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 Go Across the Line 15

 @古骨谷 蓄力中。(`・ω・´)



Chapter15

 

“现在,蝙蝠侠,做出你的决定吧。我看看,你还有——五十七秒,五十六,五十五……抓紧时间。”双面人与企鹅并肩站在他的对面,身后是另外几十个超级罪犯。他们都看着他,眼神里散发着同样疯狂的光芒。

他们的确说过要毁掉蝙蝠侠。

他们的确说过。

 

三小时前。

蝙蝠侠最终锁定了四栋大楼,它们都符合所有的条件。现在时间紧迫,他也没有更多的耐心去进行更进一步的筛选,于是在最后确认了一次装备之后,他就开出了备用飞机。

现在的他更需要实地排查。

时间渐渐走出下午,步向黄昏,哥谭开始逐渐进入真正的一天。黑色的蝙蝠飞机从空中匆匆划过,像是一个愤怒的鬼影一般横冲直撞,这或许是它这段时间里最为活跃的几天,普通人并不会在意这样的变化,而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则开始为这一变化感到惶恐,他们总感觉会有大祸降临,相反,一些更为黑暗更为恐怖的存在却为此而欢呼了起来。

蝙蝠侠的忙碌意味着黑暗的崛起。他们很清楚,现在正有人让这个该死的老蝙蝠头痛无比,真是他妈的好兄弟!

蝙蝠侠在第一个目的地扑了空。他将自己代入了罪犯的角度,将这四个地方进行了排序,第一个目的地就是最佳的位置。但很显然有什么别的因素干扰了丧钟,因此他们并没有在最合适的地方落脚。扑空之后他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连发出感叹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去了下一个目的地。

这已经浪费了他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天空开始发黄,太阳逐步向着西方偏斜。

值得庆幸的是,他判断的方式其实并没有问题,可能的确有什么因素限制了丧钟的选择——或者他就是故意放弃了最佳地点,故布疑云也说不定——但至少这一次,蝙蝠侠终于找对了地方。

他老远就注意到了那栋建筑物的异常,那上面躲着一个人,坐在避风的地方休闲地抽着烟,看穿衣的风格很像是企鹅的手下。蝙蝠侠很清楚无论自己如何加速都无法阻止对方将自己已经到来的信息反馈给企鹅——空中的交通方式的确更为迅速,同时也缺少了必要的掩护。在夜翼被丧钟抓走之后他其实并不愿意考虑这个方式,但时间紧急。

他趁着蝙蝠飞机靠近房屋的一瞬间落在了天台上,那个小子刚刚通话完毕,正在慌张地整理自己的武器。他没费什么力气就压制住了这个菜鸟,将他手里的枪扔到了一旁,然后恶狠狠地逼近:

“企鹅在哪里?”

年轻男人开始发抖,他伸长了脖子,似乎这样就能更容易地发出声音一般:“他、他们在……我不知道……他们……”

“说清楚。”他按了按年轻人的脖子,又稍微松开了一些。

“我离开的时候他们在争吵!”年轻人加快了速度,此时的他抖得更厉害了:“他们本来分散在各个房间里,谁也不招惹谁……可是双面人老大让他们集合起来!有些人不愿意……我不知道!他们争吵的很厉害!”

“他们,现在,在哪儿?”蝙蝠侠一字一顿地问道。

“……大概是在地下停车场?”年轻人不确定地说道。就在下一秒,他翻着白眼躺在了坚硬的地板上。

蝙蝠侠立刻钻入了大楼,大楼的电已经被完全切断,于是他只能走楼梯。他有些意外地发现这里的紧急通道并没有被那些坏蛋炸毁。这应该是最为方便的直通地下的通道了,他们没有理由放着这里不管。

但他们的确没有理会这个紧急通道,蝙蝠侠畅通无阻地往下走了二十多层。他其实可以选择从楼层的外部用吊索直接下去,但越来越多的超出预料让他无法选择这种迅速却又缺乏稳妥的手段。他不能肯定那个小喽啰得到的信息是否真实可靠,而越是在这种时候,他就越是需要冷静。

