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sladin#《He is a Pirate》02

 @古骨谷 前后两章铺垫七千字才到自己的鸡血点,我的忍耐力真是越来越强了~





Chapter2

 

“这三种药水,”这么说着,他的王将那三个小瓶子递了过来,送到了他面前,“它们分别有不同的效果。做正确的判断,迪克,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药。”

 

当人鱼全都散去,只留下人鱼之王与迪克之后,那个一直面无表情的人鱼终于表现出了一直压抑在自己心中的愤怒:他狠狠地盯着迪克,牙齿死死咬在一起,连带着面部肌肉都紧绷得可怕;他捏紧了拳头,似乎下一秒就可能砸碎一旁的石柱或者跪在他面前的迪克。可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

什么也没有发生,他还是将一切都隐藏了起来,隐藏在了自己与他人的距离之间。尽管如此愤怒,他依然没有责怪迪克;尽管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他已经不需要再压抑自己的感情了,却依然没有将他们的时间浪费在责备上。

对于迪克而言,其实他更希望对方能够责备自己,这至少能够证明他曾经期待过自己。

但他什么都没有得到,王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再一次将自己的情绪压抑了起来。他将迪克领入了王座之后,那里藏着一个通道,蜿蜒着直通地心深处。在漆黑的地道里,他们一深一浅的蓝色鱼尾开始因为环境的变化而闪烁起淡淡的光辉来。

迪克紧紧跟在王的身后,他有些走神。他当然知道这个地道的存在,甚至他自己也和兄弟们一起下来探险过,但最后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这里面什么也没有,就像是一个花费了无数精力的毫无意义的玩笑——漫长的路程之后,你只能得到一个什么也没有的道路尽头。迪克设想了很多可能,为何这条地道会存在,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因此,在前方的王突然停下的时候,迪克差一点撞上去。但他又及时反应了过来,恰好在只差一点就能真正碰到对方的时候停下了。

“王?”迪克睁大了眼睛,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通道的尽头。那里正如他记忆的一样,只是一个光秃秃的尽头,什么也没有。

“你打算怎么处理那群海盗?”王回过头来,这么问他。

迪克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想将他引入海里,再和他好好谈谈。”

“的确,海洋是我们的主场,在这里没有人能够战胜我们。但他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迪克,人类非常聪明,也非常狡猾。”王叹了口气:“他根本不会给你靠近的时间,当你刚一出现在海面,他就会丢下无数渔网,把你困住,再把你打捞上去,就像是处理那些最卑微的小鱼苗一样。”

迪克察觉到了王对于自己能力的质疑,而刚刚有所失误的他却并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他只能再一次保证道:“……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王。”

“然后你会失败,最终成为人类的玩物。”王不悦地看着他。

“我知道我们应该尝试别的方法……可我无法在陆地行走,我没有别的方法可以靠近他。我可以试着掩盖将他引入大海的目的……”迪克还是试图辩解,然后他发现王根本没有与自己交流的意思:他侧过身体,伸手按上了石壁上的某一处,于是已经走到尽头的通道又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这才是这个花费精力巨大的玩笑的真面目。迪克管住了自己的嘴,默默地跟在了示意自己继续前进的王身后。

石门在他们身后悄然闭合,回过头去,那感觉就像是在转身离开原本的地道一般:你察觉不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那俨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海底通道的尽头而已。迪克突然加快了速度,跟上前方一直没有回头的王。

他们来到了这条地道的最深处。那是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随意放了几颗夜明珠,勉强照亮了房间里堆得乱七八糟的那些东西。迪克借着昏暗的光彩打量四周,发现那里面没有一样东西是自己见过的,但总体说来,它们都显得邪恶与扭曲。他看向一直沉默的王,意识到自己已经看见了对方……或者整个王国所隐藏着的,更深层次的秘密。

而他愿意将这个秘密分享给自己。

不去考虑别的因素,王的这种分享的态度让迪克开心得差点飘起来。他动作轻快地回到了王身边,垂手停下:“王,请问我需要做什么?”

王似乎被这句话从沉思中惊醒了,他看向迪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这里有三种药水,它们能帮助你。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在正确的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我能相信你,对吧?

“你会在正确的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对吗?”

