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sladin#《He is a Pirate》05

 @古骨谷 再一次重点跑偏XD



Chapter5

 

他尽管警惕,却相对单纯,这让斯雷德的计划进行得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顺利一些。或者,其实这样的“顺利”也已经在斯雷德的计划之中了。他很清楚自己在迪克心中的定位:危险,狡猾,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打算,但尽管如此,其实并没有做出对自己的族群有确实伤害的举动。

因此,斯雷德可以确信,自己在迪克眼中甚至还算是安全。

在这样的基础上,他都不需要做更多,只需持续表现出单纯的友善就好。那就像是静静漂浮在水中的鱼饵,他只需等待,然后鱼儿自会上钩。

就眼下的情况看来,那鱼儿已经上钩了至少一半。

 

“放松,迪克,你需要放松。”斯雷德手持小刀,缓缓踱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面手持双棍的迪克。

黑发青年喘着气,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笑了一下,声音不大平稳:“放松?放松到什么地步……我需要冥想?试着想象自己是天空中的一只飞鸟?”

“也许你可以试试看。”斯雷德笑着接过他的话头,动作自然。他显得比迪克还要轻松,似乎已经决定结束这次对练了。迪克被他的情绪带动,不由地放松了一些。

然而就在下一秒,不,就在迪克放松的同时,斯雷德已经冲到了他面前,声音里带上了实质性的杀意,“而我会斩断你的翅膀,小鸟先生。”

迪克闪开了他的第一次攻击,但紧接着他就打滑了。赤裸的脚一不小心就踩在了被汗水湿滑过了的甲板上,毫无防备的迪克直接失去了平衡,斯雷德趁机伸出手去,拉住了他的手腕,然后伸出腿将他绊倒在地。

斯雷德并没有松手,他顺势倒下,却又在最后关头屈起膝盖,阻止了自己直接倒在迪克身上的结果。他手中那柄亮晃晃的刀刃刚好插在了迪克的脖子边上,差一点就能真正刺中。迪克咧了咧嘴,显然摔得非常实在。

斯雷德在面具之后微笑了起来,他当然不会告诉迪克这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他只是保持沉默,然后在极近距离下盯着迪克的眼睛,从对方的眼睛里捕捉到自己戴着面具的模样。

他很满意地确定,那样子很好地模糊了他的年龄,让他的气势显得更加强盛。

他感觉迪克的眼珠在轻轻地颤抖着,尽管小家伙已经竭尽全力想要稳定下来了,但那其实并没有什么用。他们都很清楚,其实他已经受到了斯雷德的影响,他只是在强撑而已。

斯雷德慢慢后退,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他将匕首挽了一个花俏的弧度,收入刀鞘,然后对着迪克伸出手来:“你表现得不错,但还不够好。”

“我知道。”迪克从甲板上撑起来,犹豫片刻,还是抓住了斯雷德的手。这是对练以来他第一次接受斯雷德的好意,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进步。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再过三天我们就会遇到第一艘船,你的第一个对手。”斯雷德很满意迪克的表现。尽管这些情况早已在他的脑海中模拟过了上百次,但当它真正发生的时候,他依然无可避免地感觉到愉悦。

他在慢慢地狩猎,慢慢地捕获,成功已经近在咫尺。

“你会输。”斯雷德松开了迪克的手,像模像样地扮演着一个导师的角色。

迪克站在那里,穿着原本属于斯雷德的黑色裤子,以及一件有些宽松的橘黑双色上衣,宽大的领口刚好挂在肩膀的两端,好似差一点就能顺着肩膀滑下去——而它却又一直都没有滑下去。他皱着眉头,抬起手来将汗湿的头发往后梳了梳,但那些不听话的刘海却还是不听话地落回了原处。

“我还差什么?”迪克认真地询问道,他已经开始试着接受斯雷德的建议了。

斯雷德轻轻哼了一下:“首先,你要习惯鞋子。那不仅能保护你的脚,还能让你适应更多类型地面。”

迪克砸了咂嘴,抬起自己赤裸的双脚看了看:“好吧,好吧,我知道了。这让我感觉不适应,穿着鞋就像是脱离了环境……还有这些衣服,它们也让我感觉不自在,就像是被水草缠住了似的,我总想把它们撕下来。”

“噢,我倒不反对撕下来这个动作……如果只有我们两人的话。”斯雷德漫不经心地说道。

迪克将目光从衣服移到斯雷德脸上,有些疑惑:“抱歉?”

