹。

“没错,我感觉是时候展开工作了。”迪克满是怀念地摸摸手臂,感觉到那熟悉的触感后,他不由地微笑了起来:“虽然只是几个月……但我总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很久。”

“关于这点,迪克少爷,您的行李要送回去吗?”阿尔弗雷德看向一旁的几个纸箱子,那里面堆满了各种的零碎,几乎囊括了关于夜翼这个身份的一切。

迪克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目光微顿,另一个他的一切全都堆在这里了:“……我想,可以暂时不用。”

“这次您会停留一段时间?”阿尔弗雷德故作疑惑地看向了迪克。

迪克突然有些尴尬,他感觉老人其实已经知晓了一切,但却还是鼓励自己亲口说出事实。他靠在身后的桌子上,双腿交叉,好让自己显得自然一些:“阿尔弗雷德,你知道,我和布鲁斯谈过了。”

“是的,显而易见。”阿尔弗雷德语气轻松:“这完全可以从布鲁斯老爷的行动里看出来,他最近真是爱上了不间断的巡逻。”

“都是我的错。我告诉他……”说到这里,迪克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是的,我告诉他,我爱他。”

“噢……我看出来了。”阿尔弗雷德耸耸肩膀,将红茶倒入了杯子里。

“我很抱歉不能像之前保证的那样得到平凡的幸福,是的你应该很生气……你看出来了?”迪克瞪大了眼睛:“你看出来了什么?”

“迪克少爷,我曾在英国呆过很多年,那是一个在某些方面非常宽容的国度,如果您明白我的意思。”阿尔弗雷德一脸淡定地说道:“更何况,您不能要求我必须表现出远超自己能力的惊讶,在我的确察觉到了一些‘征兆’的情况下。”

迪克有些愣神,显然并没有预料到今天会得到一段像这样的对话:“好吧,好吧……你早就察觉到了?”

“这很奇怪?”阿尔弗雷德反问。

“当然,就连我自己都是在几天前的谈话中才明白的……那很明显吗?我的意思是,我之前的表现很明显?”迪克大声问道。

“是的,”阿尔弗雷德点点头:“是的没错……但那其实又是一个非常微妙的界限,迪克少爷。如果您向他说明白了,那么你们之前的一切就很好解释,那一目了然;可如果您没有,那么那就没什么,什么也没有发生,你们依然还是那么一回事。”

“大家……”迪克按住了脸:“噢,不,谢谢,阿尔弗雷德,我不想知道那些大家都有谁。”

“不,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将茶递了过去:“您并不明白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

“如果他们不清楚你们现在的情况,那么你们的相处模式在他们看来就还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不同,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别的看法。因为你们一直如此,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阿尔弗雷德的微笑看上去突然带上了一些意味深长的味道。

迪克摇摇头,接过红茶:“我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却又不是特别明白……好吧,我们跳过这个话题。”

“我很遗憾,也许我们还需要将它继续下去,至少在今天,既然已经难得地开始了这个话题,就让我们将各自想说的都说出来吧。”阿尔弗雷德严肃了表情:“那么,现在,迪克少爷,玩笑话暂且告一段落。”

“我听着。”迪克咽了咽口水,在阿尔弗雷德的注视下端正了自己的姿势:他站得直直的。

“作为一个老人,我有很多的前车之鉴可以分享给您和布鲁斯老爷,我可以有一万种理由支持自己表示反对。”

“是的,没错……”迪克眼睛看向了地面。

“但我也很清楚,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代替他人做出决定。”阿尔弗雷德将双手背在了身后:“我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重要,事实上,我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得基于你们的……我希望你们幸福,迪克少爷。这话很让人难为情,但也是我的真心话。我希望,至少你们能够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也不会在将来为自己的决定后悔。我希望无论如何,你们能够继续相信彼此,因为我知道,至少对你们而言,这样就已经足够。

“说得简单以及自私一点,作为家人,我希望自己将来能够由衷地为你们送上真诚的祝福。”

迪克眨眨眼,笑了起来,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究竟用了多少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颤抖:“我们会的,至少我已经不愿再逃避下去了……但是布鲁斯,显而易见的,他不愿意面对我。”

“那是布鲁斯老爷一贯处理难缠问题的态度,尤其是在事关自身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这么说着,摇摇头:“或者说,只有在事关自身的时候,他才会如此逃避。他害怕获得幸福,因为那往往意味着牵挂……而牵挂,对他而言是麻烦。”