尽管已经将这个选择放在了迪克面前,王的语气却显得踟蹰与软弱,他并没有用命令式的口吻,而是选择了一个更加平等的,更加缓和的方式。这是很少出现在他身上的表现,而这种难得的犹豫让迪克清楚地明白,这一次,真正做出决定的人必须是他自己。

他们都很清楚,迪克很有可能一去不回,但他们又别无选择——如果最小的牺牲能够换来最好的结果,他们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于是他慢慢垂下视线,点点头:“是的,我发誓我会。”

王似乎松了口气,他点点头,转身钻入了那堆杂物之间。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拿着三个瓶子出现了,它们全都黑漆漆的,唯有瓶塞稍有不同,王将其中一个瓶子递给了迪克:“这会让你变成人类。”

迪克并没有立刻接过那个药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药?这可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东西。”

“我必须有所准备,”王低声说道:“战争迟早回来——人类探索的领域越来越广泛,我们的避身处最终会暴露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而我们的民众又太过温顺,他们需要更多的有利条件,以保证生存。”

“这是不正常的。”迪克摇摇头:“……这不能算是正常的准备,我以为还会有别的选择?”

“也许别的君王能找到另一个方向。”王将药瓶塞到了迪克手里,强硬的,带着他一贯的风格,“而我,只能想到这样的方法。”

“但你并不喜欢战争,你痛恨它。”

王沉默了片刻,反问:“迪克,如果真的发生了战争,你认为人鱼会赢吗?”

“……我……”迪克很想点头,但他也很清楚,人鱼是绝对无法赢得胜利的。比之人类,他们生活的范围更具有局限性,一旦上了海岸,超过半数以上的人鱼会立刻动弹不得;而且他们还无法使用那些越来越可怕的武器,他们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和不算结实的盔甲去抵挡人类的炮弹。

最终的结果将是无人生还。

“所以,就算输了,至少他们还能作为人类活下去。”这么说着,王将另一个瓶子递给了迪克:“而这个,可以让你有一次机会选择回归大海。”

迪克将两个瓶子紧紧地握在了手里:“我会完成我的许诺。”

“我相信你,正如相信我自己。”王将最后一个瓶子递给了迪克:“但如果你没能完成那个任务,就将这个药送到那个人类的嘴里。这是最后的手段,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要使用它。”

“它会改变一切。”

 

当月亮升起,繁星点缀在天空,将平静的海水映照得如同缀满宝石的丝幕一般时,迪克悄悄地浮出水面,攀上了船锚上的绳索。他紧紧地抓住那根绳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上方巡逻的海盗们。

迪克拿出了第一个瓶子,他毫不犹豫地将药灌在了自己嘴里,等待变化的来临。

慢慢地,他忍不住咬紧了牙关,尽可能地不发出一丁点声音。那感觉就像是被火烧,又像是有人在用刀细心地剔去你身上的每一片鳞片。他在一瞬间失去了自己的视觉,眼前漆黑,耳边仿佛能听见自己全身的骨骼都在发出悲鸣,像是有人剖开了他的皮肤切开了他的筋肉,将他的骨头与血管重新扭曲成别的形状,并一直让他清醒着,活着。

他开始祈求死亡,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发生异变,那与其说是新生,反而更像是一种毁灭。

然后非常突兀的,就在迪克以为自己一定无法坚持下去的时候,一切戛然而止。那疼痛出现得突然,消失得也突然,像是一场梦,醒来之后就什么都没有剩下了。迪克气喘吁吁地泡在冰冷的海水里,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那看上去依然像是自己,却少了很多熟悉的东西,他的鳞片,他的指甲,泛蓝的肤色……那些都已经不在了,那就是一双人类的手,非常非常陌生的,属于人类的手。迪克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之后,他看向自己的下身。

果然,他的尾巴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失落感。在这之前,迪克从未想过它会离开自己,就算之前王已经提醒了他,而他也以为自己真的做好了一切准备,但直到真正面对的那一刻为止,他才确实地直面了这个事实。直到事情真的发生了,他才能够确信,原来它确实会离开。而且,它已经离开了。

他变成了人类,一个彻彻底底的人类。

而现在他并没有任何感伤的时间,迪克摇摇脑袋,开始顺着绳索往上爬。那比他想象中来得简单一些,他能够控制自己的手脚,就像是控制自己的尾巴一样,他脑海中出现自己的目的,手脚就自己配合着行动了起来。尽管还不够灵活,却已经能胜任最基本的行动了。

