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Mission X》 01

第一章献给VG,生日快乐乐乐乐!!!!


 

Chapter1

 

“……赞。”

杰森不由地吹了一声口哨,面露赞许。他不小心打开了室友房间里暗藏的抽屉,而随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几套摆放整齐的刀具,各式各样,制式齐全,并且全都开刃,无一例外闪烁着逼人的寒光。杰森很清楚,这些可不是那种摆出来好看的玩意儿——它们都是真家伙,说不定其中一些还见过血。

“这看上去可不像一个演员的收藏。”杰森拿起其中一把小刀,眯着眼睛打量一下那漂亮的刀刃,“完全不像。”

一连串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由远至近:“嘿,伙计,听说你帮我签收了一个包裹?”

杰森赶忙将小刀放回原位,“没错,我帮你搬过来了,这可不轻松!”

“真是谢谢——”门把手下压了一下,又弹回了原处:“朋友,你为什么锁门?”

噢——

杰森无声地呻吟了一下,这该死的习惯动作。

现在他该好好考虑一下了,究竟如何解释自己锁门的行为,在他发现了自己室友那该死的小秘密之后?

 

 

三个月前。

杰森在网上发布了室友招募,他的房子很不错,单层木屋,还有小花园,不错的社区,虽然租金稍贵,但这世上总有不缺钱的人。因此很快就有人联系上了他,那人在这方面很爽快,于是,仅仅只是五天之后,杰森就有了一个新鲜出炉的室友。

这当然不应该,他是一个预备特工——虽然还不是正式的,但杰森相信这所谓的预备期并不会持续太久——他应该有自己独处的时间和空间,来放松和为下一个任务做准备。但与此同时,他的导师也建议他试试和随机出现的普通人一起生活一段时间:这有助于他学会更好地伪装自己。

虽然感觉有些扯淡,但他还是听从了这个建议。杰森的确有一些演技,但还没有到神乎其技的地步,特别是和那些鼎鼎有名的特工比较之后,他显然还需要更多磨练。

但上帝并没有告诉他,那个应征者是个同性恋。

是的,同性恋。

在爽快地付了自己那一半租金之后,新来的家伙直接将这点和盘托出,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像个电视里才会出现的美国甜心。

那时杰森手里还端着刚从对方手里接过来的热腾腾的咖啡,他瞪大了眼睛,慢慢地咽了一口手中的滚烫液体,故作镇静地点着头,双眼却在不停地眨:“好吧,我不歧视同性恋,如果你是想问我这个。”

“谢谢,伙计,你实在是太友善了!”那家伙张开双臂,似乎想要给他一个拥抱,又在杰森的瞪视下停止了自己的动作,“我很感激你,谢谢,你帮了大忙——你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这没什么,”杰森将咖啡放在一边,故作成熟地说道:“每个人都生来平等,你有选择的自由。”

“谢谢,谢谢你。”蓝眼睛的小伙子满是感动地看着杰森,然后他提起手边的行李箱:“我的房间是在左边?”

“对,左边尽头。”杰森指了指方向。

“谢谢,愿我们相处愉快。”这么说着,那家伙脚步欢快地走向了左边的走廊。就在他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拐角处而杰森也刚刚放松一点的时候,他又突然回过头来,对着杰森灿烂地笑着。

“什么!?”杰森的情绪有一瞬间失去了控制,但他又很快冷静了下来,他低头环顾自己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是我的菜,放心睡,朋友。”这么说着,那小子才真正消失在了杰森的视线范围内。

杰森感到了一丁点的不愉快。这宣言正是对他魅力的否定,虽然他的确没有这个小甜心长得帅气,但也不赖,而且身材火辣。

但他不能发火,他从一开始就决定表现得友善一点,免得自己看起来不像一个所谓的电脑工程师。

见鬼的他房间里根本没有一台看起来正常一点的电脑,哪怕一台。

 

杰森很快发现了房客和自己的诸多不同之处。那家伙很时髦,每天穿的衣服都不一样,而且看起来都非常合体。他享受生活,每天都要晨跑,做一些看起来不错但味道可怕的健康食品,以及漂亮的屁股,细细的腰——

总之,他们相处起来比杰森预想的要容易一些,那家伙是个到处跑龙套的小演员,经常出去试镜,而他自己也因为临近毕业的各种试炼忙得脚不沾地,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见不到面。通常而言,一天之中他们只会在吃早饭的时候碰个头。

