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 Go Across the Line 16

 @古骨谷 字数最少但是最伤神的一章……_(:3」 ∠)_

肯定是TBC,信我的逆转大法。




Chapter16

 

神谕:“我找到了那些人,他们所有人——位置太过分散,我们没有办法及时做处理。”

罗宾:“再给我一分钟!再给我一分钟时间!我能找到夜翼!”

神谕:“好消息是他们都在较为偏僻的地方,即使爆炸也不会波及到无辜的人。”

罗宾:“我……我快找到他的位置了……他们在室外,我已经找到大概方向了……”

神谕:“你会按下按钮吗,蝙蝠侠?”

罗宾:“求求你,求求你……让他们宽限一分钟……只要再多一分钟……我已经接近了,你知道我会找到他的……”

 

“蝙蝠侠,你会救他的,对吗?”

 

他关掉了通讯频道。

 

偏执,神经质,不近人情,扭曲,除了杀人之外和犯罪者没有任何区别……他能顺利地将一切负面的词汇放在自己头顶上,并让它们完美地融于自身。

是的,没错,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像是一团什么都无法包容的黑暗,无法接受任何光线。

他知道自己是病态的,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自己的病态,他才能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一直到今日。那比走钢丝还要危险,他滑步在涂满诱惑的细线上,随时都有可能堕落,偏离。

在这样的生活之中,堕落下去实在太过容易,容易得就像是一个无时无刻都可能去做的习惯性小动作,以至于他平安度过的每一天都像是一个奇迹。

他已经无力承担太多,他连保证自己都困难,他根本无法顾及他人。

但他还是不断地牵连着更多的人。他无法阻止一切的发生,就只能尽可能地将他们推到更高的地方去,让他们远离黑暗,远离自己——毕竟他的某些部分已经融入了黑暗,有些时候,靠近他就等于靠近堕落。

但更多的时候,他总会有一种错觉,仿佛只要自己稍微回头,就能看见身后跟着一个小小的影子。那个人一直注视着自己,看着自己,即便自己已经踩在了黑暗的边缘,也依然如故。

那个人是迪克。

他总是在自己身边,他的视线从不会改变。

那是一种习惯,那是一个不会刻意注意也会一直存在的事实,如同每天都会路过的街道,它一直在那儿,虽然悄然改变,但一直都在,存在于你的生活中,记忆中,永不消失。迪克就是如此自然且理所当然地存在着,让他甚至不会去考虑会有失去他的一天。

他应该在那里,他应该在自己身边,只要稍微回头,就能看见他。

他理解自己,包容自己。那种理解与包容中甚至蕴含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偏执与疯狂:他明白自己的坚持,他也理解自己的坚持,甚至,他和自己一样,信仰同样的正义,选择同样的道路。

打击罪犯与腐败,永不背离正义的道路。

这世上能有无数人说出这句话,而他只相信从他嘴里说出的那一句。

他信任迪克,他能够将自己的记忆,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他。但与此同时,他也在抗拒着他。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太近,那已经是他所能接受的极限,已经无法继续靠拢。因为再继续靠近下去,迪克就会碰到自己身上紧密相连的那些黑暗,那些堕落。

而这正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迪克已经是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了,已经成为了自己和正常世界之间的桥梁与界限,而那之后,他甚至将他设置为了最后的“应激装置”:

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有他在,那么他就能坚持下去。只要看见他,他就能回头,就能停下来,然后回到自己应该走的那根细线上。因为他确信,他会一直都在那里,在自己身边,在那根细线上,在他们共同选择的道路上。

他们会一直前行,如同之前的每一天,他永远都不会消失,只要自己需要,他就会出现。

……而他,却在迪克需要自己的时候,选择了离开。

 

那像是自我保护的自然选择,让他不自觉地想要将迪克推离自己身边。或许正是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有他陪在自己身边的感觉是如此的安逸,是如此的引人堕落,所以他才会下意识地保持距离,保持清醒。

他不能迷失,绝对不能。

他必须让他离开……然后他意识到,如果要想让迪克离开自己,就必须伤害他。

他必须让他伤心,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和自己不同,迪克是一个更为感情化……更像是活着的人类的人。他依恋自己,憧憬自己,那并不是普通的拒绝可以割舍的情感。于是他开始尝试伤害他,逼迫他离开。

最初他成功了,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迪克离开了他,远远地,却又非常诡异地将距离保持在了一个他虽然可以看见他,却又很难产生交集的地方。

