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 《 Mission X 》02

下章打架。废话程度升级,sad。




Chapter2

 

杰森到底察觉到了多少?为什么杰森能注意到这个小细节?他看到那些工具之后有什么想法?这一切是否是个偶然?他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工程师?在这之后自己应该怎么处理他?

简而言之,杰森到底是不是一个威胁?

直到此时此刻,迪克才察觉到自己对这个室友的了解竟然如此之少。

……他当然了解杰森,但那都是生活层面的了解。而且就连这方面的了解,在仔细考虑之后都显得并不深入——而又有谁会像观察实验室小白鼠一样地观察自己的室友?更何况他自己还处在大型任务之后的休假中。

他当然知道杰森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但这有什么用?会有人在意一个电脑工程师在食物方面的偏好?

迪克动作缓慢地换着衣服,他甚至抽空的对着镜子扭动了一下身体,审视了一番自己依然精悍的腰,这才选了一套相对宽松的休闲服穿上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决定稍作试探,如果杰森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那么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当然他会把自己的宝贝们转移到另一个更加隐蔽的位置去,但那并不是首要的,至少也得等到他试探出一个结果之后。

他必须确定自己呆在这里的确足够安全,不会面对什么威胁。否则他很有自信自己能够靠着一柄匕首拆掉整座房屋。

迪克来到客厅,他没看到杰森。他当然可以过去杰森的房间找他,但他们表面上的默契还没有打破,杰森只是为了帮他送包裹才去的他的房间,理由充分。迪克可不愿成为率先打破“协定”的那个人。

于是他来到了自己的地盘——厨房。

真好运,杰森正在那里,或者说他正等在那里。他刚打开冰箱拿了一听啤酒,听到动静,很自然地举起手里的罐子,看向迪克:“也来一听?”

“不了,谢谢。”迪克拖过一旁的椅子,反着坐下。他的双手刚好搭在椅背上,双肩微微耸起。他看着杰森拉开易拉罐,仰头喝了一大口啤酒,他观察他的举动,在杰森皱着眉头看过来的时候舒展表情露出了一个微笑。

“怎么?”杰森有些疑惑。

“没什么,”迪克笑得更加友善:“我忘记说谢谢了。”

“什么?”杰森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在短暂地思索了一下之后,他试探地问道:“你是说帮你签了包裹?”

“当然,还能有什么。”

“这又不算什么。”杰森盯了迪克一眼,显然感觉到他的态度里有一些古怪,于是又确认了一次,“你会因为有人帮你签包裹而特意说谢谢?”

“当然,杰森,”迪克故意放缓了语速,“像我这样的人,很少能得到别的正常男人的帮助……他们对我敬而远之,并且喜欢开不入流的玩笑。”

迪克愿意发誓,杰森肯定有一瞬间想要和自己拉开距离。他后退了,又立刻回到原位。他显得非常尴尬,眼珠向着迪克周围胡乱扫着,就是不愿定格在迪克本人身上。他稍微结巴了一下,音调偏高:“你想太多了,他们只是蠢蛋,而你是个不错的家伙……没有谁有资格嘲笑他人。”

“谢谢,杰森。”迪克微笑,然后稍稍往后挪了一点,试着让杰森感觉稍微自在一些。这小举动显然有用,杰森终于看向了他的眼睛:

“你是个好人,迪克。”

他们相视而笑,而微笑之后却是尴尬的沉默。

迪克侧头看了看一旁的挂钟:“是时候准备晚饭了。”

杰森端着啤酒后退了一点:“需要帮忙?”

“我一个人可以……当然,如果你愿意留下来聊聊也不错。毕竟有人一起聊天解解闷,做事情会快一些。”迪克故意多解释了两句。他从椅子上站起来,顺手将椅子送回桌子下面,然后擦着杰森身边走过,拿起一旁的围裙:“熏肉,煮豆子,蔬菜沙拉,还可以有一些烤面包……你觉得如何?”

