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 Go Across the Line 13

 @古骨谷 喵喵喵~没虐哦,还没开始呢~


Chapter13

 

那勉强算是一次交流,并且他们最终做出了一个约定,这等于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条界线,让大家暂时相安无事。于是,看起来就像是只是经过了一夜而已,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得到了缓和。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他们还是那对最好的搭档,时间没有在他们之间留下任何印记。是的,没错,至少他还是蝙蝠侠,而他,虽然已不再是罗宾,但现在看来他们依然亲密无间,彼此信任。

即使那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它依然存在。

 

“根据记录,上一次我们是在植物园找到毒藤女的,显然这次不用太指望这个地方……不过也不排除她打算利用我们这种想法的可能,因此还是得算上它。除此之外植被茂密的地方还有这里……这里,以及这里。”夜翼用手指戳戳屏幕:“我们是一起,还是分头行动?”

“分头行动。”蝙蝠侠头也不回地说道。

“好吧,我会去这里和这里。”夜翼点点头:“我突然想到一点。你看,在这之前我们从未调查过这些地方,因为它们看起来和机器人什么的完全无关,但既然已经知道双面人他们的计划是利用毒藤女了,那么他们的藏身之处会不会也在其中之一,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地方?”

“嗯哼。”蝙蝠侠漫不经心地应道。

“我们的搜查面基应该再扩大一些……你究竟在做什么,能认真听我分析吗?”

“……我正在扩大搜查范围。”蝙蝠侠终于看了过来:“在知道他们的目的是毒藤女之后我就开始了资料搜集。”

“……而你瞒着我这件事,现在还让我一个人像个白痴一样地进行分析?蝙蝠侠,我以为我们是搭档?”夜翼慢慢提高了声调。

“不,你只是昨晚先一步去休息了而已。”这么说完,蝙蝠侠又将视线转回了屏幕前。

“等等,所以现在反而是我的错了?”夜翼不敢置信地看着对方。

“这并不是谁的问题,”蝙蝠侠的语气里充满了你怎么还是如此不懂事的味道:“只是我能比你更快地发现问题,并做出决断。”

“这可真是委婉的自我夸奖,我想我也应该学学这样做。”夜翼叹了口气:“好吧,我去看看西边的两个地方。”

“不,你呆在这里继续分析资料,我去搜查。”蝙蝠侠站起身来。

“等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夜翼拦在了他面前:“以前可不是这样分工的。你不相信我能独自应付毒藤女?”

“你能。”蝙蝠侠面无表情地说道:“但这次不一样。这一次毒藤女不是一个人,你很有可能在遭遇她的时候也遇上双面人或者企鹅……或者他们所有人。”

夜翼挑起眉毛:“就算是你,在遇到他们所有人的时候也不可能有太大胜算,除非他们内讧。好吧,各自退一步如何?就算不能分头行动,我也可以和你一起,我可算得上是一个很好的支援。”

“不,你呆在这里,整理新的资料,最好能排除掉一两个地方。”蝙蝠侠的理由听上去倒是挺令人信服的。但夜翼并不吃他这套:

“分析资料这种事阿尔弗雷德也可以胜任。告诉我,为什么我必须留在这里?”

蝙蝠侠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夜翼又问了一遍:“为什么我必须留守?你是不是还认为我是一个没办法独当一面的未成年人?”

“不。”

“那告诉我原因,求你。”夜翼皱着眉头:“布鲁斯,你一直这样处理问题。这让我没办法相信自己,我总感觉自己有缺陷,有很大的缺陷……真的,我总是这么感觉。”

这一次,蝙蝠侠沉默了更长的时间。他当然可以装作自己很忙,然后立刻离开这里,但这样做显然会让他落于下风,于是他依然站在那里。而夜翼,安静地等待着,他知道对方需要时间。

“这次我们至少需要面对毒藤女,双面人,企鹅以及……丧钟,除此之外还有刚刚逃离阿克汉姆的几十个病人。”蝙蝠侠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回避了这个问题很久,但现在,他认为的确有必要讨论一下它了——既然这是夜翼自己要求的:“他们都很危险,但我们总有处理的办法……是的,其他人都可以按照通常的方法来处理,但丧钟是个例外。”

“我知道,他很可怕。但他并不会要了我的命,所以我想……”夜翼突然闭上了嘴,因为蝙蝠侠一下子凑得很近。黑色的年长者默默地审视着夜翼,并在同时微微眯起了眼睛,连带着整张面具都透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什么时候你会把坏蛋往好的方向考虑了?”