他必须沉住气,不能有一丝失误。

这是一栋有着近六十层楼层的大楼,从结构上看来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基本形状为圆柱形,在此基础上从四个方向进行了延伸,让它看起来像是一个什么都不像的混凝土怪物。它和那个时代的其他大楼完全一样,每一层楼都尽可能地塞入了更多的房间,这样密集的结构从顶楼一直贯穿到二楼,一楼是大厅,再之下则是两层地下停车场。

他继续向下走,然后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蹲下身体,手指擦了擦地板,这是血迹,而且还算新鲜。

他小心地推开了那扇门,门上的数字写着鲜红的37.

他往里看了看,感觉这层楼现在已经人去楼空。因为房间密集,这栋建筑的楼道里根本没有任何窗户,于是他只能在黑暗中前行。自然,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黑暗正是属于他的颜色。他在寂静与黑暗中搜索,最终找到了那个房间。

3721.

看着那个门牌号,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迪克今年正好21岁。这念头出现得是如此突兀,让人猝不及防,以至于他甚至短暂地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在沉默了一个呼吸之后,他才用力打开了那扇灰绿色的小门。门没有锁,本身也不结实,被暴力突破之后,里面满溢的血腥气就开始向外四散。

他走入了房间里。

这里果然已经人去楼空,只能看到录像里已经看过了千百遍的该死的地板和墙纸,厚重的窗帘,以及满地的鲜血。

他站在距离门口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个黑暗的房间,然后慢慢迈开步子,如同鬼魂一般走了过去。没有尸体,这是好事。

他拿出试管,收集了一些地板上的血液,这其实是多余的步骤。他已经看过了几十次那个视频,那的确是真的,没有任何作假,这地上的鲜血都是属于迪克的。但他还是收集了那些血液,如果这一次并没有找到迪克,那么一有机会他就会立刻进行比对。

他知道这其实是没什么意义的举动,毕竟一切都是如此的清楚,但他却还是坚持做了下去。他需要做点什么,至少应该做点什么。

好像这样自己的良心才会好过一点……如果他还有那样的东西存在的话。

他环顾四周,除了丧钟离去时留下的血脚印之外,这里并没有留下别的痕迹。他跟着逐渐变淡的脚印走了一段距离,那些血迹慢慢被楼道里暗沉的地毯完全吸干,让一切都断在了距离安全出口不远处的地方。

他再次进入了安全通道,动作安静且迅速,就像是一台崭新的机器。他的内部充满了动力与爆发力,那些慢慢累积的情绪推动着他的一切行动,并潜伏着、累积着,等待着一次爆发的机会。

他打破了通道的窗户,直接从外部下落。他很快就来到了第一层,大厅里站着几个双面人的手下,他们看起来很紧张,却并不清楚自己究竟应该防范哪个方向——感觉上蝙蝠侠可能从任何角落里冲出来——于是只能茫然地举着枪看着各个方向,目光空洞无助。

现在距离他出发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他并不知道自己拥有的时间究竟还剩多少,也许它们还剩下很多,更有可能,它们其实早就走到了终点,只是他还不知道。

他观察了几分钟,除了确定这层楼已经通了电之外,还确认了那些家伙需要每隔三分钟就回馈一次信息。于是,在等到下一次报平安之后,他立刻冲过去放倒了那几个家伙。等到最后一个家伙倒地,时间只过去了十几秒钟。

他按了向下的电梯,选好了楼层,然后从一旁的楼梯走了下去。他并不需要他们相信自己的小伎俩,只需要稍微分散一下他们的注意力,哪怕只有一瞬间。

地下停车场里有不少人,看来双面人和企鹅现有的力量全都集中在了这里——这样的安排依然不合理,但从进入这栋大楼之后他就已经遇到了太多的不合理。他开始琢磨各种可能,偷袭敌人,制造恐慌,然后寻找着自己需要的身影。