“牵挂……是的,是的,他非常不擅长这个……或许,我们都是如此。”迪克点头,将手中的茶杯放下了。

“也许我们需要一些手段……”阿尔弗雷德转移了视线,他似乎已经想到了办法,表情看上去有些狡猾。

迪克一个哆嗦,他立刻站起身来:“我想是时候出去看看了,也许能找到一些新的线索也说不定。”

“依然没有找到企鹅?”阿尔弗雷德问道。

“是的,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但他还需要组装那个巨大的机器人啊,这可真是说不通。”迪克摇摇头,将面罩戴上:“别担心,阿尔弗雷德,我就是去碰碰运气。”

“……啊,也许刚才新找到的消息会有帮助,一会儿我发给您。祝好运,迪克少爷。”

“给我留点宵夜。”这么说完,迪克就笑着离开了蝙蝠洞。

那之后,阿尔弗雷德发送了信息,准备了一些小食,配朗姆酒,他将需要保温的食物小心翼翼准备好,然后安心地等待着迪克带着另一名家人的归来。

 

久违的哥谭的夜晚,没有月光,乌云密布,空气沉重得宛若实质。迪克总能产生一种错觉,也许自己划过天空的动作真的可以割裂这厚重的空气——他甚至能听到空气裂开的声音,他不由自主地如此认为,并仿佛真的听到了那样的声音。那种畅快无比,不为任何事物掌控的感觉。

事实上,这虽然不是能够让人感觉到畅快淋漓的理想气候,却的确能在某些情况下予人无法抵抗的满足感。没错,在哥谭人们很容易会产生这样的错觉——你感觉自己已经冲破了什么,无论那是道德的束缚还是自我的禁锢,你总感觉自己能够超越什么。你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你能改变这座城市,至少能改变自己和他人。

夜翼站在了工厂的房顶上。

根据阿尔弗雷德提供的信息,他应该在这里找到一些痕迹,但这里一片宁静,显然这次得到的又是一个假消息。他做好记录,准备往回走。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什么人的痛呼声。并不要过多的思考,夜翼就溜了过去,顺着高高低低的房檐向下滑去,最后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自己的脑袋。

等他看清情况之后,却只能叹口气纵身下跃:“你会打死他的,蝙蝠侠。”

蝙蝠侠虽然暂且停下了攻击的动作,却依然捏紧了拳头。他根本不用回头,就能猜到身后那个越发令自己感到烦躁的小伙子正以怎样的动作怎样的表情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将那个已经没用了的小混混扔到了地面上:“滚!”

那染了红发的混混呆愣了一小下,立刻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蝙蝠侠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回头,也没有立刻离开。迪克知道对方等待的是工作上的交流,而他却无法控制自己——

“真是一场巧遇。”

蝙蝠侠恶狠狠地回过头来:“如果你还有一点合作的意思,就应该清楚,码头以西应该由我来负责。而你——”

“我应该出现在东边。”夜翼摊手:“可我得到了新的消息……好吧,一个假消息,我很抱歉。”

“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任务上。”蝙蝠侠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黑色的义警转身,带动了披风的下摆,那参差不齐的黑色面料立刻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这可真是不赖……

夜翼收回自己的注意力,提高声调:“我们可以谈谈吗?你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没回家了,我们都很担心你。”

蝙蝠侠站住脚步:“很担心我?”

“没错。我的意思是,如果是因为我在家的原因……你可以直接告诉我,这没什么,我可以住外面,警察福利。”夜翼忍耐着从心底泛起的情绪,依然保持了平静的声线。

“因为你?”他再次回过头来,气势变得越发地咄咄逼人:“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情况?企鹅,双面人,丧钟,这三个人都销声匿迹,隐藏在了暗处。而我们就连他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都还不清楚……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们还能有闲情讨论这种问题?”

“别用这种语气,那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别用这种讨论超市降价的口气谈论它,这让我感觉你是在轻视我!是的,是的,没错,我知道现在情况紧急!”夜翼忍不住提高了音量,他有些颓然地发现,自己之前的忍让根本毫无必要,因为其实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有好好谈谈的打算:“我也担心着哥谭!就算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算你一直当我不存在,我依然在收集信息——”

“但你什么都没有得到。”

迪克深吸了一口气:“……你在暗示什么?”