那家伙会把自己整理得整整齐齐,围着白色的小围裙,哼着奇怪的调子准备早饭。当然,总有杰森的那一份。杰森不得不承认,同性恋大概的确比普通男人要更加细心一点。

只是一点。

他们在无形中划分了势力与职责范围:杰森管理花园和工作室,那家伙负责厨房和公共区域的卫生,然后,各自的领地各自打理。

他们总是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绝不侵入对方的领地。

他们偶尔会交流一些“工作”方面的事情,这能让他们之间的相处显得日常一点,但彼此都非常默契地从不深入。算下来那家伙每次说的都是跑腿的辛苦,而杰森自己也只能一直抱怨顾客和头儿。通常,杰森认为自己的头儿比客户还要难缠,他了解自己,所以总能轻松地找到自己最不爽的点来进行攻击。当然,精神上的攻击。

对此,他的室友表示了由衷的赞同。

“我的经纪人……他当然知道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可他从不顾虑我的感受!”他一面咽着嘴里的面包,一面说道:“每一次都是讨厌的事情……当然偶尔也会有好事发生,但大部分很无聊,我还得自己找乐子。”

“但自己找的乐子总是很快就腻了。”杰森又倒了一些麦片。

他的室友盯着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我们得去一次超市,家里存货不多了。”

“好的,没问题。”杰森从善如流。

他想,大概普通人之间的相处也应该是这样的,大家和平共存,互不干涉。如果结婚之后也能这样的话,那么以后考虑结婚这种事大概也不错——

他的意思是,是的,他得考虑考虑在超市里能买到什么。那之后他发现,其实自己根本不用考虑这些,他的室友之所以邀约他,只是缺少一个推车的人而已。那家伙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并将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但他或许偏好有杰森跟在自己身边的那种感觉。

只是或许。

 

他们相处融洽,这不必再提。杰森偶尔会注意到一些不大寻常的细节,比如室友的刀工非常精湛,他能轻松地将各种水果蔬菜切成均等的小片,但同时他也是一个每天都要吃水果蔬菜过健康生活的基佬,那么也许这是长年累月锻炼出来的。每个人都自有其特别的地方,有些普通民众还能用肉骨头砸晕逃跑的犯人,这你当然不能当做评判普通与否的标准。

杰森依然认为自己的室友相对普通,毕竟除了那一点点小细节之外,他没感觉对方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他不了解演员,这个职业以及这个职业的生存方式,他当然知道一些简单的资料,但那不能算是了解。毕竟,以杰森的体格和行事风格,他也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相关的任务。更何况眼下他还是个预备队员——该死的预备队员,他已经从学员变成预备成员快三个月了!所有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杰森接触不到太过危险的任务,通常而言那任务都很简单,以潜入和截取为主,很少有见血,更不用提致命危险。杰森只需要扮演他自己,一个有一点点嗜血的,合格的特工……好吧,预备特工。

他有代号,Redhood,但那只是临时的,再过段时间他就可以将那个代号变成正式的,只要他能完成下一个重要任务。没错,只要能完成那个任务,他就可以摆脱预备两个字,成为正式成员。

他想象着自己站在那些精英身边的画面,想象着那一个个的代号之后所隐藏着的真实,那些精英,那些传说,Batman,Nightwing……然后只是过段时间,那些名字里会多上一个Redhood。

杰森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选择那样一个代号,那不够酷,也没有什么特色。也许他喜欢看敌人血流满面的样子?杰森承认,自己的确喜欢在搏击的时候攻击对方的头部,但那只是一个单纯的坏习惯而已。

总之,他做出了选择,选择了成为Redhood。

为了准备好最后一个任务,杰森这几日都呆在家里,他拒绝了一些小任务,说自己需要时间冷静。那的确管用,他有了一些自己的时间,然后不可避免地增加了与室友面对面的时间。他们当然会交流,然而交流更多之后却反而感觉尴尬:他们都无法深入,于是当那种泛泛而谈的交流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之间交流的信息显得越发地干瘪无趣。

你不能总是抱怨你的头儿,你得说得再多一些!

杰森认为自己应该稍微真诚一点,但真正与自己息息相关的内容他又一点都不能透露!

于是情况还是吊在那里,不上不下。在相处了一整天之后,杰森开始感觉烦躁,他更情愿呆在院子里的工作室下面,对那个秘密通道下面,擦自己的枪炮,亲吻那些冷冰冰的宝贝儿,然后幻想着使用它们炸掉一整个军队的场景。

那可真是太棒了。

然后他得想想怎么继续和自己的室友相处下去。

 

有包裹,而那家伙正好出门,大概是去附近买个什么东西,总之没有半个小时是回不来的。于是杰森替他收下了包裹,签字,那可是个大家伙,堆在门口显然不像样。所以杰森又好心地将东西送到了左边走廊的尽头,对方的房间里。

房门没锁,显然他们之间有着不错的信任。他打量那个房间,基本上保持着自己出租前的样子,东西的位置几乎没有调整过,都在它们该在的地方,房间里也没有贴一些乱七八糟的海报,床铺倒是挺乱的,还有一条黑色裤腿搭在外面。