“……不,并没有,我只是……”夜翼缩了缩脖子:“我只是实事求是地分析这个问题?”

“他的目的并不是取走你的性命,他想要别的。”蝙蝠侠捏紧了拳头。

“是的,没错,他想要一个门徒,而且是心甘情愿的。”夜翼语气轻松地说道:“但你知道,我不会背叛你,绝不会。”

“关于这点,你并不清楚现在的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究竟会怎么做。”蝙蝠侠强忍着烦躁,继续说道:“也许他以前会想要等你心甘情愿,但现在……既然他们的目的是毁掉蝙蝠侠,那么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会对我做催眠……迷魂药水?等等,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这太可笑了。”夜翼眯起了眼睛。

“记住,罗宾是蝙蝠侠的助手,一直都是。”蝙蝠侠错开一步,向外走去:“而你是第一任罗宾,除了我之外,你一定是他们最首要的目标。”

夜翼叹了口气,扬声说道:“好吧,如果这是你的希望……我会呆在这里,分析资料!”

而回答他的,则是蝙蝠车扬长而去的声音。

 

蝙蝠侠了解自己,了解身边的人,正如他了解他的敌人们。夜翼一共提供了四个地方,他仅凭直觉就选择了位于哥谭东部的一处植物研究所。不,严格意义上来讲那并不能算作直觉,而是信息的快速整合与选择。而这种分析的能力也早已经在无数次的战斗之后融入了他的生存本能,成为了直觉的一部分。

是的,那里并不是毒藤女开始研究工作的地方,但依然是一个孤独之人难以拒绝的诱惑。如果蝙蝠侠没有记错,这一次毒藤女已经在独立病房里呆了超过五个月的时间,和人类分离,和植物分离。

她一定会下意识地选择那里。

通讯频道里不时传来夜翼的声音:“西边的两处地方没有异常,包括植物园……啊,很好,你直接就去了东边,又是什么我不知道的调查小技巧?”

“很简单,你对人性还不了解。”蝙蝠侠低声说道。

“……也许我需要出来看看,增加一些见识?”显然夜翼还没有放弃自己的打算。事实上他已经计算过了,如果这会儿蝙蝠侠点头,立刻出发的话他还有机会追上他。

“或者你可以认真地听我说的每一个字,记住它们,而不是当做耳边风。”蝙蝠侠加重了语气。

“好的,没问题,遵命……布鲁斯妈妈。”那边伴随着传来了几声用力戳下键盘的声音。

“妈妈?”蝙蝠侠提高了音调。

“好吧,也许是爸爸?你知道的,我们在名义上……”夜翼依然用力戳着键盘,显得非常不满。

蝙蝠侠轻轻哼了一声:“你应该好好学习一下如何礼貌做人了,迪克。或者我应该让你好好见识一下,从各方面。”

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在调情。迪克愣了一下,他明显结巴了起来,却还是坚持说道:“噢,好、好的。那么我应该怎么做……而且你保证会让我见识更多?”

蝙蝠侠闷闷地闭上了嘴,他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工作途中开起了小差,这可不是值得鼓励的好现象。

夜翼还在追问:“蝙蝠侠?哈喽,蝙蝠侠,你还在吗?我知道你还在那里。”

“我说过,这次以后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现在,集中注意力在你的工作上。”蝙蝠侠将声音调回了工作模式。

“……唉,好的。”夜翼安静了一小会儿:“你确定那之后我们会继续刚才那个话题?你保证?”

“闭上嘴!安静工作!”蝙蝠侠不得不咆哮了起来,这为他换来了至少半个小时的清净。那之后,他到达的目的地。

这研究所关闭了至少半年以上,周围一片荒芜,黄沙漫天,除了一些枯黄的杂草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这里当然应该是人迹罕至的,但蝙蝠侠还是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近期有人类活动过的痕迹,那其中还包括一些状态非常不自然的植物。他忍不住弯起了嘴角:“Bingo。”

此时夜翼保持了安静,他很清楚,这种时候自己绝不能让蝙蝠侠分心。

“给我这里的平面图。”蝙蝠侠压低了声音。过了几分钟,一份新的文件就送到了他面前。

“最近的地图是五年前的,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关心过这里了。”夜翼小声说道。

“已经足够了。”看了一眼地图,将几个关键点记入脑海后,蝙蝠侠结束了通话:“保持联系。”

“OK.”