“没什么,也许你还不够努力。”这是他惯用的,故作刻薄的时候会用的句式,夜翼很清楚这点,但他发现就算察觉到了这一点,对自己而言也没什么意义,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高涨的情绪,因为蝙蝠侠接下来这么说道:

“你努力了,没错。但你什么都没能给我,夜翼,没有结果,对我而言就毫无意义。”

“停下来……”

“那件事我也不会给你任何答案,因为它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你这是在浪费我们所有人的时间。”

“真是够了!”夜翼拽住了他的披风,他应该更靠近一些,这能增强自己的气势。但他下意识地选择了保持距离,出于本能的选择:“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不欠你什么!我问心无愧,我做了一切自己能够做的!”

“而我,也做了自己必须做的。”蝙蝠侠将披风用力抽了回去。这场不愉快的谈话似乎并不会影响他太多。他几乎是立刻转身,融入了黑暗之中:

“去东边,给我有用的信息。”

他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将军,在战场上下达了自己高贵无比的指令。

 

夜翼并不清楚自己究竟在这个冷冰冰的街角站了多久,他好不容易才按捺下了痛揍那个混蛋一顿的想法,情绪却依然亢奋。没错,这是蝙蝠侠的贯通套路,他很清楚。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毫无感情的人偶,就算面对别人如此毫无道理的指责也完全不会生气。

他当然在乎他,他爱他!可这并不会改变他是一个混蛋的事实!

什么都不会改变,或者说,一切都只会想着更加糟糕的方向发展。浓重的空气沉甸甸地包裹在周围,似乎在无声中嘲笑着他的自大与天真。

“见鬼!”他将滚在脚边的易拉罐用力踢开,想象那是布鲁斯的头或者别的部分。那金属罐子狠狠地撞在了附近的墙壁上,发出了咚的一声脆响。

然后,他听到了掌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真是精彩的表演。”那个高大的身影这么说着,慢慢出现在了距离最近的街灯下,他背着双手,姿态悠闲。他似乎一直都在附近,相当恪守本分地安静地欣赏完了一次精彩的演出,并在谢幕之后礼貌地献上了自己的掌声。

“这就是你恢复记忆之后他给你的礼物?真是新鲜,连坏蛋之间都不流行这样。”

“斯雷德。”迪克咬牙切齿地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巧遇,迪克,这是一次巧遇。事实上,哈维并不建议我在夜间散步,他告诉我,所有本地人都不喜欢夜晚。”斯雷德语带笑意地说道:“当然,他是善意的。但有些时候我们其实并不需要太过听从本地人的建议,他们墨守成规,缺乏创意,永远也不会真正地享受自己已经拥有的。今天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告诉他,他竟然错过了如此精彩的一出剧目。”

很好,他果真将这看做看戏了。

夜翼抽出了双棍:“而你,则会为没有听从他的劝告而感到由衷的后悔……我发誓。”

“不,迪克,”斯雷德摇摇头:“我告诉过你,很早的时候就说过,永远不要把话说得太过绝对……毕竟你根本无法预料将来会发生什么,特别是在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存在的时候。你甚至无法预料到下一秒发生的事情。”

丧钟后退一步,刚好避开了金属棍子扫过来的一头。

“你在生气,迪克。”他依然语带笑意,如同一个温柔的长辈:“为什么如此生气?是什么让你感到了由衷的愤怒?”

“啊,啊,我知道了。”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你被背叛了,不是吗?你认为那个人是你的救赎,是你的一切,然而他终于——很早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了这一定会发生——让你失望了。”

“闭嘴!”夜翼不断地攻击着,他用尽了一切手段。但和以前一样。丧钟总能躲过他的攻击,并在同时游刃有余地说着一些废话。

“我一直告诉你,别相信其他人,你只能相信自己。友情,爱情,亲情,这些东西对你而言都毫无意义。”

“我说了,闭上你的嘴!”夜翼猛地后退,躲过了丧钟的突然袭击。他以为自己至少能稍微拉开两者之间的距离,却被丧钟一把抓住了棍子的一端。后者竟然直接无视了那上面突然窜起的电流,猛地凑近,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阻挡了夜翼所有的视线。他的声音几乎是在夜翼的耳边响起,如同恶魔一般:

“你是一个复仇者,迪克,你和我一样。”

“我们是如此的相似,就算你如此抗拒,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我很清楚你的想法,我知道你的渴望,我知道你最深处的秘密——”