迪克挂在了船舷上,他在之前已经确定了海盗们巡逻的路线与周期,在自己发现的间隙出现的那一瞬间,他悄无声息地落在了甲板上,借着那上面的影子将自己的行踪彻底掩藏了起来。

他差点滑倒,但好歹在真正摔倒之前稳住了。他趴在一大堆木桶后面偷听了一会儿海盗之间的对话,确定那个男人正好独处以及他目前所在的方位之后,这才重新规划了自己潜行的路线。

迪克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距离他不远的位置,已经有海盗发现了甲板上那蜿蜒了一路的水迹,他刚想大声示警,却别旁边的人按住了肩膀,示意不要出声。那个人整理了一下自己脑袋上稍微有些歪斜的眼罩,将背后的匕首抽出,握在了左手里。

迪克摸进了船舱之中,他身上的水分正在慢慢挥发,这让他感觉非常的不舒服,就像某些乃以生存的事物正在离开一般,让他感觉无比的孤独。这是他第一次在没有凭借任何外物的情况下执行任务,因此心底一直有着隐隐的不安。

他总觉得自己被什么可怕的存在盯着,一个非常危险,非常可怕的人类。可回过头去,他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迪克推开船舱最里面那间小屋的房门,那里面一片幽暗,只有一些朦胧的月光从小窗外透入,勾勒出了一些模糊的线条。迪克注意到不远处的床上鼓着一团事物,那看上去就像是什么人正躺在那里,已经沉沉睡去。

迪克走到了床边,捏紧了拳头。他大概设想了好几种和对方对峙的情况,在确信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之后,他一把掀开了被单——

那里只有几个乱七八糟的枕头。

这是陷阱。意识到这点的迪克立刻向着大门的方向扑去,却已经迟了。一道黑影从门边的阴影中窜出,一把接住了迪克挥舞出去的拳头,顺势一带,将他推倒在了一旁的地板上。迪克这才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能真正地控制好这双自己刚得到的腿:他摔倒了,以自己完全无法控制的角度与速度。

他重重地跌倒在地板上,还没来得转身就被人压制在了后背,抵住了双腿。那个人远比他熟悉人类的身体结构,他只用了一只手和一条腿,就让迪克彻底地动弹不得。

“放开我!”迪克大声叫了起来。

那个人低下头,在他耳边轻笑了起来:“这可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你的尾巴到哪里去了,人鱼?”

“这不关你的事!”迪克打了一个哆嗦,因为对方刚好喷在自己脖子上的温热气息。

“我不得不说,这是相当诱人的场面……你身材很不错,非常非常不错。”那个人又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几乎就在迪克的耳边响起,让迪克差点发起抖来。

那或许是因为寒冷,迪克如此安慰自己。

迪克沉默的抵抗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那个男人依然心情愉悦,他空着的左手依然握着那把小巧的匕首,在稍微拉开距离欣赏了一下眼前的美景之后,他用匕首的尖端顺着迪克的脊椎从上往下轻轻滑过。

那具青涩的身体果然颤抖了起来,以他期待的模样。

“你对人类的身体有什么看法,人鱼?”斯雷德满意地笑了起来:“你对它还不太熟练,是吗?”

“闭嘴。”迪克不满地说道,他的耳朵已经因为愤怒而涨红,显得非常可爱。至少在斯雷德看来,那显得很是可爱。

“这样如何?”斯雷德用施舍的口吻说道:“我再给你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

“你会这么好心?”迪克侧过脸,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当然,我不会这么好心。”斯雷德笑容满面:“这是一个赌注。”

“我是绝不会告诉你我们的栖身之处到底在哪里的!”迪克一口回绝。

斯雷德有些惊讶地摇摇头:“不不不,我并不需要知道那个。”

“……那你的赌注是什么……?”迪克果然上钩了,他总是如此直接,如此容易被眼前的事物带走注意力。

“你的名字,宝贝儿。”斯雷德用匕首轻轻拍了拍迪克的脸颊:“如果我赢了,你得告诉我这个。”

“那如果我赢了呢?”迪克怒视着他,那蓝色的眼睛就像是点燃了冰冷火焰的宝石,璀璨的让人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你不会赢的。”斯雷德压低了声音:“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你离开。”


评论(11)
热度(64)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