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sladin#《He is a Pirate》04

 @古骨谷 吃我投喂!没有刀子!我是真爱!




Chapter4

 

结局其实早已注定,所有安排所有努力都只是将你导向那个注定的结局,而你需要做的,其实也只是接受它。或许在故事里主角终会克服一切困难迎来胜利,但在这里,在这个不是故事的故事里,无论迪克如何努力,太过明显的实力差距都只会导向同一个结局。

尽管他不想承认,但最终,斯雷德还站着,而他自己已经失去了意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并没有看见远处海域中慢慢散去的人鱼群,也没有看见从海盗船另一侧悄悄攀上船舷的黑色身影。他陷入了深度的睡眠之中,在冰冷得如同海底最深处的梦境里,如同婴孩一般蜷缩在一起,将自己的双膝紧紧抱住。

斯雷德将迪克带去了自己房间,他将这个毫无防备的青年丢到了自己床上,看着对方摸索着在丝绸质地的柔软床榻中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并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之后,才转身离开房间,锁上了房门。

他其实并不用防备到如此地步,迪克的体力与精力都已经消耗殆尽,需要相当长时间的休息才能恢复过来。没错,这举动看似多余,而且显得相当不海盗,但在斯雷德过去几十年的海盗生涯中,类似这样的“多余的”小举动却经常成为他挽回败局的最佳伏笔。

因此,斯雷德一直坚持着自己这种并不爷们儿的小心翼翼,正如他对于自己一切行为的布置与安排。

斯雷德洗了一个酣畅淋漓的澡,换上干净衣服,走到了船舱最下方的一个小房间前。那房间处在一处走廊的尽头:走廊的位置非常偏僻,除了目的地是那里之外根本没有别的需要走到那个方向的道理;走廊狭窄,每次只能过一个人,长度不会过长,却也不会短到能让人几步就走完;除却属于房间的小门之外,那走廊里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因此非常适合谈论一些不方便别人听的话题。

因为房门很厚,也没有窗户,因此房间里面非常闷热,而且如果不点灯,几乎什么也看不见。斯雷德打开房门,然后闪身进入,房门无声地在他身后合上。尽管并不能在黑暗中看清一切细节,但仅是凭借直觉,斯雷德就知道房间里面已经有人了。

于是他笑了起来:“情况如何,老伙计。”

“正如您所说的,”黑暗中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砂石在声带上摩擦一般:“那些人鱼戒备了起来,全副武装。因为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了您的决斗上面,所以它们并没有察觉到我的靠近。”

“它们有多少?”斯雷德满意地问道。

“五六百。”那声音如实回答:“能够战斗的占据了一半的数量。”

“不错,非常不错,一个生机勃勃的族群。”斯雷德舔舔嘴唇:“要发展到这种规模可不容易,它们一定有一个不错的领袖。”

“是的,我的主人。”那声音有些遗憾地说道:“它们有一个不错的王。尽管已经被人类逼近到了家门口,还是有条不紊地安排着一切。在我看来,这一次我们很难趁乱打劫,只能按照计划从长远来看。”

“……对,长远计划。这不是我们吃独食的时候,是的,没错,从一开始就应该这么办。至于那个聪明的人鱼王,虽然有些麻烦,但既然他根本无法察觉到我的真实意图,那么无论他如何努力,最终都只会是白费功夫。”这么说着,斯雷德眯起了眼睛。

“如果不是您早就告诉了我一切,这世上大概没人能明白您的计划。”那声音真挚地奉承着。斯雷德很理解对方的这种态度,也享受着对方的恭敬。

斯雷德偶尔会想,例如此刻,他会想,如果换做他自己在面对救命恩人的时候,大概也不能表现出更好的态度……不,事实证明他表现得非常糟糕。斯雷德想起了自己在迪克面前的表现,那是十足十的恩将仇报。但他依然选择这么做了,于是到了现在,他就没有了后悔的余地。

“现在,我们可以准备启程。”斯雷德用手指敲了敲手肘,下达了命令,“拿出我的面具,找到目前距离我们最近的一艘海盗船,我不关心那会是谁……就说丧钟需要和他好好谈谈,谈一笔大生意。”

“遵命,老大。”那声音顿了顿,接着问道:“其他人那里我应该怎么说?”