“就只尝试一次,我的男孩。”他低笑了两声,或者是喘息:“诚实地面对自己,将那些束缚你的东西统统抛弃……你会发现,这感觉是如此的美妙,美妙的你能为之抛弃一切。”

你拥有黑暗, 我的男孩,张开双臂,然后拥抱她吧。

然后她会亲吻你。

 

阿尔弗雷德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他看看窗外,又低头看看怀表,自言自语道:“真是少有的迟到……希望一切正常。”

他听到从远至近的轰鸣声,只是一会儿工夫,黑色的蝙蝠车就出现在了他面前。蝙蝠侠从车里钻出,快步向着这边走来:

“阿尔弗雷德,帮我打开地图。”

“布鲁斯老爷,只有您一人吗?”

“对,没错。”蝙蝠侠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宝座上,他察觉到了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只能转过头来,低声问道:“有什么问题?”

“您没有遇到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故意这么问道:“真是可惜,我准备了两人份的宵夜……”

蝙蝠侠沉默了片刻:“阿尔弗雷德,别在这种时候做一些不必要的事情。他在这方面比普通人欠缺很多,他需要的是更为正常的指导,而不是这样不负责任的推波助澜……”

“布鲁斯老爷,迪克少爷已经不是孩子了。”

“他,还需要,更多的指导。”蝙蝠侠一字一顿地说道:“他是工作上的好搭档,是个让人放心的助手,但毋庸置疑,他生活方面的经验还很缺乏。是的,他已经是成年人了,阿尔弗雷德,但某些时候他连普通的小孩都不如……比如这次,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正确地处理自己的情绪。”

“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不由地叹了口气。

“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阿尔弗雷德。”蝙蝠侠紧盯着屏幕上那个闪烁的小红点,手指轻轻按下:“我向你保证,在这一切结束之后,我会和他好好谈谈,而到时候,他会明白什么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

“我真希望如此。”阿尔弗雷德接过蝙蝠侠解开的披风,挂在了臂弯上:“布鲁斯老爷,请容我提醒您一句。”

“什么?”

“您也应该弄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阿尔弗雷德慢慢抬起下巴,显得有些高傲:“毕竟这世上能忍受您这脾气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

而回答他的,则是一连串响亮的按键声。

 

 

Chapter12

 

他假装沉默,假装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的确,他有很多内容需要核实。他需要弄清楚企鹅的踪迹,在爆炸之后那个混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双面人也是。他们之间接连不断的摩擦开始消退,街头巷尾渐渐回归日常,仿佛那场早已蠢蠢欲动的战争已经随着那几颗小型炸弹烟消云散。

他当然知道,这纯属胡扯。

这两伙人一定在酝酿更糟的事情,哪怕是用脚趾头他也能想明白这件事。

然而他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一丁点都没有,这肯定有什么问题,他一定错过了什么,一定,而突破口就在今晚。

“……好吧,晚安,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无奈地说道:“如果有需要您知道应该怎么找到我。”

“晚安。”他不耐烦地吐出了这个词。

在阿尔弗雷的脚步声完全听不见了之后,他立刻调动监控程序,调出了自己需要的那部分。他希望自己没有错过太多,而事实证明,他的确没有错过重头戏,时机刚刚好,好戏刚刚上演。

 

“……你从不认真听我说,从不。”丧钟的声音清晰地响起,那一瞬间,蝙蝠侠感觉自己才是那个被他耳语着的人。

“我想,我和一个罪犯没什么好说的。”夜翼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勉强,很容易就能猜到这是因为什么:他再次受制于丧钟。

再一次……是的,没错,他很清楚夜翼从未在丧钟手里讨到过任何好处,他还太年轻,经验不足,还无法反抗那个出色的杀手。他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够亲自上场,但很显然的,丧钟只会对夜翼敞开胸怀,而不是他这个黑漆漆硬邦邦的老男人。

现在的他需要情报,非常需要。

“但你期待着我的到来……嘘,嘘,别打断我,男孩。”丧钟笑着说道:“你期待着我的到来……知道为什么我对失去记忆的你没什么兴趣吗?因为他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是的,厌恶,畏惧,尊敬,以及……期待。”

“闭上你的嘴,丧钟!”

“噢,不错的一击,谁教你的,蝙蝠侠?”闷响声之后,丧钟的声音依然清晰:“当然,当然是他。噢,看看,他把你教育得不错,就他的水平而言。你一定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最得意的跟班……他赋予你了一切,让你对他言听计从。你得到的一切,外界的信息,对待他人的态度,你构筑在自身与外界之间的所有桥梁上,都有着他的痕迹。他掌控了你的一切,迪克。你从未享受过自己的人生,哪怕一瞬间。”

“闭嘴!”

