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sladin#《He is a Pirate》真·01

 @古骨谷 来了,真·开头XD

细节肯定不考究,但这是个幻想世界嘛,人鱼都有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明天slo见XD


Chapter1

 

“……最后的最后,她与爱人天人永隔。”

诗人悲伤的歌声顺着风传了很远,仿佛一缕薄烟,一直萦绕在斯雷德的记忆之中。时至今日,他已经忘记那首歌究竟是在何时,并且是以何种方式进入他的脑海之中的。但那显然应该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那时的他还年幼,只能躲在火光映照不到的地方,听着从远处传来的,仅属于成年男女们的狂欢的声音。

而那个时候,在每个人都很快乐的时刻,只有一个人在唱着很忧伤的歌。

一个非常特别的人。

然而,属于那个人的那双冰冷的手,却能够带给斯雷德难忘的温暖。斯雷德仅仅记得,那个人会捧着自己的脸颊,仔细地端详着,然后笑着说道:

“嘿,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你的眼睛和我的尾巴是一样的颜色,我母亲曾说过,那就像是大海里的蓝宝石——是的,宝石,你已经拥有很宝贵的珍宝了,人类的孩子。”

“别丧气,总会好起来的。”

 

斯雷德很清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会在短时间内死去。暴风雨来得太过突然,而自己又太过不小心。他坠入狂怒的海中,并在这疯狂的海流中随波逐流了不知道多久,现在的他已经无法分清方向了,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四周一片黑暗,唯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深蓝色海浪在不断地撕扯着他的身体。

在暴怒的大海面前,人类的力量就是如此的渺小。

就在斯雷德终于放弃反抗,准备闭上双眼迎接最终的死亡之时,他感觉自己被人紧紧抓住了。抓住他的那只手有着远超人类的力量,它紧紧地扣住斯雷德的肩膀,拉扯着他向着某个方向快速游去。

斯雷德用力睁开了眼睛,在一片幽暗的水域之中,他只能看见一条闪烁着宝石般光辉的鱼尾在水流中奋勇前行,卷起一股漩涡一般的水流,带着细碎的泡沫,将他慢慢拖离狂怒的海流,拖离了死亡。

是人鱼,传说中的人鱼。

斯雷德认为自己应当歌颂神明,在这种走投无路的境地里还给自己送来了希望,那就是中头彩一般的生的希望。

渐渐地,水流变得平缓起来,斯雷德终于顺畅地呼吸到了一口真正的空气。他仰起头,贪婪地呼吸着,慢慢恢复了一些体力。他感觉那手依然没有放开他,在任由他呼吸了个痛快之后,就又带着他向着某个特定的方向游去。

深邃的天幕之中,繁星闪烁,它们静静地看着斯雷德,而斯雷德也抬着头,仰望着它们。它们似乎在向他倾诉着什么,那无声的低语与遥远海面上隐约传来的人鱼的歌声混在一起,尽情地缠绵,尽情地倾诉着。

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你务必听从天空与大海的时刻。一直以来都有着这样的传说:当你与人鱼相伴,你就与神明相邻——而海上生活的人们都相信这个,包括斯雷德在内——于是他认真地倾听着,就像是面对着自己那些心思叵测且满腹牢骚的手下们一样,将此刻所有的耐心都用在了上面。

那是一场对话,他与自己对话,与群星对话。

慢慢地,风声渐起,人鱼的歌声逐渐消失,与之相对的,则是顺着风传来的变得越发清晰起来的人语声。那是斯雷德无比熟悉的声音。

肩膀上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它在努力地拯救着斯雷德,并且成为了此时此刻支撑着斯雷德生命的唯一倚仗。斯雷德仿佛已经听见了命运的呼唤,那正是他对于生的渴望,那正是他最本能的渴望,那是他在经历了死亡之后产生的第一个欲望,他必须为此做点什么!于是他顺从自我,伸手摸出了怀里的匕首——

“啊!!见鬼!!你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手猛地松开,然后用力将斯雷德推得远远的。在听见手的主人惨呼了一声之后,斯雷德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笑了起来。他顺着那一推的力道向着一旁游了的一小段距离,然后回过头去,让自己浮出海面。他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一小半,虽然并不能让他立刻展开有效的战斗,却也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一条传说中的人鱼。”斯雷德举起了手中的匕首:“你的族人是否告诉过你,人类是一个极其危险,极其卑鄙的种族……像你这样的人鱼应该永远也不要接近他们?”