“都可以,听你安排。”杰森给出了相当平常的回答,但就在适才迪克经过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却不由地紧绷了一下。尽管那只是一瞬间,尽管他很快就又放松了下来,但迪克已经注意到了杰森的戒备。

他果然在意那个发现,并且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猜测。

迪克从冰箱里拿出事前已经准备好了一半的食材,将肉类放在料理台上,然后背过身打开水龙头,将蔬菜简单冲洗了一下。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已经不多,大部分时候都只需要动动刀子。

也只有等自己完全背对着杰森之后,一直挂在迪克脸上的笑容才真正消退。

杰森表现得太刻意了。

迪克当然更愿意相信这是因为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才会以更苛刻的眼光去观察杰森,但不得不说,杰森这次的表现实在不能打高分。

他显然在努力装作一切正常的样子,但不管这是不是他的演技——如果这是,那么他的处理就显得太过“日常”,他露出的那些马脚都出现得刚刚好,反而让人猜测那会不会是经历了优秀训练之后的产物;如果不是,那么他显然试着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然而非常不小心地做过了头,让迪克非常确定他其实很在意之前在房间里的发现,以及迪克的这些带有一点试探意味的言辞——

迪克清楚自己已经陷入了思维的死胡同里,但怀疑一旦产生就很难受人的主观思维控制,这显然是一种更加情绪化的心理活动。

眼下他也只能决定自己需要在短时间内尽可能地收集信息,帮助自己准确判断,从而选择正确的处理方法。他需要更加主动,询问更多,更加深入地了解杰森,然后让他露出更多破绽。

啊,上帝,他多么希望杰森的这一切表现都是基于后一种可能,但他的职业让他根本无法选择更轻松的思维方式。

他必须怀疑一切,无论他喜欢与否。

迪克转过身,将清洗好的蔬菜放在一旁,他抬头看了杰森一眼。这家伙刚解决掉手中的啤酒,再自然不过地一手捏扁了空掉的罐子,一抬手就将那块垃圾扔到了料理台后面墙边的垃圾桶里。

迪克抬高眉毛:“投得漂亮。”

“我高中时候是篮球手。”杰森神色自若地解释。

他们自然而然地对视了一眼,然后迪克刷的一声从旁边抽出了切肉刀。杰森的目光果然一下子就集中在了寒光闪烁的刀刃上,迪克无视了他的目光,若无其事地将熏肉摆放好,慢慢地片起了肉。

杰森显得有些紧张。他试着表现轻松,但目光还是一直追随着刀刃。他开始找话题,并且刚好说出了他们双方都在期待的那一个:

“你刀工不错。”

“兴趣爱好,但是坚持了很长时间。”迪克抬头看了他一眼,将片好的薄肉卷好放在一旁。在这个过程中,他手中的刀尖正好对准了杰森:“我需要一些活动放松自己,而且不能是在室外,现在的狗仔实在太厉害了……即便是小演员也不能放松警惕。”

“可以理解。”这个看似简单的笑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抽搐,杰森专注地监视着迪克的一举一动,警惕着他手中的刀。

而迪克平静地将每一个动作完美地继续了下去:“我曾这么设想,对刀的掌控就像是对情绪的掌控,它是工具,而你得学会合理的运用。毕竟,对于一个演员来说,不能掌控自己的情绪是致命的……当然这只是一个让自己兴趣合理化的借口而已,真要说的话,我只是觉得它们挺有意思。”

杰森挑起一边眉毛:“非常有意思……呃,我的意思是,你的这个‘借口’还挺有哲理的。”

“谢谢。”迪克将肉放在一旁的餐盘里。

杰森从餐柜里拿出面包:“我想我可以帮忙切面包。”

“当然。”迪克满是兴味地看着杰森如释重负地从一旁抽出长长的面包刀,在两人的眼神又一次接触之后,他笑着片下了另一片肉。

“放松,杰森,否则你会切到自己的手。”

 

然而迪克的担心是多余的,杰森的动作虽然看似粗糙,但却掌控得当,片面包对他而言只是小儿科。

杰森当然显然喜欢冒险,却也很清楚界限在哪里。他愿意游走在界限的边缘,也可以安全地远离它,甚至超过它再回到原位,只要他愿意。

他知道自己并不擅长伪装,按照他一贯的做法,他早该将迪克绑在地下室里进行审讯了。但是他没有,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死地在磨蹭什么,他甚至不能确定迪克到底是自己人还是敌人,这个该死的小演员甚至是个同性恋……或许不是!

谁知道呢?

