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枪弓#缪斯

 @Crimo没ID了  生日快乐!!!!抱歉晚了一天!!!今年的生贺不是虐哦wwwww爱你么么哒!

没啥意思的现代AU,请不要嫌弃XD。


 

 

“库丘林老师,新书有计划了吗?”

“库丘林老师,请注意截稿日。”

“库丘林老师,请尽快与我联系。”

 

-1-

啊啊,烦死了,不知道写什么啊。

完全没有灵感。与其说是灵感突然跑走了,不如说是没有源头的河流一直都在慢慢地流逝,直到最终干枯殆尽自己都毫无办法。

库丘林点燃一根烟,然后又恨恨地将烟按熄在了烟灰缸里。他眯着眼睛盯着眼前那堆白纸,一把将那碍事的玩意儿揉成一团丢到一旁之后,他猛地站起身来,弓着背拖着步子走出了房门。

他游走在漆黑的巷道里,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话虽如此,其实他对于自己真正寻找之物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他只知道自己灵感枯竭,需要一个新的刺激。那可以是他感兴趣的,那最好是他感兴趣的,他喜欢的,能让他有深究下去的冲动的——

然后他看到了Emiya。

白发男人穿着合体的酒保服,黑色细领带,黑色衬衣的纽扣扣到了最后一颗,带着一点光泽的衣服好好地包裹着那具富有活力的身体,伴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挤出好看的褶皱,又拉扯平,并在同时发出簌簌的丝鸣声。

库丘林紧紧地盯着对方,目光毫不掩饰。

事实上,他也无暇遮掩自己探究的目光。当时的他正充满幸福地感觉着自己究竟是如何被灵感的巨浪所吞没的,他无法控制地紧盯着那具身体,盯着那个男人顶着自己最中意的眉目做出自己最厌恶的表情,并在最终,用那带有疏远意味的浅灰色眸子扫了自己一眼。

“有什么事吗?”

那就是Emiya和库丘林之间第一次对话的开始。

直到现在库丘林都记得那个街道上倾斜的昏黄灯光,记得周围那些黑暗阴影的形状,记得有一只野猫路过的时候尖叫了一声,记得Emiya一共提了两大袋垃圾,记得他和自己之间的距离正好三步。

就是他了——

库丘林瞪大了眼睛,楞楞地看着对面那个男人,过了好一会儿才诺诺地开口,声音莫名的嘶哑:“啊……那个……店面的正门是在……”

“那边街头上。”Emiya若无其事地指出了店铺的所在,那小小的门在一大堆霓虹灯箱的映照下显得尤其夺目。

“那么,失礼了……啊,对了,欢迎惠顾。”Emiya与库丘林错身而过,态度稍显傲慢地点了点头。

库丘林没有跟着他走进那扇小门,他选择站在原地,目送着Emiya的身影被黑暗吞噬。然后过了一小会儿,他慢慢蹲下身去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这种令人讨厌的模样,这种令人讨厌的态度,这种令人讨厌的高度,没有错了……

“这次让人厌恨的主角原型就是他了。”

这么说着库丘林狞笑着摸出了烟,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根,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夺目的光辉。

 

在某些特定的时候,作者需要做的只是放开身心去好好享受就好了。

当他累积了足够多的素材,当他设想好了一切细节,当那个故事在他脑海中盘旋了无数个日夜,当他意识到自己只是欠缺一个正确的宣泄口——而现在,就连那个宣泄口都已经完完全全地准备好了。那么无需所言,他真的只需要放开一切束缚,将一切都倾泻出来就够了:他的身体自会完成自己的任务。

回过神来的时候,库丘林发现自己正用力喘着气,手上全是自己宣泄出来的痕迹。再看看桌子上完成了开头的文稿,数起了第二天傍晚到来的时间。

 

 

-2-

出现了奇怪的客人。

好像有和店长说过话,无法确定这点是因为当时自己并没有在意这个人,好像也和店长说过自己的名字和职业分别是库丘林和作家。除此之外,Emiya对那个家伙只能算是知之甚少了。

那个蓝发的家伙从不与他交流。但他总会早早地站在街边等着店门打开,然后以第一个客人的身份进入吧台,沉默地拿处两瓶啤酒,然后就默默地坐在了店里最昏暗的角落里,不与任何人交流,就是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瞪着自己那双琉璃一般的红眼睛尾随着Emiya,一刻不停。

但他从不开口,也没有试着发生任何真正意义上的肢体接触。他只是看着,以光明正大的态度观察着Emiya,既不吵闹也不靠近,像是隔着玻璃墙的动物观察员——只是目光火热。然后在沉默地酝酿了两个小时之后,这个古怪的家伙才会在桌面上留下钱,并且安静地离开。

Emiya的确会为这样的举动感到光火,但在这种环境下工作了两年之后,他又有怎样的客人没有见过呢?