然后他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更像是一个人类。他在那同时也感觉到了痛苦,他无法做到彻底。在推开了迪克之后,他会感觉到后悔,然后试图弥补。

那反而让情况变得更糟。他们不断地争吵,又和好,然后再度爆发更为激烈的冲突,最后又勉强和好。

更为可悲的是,就算一切都在向着糟糕的方向发展,迪克却还是站在那个一直都在的位置,看着他,信任着他。那盲目的信任就像是刻在了他的骨子里,如同血液一般流动在他的躯体中,随着他的心跳一直洗刷着自己留在他心灵上的痛苦与折磨。

迪克就这样不断地不断地让自己的伤口慢慢愈合,然后看着他,信任着他。

确保他在正确的道路上一直前行。

 

而现在,那心跳即将停止。

 

蝙蝠侠看着手里的控制器,非常简单的装置,只有一个按钮。这是一个简单的选择,按下这个按钮,就能救下迪克的命,无所作为,就能救下另外五十个人的命。

那五十个人是人渣,是混蛋,是罪犯……是法制社会中最不值钱的五十条命。他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判死刑,却依靠着法律的漏洞苟延残喘。

他应该将他们送上绞刑架,让他们早早地离开这个世界——是的,他无时无刻都想杀掉这些坏蛋,这些夺取了人们幸福与生命的恶棍。那对他而言实在太过简单,反而让他无法逾越那条线,哪怕一步。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自己跨过了那条线,就再也无法回头。

他将不再是自己,他会失去一切,自己仅有的一切。

 

“你还有三十秒。”企鹅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他脸上的笑容在不断地、不断地扩大。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属于他们的崭新的时代就会在这之后降临。蝙蝠侠会被摧毁,恶棍迎来新的世界,他将会在全新的社会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站在至高的顶点,享受着人们的尊敬与膜拜。

这才是他应得的,这才是真正属于他这样的人物的世界。

他梦想中的世界。

 

蝙蝠侠的手指挪动到了按钮上,他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轻轻地颤抖了起来。他终于舍得将视线从按钮上移开了。他的头颅慢慢抬起,慢慢地,看向了前方。

迪克正看着这里。

他看着他,一如既往。他们都很清楚,其实这个选择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他们都很清楚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那是他唯一的选择。可他依然看着他,没有任何改变。他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对什么,那目光却还是如此的清澈,如此坦然。

他看着他,他们注视着彼此。

而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

 

“最后五秒钟……我生命中的最后五秒钟?又或者是新生活来临之前的最后五秒?”双面人摸出硬币,挑起眉毛:“或许这是最后一次抛硬币。”

然后他抛起了硬币。那硬币高高弹起,划着美丽的银色弧线,跃上高空,又旋转着下坠。

 

五.

迪克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容是如此地让人熟悉,和他刚成为罗宾时的笑容如出一辙。那或许是他人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也说不定,那时候他们彼此信任,那时候的布鲁斯还没有愚蠢到想要推开迪克,而迪克也没有从布鲁斯那里受到任何伤害。

四.

他慢慢收敛了笑容,而目光却依然笑着。他动了动嘴唇。那动作是如此的轻微,让他不禁怀念起了刚刚将他带入韦恩庄园的时候。迪克试着表达自己,却又因为这样那样的顾虑而不敢开口。似乎从那时起,他就习惯于看着他了。

三.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那神情与之前被布鲁斯一次次推开的时候一模一样,在暴怒之后,在发泄之后,他总会沉静下来,露出这样的神情,那看上去有些丧气,却又执著地不肯放弃希望。

二.

然后说出了那句话。

【我爱你。】

他听不到任何声音,却听见了他说的那句话,无声的,只是嘴唇与嘴唇之间的碰触,但他依然听到了。

一.

那温柔的目光,慢慢凝固,然后失去了所有色彩。

 

一阵绝望的寂静之后,所有人都开始了欢呼,每一个人都在欢笑。他们围绕着那尊黑色的雕塑,开心地笑着,喧闹着,他们终于摧毁了蝙蝠侠,迎来了新的世界。双面人和企鹅拥抱在了一起,他们疯狂地大笑,将一切猜忌都抛在了脑后。

从此时开始,一切都会变得不再一样。

丧钟似乎松了口气,他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失去了一切的身影,单方面断掉了通信。他转过身,站在那个躯体前,看了一会儿,然后弯下腰去将那个装置松开,拔出了长剑。他盯着那上面的鲜血,砸了咂嘴:

“有时候我得说,我们还不够狠。这样的长剑有时还不够致命……当然,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也足够了,我的男孩。”

他伸出手去,摸了摸那个开始慢慢冰凉的脸:“这倒是一个不错的表情,我很喜欢。现在,既然我们还有时间……不如听点无聊的小故事打发打发时间?”