“怎么说?”斯雷德顿了一下,声音突然变得异常的愉快:“就说我成功找回逃到人鱼族群里的恋人了,现在我们回去,去找别的海盗联络联络感情……真正的大买卖在后头,这是一次难得的,所有海盗都必须联合起来的大买卖。”

“这的确能说服他们。”那声音似乎有些鄙夷,“不过,恋人……难道您是指那条人鱼?”

“没错,人鱼。”

“老大,它只是一条人鱼而已……”

“是的,他只是一条人鱼。”斯雷德充满感叹地说道:“但对他而言,我也只是一个人类。”

“……老大,为什么你要考虑一条人鱼怎么想的?他只是人鱼,人鱼,我的老大,他连人类都不是……还如此的弱小。”那声音满是不解地问道。

他的态度其实很好理解,首先,在所有人类看来,非人族的生物都没有被尊敬的必要。特别是对于海盗,就连同族都可以买卖的他们更是看不上除却海盗之外的任何存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弱肉强食,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没错,无论如何,他都只是人鱼。”斯雷德附和着,就像是在叮嘱着自己。

“啊,大伙儿都知道您一直在找人鱼……”那声音将话说到一半就停下了,他发现自己已经超越了某条界限——斯雷德其实非常不喜欢别人提及自己的这段过往,即使在偶尔醉酒之后他会喃喃自语这件事。

“不,不,那只是一个童年时候的执著。”斯雷德轻声否定了对方的猜测:“你有一个梦想,一直想着去实现它,就是如此。”

“梦想?就是如此?”声音里充满了不解,毕竟对于海盗而言,这是非常虚无非常遥远的一个词汇。

“对,你实现那个梦想,解决它,让它再也不能困惑你,”斯雷德的声音慢慢变得低沉,仿佛能融入黑暗之中,“这才是梦想真正的作用。”

“简而言之,我的朋友,梦想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需要被破坏。”

“而现在开始的一切,正是我破坏自己梦想的第一步。”

 

一天一夜之后,迪克才真正恢复了意识。他刚一睁眼就发现不远处坐着一个带着奇怪面具的男人,他立刻紧绷了身体,但又很快放松了下来。即便看不到脸,他也能在短时间内辨认出对方的身份。

毕竟他们曾经战斗了一整个夜晚,实在很难认错。

那戴上了头盔的海盗头子正装模作样地捧着一本书,他故意装作没察觉到迪克已经醒来的样子,仿佛全身心都投入在了书的内容之中。迪克趁机仔细打量了斯雷德一番,他清楚人类和人鱼的生长周期差距很大,但就斯雷德的外貌看来,他应该已经年轻不再了。

在迪克的认知中,有着斯雷德这种外貌特征的人鱼全都应该躲在安全的地方颐养天年——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如此——他从未见过像斯雷德这样依然活跃,依然能够战斗,并且比自己这个青壮年还要强大的存在。

他们应该是迟缓的,软弱的,并且非常非常固执。但斯雷德似乎和以上三个词语都不沾边,他强大,动作迅速,果断又狠毒,是个完全超出了迪克想象的人类。

“早上好,迪克。”斯雷德笑着问好:“睡得好吗?”

迪克面色阴沉地从床榻上下来,脚依然有些发软,他却还是稳稳当当地站好了:“噩梦连连。”

“那真是不错。”斯雷德终于舍得结束自己的阅读了。他将书签放进去,然后合上书放在了身边的小桌上,这才看向了迪克:“还能做梦,证明你还活着,这是好事。”

“……你打算怎么处理我?”迪克吸了口气,“给我戴上镣铐,让我像最卑微的奴隶一样工作?”

“有趣的猜测。”隔着面具,斯雷德的声音显得比平时还要低沉一些:“但很遗憾,我并不需要更多奴隶,而你……以你的资质而言,如果只是当做奴隶的话,那就太浪费了。”

“那你想要怎样?”迪克面无表情地问道。

“很简单,一个任务。对你而言相当轻松的任务。”斯雷德将十指交叉在了身前,“迪克,你应该知道我是一名海盗。”

“当然。”迪克微微皱起眉头,不大明白为何斯雷德突然提起这点。

“我手下有一些人,也有一艘不错的船,所以还算有些名气。”

“所以呢,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迪克不耐烦地问道。

面具后传来了一串闷闷的笑声,斯雷德忍住笑意,接着说了下去:“像我这样的海盗,在这片海域里还有个五个……我们彼此都看不顺眼。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海洋虽大,甜头却非常有限,有些争夺根本无法避免。”

