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承花#滴水穿石

BE注意。伤害我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醺君醉也



 

他站在人群之中,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潮挤来挤去,川流不息,却又微妙地与自己隔了一些距离。他看着他们,那些人的脸上或者挂着微笑,或者面目空洞,像是一个个游离在自己世界之外的角色,像是舞台上的人。

他站在原地,一瞬间忘记了自己原本的目的。

直到有人重重地撞过他的肩膀,大笑着向着朋友奔去。

直到那个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竟然是在等待。他在等待某个人从自己身后走来,重重地拍自己的肩膀,然后大笑着将自己牵走。自己则可以切一声,伸手按按帽子,掩饰住已经泛滥上面容的微笑,由着对方牵着自己,快步地往前走。

但现在,那已经变成了他单方面的等待了。他很清楚,那个人已经不会从自己身后走来了,他已经不会再来了。

空条承太郎迈开步伐,缓缓地走向了前方。

而他的周围,空无一人。

 

发生在空条承太郎身上的变化其实并不显眼,事实上在别人看来,他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他还是那个模样,不怎么说话,戴着帽子,压低帽檐,衣服的品味也延续了以往的风格,除了气场变得更强了之外,时间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更多的痕迹。

他还是那个样子,好像无论分别了多久,无论大家走了多远,当你回过头去,那个空条承太郎还依然站在那里,没有变化,也不会有变化。

他就像是一段记忆的道标,当你看到他,你就会立刻想起那段经历,回到那段过去之中。尽管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不想去回忆那次旅行,所有人都试图回避那段记忆,所有人都巧妙地回避那个话题,但当他们见到承太郎,他们就会立刻回到那个时间段去。

那就像是既看到了承太郎,又看到了花京院。

两个身影交织在一起,可当认真去看的时候,你又只看到了承太郎。

还是那个承太郎,一个人站在那里,与以前别无二致。

 

但他确实又在改变。

那并不是什么摆在明面上可以用语言描述出的变化。承太郎还是那个承太郎,他只是变得更加稳重了而已。他开始谋定而后动,做出一些像是智囊团才会做出的决定,他更少地依赖自己的直觉,就算挥出直拳更加符合自己的性格,他也会在认真地考虑之后才会真正地打出那一拳。

那样的克制,本不应该出现在承太郎身上。

他应该更加洒脱,更加率直,就像星光一样照亮暗沉的夜空,让仰望的人清楚自己还有一个方向前行,还有一道光芒可以跟随。

但那依然出现了,他变得克制,他变得不像是自己。

可那又是承太郎。他只是跟随了自己的心,做出了自己认定的选择而已。他认为自己应该成为那样的人,就真的按照自己的意愿变成了一个像那样的人。那是星星自己选择的方向,不为任何人左右的方向。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他选择成为一个那样的人,一个和某个人很相似的人。

他从一个团队中需要被他人想办法黏合在一起的角色,变成了一个主动黏合他人的角色。他开始注意别人的想法,开始注意每个人的特质。并不是说以往的他不会注意到这些,他是个敏锐又细心的人,他当然会注意到这些,但在更早些的时候,察觉这些特质并将它们导向更利于团队发展的方向,这样的任务,并不需要他去完成。

那是一种依赖,那是一种习惯。他清楚自己需要一个这样的角色在身边。于是如今,他只能自己成为那个角色,成为自己的依靠。

 

那就像是一个玩笑,一个可笑又可悲的错觉,看上去就像是承太郎的身边还站着花京院。但那是不可能的,事实也是如此,当你认真看过去,承太郎的身边的确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他自己。

他只是,一点一点地变成了像是花京院一样的人而已。

他按照自己的选择,按照自己的意愿,克制自己的本能,克制自己的本来面貌,由内向外地,一点一点地习惯将另一个人融入了自己体内。

那就像是一滴滴的水,慢慢地滴落,日积月累,将那顽固的石头穿透,将它的心粉碎。

承太郎别无选择,因为那就是他唯一的选择。他的身边就是应该有一个像花京院一样的人,因为,那是能让他自由呼吸的生存模式,那是最恰当最合适他的生存模式。

可花京院已经死去。

他已经离开。

从此之后,再也不会有人从承太郎的身后靠近,用力拍打他的肩膀,将他带走;再也不会有人出谋划策,让承太郎随心所欲地尽情发挥;再也不会有人费心将承太郎拉入团队的范围,让他融入一个群体……

承太郎只能依靠他自己。

因为他已经失去了那个真正的依靠。

 

空条承太郎一个人站在人群之中。

他站在那里,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永远也不会来的身影。

 

然后,他就变成了自己等待着的那个人。慢慢的,以所有人都不会察觉到的速度。

所以直到最后,他依然一个人。




END。

评论(1)
热度(10)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