“毕竟你还剩下最后一个选择,孩子。”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去。

罪犯们在互相打闹完毕之后,终于有人想起了这个黑色的身影。他们互相推攘,片刻之后其中一个人终于大大咧咧地走上前去,他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个黑影曾给自己带来的阴影,只要想想这个家伙为了五十个罪犯的生命而放弃了自己曾经的搭档,他就觉得这个家伙不足为惧了。

他咽了咽口水,然后伸手拍了拍那头蝙蝠的面孔。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在发现自己依然毫发无伤之后,立刻扭头向着一旁等待情况的伙伴们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黄牙:

“嘿,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家伙彻底毁掉了——”

他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事实上,他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下意识地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他发现周围的人们开始后退,并且露出恐惧的神情,然后这才想到,问题或许是出在自己身边那个应该已经毁掉了信心,毁掉了自我的男人身上。

他慢慢地回过头,刚刚合拢的嘴再度长大了:

“我的手!!我的手!!!”

剧痛突然袭来,像是泼上了汽油又点燃了火一样。他看见自己手从手肘以上扭曲成了一束枯枝一般的艺术品,而那个本应该站在自己面前的家伙,已经彻底消失了踪影。

周围突然暗了下来,双面人和企鹅几乎同时开始咆哮。有人开始惨叫,然后有人开始开枪,四射的火花像是烟火一般在黑暗中绽放。更多的人开始惨叫,那声音听上去就像是被野兽拖入了肚腹之中的人临死之前最后的哀嚎,那声音是如此的绝望,并且总会断在最为可怕的某个瞬间,让人难以判断自己身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死了吗?他开始杀人了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恐惧在每个人心中蔓延,他们想要逃离,却发现自己已经连逃离的方向都找不到了。尖叫声从每个方位传来,那个黑影就像是幽灵一般神出鬼没。而每一次他的出现,都会带来更多的寂静。

“别开枪!你们这些蠢货!别开枪!要是引起爆炸了怎么办,你们这群蠢货!十足的蠢货!”企鹅开始尖叫,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位置。他立刻选择了一个方向,茫然地向着前方冲去,却立刻被人拖住了脚踝。他狠狠地摔倒在地,连滚带爬地挣扎着,却毫无作用。他几乎立刻丢去了自己身上武装完美的一切矜持与一切傲慢,如同一个最为卑微的奴仆一般哀嚎了起来:

“别杀我!蝙蝠!别杀我!你不会杀人的!你不会!不——”

他的声音突然消失,如同之前的每一个人。

双面人茫然地看着自己眼前的那片黑暗,似乎在他看来,那里隐藏着的都是自己的敌人,随时可能扑上来夺取自己的性命。

“别过来……别过来……”他低声说道,手里紧握着手枪:“别过来……否则我会向自己开枪……我发誓……你别想讨到好处,要死一切死……这里的所有人……”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握着枪的手别人捏住了。

那手如同钢钳一般,狠狠地捏着他的骨头,将那些坚硬且固执的家伙一根根地捏碎,然后再慢慢抽出了其中的手枪。

枪械被人丢在了地上。

“别求饶,哈维。”在那之后,那个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声音在他耳后响起:“别求饶……”

“他到死都没有求饶过。”

 

光芒再一次照入了这个巨大的停车场,在一片死寂之中,曾经最靠近蝙蝠侠的那个家伙呆呆地站在一片黑压压的躯体之间,迎着外面一点点的灯光,眼泪突然流了下来。他听着周围慢慢变得清晰起来的呼吸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自己还活着,还在呼吸,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个事实。

 

蝙蝠侠站在停车场外,终于接通了通讯:“给我他的位置。”

他只说出了这一句话,在得到答复之后就立刻消失在了这个街道上。他的身影变得如同真正的鬼魅一般,是的,直到此刻,他终于丢掉了身上最后一点人类的气息,变成了一个完美的象征,一个绝对的符号。最终,他失去了自我。

尽管他并没有跨过那条界限,但他依然回不去了。

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道标,因此无论是前行还是后退,对他而言都不再有了任何意义。

他的时间凝固在了某一刻,永恒的一刻。


评论(18)
热度(47)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