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sladin#《He is a Pirate》07

 @古骨谷 晚点放出第八章。



Chapter7

 

“一个长故事,好在今晚我们的时间还算足够……好吧好吧,这就是故事的开始:我和一条人鱼是朋友。”

斯雷德选择了这样一个开场白,他显然清楚迪克从一开始就无法接受自己的故事,因此他选择了沉默。

果然,迪克看着他,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依然没能忍住自己的疑问:“你能和一条人鱼成为朋友?”

“对,那是我还年幼,而你们总是对年幼的生物抱有强烈的好感。”斯雷德笑着说道:“请放心,他并没有被我欺骗,我很认真地对待着这个特别的朋友。”

那是在斯雷德还算年少,还不被允许参与庆典的时候,他趁着夜色偷偷来到海边,认识了一条人鱼。那或许是因为海底的生活太过无聊,又或者是那个时候人类对于人鱼而言还不是那么危险,它们的确偶尔会靠近海边。

而这一条人鱼,因为机缘巧合,结识了斯雷德。

他们或许可以算作朋友。是的,他们之间的联系的确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斯雷德已经成熟到可以成为每一次庆典的主角了,但仔细算来,他们之间的交际其实并不多:他们偶尔相遇,偶尔交流,然后分别,持续最长的一次分别甚至有一年时间。

他们之间甚少交流,却意外地对彼此都很宽容,仿佛过多的分别并不会在他们之间留下任何多余的痕迹,他们每一次见面都上一次的延续,如此自然,没有隔阂。斯雷德可以确定,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但那样的相处并不能成为永恒,他们之间的改变发生在一次战斗之后。那时正是斯雷德第一次试着壮大自己实力的时候,但他显然过早地暴露了自己,于是他被敌人截杀,仅在一瞬间就再次变得一无所有。

斯雷德重伤,他刚好在海边,而那又正是一个适宜人鱼靠近的夜晚。就如同他们之间的相遇,那也是一次充满了无数偶然的必然:斯雷德在濒死的时候看到了人鱼。他在意识朦胧之际看到了人鱼的脸,那原本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就不能算是深刻的脸上依然挂着他熟悉的表情——冰冷又纯真,如同野兽一般。

“你想要活下去吗?”它问他。

“……是的……我想……”

那之后,他被喂下了一块肉,人鱼的肉。

那肉冷冷的,质地软滑,带着难以忽视的腥味儿。重伤的斯雷德很难将那东西吞咽下去,人鱼尝试了很多次,尖利的爪子多次划伤了斯雷德的脸,以及他的口腔。直到最后,人鱼才小心地捧着他的脸,用舌尖将肉推入了他的喉咙,斯雷德忍着呕吐的欲望,将那东西咽了下去。他几乎立刻感觉到了磅礴的生命力,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回复,肌肉如何愈合,血管如何续接,呼吸慢慢顺畅,模糊的视野逐渐变得清晰——

与此同时,他头痛欲裂。那是身体自然而然的排斥与变异,他能感觉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粹的人类,他身体最基本的构成正在发生改变。而那改变,让他疯狂。

斯雷德并不能清晰地回忆起自己在那种情况下究竟做了些什么,他知道自己想要破坏,想要杀掉视线中的一切生物,但最终,他被人鱼拖入了水中,而他狂暴的情绪狂暴的神经终于被冰冷的海水安抚。

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能够在水中呼吸。

在那昏暗的冰凉的海水之中,斯雷德无所凭依,他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控制,更不用提自己那些早已变得脆弱不堪的神经了。在他无助的视野中,唯有那条宝石蓝一般的鱼尾不停地在他身边游动,卷起一串又一串的水泡,守护着他,直到他真正清醒过来。

斯雷德靠着自己的力量从海水中挣脱,他趴在礁石边,耳边是柔和的,断断续续的属于人鱼的歌声。海水中依然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但人鱼已经消失,正如它一直以来的习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仿佛它的存在本身就只是一个幻觉。

但斯雷德很清楚,那并非幻觉,他活了下来,并且感受到了新的生命。他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可以走更长的路——他可以,复仇。

他凭借着人鱼的馈赠,再加上自己本身的能耐训练出了一批听从自己安排的鲨鱼,这势力帮助他东山再起,他清除了敌人,并在不知不觉间聚集起了远超以往的势力。他的手下们都推崇他,尊敬他,因为他强大,凶恶,无所畏惧。

他找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拥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而从那天之后,人鱼就再没有出现过,或许对于人鱼而言,那暗示着他们之间的交际就到此为止。但在斯雷德看来,对方就是一个最佳的朋友:一直默默地守护在你身边,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又在你不需要帮助的时候退回原处。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斯雷德开始注意到,自己得到的远不止馈赠这么简单。

