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sladin#《He is a Pirate》10

 @古骨谷 吹口气,痛痛都飞走啦~



Chapter10

 

“我要怎么去发掘?你连一点提示都不肯给我。”尽管已经很想给斯雷德脸上直接来上一拳头了,迪克还是忍耐了一下,尝试着沟通。

就他现在的表现其实不难看出,斯雷德之前那些无谓的举动还是有些效果的,至少对于现在的迪克而言,他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了。迪克在试着用迂回的方式来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非常努力地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给我一些提示,斯雷德。”

斯雷德犹豫了一下,他似乎很不愿迪克掺和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却又难以抵抗让迪克继续接近自己的诱惑。

或许他真的在期待着什么,因为接下来这个海盗头子如此说道:“也许我们可以再试一次。”

“试一次?”迪克有些狐疑地眯起眼睛。

“赌约,迪克。”斯雷德笑了起来,“再来一次,战斗,我与你之间的……你赢了我告诉你一切,我赢了你得留下成为我的助手,帮助我完成我的计划。”

“……成交。”这么说完,迪克就扑了过去,一下子将斯雷德压制在了身体之下。人鱼形态的迪克究竟有着怎样的力道和爆发力,这是斯雷德并不清楚的,他有些惊讶于迪克的速度,但也立刻将那一丁点懊恼抛之脑后。他用手肘狠狠地打在了迪克的下巴上,人鱼痛呼出声,却没有一丁点后退的意思。

这已经不是他们之间第一次交手了,在之前的时日里他们已经战斗了无数次,但这一次是久违的迪克利用人鱼的形态与斯雷德战斗,并在同时,两人都坚持自己一定要取得胜利。

迪克利用自己的优势压制着斯雷德,他的体格,他的利爪,他的力量,斯雷德尽量避开这些,他无法完全闪躲掉迪克的所有攻击,干脆就放弃了防御,开始不断地攻击着人鱼身体上的脆弱点,试图让迪克一点一点地失去自己的优势。

在一阵短暂的交锋之后,两人都姑且停下了手中的攻击。

斯雷德看着迪克,嘴角边上全是血迹,他吐了一口唾沫,一些血液带着一颗牙齿飞到了一旁的甲板上:“猜猜看,在听到刚才的动静之后,我的手下们现在已经跑到哪儿了?”

“在那之前我就会把你拖入海中,斯雷德。”迪克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他也没有掩饰的必要。他和斯雷德都很清楚,这场战斗的决胜点就在于战斗场地上——只要迪克能将斯雷德拖入海中,那么他就十拿九稳。

“好吧。”斯雷德笑了起来:“不错的尝试。”

“斯雷德,你的计划是什么?”迪克用手肘按住斯雷德的脖子,它没有太用力,却也不怕斯雷德立刻挣脱。它之所以如此托大,是因为它能感觉到斯雷德身上正发生什么什么不寻常的变化,但目前还不能肯定。

“这是你的第一个问题?”斯雷德眯着眼睛看着他。

“没错。”迪克也跟着笑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就当是第一回合的奖励。”

“我骗了他们。”这么说着,斯雷德脸上的笑容开始慢慢消退:“我将把他们带到错误的地点去,并且告诉他们那里有人鱼。”

“他们总会发现真相的……到时候你要怎么办?”迪克稍稍加大了手上的压力。

而回答他的,则是突然擦着脸颊飞过的匕首。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迪克。”

斯雷德趁着迪克侧头躲开匕首的一瞬间,用力击中了迪克的脖子,又利用人鱼头晕目眩的一瞬间从对方的压制下脱身而出。他一脚踹中了迪克的胸口,却又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人鱼侧过头,慢慢看过来,手已经抓住了斯雷德的靴子,长长的指甲用力往里扣着,立刻抓破了那上好的皮革。

“第二回合?”它笑起来的时候,尖尖的利齿正好露出了红红的唇边。

斯雷德清楚人鱼在陆地上根本无法灵活行动,越是宽敞的地方对它们而言就是越是不利,他应该离开房间,在迪克疲于奔波的时候捕获住它。

但那就不再是驯服。

斯雷德抽出长刀,向着迪克冲了过去。他避开了人鱼的尾巴,避开了它凶恶的爪子,抵住它的喉咙让它无法顺利发声,他手中的刀刃已经刺入了人鱼的胸膛。他只需要再加上一点力,就可以轻易夺走人鱼的生命。

但他没有,他错失了一瞬间的良机。人鱼的爪子再次挥舞了过来,他后退,躲开了攻击,同时也松开了抵住咽喉的手。

他看见迪克对着自己微笑——

人鱼张开了嘴。

斯雷德捂住双耳卧倒在地。真正无辜的或许应该是那些听到最初的碰撞声于是匆忙赶来的海盗们。他们急匆匆地来到正确的方位,还没来得及靠近,就被人鱼的呼啸声袭击了。好在那声音只是持续了一小会儿就立刻停下。