“而渐渐地,你却有了自己的想法,你不想再继续做他的跟班了!”丧钟的声音越来越大:“正是因为如此,你期待我的靠近,夜翼!你期待着我,因为只有我会告诉你真话,只有我能打破他的禁锢,让你成为真正的自己!我是唯一一个不会被他掌控的‘桥梁’,是你可悲人生的最后一点退路!”

“而且我也很清楚,他现在正听着我们的谈话,不是吗?”丧钟的笑声传了过来:“嗨,蝙蝠侠,我知道你能听到我,晚上好,你这个控制狂。”

 

“闭嘴,斯雷德。”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尽管距离遥远的丧钟根本不能听到他的这句话。这是徒劳的,无用的,而他却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这么说。

他果然不应该放任夜翼和这个男人接触。

 

“……闭嘴……丧钟……”夜翼努力调整了呼吸:“告诉我,你怎么看出来的?我们犯了什么错误?”

“噢,不不不,你们很完美,配合得相当默契,但可惜的是,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你们之间的争吵。”丧钟声音轻松,他似乎很享受夜翼目前的状态,沮丧,愤怒,负面的情绪已经在他的心中蓬勃到了一种危险的地步。

“时间太巧妙了,地点也刚刚好。”丧钟用评论家的口吻说道:“诚然,我欣赏到了一出好戏,你们演的不错……我想,你们之间的确出了一点小问题。但那绝对不会妨碍你们的工作,所以……很抱歉,我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你们的表演。”

“但你还是出来了,站在了我的面前。”

“当然,我必须出现,迪克。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恢复记忆了,我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更何况,就算是演戏,但你依然受伤了,我的男孩,你需要别人的安慰。”

“……你之前都藏在哪里?”夜翼的声音慢慢进入了工作模式,这让他稍微放心下来。

“你是想问我们都藏在哪里,为什么你们找不到,对吧?”丧钟表现得像是最为配合的罪犯。

“是的,没错。”夜翼不可避免地被对方控制住了对话的节奏,他也鲜少有机会能掌控自己和丧钟之间的对话。

“噢,我很想告诉你,迪克。就我个人而言,非常想……我并不希望与你之间有太多的秘密,毕竟将来你总会成为我的弟子。但我不能告诉你,至少今晚不能。”

“为什么今晚不能,今晚有什么特别的吗?”夜翼敏锐地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点:“你们躲藏了半个月,现在你却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

“因为我有个任务,就在今晚。”丧钟的声音突然变得遥远了,他几乎在瞬间拉开了和夜翼之间的距离。

“告诉我,斯雷德,那个任务是什么?”

“很简单,夜翼。”几声闷响传入耳中,同时还有丧钟再次靠近的声音:“牵扯住你和蝙蝠侠的注意力。”

叮铃铃,叮铃铃。

是戈登的专线,蝙蝠侠立刻接通了电话:“说。”

【蝙蝠侠?阿克汉姆受到了袭击……是双面人和企鹅!他们同时出现了!!里面的病人至少逃走了一半!】

 

 

“我听着。”

在短促的嘟声之后,夜翼接通了通话,他用手按着耳朵,目光紧锁着对面的丧钟,尽量与对方保持距离。丧钟很绅士地做出请便的动作,甚至还相当体贴地后退了一步。

【双面人和企鹅同时出现在了阿克汉姆。我要去处理一下,你尽量拖住丧钟。】

通话立刻断掉。夜翼将耳边的手挪开,眼睛微微眯起:“斯雷德,双面人和企鹅联手了?”

“看来他们已经接近成功了,太好了,我已经厌倦不停地说话了,特别是想到蝙蝠侠正听着……告诉我,夜翼,蝙蝠侠在哪里,正在赶去的路上?但这已经迟了,夜翼。已经太晚了。”

“回答我的问题!”

“啊,是的,没错,他们合作了,还是我一手促成的。”丧钟将双手背在身后。

“你们去阿克汉姆做什么。”

“噢,我们需要一些混乱。而在哥谭,没人能比阿克汉姆的病人们更善于制造混乱。”丧钟依然回答得相当坦诚,但这些话里究竟有多少字是真实的,就值得人好好考量了:“更何况,那里面有我们很需要的人在。”

“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丧钟犹豫了一下,他用手指按了按自己的耳朵:“他还在那里吗?”