杰森将包裹靠在墙边,关上门。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这房间里物色过一个藏东西的好地方,那是一个书架,中间有个较厚的隔层,而那个看上去只是装饰的隔层,其实是可以打开的。当然,很少会有人注意到这点。

杰森发誓,他只是想回味一下自己曾经的发现而已。于是他走过去,拉开了那个隔层——

 

 

迪克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感觉有些危险,却又不是很肯定。他周围当然没什么危险,他在普通的超市里,只是准备买一点明天早餐用的牛奶而已,他很快就能回家,他只是……只是忘记了今天自己有一个包裹要收。

迪克立刻踏上了返程。他了解自己的室友,一个看似吊儿郎当其实还算不错的小伙子,而且工作能力强,毕竟,能在这个年纪当上工程师没有两把刷子显然是不行的。当初迪克会看上那个房子也只是一个偶然,他刚结束了一个大任务,需要休整,而他的同伴建议他可以稍微享受一下作为普通人的生活,他的神经已经绷得太紧了,不适当调节可不行。

于是迪克开始了自己的游戏。

他第一眼看到杰森的时候就感觉这小家伙有些棘手,那显然不是他擅长应对的性格类型,但他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或者说,迪克并不是一个逃避挑战的人,或者说,越是棘手他就越是兴致盎然。他开始迅速地编造自己的故事,直接从自己预备的几个虚假身份中选了最贴合现在着装的一个,然后下了一剂猛药:

“我是个同性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杰森显然感觉到了尴尬,却还是尽可能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宽容。他那强自镇定的样子让迪克憋了一肚子的笑,他满意自己的演技,特别是在强调杰森并不是自己的菜的时候,那种屈辱里带着如释重负的表情真是太棒了。

他当然不是什么该死的同性恋,他喜欢红发高挑大胸部的美人儿——可不是这么一个比自己还要高上大半个脑袋的强壮爷们儿。

他们相处愉快,迪克慢慢适应了生活,也放松了下来。他慢慢将自己常用的工具搬了过来,首先从自己的房间开始武装——万幸的是,杰森并不是一个对他人生活感兴趣的类型。他甚至非常出乎意料地愿意倾听迪克,虽然那些话里面有百分之八十都是胡扯。

但无可否认,他们相处愉快。简单并且融洽,因为他们互不干涉。

期间迪克接了两次小任务,他听说之后会有新的安排给自己,但还不确定具体内容。总部又训练出了几个不错的小子,听说有几个就在这附近。也许自己的任务会和他们有关,也许自己会成为他们任务的一部分?

光是考虑这些,就让迪克感觉乐趣无穷。

他悄悄改造了厨房,藏了一些东西进去,反正杰森也不会靠近这附近。迪克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在的话,杰森显然愿意以垃圾食品为生,并且乐在其中。而迪克自己,也只是在勉强坚持着“过健康生活的小演员”这样的身份而已。

他根本不擅长做菜,只喜欢切切东西。

迪克享受这样的生活,安定,从容,特别适合大型工作之后的放松与恢复。他决定下一次大型工作之后还去找这么一个房子,享受生活,享受自己的室友。

而现在,迪克一面驱车回家,一面祈祷杰森一如既往地对自己的生活毫无兴趣。

 

刚一进家门,迪克就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有拖曳的痕迹,而且是向着自己房间的那个方向。见鬼的,这个好心室友还真帮自己把东西拿过去了。

迪克加快步伐:“嘿,伙计,听说你帮我签收了一个包裹?”

他看见自己的房间房门紧闭,而那里面传来了杰森的声音:“没错,我帮你搬过来了。”

迪克按下门把手,他已经想好了一系列的台词,但紧接着,那些台词都不管用了。他发现房门锁着,于是迪克挑起了眉毛:“你锁上了我的房门?”

过了一小会儿之后,房门从里面打开了,杰森一脸困惑地看着他:“我可没有,大概是因为刚才那阵风。”

“那阵风……?”迪克看着对方,可杰森看上去的确也很困惑,显然并不明白为什么房门会锁上。

“大概是有些卡住了。”杰森这么解释道,从房间里挤了出来:“你的包裹在那儿,东西可不轻,是什么?”

迪克擦着对方的身体进入房间,乍眼看去,并没有什么变化,显然杰森还没有动过什么。迪克稍稍放松了一些:“没什么,一些玩具。”

“那可真大……”杰森靠在他身后的墙壁上,吹了一声口哨。

“没错。”迪克转身,看向杰森:“不介意我换个衣服?”

“当然。”杰森转身,向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迪克关上房门,再一次检查了自己的房间……然后他叹了口气,从地上捡起了一根头发。这是他故意放在某个地方的,就是为了防止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发生。

“他发现了。”

迪克揉了揉头发,有些遗憾。就在他面前,正立着那个原木色的书架。它乖乖站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评论(11)
热度(137)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