“没什么。”斯雷德若无其事地将话题导回原位:“合适的鞋子可以非常有效地避免刚才那种突发情况。在人类社会里,伤害的确能教给你很多,但既然你已经有一个新的导师了,那么我自然会教导你规避一些不必要的伤害,让你清楚如何保护好自己……毕竟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会像我一样放水。”

“好的好的,”迪克随口应付道:“昨天是衣服,今天是鞋子,然后呢,我还需要什么?”

“好问题。”斯雷德双手背在身后,像是审查员一般绕着迪克走了一圈,“你只有两根棍子,这可不够。护具也不够,你的肩膀,手臂,小腿……暴露在外的地方依然太多。”

“我穿着衣服!”

“而那并不够。”斯雷德走到迪克后方,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不出意料,自己手下的肌肉立刻一片紧绷。这是自然反应,不具有任何欺骗性……除非人鱼已经学会控制自己身体的所有反应来欺骗他人了,而斯雷德很确定迪克还没有这样的控制力。

于是答案变得非常清楚:人鱼还没有彻底放松警惕,他那种逐渐变得活跃起来的表现很有可能是演技。不,那应该就是演技。斯雷德不会错过迪克眼中一闪而过的警惕,那些带有审视意味的光彩在某些时候非常让人着迷。

这也是预料之中的。如果猎物太容易到手,反而会失去很多乐趣。更何况他们已经各自退让了一步,展现出了表面上的和平。斯雷德若无其事地放开了自己的手:“我会为你准备一些防御道具,更多武器。”

“我不需要更多武器。”迪克立刻拒绝。

“一些抓钩,一些绳索。”斯雷德慢吞吞地说道:“相信我,你需要它们。”

“难道我还真会像鸟一样在空中飞?”迪克满是嘲讽地侧过头,看向了斯雷德。

“你身体灵活,并且轻巧。”斯雷德一面说着,一面用手划过迪克的背部,“你能做到很多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所以,为什么要将自己限制在地面?你明明可以在更大的空间里发挥出更好的效果。”

“谢谢你的赞扬。”迪克用干巴巴的声音说道。

“你会意识到,那和在海里一样自由。”斯雷德猛地凑近了一些,又拉开了距离。他发现迪克的耳朵有些变红,但那更后可能是自己的错觉。

“你会爱上战斗的,迪克。”斯雷德大笑了起来,转身向着船舱的方向走去:“而我会让你战斗得更加自由。”

他感觉迪克的目光一直追随在自己身后,紧紧地锁定在自己后背。直到自己走进船舱,那灼热的目光才被身后合上的木门隔断了。

斯雷德活动了一下肩膀,将之前和迪克对话时的轻松完全收敛,声音变回了往日的那个丧钟:“准备得如何了?”

“回信已经到了。”一个小纸卷递到了斯雷德手中,“很显然,大家都对传说中的人鱼非常有兴趣,所有人都迫不及待。”

“这是当然的,人鱼意味着长生不老,没人能抵挡这个诱惑……特别是这些永远也赚不够的海盗们。”斯雷德将纸卷捏在了手里:“三天之后,序幕就会真正地展开。到时候……”

“我们只需要准备一个盛大的开场就够了。”

 

这是一艘巨大的海盗船,和斯雷德的那艘不逞多让,较为不同的是,这艘船的船身被刷了一层黑亮的油漆,桅杆上描绘着可怕骷髅的海盗旗在海风的吹拂下狂乱地飞舞着。而现在,几乎全船的人都集中在了甲板上,而迪克正站在黑压压的人群中心,对面是一个高出了他大半个身体的魁梧壮汉。

那家伙就是一个肌肉的集合体,狰狞的肌肉像是纠结的树根一样盘结在高大的躯体之上,乍看上去就连他的手腕都有迪克的大腿那么粗。迪克虚着眼睛看着大个子扭曲的面容,仔细评估了一番对方那张已经被肌肉扭曲了的面容,挑着眉毛笑了一下,神色轻松。

这家伙虽然看起来可怕,但骨子里只是一个弱鸡。别说和斯雷德比较了,就是比自己,也差了很远。

迪克依然穿着黑色的裤子,橘色和黑色各半的上衣,手肘和小腿上戴了金属护具,腰间一根皮带,挂着几个装有小道具的皮袋子,后背背着两根交叉的黑色短棍,胸口上则被斯雷德硬是挂了一个金属的S标志,脸上还戴了一副黑色的眼罩,遮挡了他的主要面部特征。比起海盗,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盗贼。

周围嘘声一片,在所有人看来,派出迪克这种瘦弱小子出战的丧钟根本就不尊重这次比试。他们都在期待迪克对手的表现,他们期待鲜血,期待丧钟彻头彻尾的失败——期待着那个狡猾的,可怕的,任何人都不敢得罪的海盗头子,重重地跌入泥潭之中。

而那个最应该焦虑不堪的海盗,此时却悠哉地站在距离相当远的高台上,双手背在身后,仿佛在享受海风与阳光的抚慰。

“这就是那条人鱼?”与他并肩而立的海盗问道:“他现在可是长着两条腿,到处活蹦乱跳的。你要怎么向我证明他真的是一条人鱼?”