“他一直都在。”夜翼这么回答道。

“好吧,稍微有点遗憾,但没关系,毕竟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尽管目的已经达到,丧钟却依然显得福有耐心。他站得笔直,目光直指夜翼,那视线如同匕首一般剥去了青年的一切掩饰。

 

“我们要杀掉蝙蝠侠,彻底的。”

 

夜翼下意识地想笑,他甚至已将抬起了嘴角,那笑意却僵硬在了脸上。他突然意识到,对面的丧钟并没有一丁点开玩笑的意思。

“……你们……不可能杀掉蝙蝠侠。”他试图让自己显得更加坚定,却失败了。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而这种细微的动摇,是绝对不可能瞒过对面那个可怕的存在的。

“是的,没错。”丧钟点头:“时至今日,他已经超越了个人的存在,成为了一种精神,就算他本人死了,他也已经播下了种子,将自身行为的意义传入了人们心里。可以想象,就算他死了,以后也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蝙蝠侠……看看你,就知道他做得有多好了,你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蝙蝠侠,不是吗?

“但我们依然能摧毁他,迪克。蝙蝠侠是一个人类,无论他多么伟大多么强势多么精明,他都只是一个人类。他有弱点。而我们,将利用这点彻底地毁掉他。”

“蝙蝠侠没有任何弱点。就算有,他也有补救的办法……他不会被毁掉,绝不。”夜翼捏紧了手里的武器,仿佛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力量。他的音量越来越大,那就像是催眠一般,将自己的信任越发坚固。

“这件事,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结论了。”丧钟上前一步,:“再送你一个信息如何,夜翼?纪念我们难得持续了如此长时间的交谈。”

“是什么?”

“我们在阿克汉姆找的人……是毒藤女。”

 

蝙蝠侠在接近黎明的时候回到了蝙蝠洞里,他发现夜翼正坐在那里等着自己,于是立刻停下了自己掀开头盔的动作。

“情况如何?”夜翼起身迎了过来,将怀里的盘子放到了一旁。他身上带着一股甜腻腻的味道,应该是因为阿尔弗雷德额外准备的那些点心。

“抓到了一些,逃跑了一些,接下来有的忙了,怎么?”蝙蝠侠坐在了自己的专属宝座上,稍微放松了背部。无论如何,他今晚的工作已经接近了尾声,接下来的也只能在之后的时间里慢慢解决。

“毒藤女呢?”

“……溜了。”他看向了夜翼,对方正动作自然地坐在他手边的桌面上,手里捏着面罩。他的眉毛明显地皱在了一起,显然正为什么事苦恼着。

“丧钟告诉我,他们今晚的目的是毒藤女。”

“真是新鲜,丧钟,毒藤女,企鹅,双面人……什么时候坏人们都这么喜欢联手行动了?”他有些自暴自弃地说道,现在他变得更加地想要取下头盔,和夜翼一起放松下来了,他们的神经已经紧绷了接近一个星期,进入了相当危险的范围内。但他并不能放松,毕竟他们之间的某些变化已经不容许他如此肆无忌惮了,他必须小心地拉开距离,保持警惕,以免事情变得更糟。

真是见鬼的变化。

“是丧钟促成了这一切。”迪克垂下脑袋:“他说他要毁掉蝙蝠侠。”

“……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他不甚在意地说道:“阿克汉姆里有超过四分之三的人会想要毁掉蝙蝠侠。”

“你不会有事的,对吗?”迪克小心翼翼地看过来。

蝙蝠侠只好保证道:“当然……我一直很小心,要毁掉我可不容易。”

他们一同沉默了片刻,凝视着彼此。蝙蝠侠并不清楚迪克究竟在考虑什么,一旦人类陷入了爱情之中就会变得非常不可理喻,完全不能用常理来推断他们接下来的行为。

“你在想什么?”于是他主动问道。

迪克显然并没有预料到这个,他呆愣了片刻才回答道:“我只是……我只是在想,我好像有一阵子没看到你的脸了,布鲁斯。”

这回答实在太过温顺,让他更加地难以忍耐。他动作粗暴地摘下了头盔,丢到一旁:“看清楚了,现在我们可以继续讨论了?”

“不,我并没有……好吧,继续。”迪克叹了口气:“他们要毒藤女干什么?”