 

蝙蝠侠的潜入是成功的,他也立刻发现了毒藤女特有的踪迹——那些奇怪且富有攻击性的植物——那些植物几乎蔓延了一路,对方显然不在意自己的行踪是否足够隐蔽。这让蝙蝠侠提高了警惕,他故意压低了行动的速度,力求不错过任何一点细节。

可一路走来,他并没有什么足够特别的发现。当他站在研究所的植物培养园的大门前时,这个久经沙场的义警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第六感告诉他,现在情况很不好。但他并没有退却,对于蝙蝠侠而言,只有战略性撤退,却没有不战而降。

因此,尽管他感觉到了相当程度的危险,却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打开大门。

密码锁并没有难住他,那只花费了不足三秒钟的时间,然后他就站在了园区之内。茂密的植物占据了视线范围内的一切,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远离了都市,来到了一处被人遗忘的巨大丛林之中。那些郁郁葱葱的植物扭曲着纠缠在一起,不停地蠕动着,不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咯咯咯。

从远处传来了低低的笑声。

蝙蝠侠很肯定,毒藤女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到来。这是当然的,这里是植物的王国,无论蝙蝠侠从哪里出现,她都会在第一时间里发现他。没错,当他踏入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笼子里了。

“毒藤女。”蝙蝠侠站住了脚步,如果继续往前,他甚至找不到一点能够落脚的地方。

那些植物开始更加明显地扭动,最终,蝙蝠侠面前的植物们慢慢分离,露出了一条缝隙,而它们美丽的女主人就这样轻易地出现在了蝙蝠侠面前。面容姣好的红发女人故意露出相当惊讶的神情,还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小嘴:“你学会了走门,蝙蝠侠。这越发地让我感觉时光飞逝了,上一次见面你还是毫无新意地从天而降呢。”

“毒藤女,你看起来恢复得不错,真难相信你才刚刚越狱了一晚上而已。”蝙蝠侠冷静地审视着眼前这个尤物,注意着一些正常男人在面对她时根本不会注意的地方。

“啊,这一次我得到了一些来自于朋友的帮助。”毒藤女站在远处笑了笑:“你应该知道他们都是谁?”

“双面人,企鹅,丧钟。”蝙蝠侠面无表情地说道。他当然可以立刻发动攻击,审问出自己需要的线索。但现在这个距离对于他而言还不算最为有利,因此还需要等待。

“看来他们说得没错,你们之间有很深的纠葛。”毒藤女用手指弯了弯发梢:“他们说之前的行动被你破坏了,所以打算联手向你复仇。”

“我知道这件事。”蝙蝠侠注意到周围有细碎的声音传来,立刻紧绷了神经:“我的疑问是,你是否加入了他们?”

“不,我没有。”出乎意料的是,毒藤女摇了摇头:“我对毁灭一个城市没有兴趣。我讨厌人类,而他们……在除此之外还要求了更多。”

“然后他们就这样让你离开了?”蝙蝠侠突然后退,躲过了好几条卷向自己脚踝的藤条,顺手扔出几支飞镖,稍微让那些慢慢包围过来的植物暂停了一下。

毒藤女又笑了起来,她一脸性味地看着蝙蝠侠,眼睛轻快地眨了眨:“这当然不可能了,蝙蝠侠。”

“而你现在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还得到了他们的帮助,你答应了他们什么,毒藤女?”蝙蝠侠看了看自己与毒藤女之间越发遥远的距离,开始计划新的攻击路线。

“我答应他们,控制你。”毒藤女笑了起来:“并让你在事情之后忘记自己究竟做了多么可怕的事情。”

“在事情之后?”蝙蝠侠突然抬手,用斗篷挡住了自己的脸。那些他原本以为只是用来困住自己的植物竟然突然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口子,并在同时喷射出了大量浅白色的毒气。那些毒气开始慢慢聚拢,如同迷雾一般厚重。很快,他发现自己的面具开始失去了作用,他的视线也开始模糊,药物开始飞速地麻痹他的肌肉组织……

毒藤女在云雾中走到了他面前,依然谨慎地保持着距离,不给他任何可乘之机:“现在好好地睡一觉吧,蝙蝠侠。等你醒来,一切都结束了。”

 

“……蝙蝠侠?蝙蝠侠!!你听得到我吗??”