杰森感觉得到迪克的试探,而自己也在努力地放着烟雾弹,虽然收效甚微。显然迪克已经察觉到自己发现了什么,或许他已经决定了应对措施……但那又如何,到了真正撕破脸的时候,杰森有自信能在三招之内放倒迪克,并将他压制在地板上,威胁他如果不说实话就给他那张漂亮脸蛋来上一拳头。

杰森发现自己还挺喜欢这个假设的。

迪克煮起了豆子,然后接过杰森片的面包,将它们排在烤盘里,等待着烤箱的预热结束。杰森将刀都放在了一旁,靠近自己的那一方。迪克显然并不介意这个小动作,他背对着锅炉,哼着歌准备起了沙拉。

这光景看上去倒挺正常的,杰森不愿承认自己享受着这个画面。如果说每个人都有一个隐蔽的愿望,那么硬汉杰森的愿望除了维护正义之外大概也只剩下一个安静平和的栖身之所而已……换而言之,他非常喜欢现在这个住所,真希望迪克不会破坏一切。

但在回过神来之后,在注意到自己究竟在思考些什么之后,杰森又恨不得给自己来上一拳头。他感觉自己的棱角在逐步被磨平,被日常的生活,被那些无关紧要的琐碎,他真不应该选择休息在家。而说到休息,杰森注意到最近迪克在家的时间也不短:

“你最近没怎么外出,工作不顺利?”

迪克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最近在休假……没和你说过?”

“没。”

“好吧,我在休假,你呢?这两天呆在家里的时间可够长啊。”将配菜准备好之后,迪克又倒了不少黄芥末到玻璃碗里,加了一点醋,一点别的,然后直接用手搅拌了起来。杰森盯着他的动作,面无表情:

“我也在休假。”不,他只是理所当然地呆在屋子里,不再长时间外出了而已。而之前,迪克对此并没有任何疑问。或许在当时的他看来,过问一个陌生人的生活其实并不礼貌,而现在他显然忘记了这点坚持。

这个明显的谎言让迪克忍不住抬头看了杰森一眼,但他并没有对此发表更多的看法,那双蓝色眼眸中的锐利只是一闪而过:“好吧,你说了算。杰森,烤箱预热好了,把烤盘放进去。”

杰森听话地拿起烤盘,向着烤箱走去。

“戴上手套。”迪克叮嘱了一遍,但杰森并不愿意听他的。这个莽撞的家伙直接打开了烤箱的门,然后将那个盘子塞了进去。他当然被烫到了,抽搐的嘴角甚至带动了鼻翼,但他没有吭声,只是用力将烤箱的门重重地盖上了。

这时迪克刚刚洗干净了自己的手,他走过来,伸出手:“把你的手给我。”

“为什么?”杰森明知故问。

“你被烫伤了。”迪克又将手凑近了一点,而杰森则干脆地将手放在了身侧。

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彼此,氛围逐渐变得紧张起来。

 

不得不说,杰森的举动让迪克感觉到了一点小小的挫败。当然,他在试探杰森,他在观察杰森的反应,推测他究竟是个有些古怪的平民还是个有着隐藏身份的别的什么人……就通常情况而言,当然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迪克有一万种方法让杰森相信自己那些刀只是个人的兴趣或者小意外或者别的什么,他当然怀疑杰森,但无可否认的是,在内心深处,他还抱着能够趁这个机会更多地了解一下对方的小小期待。

毕竟除此之外,他也不明白更加普通的了解方式了。

在他的记忆中,杰森是第二个能和他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丧命的家伙。如果能够顺利度过这次小小的危机,他们说不定能够更进一步,成为朋友……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目前看来,只能止步于互不关心的阶段。

 

杰森本以为迪克会逼迫自己——毕竟他那坚定到了可怕地步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的意图——但迪克却选择突然后退一步,妥协地举起双手:“好吧,我去准备餐具。帮我把火关上。”

杰森还想说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年轻人低头看了屏幕一眼,接通了电话:“是我……我立刻赶到。”

“什么?”

“老客户的电脑坏了,”杰森转身向着大门口走去,从门口抓起了自己的包和外套:“晚饭不用替我留。”

“好吧,路上小心。”迪克目送着年轻人匆匆走出房屋,开着车很快消失在了坡道上。直到汽车的声音真正远去,他才走过去打开了厨房的窗户。那正是一个杰森完全无法察觉到,而他的视线范围又刚好囊括了的方位。

就在窗外的树荫里,站着一个黑漆漆的身影。迪克微微皱起眉头,看着对方:

“什么事,B?新任务?”


评论(6)
热度(66)
  1. Skylark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