“毒气。”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紧接着,布鲁斯皱起了眉头:“毒藤女的毒素并没有厉害到可以毁掉蝙蝠侠的地步。”

“好吧,那想想看他们当中还有谁……啊,双面人,他和毒藤女一起能做什么?”迪克试着换一个方向思考问题。

“很难想象,他们之前从未合作过,只能靠我们自己推测。如果是企鹅,问题反而简单一点……他很富有,无论是怎样的计划,他都很有用。”

“同时他很骄傲,他当然会想要毁掉蝙蝠侠……因为你几乎从未给过他什么表现的机会,哪怕是布鲁斯·韦恩也相当地不给他面子。”

“他很难让人不怀疑。”他哼了一声,以理所当然地态度说道。

“双面人一直痛恨你,如果可以毁掉蝙蝠侠,他会非常的高兴……因此他也的确会参与到这个计划里,他有很多手下,那可以做很多事。”迪克继续说道,语气甚至算得上是兴致勃勃。

“丧钟的能力很全面,”布鲁斯皱起眉头,在今晚之后,他非常,非常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他能做出任何事情。”

“这些人什么都能做到,只要他们愿意。相比之下毒藤女要简单得多,她喜欢植物,掌握了毒素……我实在不敢相信,她愿意加入他们,参与到毁灭蝙蝠侠的计划里。”迪克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在嘴唇,他并没有发现布鲁斯正看着他的这个小动作,并且在他注意到之前立刻转移了视线。

“首先确定毒藤女的行踪,无论她是否加入他们,她本身也非常的危险。”

“好的,我知道了。”迪克点点头,从桌子上下来:“今晚到此为止?”

“你可以先去休息。”他的双手按在了键盘上。

“布鲁斯,你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一下了。”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确定。”布鲁斯态度算得上是温和。他甚至有点享受这样的对话,这让他感觉回到了很早以前,那时候他们还是更加单纯的,蝙蝠侠与罗宾的关系。

“好吧,”迪克又靠回了桌边:“我在这里等着。”

“回去休息。”布鲁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感觉那种充满怀念的氛围正在飞速消退。果然,迪克转头看着他,欲言又止。

“什么?”布鲁斯将手从键盘上移开:“你想要说什么?”

他已经感觉到了强烈的烦躁,这行为并不像自己。他从不会如此在意迪克的情绪,毕竟他知道自己很清楚迪克的想法,他理解那个男孩,那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男孩,他能错过什么?!他从未担心过迪克会背叛,或者离开,因为他一直理所当然地存在在那里!

而现在,他的那种笃定已经开始动摇。

他必须花费更多的精力在迪克身上……为什么人们总会认为在一段感情里,先说出爱的那个人就是输了——如果爱情里真的有输赢这回事——他们难道从未想到过从此以后另一个当事人就必须背负起沉重的情感认知,必须时刻注意对方,并小心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否则这就是对一段感情的亵渎,见鬼,这根本就是道德绑架。

迪克摇了摇头:“不,没什么……等这件事过去,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如果你愿意?”

这看起来可真是越来越可怜了,布鲁斯甚至故意以恶劣的方法来考虑问题。他无法控制地想起了丧钟之前说的话……他开始怀疑,那些话其实并不是说给迪克听的,那根本就是说给自己的。

丧钟是故意的,从一开始就是。

“可以,在这件事结束之后。”布鲁斯面无表情地说道:“到那个时候,你可以说任何话,无论是觉得被我掌控了,或者别的……你可以告诉我一切,而我会认真地听。”

“我从未感觉被你掌控了……我的意思是,虽然以前的确认为你的担心是对我实力的否定,但现在的我,却感觉那是很珍贵的回忆……好吧,好吧,接下来的我们以后再说。”迪克无奈地弯了弯嘴角。

布鲁斯突然意识到,这是最近自己经常在迪克脸上看到的表情,那里面写满了无奈与宽容。记忆中的迪克并不是这样的性格,但慢慢的,他在自己身边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在影响迪克,作为一个导师,作为一个家长,作为一个偶像。

就算他不想,他的行为也深深地影响着迪克,因为那个男孩一直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如同现在一样,如此单纯地注视着自己。

布鲁斯叹了口气,他感觉到了一丝挫败,在面对自己,面对迪克的时候。

“直到现在我也依然担心着你,迪克。”他轻声说道,以近日里最为温柔的口吻。



评论(6)
热度(45)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