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sladin#《He is a Pirate》08

 @古骨谷 晚安www



Chapter8

 

第一个疑问,为什么斯雷德会杀掉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手下?

背叛的理由虽然合情合理,却并没有什么说服力。更为重要的是,如果说当时斯雷德的手下也的确参与到了人鱼捕猎之中,那么,他们狩猎到的人鱼究竟是谁?

第二个疑问,那究竟是发生在什么时候的事情?

既然斯雷德已经吃过了人鱼的肉,并且也承认自己拥有了过人的力量与寿命,那么普通的推算在这里就行不通了。那是几十年前的时候,是一百年前的事情,是两百年前的事情?是自己年幼时候发生的事情吗?

迪克却并不记得有关人鱼狩猎的事情,他并不记得有一段时间大家都迁移到了某处或者所有人都表现得惶恐不安。在他记忆之中,只有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那几乎模糊了他的时间概念,让他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是何时成年的。

……他与别的人鱼相比,是否有任何不同之处?

迪克用力甩了甩脑袋,他察觉到自己已经被斯雷德带动了思绪,斯雷德祈求谅解的疑问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也参与在了那个故事之中……但他并没有这样的记忆,他是个孤儿,他从小都在接受王的训练,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那些枯燥又快乐的回忆组成了他的整个少年期。

迪克将发散的思维稍微收回了一些,放到了目前的自己和斯雷德身上。情况或许在好转,迪克是如此认为的。虽然和斯雷德之间的关系依然算不上融洽,但在撕破脸一次之后,迪克也开始学着表达自己的意愿了,不愿意,拒绝,这是错误的——他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真实的想法表现出来。

而斯雷德,他虽然并不喜欢迪克的反抗,却每一次都默许了他的得寸进尺。

迪克感觉斯雷德其实乐于见到他真实的模样,就算那意味着不听指令,就算那意味着偶尔小小地挑衅一下斯雷德船长的威信。那应该不是错觉,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确在不断地缓和。

至少现在斯雷德说十句话,迪克愿意相信其中的一半。而最初的时候,他连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人类是危险的,是不可信任的,尤其是海盗,尤其是斯雷德。

默念了两遍这句话之后,迪克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能感觉到空气的流动,就像是自己已经身处大海之中一般。他能感觉到周围一切情况,仿佛自己也慢慢融入在了其中……

他听见斯雷德的手下摇晃着步伐跑过来,大嚷着快去快去,对手已经准备好了。迪克睁开眼,站起身来,安静地跟在了那个家伙身后。还没走到最后的场地,他就已经听见了冲破天际的喧嚣声。这一次围观的人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而原因也很简单,斯雷德告诉迪克,就因为他那不败的战绩,于是不自觉跟在他们身后的海盗变得越来越多,每个人都想要见证迪克的失败。

今天的战斗,就是他们最后一次得偿所愿的机会。

迪克并不愿给予他们这种机会。并不是说他一定要为斯雷德取得胜利,事实上,这场战斗他希望能为自己而赢。

就在现在,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愿望,不是为了族群,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自己。虽然那只是一个简单的、单纯的、连愿望都称不上的,想要赢的想法而已。

迪克顿住了脚步,他猜测也许那些海盗们也是如此的,并不是为了什么伟大的理想或者愿望,只是单纯地想要更好地活下去而已。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或许自己真的被斯雷德影响了。

但这样的影响也许还不坏。迪克想着也许这次战斗之后,他可以再和斯雷德聊聊,哪怕不去相信他那些奇怪的故事,只是听听他一些小小的技巧也好。

或许他能找到更多的自我,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追随一个永远也无法碰触的背影,完成一个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梦想。

迪克慢慢沉稳了呼吸,将一切思绪收回,他握住了手中的刀,看向了对面那个黑漆漆的,充满了不详感的高大身影。

 

“斯雷德!”大个子海盗张开双手抱住了斯雷德的肩膀:“好久不见,老伙计,你看上去气色不错!”

“你也不错,老家伙。”斯雷德也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背,他还想寒暄两句,却被后面那些早已等的不耐烦的海盗们截住了话头:

“好了两个老家伙,给我们看你们的证据吧。”第一个人大声嚷嚷道。

“人鱼传说可是很多年以前的事儿了,我爷爷辈儿的事情了吧?”另一个阴笑着帮腔道。而其他人站在他们身后,显然早已商量过了这个问题。

“而你们当中一个人说自己抓住了活的人鱼,”第一个人的目光在斯雷德身上扫过,又停在了大个子海盗身上:“另一个说自己已经吃到了人鱼肉?”

“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可不行,我们每一个人身后都跟着上百个兄弟,可不能白白让他们辛苦。”那人又阴笑了起来,目光冰冷:“我们需要证据,确实的证据,用来鼓动那些懒骨头给我们卖命。”

斯雷德目光扫过那群面露贪婪的人们,笑容慢慢变淡,他放开挽着高个子的手,率先向着看台走去:“先生们,你们要的证据就在这里,就在战斗中的这两个人身上……我说得没错吧,老伙计?”