至少在面对库丘林这样的家伙时,他还可以苦笑着安慰自己,对方还算安静,还没有交谈的打算,也没有尾随自己回家的举动。

他真的只是看着而已。而自己也只需要忍耐每晚都会出现的充满审视的目光而已。

 

一切交流一切转折一切故事都在库丘林自己的脑海之中。

他用带着厌恶的情绪观察着Emiya,揣测着他每一个举动之下的含义,尽量捕捉了他每一句话的每一个用词,去猜测那其中隐藏着的真实含义究竟是什么。

他确定,Emiya是个伪君子。

他确定,那个一直微笑彬彬有礼的酒保绝对不是Emiya的真实面目。

他确定,自己最初看到的那个面带疏离端着一副令人讨厌的高高在上模样的家伙,才是真正的Emiya。

他确定自己清楚Emiya的真面目,他确定自己能明白Emiya每句话之后的深意,但那还不够。他只能止步于此。尽管每天都在揣摩这个人,尽管无时无刻都在幻想关于他的事情,但那还不够。库丘林无法捕捉到隐藏在那些之后的故事。

他感觉自己进入了某个误区,而且很有可能是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某个误区,于是自己根本无法进一步揣摩Emiya这个人物。

是的,Emiya。库丘林甚至不在意这几个音节之后究竟对应着那几个汉字。在他看来,那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他所在意的是更为本质的,更为深层次的东西。他需要知道Emiya的过去,知道他的经历,知道他现在这一切都是怎么出现的。

这样他才能写出动人心脾的充满了真正怨恨的词句。

库丘林忍不住幻想着自己一层一层剥下Emiya努力伪装在体外的硬壳,慢慢碰触到那些裸露的柔软的肌肤,舔舐着那高傲头颅上挂着的充满了羞辱感的表情,然后——

他从梦中醒来,裤裆里一片湿滑。

 

文字停在了第二章,没有新的内容。

 

 

-3-

在库丘林不间断出现在Emiya所在的酒吧后的第三十四天,Emiya遇到了一点小麻烦。那其实并非什么什么难事,有一位客人从一开始就打着喝醉的目的来到这里,那之后果然毫不意外地在短时间内进入了状态,稍微有些出乎人意料的是……

那家伙不仅酒量很差,就连酒品也很糟糕。不仅骚扰店里别的客人,还大吵大闹,无奈之下Emiya只能采取稍微强硬一点的措施。结果反而被醉酒之后的人拖倒在地,那个醉汉不停地大声嚷嚷,连蹦带跳,差一点就能踩到Emiya的身上来。

那个位置距离库丘林一贯呆着的角落非常近,Emiya用双手护住脑袋,趁着空隙往上方看的时候,正好对上了库丘林充满了探究的目光。

那家伙正兴致盎然地观察着自己,而自己狼狈的模样也正中了他的下怀,他显得非常开心。明白这点的Emiya猛地咬紧了牙,在被对方踩了一脚之后,终于将那个酒鬼掀翻在地。他喘着气将那个家伙丢出了店门,将衣服整理好之后才原路返回。

在经过库丘林的时候,那家伙突然开口了:

“喂。”

Emiya站住脚步,皱起眉头,“干嘛?”

库丘林笑着递了一张手绢过来:“脸,擦伤了。”

Emiya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手绢擦了擦脸:“谢了。”

“只是问一下。”库丘林笑着开口,语气轻松:“为什么要对那家伙手下留情?看你的架势,以前练过的吧?”

Emiya看了他一眼,将手绢直接丢在了库丘林面前的桌子上:“你在开玩笑吗?对一个醉鬼认真,又不是白痴。”

“自己会受伤吧?”库丘林不依不饶地追问道。他看了揉成一团的手绢一眼,完全没有收回的意思。

“那又如何。”听上去像是自己受伤这种事其实并不在Emiya的考虑范围之内……不,在认真解读了他的眼神之后,库丘林可以确定,那种事对Emiya而言的确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比起自身,他将他人放在了更优先的位置上。

“你是个怪胎吧?”库丘林用带有恶意的笑容问道。

“虽然的确算不上是正常人,”这么说着Emiya上下打量了库丘林一番:“但实在不想被每天都用火热视线观察另一个男人的家伙这么说。”

“很火热么,本大爷的视线?”库丘林笑得露出了牙龈:“你很享受?”