他一无所获。

站在一群人的包围圈里,蝙蝠侠环顾四周。他被至少四十把抢指着,周围的黑暗中还隐藏着更多。尽管如此,这样的力量其实并不足以困住他,他有至少四种方法可以全身而退,并且确保这些家伙一个都逃不出去。但现在,他需要和他们谈谈。

双面人和企鹅慢吞吞地从人群之后走了出来,这样的景象实在难得,蝙蝠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你终于来了,蝙蝠。”企鹅故意笑得非常矜持,那做派倒像是一个彬彬有礼的老贵族,但他显然装过头了,浮夸得足以带动整个身体的动作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笑起来,“我刚才还在和哈维打赌,看你究竟什么时候会出现——我赌的是五个小时之内,可你让我失望了。我至少输了十万,你这个吸血的虫子。”

“得了,企鹅人。”双面人抛起硬币,又接住:“那些东西对你来说不值一提。”

“是的是的,慈悲不是出于勉强,慷慨也是如此。那种东西对我而言根本不值一提。”企鹅的笑容变得愈发地灿烂了起来,脸上的肉几乎全挤在了一起:“现在,我猜猜看,蝙蝠侠……大驾光临,你在找什么人吗?”

“丧钟在哪里?”蝙蝠侠终于出声了。

“丧钟?”企鹅故作疑惑,然后突然了然地点点头:“那个雇佣兵?这可真是奇怪,蝙蝠侠,据我所知他这次来到哥谭可还没有杀掉任何人。你什么时候已经多管闲事到这种地步了?”

蝙蝠侠发现双面人又抛了一次硬币。他的两边脸都显得缺乏耐心,双脚也在不停地挪动着位置。哈维在兴奋着——因为即将到来的某件事。

蝙蝠侠故意装作没有发现这点的样子,又将目光放到了企鹅身上:“他支持了你们之间的争斗。”

“可我现在和双面人正友好地站在一起呢,蝙蝠侠!”企鹅大笑了起来:“我的爱来自我的恨!”

“……停止胡乱使用莎士比亚吧,企鹅。”蝙蝠侠叹了口气。

“够了!你们还要胡扯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进入正题!你们这两个矮子,这是在浪费时间!”双面人大声咆哮了起来,他是如此的急迫,以至于他的声音已经完全盖住了企鹅的尖叫,在整个停车场里用力地回荡。

“哈维,”蝙蝠侠故意这么叫出他的名字:“为什么和企鹅合作?你根本不必和任何人合作,更何况是企鹅。”

“闭上你的臭嘴!你们两个都是!”企鹅立刻撕去了礼貌的外衣,开始露出了真面目。

双面人抠了抠衣领,表情狰狞:“为了毁掉你,蝙蝠侠。”

“杀了我?”蝙蝠侠紧盯着双面人:“你一个人也可以做到。”

“不,不是杀了你,蝙蝠侠。”双面人这么说着,慢慢笑了起来:“是彻底地毁掉你,蝙蝠侠。我恨你,也恨这个城市——我恨这里的一切!而杀掉你,仅仅只是杀掉你,是没办法毁掉这一切的!这该死的一切!人们相信你!他们信任你!”

“你不再只是一个该死的老蝙蝠,你是存在于哥谭里的一种信念!而我,我们,决定毁掉你,以及你代表的一切。将他们的希望,和你一起统统毁掉。”

“没错,毁掉这一切,然后重建新的秩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起合作,每个人都有份,每个人都会成为秩序的建立者!我们就是未来!”企鹅尖着嗓子补充了起来。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显得非常兴奋。