高个子大笑了起来:“对,那小东西运气不错,活了下来。”

“但也只是活下来了。”

 

迪克后退了一步,躲过了对方抓过了的巨掌,他的眉头狠狠皱起,仿佛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他再一次挥出长刀,明明刀刃已经切中了对方的身体,却像是砍到了礁石一般,除了溅起火花之外,连最表层的皮肤都无法破坏。

这家伙已经不是人类了,他并不是一个发疯的人类,它根本已经完成了从内到外的异变,变成了一个完全的怪物。没有理智,没有痛苦,只有愤怒,只能凭着直觉和破坏欲行动。迪克无可避免地联想到斯雷德的故事里那些因为吃了人鱼肉而发疯的人类,想到了最近越发警惕的王,想到了每次自己回家都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巡逻的人鱼……

他咬紧了牙齿,在翻身躲过对方的又一次攻击的同时,反手拽着对方的耳朵翻身爬上了他的肩膀:“喂,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回应他的是又一次毫无目的毫无理智可言的嘶吼。

迪克捏紧拳头,用力捶向对方的脖子,试图造成一次短暂的昏迷,但那没用,怪物依然在咆哮,它的双手在不断地抓挠,逼得迪克必须一次又一次地调整位置。他一再试图唤醒对方,因此刻意地减小了攻击的力度,但这反而将他自己逼入了越发不利的情况之中。

“快醒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真的吃了人鱼吗!?

迪克用力大吼,而这一次,他没能躲过怪物的手。怪物的双手用力卡在他的腰上,迪克连番捶打,却收效甚微。卡在他腰上的双手越发用力,那怪物大部分脸都被垂下的头发挡住,于是迪克只能看到他慢慢裂开上扬的嘴角,以及滴滴答答不断低落的唾液。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会被吃掉。

氧气无法灌注全身,力量在一点一点地脱离身体,人被分成了两部分,内脏,骨骼,肌肉,全部都在发出悲鸣。

会死,如果继续放水,继续想别的事情,自己会死。

周围狂热的叫声开始慢慢远去,迪克握住了手中的匕首。如果他能看清自己现在的模样,会发现自己的眼睛在慢慢变成野兽的模样,指甲也在慢慢伸长,肌肤的颜色慢慢变得惨白。

他已经在陆地上呆的足够久,是时候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了。

 

这样细微的变化或许并不能引起普通海盗的注意,却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那些海盗头子们早就在疑惑那个怪物的表现,现在看到迪克慢慢脱离普通人类的外表,慢慢蜕变得像是一个怪物。

他们原本笃定的表情开始变得惊疑不定,随即又被满满的贪婪占据。斯雷德注意着他们的变化,嘴角再次上扬。

已经很快了……

他看着远处的迪克,目光有一些怀念,更多的却是坚定不移的冷漠。已经到了做出决定的时候。

 

迪克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叫了起来,那一瞬间,仿佛他脸颊上早已闭合上的腮都已经张开了。海妖那尖利的声音就像是数千只手用力刮过了粗糙的铁板,不仅首当其中的怪物忍不住惨叫了起来,一些距离稍近的海盗也按住耳朵滚倒在地。他们当中有些人的耳孔里已经渗出了血迹,自己却依然浑然不觉,只是抱着双耳不断惨叫,仿佛那可怕的声音还在继续往自己大脑的更深处钻去。

迪克趁着怪物惨叫的一瞬间,从它的手中挣脱了,他顺着怪物是手臂向前冲,在接近怪物脑袋的一瞬间,用力刺出了自己的双手。

怪物再次惨叫了起来,它的双手完全扣在面容上,脑袋上扬,嘴大大地张开,仿若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一般,发出了可怕而又无助的哭喊。那声音隐隐带有迪克适才的风范,效果却差了很远。

迪克轻巧地落在甲板上,甩了甩自己沾满了血与污物的双手。他的背挺得笔直,双眼直直地盯着那个怪物,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捕食者,他的目光如同刀片一般在怪物的躯体上逡巡,审视着它的每一个部分。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有一个冷静的声音在不断地给出准确的评价,告诉迪克应该以怎样的角度怎样的力度发出最棒的攻击,再干净地收回。

怪物狂叫着挥舞起了双臂,它根本无法在一片嘈杂中找到迪克的准确位置。于是迪克利用这个优势,在悄无声息间不断地逼近,在怪物身上不断留下一处又一处的伤口。他甚至不需要武器,只用凭借自己锋利的爪子就行。

迪克慢慢感觉呼吸不畅,而且情况在不断加剧。偶尔几次他甚至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四肢,这导致怪物能碰巧地抓过他,然后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伤口。

蓝色的血液顺着迪克的伤口流下。

但此时的迪克却注意不到这样的变化,他努力呼吸,使唤着鼻腔,使唤着肺部,但有时候他能感觉自己的腮下有奇怪的感觉传来,那感觉在不停地暗示他的身体还有另一种呼吸方式,于是他的身体开始产生错觉,开始不听使唤,身体最基本的机能开始出现紊乱。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努力维持着攻击的力度与速度,努力将自己从生命被威胁的情况下解救出来。