“无聊。”Emiya似乎察觉到了库丘林正试着让彼此产生更多的交际,立刻悬崖勒马止住了话头。

库丘林耸耸肩,拍下零钞,转身离开了酒吧。那手绢还孤零零地落在桌面上。Emiya犹豫了片刻,还是将那东西收了起来。

 

库丘林将之前的内容全部丢弃,果断,毫不犹豫,仿佛之前写的东西都是毫无价值的垃圾。他已经大概确认了自己的误区,却并不愿停下自己这种幼稚的试探。事实上,比起装作朋友的模样慢慢靠近,这种面对面的敌对关系更让他沉迷。没错,他承认,那双冷淡的眼眸中不时闪过的火花让他着迷。

那就是他的缪斯真正藏身的位置,是他灵感的源泉,是他不断探索这个男人的动力。是他真正的追求。

他捏着笔坐在了书桌前,冷冰冰的光打在白色的纸张上,就像是那双冷漠的双眼一般。而他的书写,正是点燃那些火花的因由——

他在他的身躯上不断书写,写满了狂放的字迹,写满了自己的痕迹。

那若是梦,也请不要醒来。

 

 

-4-

沉默的库丘林终于从黑漆漆的角落里走出,驻扎在了吧台附近。他并没有把握那个地理位置,有事无事地找Emiya聊天,也没有蠢得一口气包下店里全部的酒,好让Emiya高看自己一眼。

他依然只是两瓶啤酒,拿个杯子自己一个人倒着慢慢地喝,等到喝光第一瓶酒的时候他会向Emiya提个问题。例如昨天的是你的正经工作就是各种兼职嘛?Emiya才说出了自己还是大学生的真相。至于前天,则是相当无聊的为什么皮肤会这么黑,因为喜欢冲浪嘛?然后Emiya给出的答案是因为前段时间兼职游泳教练。

库丘林感叹黑色的泳裤也不错啊,你很适合黑色哦。然后Emiya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如果没有人打扰,他们就会缓慢地进行着这些一问一答,直到库丘林解决掉第二瓶酒,埋单走人;如果有人打扰,那么他们的交流就会中断,好像那天他们并没有任何交集一般。

以毫无偏见的目光看去,他们之间这种的交流的确宛若朋友,仿佛库丘林之前那种带着追求气息的灼热视线从未出现过。直到有一天,库丘林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你兼职挺多啊,读书很需要钱?”库丘林提出这个问题,又进行补充:“是应酬很多?但是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的话,也没多少时间安排玩耍吧?”

“我的专业很花钱。”Emiya慢慢地擦着酒杯。

“你的专业是什么来着……啊啊,想起来了,锻造。”库丘林眯着眼睛:“搞那个很花钱?”

“普通来说还好,很多材料学校都会提供,那些都包括在学费里面,是我个人想锻造的东西很花钱。”

“这样这样,原来大学是这样的……那么,你想锻造什么?”

“……武士刀。”这么说着,Emiya终于把目光从玻璃杯上移开,投向了库丘林。

库丘林被他锐利的目光看得愣了一下,不由地皱起眉头:“怎么,这种目光……”

“你不觉得好笑么,明明不是靠自己摸索就能成功的事情,怎么看都很蠢吧。”Emiya面无表情地问道。看来他的这种执著已经被人嘲笑过很多次了,偶然遇到一两次不会被嘲笑的情况,反而让人有些不适应。

“好笑?”库丘林有些困惑:“本大爷听过更好笑的事情哦,要听听看嘛?”

“说来听听。”Emiya将杯子放在了架子上。

“从前啊,有个混混叫库丘林。他从来不认真上课,每天都只知道和各式各样的人混时间,学生该做的那些混账事他一件也没有错过……那样的他,那样什么都不会只知道消磨时间的他,却梦想着写本自己的书。”

“哼。”Emiya轻笑了一声,然后首次对库丘林这个人产生了一点好奇:“你真的出书了?”

“是哦是哦,本大爷也是被人称作老师的人呢。”库丘林用大拇指顶了顶自己的胸膛:“超厉害的哦?”

“哦,写的什么内容?有空我也拜读一下?”Emiya摇摇头,笑了起来。

“自己去发掘吧,小子。”库丘林故意卖了个关子。

他等着对方继续追问,但Emiya却突然抬头,冲门口新进来的客人打起了招呼:“欢迎光临。”

于是今天的话题到此结束,库丘林乖巧地闭上了嘴。他端起手中的酒杯,杯沿都已经靠在唇边了,却不小心哼起了一个短短的调子。

他看上去心情却像是非常好,如同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好东西。

 

“刀啊……原来是刀……”库丘林无法控制地喃喃自语,手中的笔就像是在描绘人体的肌理一般用力的挥舞着,他沉着手腕写下一个又一个的字,想象着自己在那具深色的躯体下刻下一个又一个的痕迹,如同在雕刻,如同在琢磨。

红色的,充满了恨意的情绪在纸张上蔓延,如同艳丽的刺青,如同张扬的花朵。

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已经碰触到了那细腻的肌肤,仿佛被黏住了一般在那上面不断流连。他仿佛已经看见那个人赤身裸体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身上绽放着自己刻下的文字,自己留下的痕迹,而手里握着一把白色的小太刀,刀剑正抵在他的下颚: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库丘林?”