那条人鱼有着青年男子的姿态,黑色短发,蓝色眼睛,并如同传言一般有着相当不俗的容貌。此时那个美男子的眼睛正大大地张开,显得非常愤怒。他的右手被划伤了,蓝色的血液正顺着海浪一点一点地向着四周散开。

“你是个疯子吗!?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甚至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人鱼张开嘴,露出有些尖的牙齿:“更重要的是,我刚刚才救了你的命!”

斯雷德为人鱼充满人性化的反应感到新鲜:“……好吧,我很感激你慷慨的举动,人鱼……但很抱歉,我是个人渣。”

“……什么?”

人鱼显然并没有在自己漫长的生命中遇到过像斯雷德这样的人类,他不清楚自己直白的表现刚好能挑起斯雷德最大的兴趣。于是他依然自然而率真地直面着这个海盗,完全没有隐藏自己真实情绪的意思:他不仅相当困惑地皱起了眉头,就连脸颊上一直因为愤怒而大大张开的腮也稍稍闭合了一些,“人渣?”

“好吧,换个你能明白的说法。人鱼,我是个海盗。”斯雷德紧紧盯住了人鱼的胸膛,似乎在认真地评估着它究竟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大海是我狩猎的猎场,无论是海面上的东西,还是海里的东西,甚至是已经属于别人的东西,只要我有兴趣,那么它们就是我的猎物。现在,言归正传,关于你我之间的事情。非常恰巧的,我听说了很多有关人鱼的传说,并且我也对它们非常地感兴趣。”

“什么样的传说?”人鱼注意到斯雷德审视的视线,再度戒备了起来。他无视了手上的伤口,双手在水下用力张开,尖利的指甲全部对准了斯雷德。

“啊,有很多很多,不过最让人着迷的一个故事是——人鱼的心脏可以让人长生不死。”斯雷德笑着说道:“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在寻找你们,而他们全部都一无所获……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马上就可以做成一笔大生意了。”

听到这里,人鱼反而笑了起来。他满是嘲讽地看着斯雷德,以及他所代表的人类,显得完全不能理解短命种族对于永生的追求:“长生不死?这可真是我所听过的最可笑的传言了,就连我们自己都会死去。”

“这可真是遗憾。”斯雷德耸耸肩:“但事实上,我只需要让他们相信那的确是人鱼的心脏就足够了。你觉得这样的点子如何:我将你的心脏挖出来,然后将你的尸体挂在旁边,一枚鳞片一个金币?肉更加贵重——”

“这主意真是糟透了。”人鱼大声打断了斯雷德的话,并且一脸唾弃:“也许你应该先尝试一下在大海里杀掉一条人鱼,如果你能。”

“我会的。”斯雷德微微眯起了眼睛:“这是一个很棒的挑战,值得为之付出时间。现在,在一切开始之前,我想要问一个问题。”

“什么?”人鱼一脸的疑惑显露无疑。

“你和鲨鱼的关系好吗?”斯雷德故意以轻松的口吻说道:“我听说它们对血腥味儿特别敏感,哪怕很远也会追随而来……好吧,也许是因为人鱼的血液还不够有魅力?”这么说着,他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背,挑起一边眉毛:

“现在你觉得血腥味足够浓厚了吗?”

“你真是一个疯子!”人鱼大骂了起来,他紧张地环顾四周,果然在不远处的海域里看到了那些强硬地竖在海面上笔直地向着这个方向逼近着的背鳍。

他忍不住又大骂了一声,立刻转换方向,用尾巴对准斯雷德所在的方位扫起了一大片浪花。那一尾如同蓝宝石展品一般的尾巴瞬间消失在了海浪之中,沉入了深深的海底。

斯雷德将匕首收回。他看着那群鲨鱼,以及紧随其后出现的庞大无比的海盗船,大声笑了起来:“真是不错的一天!”

“我发现了一条美人鱼!时至今日,我终于找到了一条美人鱼!感谢上帝,我还没有死去!”