“可以想象。”这么说着,迪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但我们并不提倡相互厮杀,这对我们没什么好处,我们实力相当,随便的战斗只会便宜其他人……这不是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乐意看见的。”斯雷德终于说道了重点:“所以,我们之间有了一个不成文的协定。”

“而这和我有关?”迪克的双眼终于亮了一些。

“是的,”斯雷德点点头:“我们会派出手下互相战斗,战斗的结果也就是今后一年资源分配的依据。这是非常重要的战斗,而今年,非常不巧的,我的战士在前段时间受伤了……而我发现你。一条人鱼,非常地擅长战斗。”

“……你就不怕我故意输掉?”迪克问道:“我们之间的约定只是需要我跟在你身边而已,战斗的胜利并不在我的承诺之内。”

“真很有趣,一个不期待胜利的战士?”斯雷德笑了起来:“你从不期待胜利……在你战斗的时候?你从未想过它,哪怕一次?”

“我从不。”迪克冷冰冰地说道:“我并不是为了胜利而战斗的。”

“那么,你为了什么而战斗?”

 

“和平。”

 

斯雷德大笑了起来。他差点就想摘掉面具了,那东西虽然已经做得尽可能舒适了,但还是闷了厚厚的一层,比不上自由大笑的肆意。他笑了很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才平静了呼吸,而他对面的迪克,早就捏紧拳头怒目而视了。

“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好笑的。”迪克怒气冲冲地说道。

“不,并不好笑……哈……”斯雷德咂咂嘴唇,勉强严肃了声音:“只是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答案而已……完全超出了预料!你赢了一小次,迪克,完全超出了我的预计。这可真是有趣,一个为了和平而战斗的人鱼。”

就在迪克想要继续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时,斯雷德又接着说了下去:“但是,这真的是你自己的想法吗?”

“……什么?”迪克困惑地看向了斯雷德。

“我注意到,你被人很好地训练过。”斯雷德举起双手,示意迪克放轻松一些:“你很有天赋,但天赋并不足以解释你之前的表现。你在战斗的时候总是特别冷静,这与你的天性相悖,并不是天生的东西,因此……我猜测你被人训练过,而且是从小,被什么人非常严格地训练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没错,正是如此。”迪克不禁想起了那段单纯而又快乐的时光,表情稍稍软化了一些。而斯雷德,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细节。

“他将你训练成了一个优秀的人鱼战士,但与此同时,他也灌输了太多自己的东西给你。”斯雷德的声音慢慢带上了一丝蛊惑:“看看你的战斗方式,看看你战斗时的表情……你从不享受战斗,不是吗?”

“怎么会有人享受战斗?”迪克大声反问:“那是如此残酷,如此可怕的事情!”

“不,不……你搞错了。”斯雷德摇摇手指:“战斗并不可怕。从古至今,所有生物都明白一点: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战斗。那不是后天形成的,而是生命本身的一部分,是所有生物的天性。所有生物,都会在战斗的过程中达到优胜劣汰的目的,让更加优秀的生命得到更加充足的资源,让它们能够继续延续下去。”

“迪克,你在浪费自己的天赋,你是一个天生的战士,有很多别人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学习的东西,你天生就会了。”斯雷德站起来,来到了迪克面前。他伸出手搭在迪克的肩膀上,迫使人鱼不得不抬头与自己对视:“而你却一点也不享受战斗?

“你还记得那种刺激,那种紧张感吗?那是你抛弃了所有顾忌才能得到的东西。迪克,相信我,你可以在战斗中找到真正的自己……一个自由的,快乐的自己。那一定是你从未体验过的快乐。”

迪克深吸了一口气,后退了小半步。他有些艰难地扯出了一个笑脸,以示自己心中的不屑:“……很动听,差一点就说服我了,斯雷德。”

“我并不需要说服你。”感觉到迪克的紧绷,斯雷德相当体贴地后退了一点:“你自己就能感受到……这样如何,在抵达最近的海盗船之前我们还有一周的时间。”

这么说着,斯雷德终于抛出了今天的真正目的:“在这段时间里,由我训练你。我将成为你新的导师,教会你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战士。”

“在那之后,你再说出自己的决定也不迟。”

他看着他,笑着问道:“所以,你的回答呢?”

“……好吧,我试试。”

理所当然的,他得到了自己计划之中的答案。


评论(4)
热度(49)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