他试着回答那个声音,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但他已经很累了。他想,他需要休息……好好地休息一下……

 

他睁开了眼睛,很好,头盔还好好地戴在头上。他感觉头痛欲裂,周围的声音根本听不清楚,那全都是包裹在一团团嗡嗡声中的杂音。慢慢的,他感觉到自己躺在地上,被紧紧地捆着,不远处有人在来回走动。

逐渐的,他可以通过嗅觉以及触觉确定自己依然还在之前的植物园里。那之后,他的听力也一点点地恢复了:

“等等,这可和说好的不一样。”毒藤女的声音传来过来:“我答应你困住蝙蝠侠,可没有答应你在他醒来之后还得负责传话!”

紧接着,蝙蝠侠听到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哈维……不,双面人。

在独自面对毒藤女的时候,这个男人正表现出了相当少有的耐心:“放松宝贝儿,大家都很清楚,蝙蝠侠从不杀人,相信我,你不会有危险的。我会给你双倍的报酬,只要你再多坚持一会儿。”

“我当然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但他肯定会把我送回阿克汉姆!”毒藤女显然并不买账,她依然怒气冲天:“别再给我提什么该死的报酬了,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加入你们!”

“不,亲爱的,听说我……”双面人顿了一下,突然大声咒骂了起来:“这他妈是个绝妙的点子,你这个婊子!这是我们真正摧毁蝙蝠侠的机会!如果你搞砸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搞砸的,但是如果!如果让我知道你有一点做不好,我一定会要了你的命!你这个绿色的毒妇!”

“天啊!不敢相信!”毒藤女尖叫了起来:“你这个粗俗的,没有教养的混蛋!真见鬼,让你的计划见鬼去吧!”

她立刻中断了谈话,将手里的植物狠狠地扔到了一旁。可当那植物真的摔到地上之后,她又立刻小心翼翼地将小家伙捧回了回来:“噢,我很抱歉,宝贝儿,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很生气,你知道的,这些人类……”

然后,一个冰冷的刀刃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毒藤女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人用力压制在了巨大的藤蔓上,那刀刃依然抵在她的皮肤上,却没有伤害她一丝一毫。但身上传来的力道却几乎能压断她的骨头。

“告诉我,毒藤女,他们的计划是什么?”蝙蝠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天啊,你比计划里早醒了至少半个小时……”毒藤女哀叹了一声:“我很想帮助你,蝙蝠侠,你听到了双面人刚才的话,我也是被利用的……我根本不清楚他们具体的计划。”

“告诉我你知道的!”蝙蝠侠又靠近了一些。他的肌肉还没有完全脱离麻痹状态,因此事实上,他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道。例如此刻,他就很难收回自己的力量,他已经能够听见身下毒藤女背部骨头发出的咔咔声了,可见那女人究竟忍受了何种程度的痛处。

“他们想要抓住夜翼。”毒藤女紧闭着眼睛,她已经颤抖了起来,满头大汗,却还是忍耐着没有求饶:“他们故意让我选择这里,因为这里足够偏僻,夜翼无论通过什么方式都很容易会被发现。”

见鬼的……蝙蝠侠咬紧了牙齿:“拦截他的人是谁?”

“是丧钟。”毒藤女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忍不住说道:“……先生,你可以减小一点力气吗?我快被你掐死了。”

“丧钟。”但蝙蝠侠并没有理会她的抱怨。他用力劈下手刀,等毒藤女完全失去意识之后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他带走了他。”

 

与此同时,迪克也慢慢恢复了意识。他很清楚自己和蝙蝠侠都中了圈套,他们都以为敌人的目标肯定是蝙蝠侠本人,却从未想过,原来自己这个无足轻重的家伙才是那个所谓的真正目标。

黑暗中,有人慢慢地向着这边走来:

“我很抱歉,”他这么说道:“我很抱歉,迪克。但我必须这么做……我必须杀掉你。这真是讽刺……宛如一场绝佳的,史诗一般的悲剧。”


评论(6)
热度(44)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