他们都很确信,这个计划能真正地摧毁掉蝙蝠侠。

“告诉我,如何毁掉我。”蝙蝠侠依然没有动。

“人质。”双面人笑了起来,抛起了硬币。

“哈维,你应该很清楚,一个人质并不能阻碍我的决定。”蝙蝠侠冷冰冰地说道。

“一个人质?”尽管已经气得脸都扭曲了,双面人却还是稳稳地接住了硬币。他压抑着怒火,这对他而言当然不容易:“不,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蝙蝠侠!这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只靠一个人能掌控你多久?那期间又会有多少变数?”企鹅也跟着笑了起来:“我们可没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我们决定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

他们同时拉开身上的外套,露出里面绑得紧紧的炸弹:

“我们有五十个人,蝙蝠侠,我、企鹅人、之前逃出阿克汉姆的伙伴儿,我们遍布哥谭各地。从现在开始,距离爆炸的时间还剩下三分钟,你和你的伙伴们可来不及做任何事。”

“这是选择A。”双面人大笑了起来,显然这是他最爱的部分,他双手高举,让身后的人拉下了自己身后的布帘,那里放着一个巨大的显示屏,丧钟坐在镜头对面,冲着这里挥了挥手:

“嗨,蝙蝠侠,和夜翼打个招呼……说一声再见,也许这是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了?”

蝙蝠侠看到迪克被绑在他身后,浑身浴血,奄奄一息。丧钟好心地给他带上了面罩,但蝙蝠侠并不感激这一点。他认真地看着屏幕,确定迪克的胸膛正微微地起伏着。

他还活着,但距离死已经不远。

夜翼的身上绑着一个相当简单的装置,一个支架,一个计时器,以及一把正对着他的胸膛慢慢推进的长剑。

“而这个,是选择B。”企鹅笑得露出了牙龈。

双面人从怀里掏出一个控制器,向蝙蝠侠抛了过去:“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选择题,蝙蝠侠。一边是五十个坏蛋,一边是你最得力的助手,非常,非常简单的选择。按下这个按钮,我们会死,而那个机器会停下;反之,这把剑就会继续推进,那么他会死,而我们会活下来。”

“你坚持不杀人,你要每一个人活着!”企鹅看着他,和双面人一起笑着:“你坚持一切都在法律之下……那么告诉我,蝙蝠侠!五十个人和一个人,你会选哪边?你坚持的正义……那玩意儿他妈的到底有什么意义!”

“然后,所有人都看着你的选择,蝙蝠侠。”双面人慢慢收敛了笑容。他叹了口气,充满了满足感:“让他们看到你的坚持,我的朋友……告诉他们,你不会改变,你就是哥谭的正义,你是最无私的,最公正的,哥谭的法律。”

“你会做到的,不是吗?你永不会改变,你是一切正义的基石。你的态度决定了一切。”哈维看着这边,他等到了那么久,那么久的时间,然后现在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让蝙蝠侠彻底死去的方法。他失去了自己的公平,然后在一片虚无中找到了新的自我……那么现在,他也要打破这个伪君子的坚持。

“放心吧,你会感受到的……来自内部的,旧秩序的崩塌,新秩序的建立……”他喃喃自语:“那是来自于灵魂的新生……相信我……我很有经验,我的朋友……”

“你会变得不一样,很不一样。”

 

丧钟看着对面的一切,发出了低低的笑声:“你认为他会怎么选择,夜翼?”

“……那很重要吗?”迪克勉强睁开了眼睛。

“不,只是如此简单的一个选择而已,并不重要。就我而言,我会选择你。”丧钟将双手背在身后:“这五十个人都是人渣,他们应该死,他们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你存在的意义。你是如此的独一无二。”

“很感人。”迪克轻轻地哼了一声,笑了起来:“很可惜,我选择死亡,斯雷德。”

他用力提高了音量,竭尽可能地大叫起来:

“杀了我,蝙蝠侠!杀了我!”

 

没错,这一次他依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支持他,维护他——守护属于布鲁斯·韦恩的一切。

 

“你还有一分钟。”双面人将硬币收入了手中,站在了蝙蝠侠的面前:“你的选择是什么,蝙蝠侠?”


评论(11)
热度(48)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