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You Know Who He Is

bd短篇。

今天搞了一万字我也是……拼了。

梗有出处,因为自己没有那边的账号是基友帮着要授权的,如下: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请往下看:)




 

迪克在布鲁斯对面坐下,他有些紧张地抬眼看了对方一眼。而布鲁斯似乎对此浑然未觉,他只是安静地张开手中的晨报,表现得对于迪克的突然出现没有任何意见。这有些不寻常,但迪克并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注意那些。他抿抿嘴唇,有些局促地笑了起来:

“早上好,布鲁斯。”

“嗯哼。”布鲁斯漫不经心地看着报纸。今天那上面似乎写有什么特别的消息,他连头也没抬。

“……我遇到了一点麻烦。”迪克深吸了一口气,这么说道。布鲁斯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自己面前这个坐立不安的青年,他的目光有些锐利,过于锐利:

“什么?”

“我遭遇了一个人。”迪克这么说着的时候,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眼神到处乱窜,脸上有些发烫:“他……很不同。”

“他?”布鲁斯将报纸放到一旁,用眼神示意迪克继续。

“啊,事实上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到目前为止,我还不能肯定。”迪克双手交织在了一起,这是不常出现在他身上的表现,因此尤其显得引人注意:“但我想……他应该喜欢我,或者说,对我抱有好感。”

“然后?”布鲁斯终于进入了一个听众的角色,他追问,却并不会打断迪克叙述的节奏。于是迪克继续说了下去,慢慢进入了状态:

“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需要我说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好吧,那是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迪克·格雷森警官收到了一束鲜花。

那是一大束紫红色的樱兰,间了一些红茶花,一点点柠檬草,附带一张镶有银色花边的白色卡片,用浅色的墨水印了一句简短的话:

【恋爱是令人成熟的人生起点。】

起初他以为那是身边什么人的恶作剧。是的,身边认识的人。那天是他的生日,这不是什么秘密,因此每一个知道他档案的人都有可能是“犯人”。

迪克当然不可能因为这样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去认真调查对方究竟是谁。即使这其实并不是玩笑,而是一次认真的示爱,迪克的感想也只是稍微有些新鲜而已。

是的,他之前从未遇到过这样含蓄的示爱,这的确引起了他的注意。通常而言,迪克会被身材火辣的女警员堵在过道上,然后像是被审讯一般地逼问当晚是否有空。答案通常是否定的,他的夜晚总是繁忙异常。

这种含蓄的表达方式让他好奇对方的身份,但也只是如此而已。他稍微调查了一下,理所当然的,花店那边并没有回馈给他任何有用的信息。

——不知道是谁订的花,通过邮件联系的,钱直接打到账户上,指定了时间和地点——不,警官,我不能随意透露客户信息给您——是的,邮箱不可以,账户也不可以,对方并没有做错什么事不是吗?

当然,后来迪克直接黑进了花店的电脑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但这是后话。

在那之前,迪克很快将这件事抛之脑后。检查一番确定没有任何奇怪的夹带物之后,他礼貌性地将花带回了家,然而不到三天那鲜花就凋零得不成样子了,于是又很快就葬身在了楼下的垃圾桶里。

第四天,迪克收到了一个礼物。

在他打碎了自己那个被所有人评价为蠢透了的彩色小鸟马克杯之后,他收到了一个亮黄色的爱心形马克杯。那礼物依然附上了一张卡片,和上一张是同样的风格,一样的银色烫花,一样的印刷字体:

【懂得等待的人,最终会得偿所愿。】

迪克认真检查了杯子的包装,确定了礼物的来源,又将卡片好好收起,和杯子一起锁在了柜子里。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拿出电话,联系了送出杯子的店。

依然没有收获,对方拒绝透露信息,理由和花店一样:因为这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我们不能透露客户的信息。

迪克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打开电脑黑进了这两家店铺的电脑里,轻松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他追踪了邮箱,没有收获,两次邮箱都是临时账户,用过就丢掉了,汇款用的账户也没有任何用,那是个海外账户,对方显然是隐藏身份方面的能手。

迪克开始怀疑这并不是什么简单的示爱,因为对普通人而言,其实并不用在示爱的时候隐藏得这么好。毕竟对方的最终目的应该是让迪克注意到自己,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成功当面表白一次什么的……