他不会变老,或者说在他的身上,时间的脚步特意放缓了很多:他依然会变老,但那速度远慢于旁人,于是他看上去就像是不会老去。首先是他的妻子发现了异状,然后是他的孩子,他的手下,最后是他的敌人们——

他们称呼他为怪物。

他不会老去,他有着远超常人的速度和力量,他是非人类。种种迹象都显示了斯雷德的与众不同,况且他并非什么救世主,他会复仇,他会杀人,他会掠夺别人的财富,他是被很多人敬佩着同时也被很多人恐惧着的存在。

一时间,斯雷德众叛亲离。

他被迫向妻子吐露了自己的秘密,在喝醉了的情况下。然而事实却是,在那次重生之后他就从未醉过,人类的酒精早已无法麻痹他的神经,他很清楚,自己只是需要一个退一步的借口而已。

真是奇怪,明明他已经做过无数更加恶劣的事情,却依然会因为那一句话而感到犹豫与后悔。

 

“我吃了人鱼肉,我变得强大,并且长生不老。”

 

那或许是那片海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人鱼狩猎热潮的开端,海盗们确信人鱼真的存在,并且认定它们的肉的确可以让人不死,并且变得强大。除此之外他们还自顾自地添加了更多神奇的效用,仿佛人鱼的肉可以解决所有问题,那已经变成了可以让人得到真正幸福的万能灵药。

最初,的确有人好运地捕捉到了人鱼,但没人像斯雷德一样,可以幸运地挺过变异所带来的强烈副作用,他们一定会死去,在一连串疯狂的破坏之后。于是人们又开始疯传人鱼肉其实是有毒的,可在极其偶尔的时候,会有一两个吃过人鱼肉又活下来的人们证明斯雷德或许所言非虚。

然而并没有人能保持如斯雷德一样的理智。他们大部分都沦为了疯子,而且是破坏力惊人的那种,人们恐惧着他们的下场,同时又充满侥幸心理地认为如果是自己的话,说不定会好运地活下来,并且不会失去理智。

于是人鱼狩猎依然继续。

斯雷德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下完全不在意人鱼的存在,虽然那些生物已经尽可能地远离人类,变得非常不容易捕获了,但依然会有漏网之鱼,偶尔会有天真的人鱼落入人类的手中。海盗们一方面想要尽快地吃掉人鱼,却又在同时害怕自己会死掉,会发疯。他们依然只看到了斯雷德这一个完全成功的例子,而敢于冒险又足够幸运的人实在太少。

于是人鱼的存在开始变得尴尬。人类舍不得放弃它们,又不愿意立刻杀掉,于是他们像是养宠物一般地将人鱼豢养起来,并在同时开始意识到,人鱼还有绝佳的观赏价值。于是那些后来被抓住的人鱼可以稍微多活一段时间,等待着自己最终的命运降临——成为食物,或者玩物。

那个时候斯雷德才真正意识到,其实自己并不能真正掌控自己的手下,自己的亲人。或者说,他所以为的那种掌控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当斯雷德身边充满谜团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候,他们敬畏他,包围在他的身边,好像他就是他们的神;但真实的情况却是,太过特别的他根本不能真正地融入到他们之中去,他们很容易就会背叛他,哪怕是他的亲人。

斯雷德根本无法确定自己究竟能相信谁,那些笑容当中又究竟有多少真实可言。于是他选择了先一步背叛,在真正被所有人背叛之前:

他杀掉了自己的儿子,杀掉了那些不听话的手下,强行将那本就有些消退了的人鱼捕杀热潮了结掉。

然后,他再一次重新开始,再一次蓄积了自己的力量。而这一次,他只在自己身边聚集了一小群人,那是刚好能够确保自己不再孤单一人的基本数量。他感觉到,那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

 

“我犯了错,虽然已经尽力去弥补了,却显然为时已晚。”斯雷德看着迪克:“你认为我还有得到谅解的机会吗?”