 

而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已经跪在了地上,抬着头笑着,舔着自己干渴的嘴唇,不断地渴求着,希望自己能被那把刀撕碎,能被那把刀毁掉,最终死去,然后看到真正的极乐世界。

他惊醒,发现这又是一次自己根本无法掌控的梦境。

文章已经接近了尾声,而他还差一个完美的结尾,给自己编造的世界一个完美的句号。

 

 

-5-

Emiya依然是那身着装,依然是那样的神情。他突然抬头看向了这边,然后稍微露出了一点惊讶:“有阵子没出现了啊,库丘林。”

“啊,稍微有点事。”库丘林在Emiya对面坐下,看上去有些魂不守舍。

“我觉得,白色的刀其实很不错啊,Emiya。”过了一小会儿之后,库丘林难得认真地说道。

Emiya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考虑片刻之后点点头:“啊,是不错。”

“有空的话试试看吧。”库丘林继续建议道。

“啊,有空的话。”Emiya点点头,顺手将两瓶啤酒放在了库丘林的面前。注意到蓝发男人的沉默,他有些困惑地皱起眉头:“不是老习惯?”

“不,还是它们就好。”库丘林抓抓后脑勺。踟蹰了片刻之后,他这么说道:“本大爷的新书要出版了。”

“啊……恭喜。”Emiya下意识地恭喜道。

“其实写到一半的时候已经忘记要出书这件事了,等事到临头的时候,就算想要换新的内容也来不及了……”库丘林话说到一半,又突然止住了:“真是的,我给你说这些干什么?”

“把这样的问题丢给我么?哼,真是一如既往地搞不懂你。”Emiya哼了一声,笑了笑:“说起来有件事。”

“什么?”

“库丘林是你的本名,不是笔名吧?”Emiya这么问道。

“啊。”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库丘林仿佛意识到什么一般,笑了起来:“你去找本大爷的书了吧?”

Emiya有些脸红:“只是刚好路过书店而已。”

“下次给你看吧,本大爷的书。”库丘林越发得意地说道。

“可以啊。”Emiya笑了笑:“改天约个时间吧。”

库丘林愣了一下,点头:“好啊,改天约个时间。”

Emiya点点头,转头招呼起了别的客人。于是他们之间的交际就这样若无其事地继续了下去,在库丘林掌控之外的场所里,以他们彼此都不算熟悉的身份,将更多的可能性带入了其中。

库丘林对此感到惊讶。

他本以为在自己完成了作品之后,那种膨胀的灵感就应该消退了。就好像他以往的所谓的灵感一样,给予他刺激,给予他想要的素材,而在他将那些利用殆尽之后,也应当理所当然地是时候退场了。

早在准备出版的时候,他就应该不再出现在这个酒吧里了。但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那仿佛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好像就是一种习惯,一种自然。当他出现在这里,就会看到Emiya,就会呼吸到自己想要的空气,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或许自己早被撕裂了也说不定。

早在自己试着靠近的时候,早在自己默默观察的时候,早在自己看到了第一眼的时候。库丘林低头看手中的酒杯,看着那无色的冰块在酒里融化——

就已经被那无色的刀切成了碎片。

 

 

 

 

 

 

-6-

Emiya皱着眉头从被窝里爬出来,将腰上搭着的手推开。他光着脚踩过蔓延了一路的衣物,打开好几扇房门之后才真正摸到了库丘林的书房里。

在这里,他终于找到了那个家伙的书,笔名用的竟然是库兰的猛犬这种不知所谓的东西,而书的内容则更是让人惊讶——

“和歌?”

Emiya瞪大了眼睛,将书看了下去。

那就像是一首首写给某个人的情歌,乍眼看去,那词句里仿佛充满了恨,仔细品味之后,却又像是别扭的爱,尖锐又刺眼,如同针尖一般顺着纸张刺入了人的肌肤里。

就像被人用牙咬了一般。

Emiya摇摇头,将那书放回了原处。

“这是狗咬住了骨头绝不松口吗?”

完全没意识到这其实就是写个自己的某人摇摇头,留下了这样一句评语。他用力裹紧了身上的衣物,完全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突然有些同情起书里的主角了……嘛,说不定只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呢。真是无聊。”

而在隔壁的房间里,那红眼的狗已经开始磨着牙摸着身边空了一半的被窝了。

 

 

End.

 


评论(11)
热度(101)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