“他的血是蓝色的。”丧钟的笑声从面具后面传出:“如果你的手下能让他流血,那么你就会得到证明。”

“那很轻松。”

“你可以试试看。”

“丧钟,你对他很有信心?”海盗有些狐疑地看了过来。

丧钟转过脑袋,看向了对方,“不,我只是对自己的选择很有信心。”

 

那不过是一个呼吸之间的事情,好像有无声的发令枪扣动了扳机,原本对峙中的两人就在同一时刻开始动了。巨人向着小个子扑过去,小个子没有后退,而是主动迎了上去。海盗们立刻大声欢呼了起来,他们期待着鲜血,期待着那个小个子被巨人一把抓住撕成两半。但是,他们的期望落空了。

迪克一脚踩在了巨人的膝盖上,闪过巨人抓过来的双手,翻身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这巨人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小山,扑过来的时候根本地动山摇,但他的动作实在太过迟缓,在迪克看来根本就没有在动。要闪过巨人的攻击,实在没什么难度。迪克抽出双棍,用力敲在了巨人的后颈窝上。

那没用,迪克看了看手里那两根所谓的非常结实现在却已经弯曲了的棍子,随手将它们丢到了一旁。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丧钟所在的方位。那家伙依然站得笔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却一点也看不出担心。

而他们两人都很清楚,所谓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

迪克收回视线,躲开巨人胡乱挥舞的手,从腰间的小包里拿出了号称无比结实无比轻巧的绳索与抓钩。他立刻选定好了路线,再一次躲过巨人毫无章法的攻击之后,向后跃去,并在半空中甩出抓钩,挂在了附近的桅杆上。他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如同飞鸟一般上升到了半空中。

海盗们开始大声鼓噪,一片混乱中,狂怒的巨人好不容易才锁定了迪克的身影,他立刻咆哮着向着人鱼所在的方向扑了过去。于是那周围的人群又开始惊呼,忙不迭地闪躲。

迪克已经落在了桅杆上,他单手抓住一旁的升降索,看着巨人向着自己这边冲了过来。空中战地肯定不利于巨人,周围也开始了再一次的嘘声一片,他们开始咆哮小婊子你有种给我下来。他们担心迪克利用体格的优势将这场战斗变成消耗战。但事实上,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迪克无意占据这样的地理优势,这种程度的敌人并不需要让他做到这种地步。

根据巨人奔跑的速度,他已经做好了预判。然后就在那家伙终于冲刺到合适的位置之后,一跃而下。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飞鸟。

迪克手中牵扯着无数绳索,如同羽翼一般展开在整个半空中,谁都没有看清他是在什么时候做好的准备,谁都没有。那些绳索如同突然出现的一般,从他的双手展开,他张开双臂,刚好掐在那个时间点那个位置落在巨人的正对面。巨人表情狰狞地瞪着他,咆哮着,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下巴。

迪克笑着冲他打了一个招呼:“嘿,大家伙,要礼物吗?”

就在巨人愣神的一瞬间,迪克手中的绳索已经尽数转移到了他的手中。一身轻松的迪克动作轻巧地后退一步,举起手来,头也不回地射出匕首。

那匕首刚好割断了升降索,主帆立刻下落,那巨大的黑帆在落下时所带动的力量是任何人都无法抗衡的。巨大的力量从绳索上传来,将巨人猛地拉扯到了半空中。他挣扎,可越是挣扎那些绳索就缠得越紧。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被那些蛛网一般的绳索带的越来越高,最后被死死地捆在了主桅杆的最高处。

他无力地挣扎,疯狂地咆哮,却没有任何办法。

胜负已定。迪克仰起头,用手在额前搭了一个小小的帐篷。他耸耸肩,笑了起来:“上面风景好嘛,大个子?”

周围一片死寂。

几声掌声响起,迪克回过头去,发现那果然是丧钟在拍手。男人显然很满意迪克的表现,虽然迪克到最后都没有痛下杀手。但他很清楚,迪克已经开始学着享受战斗了。他比任何人都爱那种自由的感觉,比任何人都。

如同鱼一般,如同飞鸟一般,自由且不受束缚的感觉。

斯雷德放下手,看向了自己身边的海盗:“现在,你可以试着想出别的方法来证明他是否是人鱼了。”

“也许你可以让他唱唱歌?”


评论(9)
热度(58)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