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地板上,手脚颤抖得连八十岁的老年人都不如。他们甚至无法形容自己究竟听见了什么,只是心脏依然在狂跳,像是下一秒就会跳出口腔。

斯雷德甩出手中的长刀,他没能准确地瞄准,但那东西多少还是起了一点作用。迪克分了一下神,然后就被斯雷德扑倒了。他们再次滚成一团,迪克将斯雷德缠绕起来,终于将这个难缠的人类带出了船舱。

他们在半空中纠缠,斯雷德几次想要攀住船身都被迪克绊住了手脚,而迪克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斯雷德当然不会取走迪克的性命,但他显然也不会介意迪克少掉半条命。他只需要确保迪克不会真的死掉就行,在那一刻到来之前,他可以做出一切。

本打算插入船体的小刀最终插在了迪克的侧腹。人鱼收紧肌肉让那凶器变得难以拔出,而后它紧紧地抓住海盗的脖子,硬是将对方拖入了海底深处。

在斯雷德反抗的动作开始减缓之后,迪克将他拖出了水面。海盗头子开始大声咳嗽,迪克看着他:“如果被他们发现了,你会怎么办,斯雷德?”

“我会杀光他们所有人——”斯雷德气息不匀地笑了笑,有些水珠从他的脸颊上滑落,“而我,会成为唯一的幸存者。”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迪克皱起眉头:“这里面可没什么利益。”

两人都需要一些时间回复体力,于是这对话继续了下去。斯雷德反问:“那么你为什么牺牲自己,迪克,你的族群给了你什么利益?”

“我不像你,斯雷德。”

“不,你很像我……你只是没能看清我。”斯雷德看着迪克闪烁着冷淡光辉的蓝色眼眸,苦笑了起来:“从未有人看清过。”

有一瞬间,迪克以为自己窥见了斯雷德最为柔软的地方,但事实上那只是一个错觉,最终他什么也没有看见,斯雷德的表情一如平常,他的话听上去就像是一次最为普通的谎言,就像那些一直交织在他们之间,将他们联系起来却又让他们无法继续靠近的谎言的网络的一部分。

他诱惑他不断靠近,却又在他真正靠近的时候将他用力推开。

“你隐瞒太多了,斯雷德。”

“不,我没有。我将一切都表现了出来,只是我的理想超出了普通人太多,没有人能够理解而已。”这么说着,斯雷德突然按在了迪克的腹部,那里还残留着他之前留下的匕首。

迪克看着他,面无表情。

“你不应该给我喘息的空间,迪克。”斯雷德用力将匕首拔出。就在迪克皱着眉头推开的同时,一条绳索绕在了迪克的脖子上,斯雷德的眼睛里突然闪烁起了疯狂的色彩,那是迪克从未在他眼里看到过的光辉:

“我在做什么?我在计划什么?让我回答你,很简单,宝贝儿,我在计划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程,我需要做点什么,去完成自己最后的愿望。而现在,你也需要回答我,你试过反抗吗!你试过反抗自己的命运,反抗加之在自己身上的镣铐,反抗那些束缚了你的所有事物吗!?

“看看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以为你活着?不,你只是自己族群里的一条狗而已!你奔波,你拼命,但那都只是为了那些安逸生活的,甚至一生都不会和你有所交际的‘其他人’而已!你没有给自己的生命留下任何东西。”

斯雷德用力收紧了迪克脖子上的绳索,他们互相对视,然后斯雷德狠狠地咬上了迪克的嘴唇:

“没关系,宝贝,如果你无法自己做到,那么就让我来。你需要自由,你需要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保证过,我会给你展示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迪克下意识地张口:“……什么保证?”

然而斯雷德已经将他推开了。

他们彼此之间都很清楚,这并不能算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他们彼此伤害,却又总在最后关头留手。他们还需要一个真正的契机,一个让他们不得不杀掉彼此的真正理由,而在那之前,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这种战斗方式都不会有任何改变。于是,就算继续战斗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意义。

他们之间不会发生改变。

斯雷德向着船边游去,而迪克任由那条绳索残留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随波逐流,缓缓地漂浮开。它一直看着那个身影,看着那个有些佝偻有些疲惫的身影被别的人类救起,缓缓上升,再彻底地消失在它的视线范围内。

迪克突然意识到,斯雷德已经濒临死亡。人鱼赐给他的生命正在飞速地流逝,也正是因为如此,斯雷德攻击的力道才会变弱,迪克才能在短时间内压制住他。它之前的错觉是真的,那种奇怪的感觉的确真实存在。

迪克并不清楚斯雷德的话语里到底有多少真实,但它可以相信自己的判断。它感觉得到斯雷德的确在变弱,那么或许斯雷德话语的大前提是真实的,可在那之后呢?

他真的只是想在生命的最后阶段里做点什么?