迪克眯着眼睛看着他,表情里是毫不掩饰的怀疑:“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感人的故事,斯雷德。”

“你不相信我?”斯雷德皱起眉头。

“至少我不会完全相信你。”迪克慢吞吞地说道:“这里面有地方不对劲……你一定隐瞒了什么,而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虽然从你的描述中完全听不出来。”

斯雷德露出被冒犯的神情,但那只是一瞬间,随后他大笑:“你越来越聪明了,人鱼男孩……不,应该说,你开始变得像人类了,迪克。”

“那不正是你希望的吗?”迪克丝毫不为所动。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也许是斯雷德故意展示给他看的那些关于海盗生活的一部分,也许是因为这个模糊了太多细节的故事,他故意装出比自己本来要强硬数十倍的态度来。似乎不这么做,他就会真的陷入斯雷德的故事中似的。

斯雷德告诉迪克,他曾经和一条人鱼是朋友。

那就是一个暗示,暗示迪克,其实斯雷德也是可以和平相处的……

迪克咬紧牙关,眉头紧皱:“斯雷德,你不是一直都在试着让我变得更像人类吗?这些衣着,这些装备……你给我披上了人类的外皮。”

斯雷德慢吞吞地说道:“我说过,我是你的导师,训练你,让你更好地在陆地上生存,战斗,正是我应该做的。”

“这让你感觉自己依然可以和人鱼做朋友?”迪克的声音慢慢提高,他死死地瞪着斯雷德,警惕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斯雷德,你只是在做梦罢了。”

斯雷德脸上一直挂着的笑意终于慢慢消失,他瞪着迪克,就像是在看那些背叛了自己也被自己所背叛的人们。

尽管已经预料到了斯雷德将会有所动作,可当对方真正伸出手抓向自己的时候,迪克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往后闪了一下。在他的视线中,斯雷德的手就像是正在无限扩大,将他的所有退路全部截断。

迪克的反击到底慢了一步,他想要抽出匕首,却已经被斯雷德按住了自己的双手。人类硬是将迪克按倒在地,利用自己的身体压制住了迪克的双腿,一只手将迪克的双手死死按住,另一只手用力擒住了他的下巴:

“迪克,你真是学不会听话。”

他低下头来,咬住了迪克的下嘴唇。迪克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却连挣扎都不敢,斯雷德咬得非常用力,仿佛是要扯下一块他身上的皮肉。迪克微微张开嘴,试图咒骂对方,但这举动却正好给了斯雷德入侵的机会。

男人逮住机会让自己的舌头入侵了迪克的口腔,起先他的吸吮舔吻之中明显带着怒气,但那之后,他的动作开始变得温柔起来。他故意放慢动作,舌尖轻轻扫过口腔的上颚,轻柔地舔舐舌面,用牙齿轻轻地咬。

斯雷德一直紧盯着迪克的表情,但令他失望的是,迪克虽然脸涨得通红,但并没有动情的现象。他皱着眉头紧盯着斯雷德,似乎完全不明白这种举动的意义,也完全无法享受这样的感触。

斯雷德突然感觉有些乏味,他松开迪克,看着对方用手背擦着自己的嘴,一脸的疑惑与痛苦。那完全是人性化的表情,却又少了人类应有的表现,他不是人类,他像是人类。

看着那样的迪克,斯雷德突然有些走神——迪克的口腔之中带着和人类一样的温度,与他记忆中那种冰冷的氛围完全不同。

他就像是一个人类,他却不是人类。

迪克的嘴唇明显肿了起来,还带着暗红色的血印子,那颜色就像是死人的血。或许那药已经尽可能地将人鱼往人类的方向逼迫了,在某些细节方面却还是不尽人意。

迪克瞪着斯雷德,神色间有些愤怒有些疑惑:“这算什么,你是不懂事的小鱼吗?”

斯雷德一愣:“什么?”

他的反应明显有些迟缓,这对于斯雷德而言是非常少有的情况。而迪克,也在自己真正反应过来之前做出了回应——他用力压倒斯雷德,在不远处海盗们夸张的玩笑与口哨的伴奏下,张嘴咬在了斯雷德的咽喉上。他用力咬着,直到斯雷德踹向他的肚子,并在同时抓着他的脖子将他用力扯开,才恨恨地松了嘴:

“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迪克后退了一些,半蹲在甲板上,他的嘴上还残留着鲜血,两种红色完全混杂在了一起,混合成了一种全新的红色,那颜色暧昧又浓稠:“但如果你是想在对方身上留下自己的标记,就应该像我这样做。”

这么说着,迪克突然笑了起来,他像是终于宣泄出了什么,就连一直紧绷着的神经都放松了一些。他歪着嘴唇大笑,露出了口腔里一部分洁白的牙齿,他看着斯雷德,目光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挑衅:“如果我的獠牙还在,你现在已经死了,斯雷德。”

“作为我的猎物,死在我手里。”

斯雷德摸着自己的脖子,咽喉上一圈血肉模糊的印记,那伤口深得仿佛都能透出风声来。他低下头去,肩膀微微耸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跟着迪克一起大笑了起来——

“这才是我的男孩。”

他笑得太过用力,就连眼角何时带上了泪水都不自知。


评论(2)
热度(41)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