当迪克发现用尽自己所有办法都无法查到对方的真实身份之后,他反而感觉到了毛骨悚然。

这或许并不是表白,而是某种威胁。

显然这种贴心的表现是为了告诉迪克有人一直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作为一个普通的小警员,迪克其实并不突出——除非对方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那么这就得另当别论了。

 

“我向提米寻求了帮助。”迪克喝了一口红茶,“他也没有查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你知道,他是我们当中最擅长这方面的……但最后他也只能告诉我,等待对方下一次行动,收集更多有用的信息。毕竟那个人送的东西都很寻常,根本无法判断他的真实情况,有用的信息还太少了。”

布鲁斯挑起一边眉毛:“这很有趣。”他面无表情地评价道。

迪克与他对视了一阵,在确定布鲁斯的确真心实意之后,才接着说了下去:“我怀疑了很多人,但那并没有用。”

 

日子依然继续。迪克没有遭受任何攻击,身边也没有任何人新认识了什么奇怪的生人,一切如常。

马克杯之后,迪克收到了一条信息:【我是送花人。】

他立刻将电话拨了过去,但没用,没人接。

他回复短信:【你是谁?】

【你身边的人。】回复的用词显得暧昧而含糊。

迪克试着套出更多的信息,但对方远比他想象中还要狡猾一些。他没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花了一个下午所得到的也只有对方是自己认识的人,不是同事,住的地方距离警察局不远,对方的确在认真追求自己这样的东西。

迪克再次寻求了提姆的帮助,那号码依然没什么意义。和之前他们得到的那些看似有用的信息一样,对方留下的显然都是经过了彻底处理,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线索任何把柄的东西。他们一起分析那些信息,从字里行间推断对方的情况,最终也只能猜测对方应该是男性,或者是年长者,或者是有着很强控制欲的年轻人,冷静,很有自制力。

除此之外,迪克得到的信息依然少得可怜。

尽管对方才是那个所谓的追求者,但迪克感觉自己才是那个落入下风的人。他并不是一场感情戏里的参与者,而是一个可悲的,仿佛猎物一般的存在。那家伙窥探着他,虽然体贴,虽然温柔,但他掌控着这次交锋的一切。

迪克只能跟着他的步伐走。

他别无选择,他无法控制地考虑着有关那个人的事情,猜测他在看着什么,在做什么,在计划着什么,他无法控制地等待着新短信的到来,然后再试着从那些简短的字里行间里推测自己想要的信息。

 

“我感觉自己陷入了疯狂……”迪克将头发揉成了一团糟:“他控制了一切,而我竟然乖乖地上钩了!我真是傻透了,布鲁斯!”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接触到布鲁斯隐隐含着笑意的眼神之后,又缓缓将那口气吐了出来:“为什么你在笑?”

“……很有趣,那个人的确很熟悉你,并且了解你。他知道你喜欢挑战,喜欢冒险,于是他设计好了一切。”布鲁斯轻轻地拍了拍手:“如果他的确没有恶意,那么这是非常高明的追求方法。”

“我真不敢相信你会这么说……”迪克摇摇头:“这……这……”他结巴了好几次,好像那一贯灵巧的嘴皮终于在此时宣布了罢工。这是神奇小子难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布鲁斯微笑着,享受着这一刻。

“这什么?”他追问。

“……这太糟糕了……”迪克局促地吸了口气:“我甚至不清楚那是否是恋爱的开始,但我的确不得不去在意他……在意那些事情……他甚至调查了我在网络上浏览过的书,然后挑选了几本送给我。虽然那其实只是我伪装成普通人的一点小装饰而已。”

 

那个神秘的爱慕者就像是一道飓风,他毫无征兆地突然来袭,然后将迪克的生活搅得一团乱。收到鲜花之后的第二个月里,在每隔几天都能收到各种小礼物的第三十七天,迪克收到了一个新的礼物:一张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舞台剧《捕鼠器》的票。

他以为自己终于能够和对方面对面了。就剧目的选择看来,迪克认为对方已经放弃了表白,而是想要给自己更大的冲击。

为了预防突发情况,例如突如其来的战斗之类的,迪克研究了整个剧院的环境,将逃生通道的路线全部默记于心,提前几天去实地勘测,更是在当天早早地来到了剧院,乖乖坐在包厢里等待着剧目的开场。

直到剧目开始,他身边的座位都是空着的。

捏在手心里的手机在这时震动了一下,迪克立刻打开了短信,那上面只有一句话:

【你在找我吗?】

他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所有人都专心致志地看着舞台,等待着剧目的开始。

【你在哪里?】迪克问。

【嘘——享受它,享受这个时间。】

那之后,无论迪克再发什么信息过去,都得不到任何回应了。他当然知道《捕鼠器》的内容,这早已研究过了。他清楚这是一个暴雪山庄模式的侦探故事,他清楚在那短短的时间里,在一个无法逃离的环境里,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与爆发被充分揭露——

也许对方是在隐射,自己身边的人是不安全的。也许他是在暗示很多年前的事情,也许是关于蝙蝠侠的,也许是关于自己的,马戏团,罗宾……

他到底想要什么?

迪克坐立不安地看着故事上演,看着帷幕落下,直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仿佛真的只是享受了一次戏剧,观看了别人的人生,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站起身来,在黑暗中用力鼓掌。

手机再次震动,那个人适时发来了新的短信:

【很遗憾你没有发现我,但我很高兴你能来,这是一个好故事。】

【你想要什么?】

迪克质问他,却没有得到回答。

手机屏幕慢慢暗了下去,周围一切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迪克站在原地,直到头顶那些昏黄的灯光亮起,将出路指明在了他面前。

礼物依然继续送到迪克手里,它们或许并不昂贵,但每一个都恰好是迪克需要的。那举动的确是贴心的,但已经贴心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

可无法否认的,在恐惧之余,迪克也在暗暗地享受这种瞩目,这种关心。那就好像是自己隐藏身份战斗在黑暗之中,一往无前地往前冲的时候一样,心中总能确定这么一件事,自己的身后一定有一个人在注视着自己,关心着自己。

也正是因为他存在,所以自己无所畏惧。

舞台剧之后,礼物依然在继续。迪克依然间或地和那个人发着短信,仿佛那一切都是他日常生活里的一部分。

可在第三个月的时候,礼物突然消失了。在某一天之后,迪克再也没有收到任何一个带有银色花边卡片的礼物了。

那个人,消失了。

在搅得一团乱之后,就像是出现的时候不会提前问好一般,那个人在消失的时候也没有给予迪克任何信号。

 

“他消失了,非常彻底,仿佛从未存在过。布鲁斯,我发誓,这是我遇到过的,最糟糕的表白方式!”

“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迪克将一叠镶着银色花边的白色卡片从身后掏出,用力拍打在了桌面上:“什么人可以清楚我的行踪,我的喜好,什么人可以逃脱我的追踪,我和提姆联合起来都无法发现他的踪迹他的真实身份?那根本就是摆在我眼皮底下的答案,而我却对它视而不见!”

布鲁斯看着他,看着那些白色的卡片被迪克用力抓起,扔到半空中。他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对方,看着那些雪花一般的卡片纷纷落下,然后迪克身体前倾,凑到了他面前:

“那个人是你……对吗?”

在问出这句话之后,迪克的勇气突然再一次退缩。他的脸慢慢红了起来,眼神再次有了一些闪避:“……告诉我,是不是?”

“我察觉到你还有别的问题想要问那个人。”布鲁斯不紧不慢地说道:“那么如果我假设,我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是’。那么迪克,告诉我,你想要问他什么?”

迪克吸了一口气,他依然感觉自己只是一头猎物,那个猎手故意暴露自己的存在,让自己误以为自己还有退路可以躲避。但那其实是错觉,那个猎手硬是将自己的行为掌控了起来,于是最终,在兜兜转转了无数次之后,最终的最终,迪克依然避无可避。

他已经被逼在了最后的角落里,他所剩下的唯一一个安全岛,如果他在此时迈出步伐,他很有可能落入深渊。可他真的还有别的选择吗?他真的可以当做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然后若无其事地忘记一切?

他看着布鲁斯,那男人依然神色如常,看不出一丁点紧张。

“我……我只是想要知道……”迪克慢慢说出了那个问题,声音因为紧张而变得无比的干涩:“如果你真的是他,那么最初你所承认的认真的追求……现在还会继续下去吗?”

布鲁斯看着迪克,他依然面无表情。但在一瞬之后,他却笑了起来。他冰冷的面容突然舒展开来,那之后所露出的笑容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温柔:

“如果我是他,那么我的回答是——”

 

 

 

 

 

END.


评论(10)
热度(97)
  1. fakepredator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