杀掉海盗?

以人鱼的借口?

这和给予自己自由有什么关系?

更为重要的是,迪克依然不认为自己是不自由的。它爱自己的族群,它的亲人,它的王,它以让它们幸福为己任,那不是什么束缚,也不是什么负担,那是它的职责,从它出生开始,它这一生的工作就已经决定好了。

更何况,它与王约定过。

……约定。迪克并不记得斯雷德有向自己保证过什么,也许这不是最近的许诺,而是在很久之前的约定。可那时候的迪克还太过年幼,它的记忆已经丧失了太多细节,这让它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

 

“……你想要什么,斯雷德?”

 

迪克远远跟在船队后面,它跟着那些海盗们朝着偏离人鱼群的方向游去,它能感受到从他们身上传来的兴奋感:他们相信前方的确有人鱼,相信自己能得到财富,得到力量,相信斯雷德告诉他们的一切——

也许他们其实并不完全相信。

但他们实在需要一个借口,一个媒介,让他们能够成功地暗示自己——想要的未来总会到来,想要的幸福总会降临。而这一次,他们只是恰好将成为媒介的重任安置在了斯雷德身上而已。

那是一艘满载了希望和憧憬的船只,斯雷德并不是船长,他只是一个摇摆着船桨,将那些梦想送往彼岸的载体。

而他已经亲口告诉迪克,他会亲手覆灭这一切。

迪克反复回顾斯雷德告诉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仔细思索,它能感觉到船只的速度正在慢慢减缓,真相被发现只是迟早的事情,人们应该已经开始对这个没有终点的旅途感到疑惑了。

迪克越发努力的回忆,试着将所有事情都串联起来。它记得斯雷德说要杀掉所有人……而他自己会成为唯一的幸存者,他的生命已经临近了终点……等等,如果这真的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件事的话,那么为什么他还需要安置一个幸存者的角色?

在这之后,斯雷德还想要做什么?

他会回到人类社会,而所有人都会追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最后只剩下了他这一个幸存者。想想看,斯雷德会说什么?他们出航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是为了……狩猎人鱼。

斯雷德很有可能将一切罪名都安置在人鱼身上,不他一定会这么做。他们遭受了人鱼的袭击,所有人被猎杀,只有他一个幸存者逃了出来。那些人鱼还会追来,它们对人类……有威胁,是需要剿灭的存在。

迪克慢慢捏紧了拳头。它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但显然事实就摆在眼前。为什么斯雷德要报复人鱼,因为他被人鱼拒绝了,为什么他说要给自己自由……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一个为了族群疲于奔波的傻瓜。

迪克咬紧了牙齿,如果这真的是斯雷德的计划——而且它很有可能就是——那么它必须阻止他,阻止那个疯子。

见鬼的让你自由!见鬼的濒临死亡!见鬼的对人鱼没有任何兴趣!

那根本都是斯雷德的演技!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海盗的贪得无厌,也只有海盗才会了解大海,才会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传说。于是他先把这些有可能抢夺自己财富的威胁先解决掉,换成一些或许不那么有威胁的合作伙伴,然后正大光明地卷土重来,将一切都收入自己怀里。他说不定还能得到别的奖励,也许这辈子他就不用再做海盗了——

他甚至可以组成新的家庭,只要他愿意。

迪克加快了速度,它需要立刻赶过去,质问斯雷德得到真相。如果这一切真如它所想的一般,它会阻止这个混蛋。迪克将最后一瓶药水准备妥当,如果情况糟到了武力无法镇压的时候,它就会选择最后的方案。

它会阻止斯雷德,将他可怕的计划扼杀在摇篮里。

在愤怒之余,迪克也无可避免地感到一丝悲哀。

是的,它喜欢那段生活,成为人类,成为海盗的那段时光让它感觉活得像是自己。但这样的快乐并不需要太多,对于迪克而言,这就是它漫长生命中的一段美好的记忆,值得反复回忆,是可以让自己贫乏的生活变得有趣起来的珍贵宝物。

可是现在,一切都毁掉了。

它珍视的一切都只是谎言,自己本身只是斯雷德复仇计划的一部分,是让那个可笑谎言变得真实可信的证据。对于那个海盗而言,它就只是这样一个存在而已——一个证据。它并不是那个可贵的,安静可靠的听众,也不像斯雷德表现出来的那样在它的生命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它或许在斯雷德的记忆中留下了痕迹,但也只是如此而已。对于斯雷德而言,相较于眼前可观的利益,迪克根本什么都不是。

它被那个骗子欺骗了,彻底地,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地,欺骗了。

迪克立刻靠近了斯雷德的船,它开始盘算自己如何才能悄无声息地潜伏上去,逼近斯雷德,问出自己需要的一切。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迪克眼前的大半个船只都陷入了火海之中。

发生了什么?


评论(3)
热度(32)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