鲨鱼群将他围绕在了中间,斯雷德做好准备,在其中一头逼近的时候,于最恰当的那一瞬间扭动身体,躲过攻击,然后一把抓住了突然向着自己冲过来的鲨鱼的背鳍,一跃而上,站在了那宽厚的银灰色背部上。

他站在那里,冲海盗船上的人们挥挥手:“打起精神来,伙计们,准备全速前进!我们有大买卖了!”

他用力踩了踩身下的鲨鱼,那是他独有的信号:“现在,宝贝儿们,给我找到那条逃跑的人鱼。”

 

人鱼的名字是迪克,度过成年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是什么新手,也不会因为常年累积的固执而错失机遇,可以说,他正处在一个对冒险而言刚刚好的年纪。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从暴风雨中拯救人类,但这一定是他最失败的一次。那个人类不仅身体素质比他想象中好,就连思维方式也非常的独特……好吧,危险。现在可好,他们之间不仅有了近距离的接触,还对话了不止一两句,这对于一直致力于躲避所有其他智慧生物的人鱼而言,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是他从未遇到过的情况,从未遇到过的人类,而且与之相遇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绝对不是。只要一想到对方打量自己的视线,迪克就会不由自主地汗毛直立。没错,他感觉到恐惧,哪怕只是回想起那道目光而已。

当——当——当——当——

高亢的钟声将迪克从沉思中唤回,他有些惊讶地张大了眼睛,似乎很惊讶这钟声的响起。但他还是立刻起身,迅速地向着钟声传来的方向游去了。

在一望无际的深蓝色海域中,无数条人鱼如同流星一般向着同一个地方游去,并最终汇聚在了一点。而他们的召集者,他们伟大的王,海域的统治者,正静静地悬浮在自己墨色的王座之前,闭着眼睛等待着。

就在最后一条匆匆赶来的人鱼终于在自己的位置上停好之后,海王也在同时睁开了眼睛,仿佛他早就预计到了这个时间点的到来。只见他那对没什么血色的嘴唇微微张开,就轻声问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每条人鱼都保持了沉默,而在听清了那个问题之后,迪克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也许同胞们保持沉默是因为不知道答案,那么他自己,就是因为害怕了。

他犯下了错误,而那个可怕的后果,已经来临。他就知道那不会是什么好兆头……迪克握紧了自己受伤的那只手,关节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得惨白。

在稍等了片刻之后,海王又问了一次那个问题。而这一次,他抬高了音量,充分显示出了自己对于沉默的不悦:

“最近谁离开过王国,接近了人类?”

周围依然一片死寂。海王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我还会问最后一次,我希望在那之前,会有人向我坦白。”

迪克垂下了脑袋,这是最后通牒。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搞砸了……无论究竟发生了什么,总之,他让王失望了。而事实上他最不想的,就是让他失望。

他垂着脑袋游出了队列,然后跪在了王的面前:

“是我,伟大的王。数日之前,我从暴风雨中拯救了一名人类。”

王沉默了片刻,没有立刻回应,他似乎万万没有想到破坏规则的竟然是迪克,然而他也没有立刻表现出自己应有的愤怒,像是问题的答案其实早已在他的心中了。

他已经考虑了太多,而每一种可能其实都指向了一个答案。于是他并没有责备,而是将王国所面对的情况如实地告诉了眼前这个自己曾经寄予了太多期待的男孩:

“他们找到了王国的位置,正在准备进攻。”

在身后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迪克难过地将头抵在了粗糙的地面上:“我很抱歉,王。”

“道歉并没有什么用,迪克。”王大声说道:“现在,你必须想出补救的办法。阻止那个人类,至少要让他对王国失去兴趣,或者不再肯定王国的所在地。”

“好的,陛下。”迪克将头抬起,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我立刻过去。”

“我期待你的好消息。”这么说完,海王就举起手来,下达了自己的命令:“所有人鱼进入备战状态!做好战争的准备!”

每一条人鱼都举起了自己的拳头,高声应和了起来。

唯有迪克,他只是安静地浮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看着那些因为即将到来的战斗而变得扭曲且兴奋起来的面容,有些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我会阻止这一切的。”他暗暗发誓道。

 

而就在同时,距离这里并不算太过遥远的海面之上,斯雷德望着不断绕圈的鲨鱼群笑了起来:“BINGO。”

“找到你了,我的人鱼。”


评论(12)
热度(53)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