能解救自己的只有自己,他很清楚自己无法依靠任何人,他只能依靠自己。只是非常偶尔的时候,他会下意识地,短暂地看向某个方向。

那个地方,有人背着双手站着,默默地看着他浴血而战。那个人或许已经感觉到了迪克不自觉的求救信号,可他的脚步,却一动不动。

 

迪克终于赢了。他站在一片血污之中,背脊挺得笔直。他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有些迷茫,却还是努力维持着自己的身体机能,他尽可能地呼吸,尽可能地控制着自己的躯体,让自己不会跌倒,不会颤抖。

他试图保持普通的模样,试图像个人类一般站着。

然后他听到了脚步声。

迪克慢慢转过头去,看见斯雷德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向着自己靠近。他带着丧钟面具,让迪克无法分辨他的表情。但迪克猜测,他应该是在微笑。

于是迪克也努力翘起了嘴角,对着那边笑了笑,声音轻的几乎无法辨认:“嘿,斯雷德,我赢了。”

“对,没错,你赢了,迪克。”斯雷德的声音里果然带着笑意,他撇下身后那群人,无视了旁边那具轻轻颤抖着的小山一般的躯体,也无视了满地狼藉,慢慢走到了迪克面前。他微微低头,仔细端详了迪克一阵,这才再次开口了:

“我很抱歉,游戏结束了。”

“……什么?”迪克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恍惚。他以为自己在战斗之后应该得到放松的,但现在,他的身体却在疯狂地尖叫,告诉他要小心,要战斗,要逃离。

斯雷德才是真正的危险,他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如此叫嚣。

迪克张开了双手,露出自己的武器,然后就像是第一次见到斯雷德时所做的一样,他微微张开嘴,露出了自己尖利的牙齿:“站在那里别动,斯雷德。”

斯雷德果然没有动,他依然背着双手,仿佛闲话家常一般地说道:“迪克,你有时真是敏锐得让人感觉可怕。”

“你想要什么?”迪克强忍着身体的颤抖,尽可能冷静地问道。

“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故事吗?”斯雷德笑着问道:“你问我隐瞒了什么……我想你应该想到好奇,为什么我会杀了自己的儿子?”

“……现在你愿意告诉我答案了?”迪克艰难地笑了笑。他感觉视线里的斯雷德至少有三个,每一个都像幻影一般在他面前不停地晃动。

“没错。”斯雷德点点头:“其实故事远比你想象中简单,迪克。我的手下,抓住了我人鱼朋友的孩子,于是他也抓住了我的儿子。我们进行谈判,约定交换人质……但在最后关头,他骗了我。”

斯雷德一直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变得冷酷了起来:“他给我的儿子喂下了自己的肉,让那个孩子在我面前发了疯。然后趁乱带走了他自己的小崽子……他很聪明,我的确必须先照顾自己的孩子。而最后,我没有任何办法,迪克。我,必须亲手杀掉自己的儿子,就因为他被迫发狂。”

“……那可……真是遗憾……”迪克慢慢意识到了,斯雷德口中那个故事和自己的关系。他捏紧拳头,试图利用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

“所以我会毁掉你们,你们这个族群……”斯雷德慢慢拔出了手中的刀:“现在,迪克,回答我——你真的认为人类和人鱼可以成为朋友吗?”

迪克再次张开了嘴,发出了海妖的叫声。他趁着所有人晃神的一瞬间,对着斯雷德扔出了一把匕首,这才转身向着船舷的方向飞奔。他不断地跌倒,又不断地爬起来,周围的海盗都在痛苦地翻滚,很多人都和他一样无法很好地站立,那就像是他的掩护,像是他的同胞——但迪克很清楚,他只身一人。

迪克感觉自己在咳嗽,不断地有血顺着他的嘴唇往外溢出,但他不能很好地确定那是否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与身体脱节,他感觉自己在奔跑,自己似乎又没有在奔跑,那很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

但他能感觉到疼痛。

那就是一把尖锐的刀,穿透他的肩膀,将他钉在了夹板上。斯雷德的脚踩在了他的颈窝出,迪克忍不住发出痛苦的惨叫,但那声音已经慢慢失去了应有的力量。

斯雷德拔出了刀,又拖着他来到了船舷边上,然后拽着迪克的头发将他提起来。迪克不断地咳嗽着,疲惫得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他感觉很冷,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一点一点地冻结……

“……你要什么……斯雷德?”他最后问了一次。

“我要结束一切,迪克。”

这么说完,斯雷德用刀刺穿了迪克的身躯,又用力将他扔进了大海之中。

“也许你可以像人类一样死去,又或者……”

迪克在不断地下坠。那不是飞翔,那不是自由,那是被恐惧席卷了的坠落。他感觉自己被浪花包围,被海水抚慰,然后自己沉重的身体在不断地下沉,不断地下沉,朦胧中,他仿佛听见了远远的歌声,那让他感觉已经回到了故乡……

 

 

你可以作为人鱼活下去。


评论(3)
热度(49)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