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 Mission X 》03

Chapter3

 

杰森给了那家伙两枪,因为装了消音器,只能听到嗤嗤两声轻响。那家伙慢慢软了下来,杰森趁着这个瞬间扶住对方的肩膀,顺势将人放在了一旁的长椅上,然后简单地摆了一个看似轻松的造型,好让那东西看上去和别的醉汉没什么区别。做完这一切之后,杰森才抓着文件迈开长腿,不紧不慢地离开了公园。

他将文件放到了指定地点,确定没有后续任务之后开始准备回家。

现在是晚上八点过,赶回家大概是十点左右,应该能和迪克错开。这种想法的出现并不意味着杰森恐惧着什么,他只是稍有犹豫,他很清楚自己和迪克正站在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上,而他们都很清楚那之后自己需要面对什么,因此有些犹豫。

只是有些犹豫。他们还需要一些时间,需要更多的催化剂督促他们做出决定。而就杰森看来,那个结局其实非常清楚,早在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了:他会和迪克分道扬镳,即使他认为他们其实是能够成为不错的朋友的。

但事实就是事实,游戏时间迟早都要结束,人们最终都会回到日常生活里去。杰森不能确定迪克的日常生活究竟是哪一种,但他确定自己的——他要继续冒险,继续自己的任务。他爱那些刺激,也爱那些刺激之后带来的结果。毕竟,无论他做了什么,那结果总会是好的,所以他才坚持下去。

杰森回到家的时间正如他所料,十点刚过十分。屋里黑漆漆一片,迪克可能已经入睡,也可能在自己房间里,他的车子还在车库,所以应该不会外出。杰森用钥匙打开了大门,他将外套换下,走入房间。

“你他妈的坐在这里干什么!?”

他被迪克吓了一跳,手已经下意识地摸在了腰间的手枪上,又硬生生拉开了一点距离。他能从人物的轮廓上辨别出那个坐在沙发上默不吭声的人是迪克,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黑漆漆的房间里,显然是在等他。

“……迪克?”杰森再次将手按在了手枪上,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欢迎回来。”迪克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

“发生什么事了?”杰森往那边走了一步,然后停下动作,观察着迪克的反应。

迪克似乎对此好无所觉:“没什么……你的工作如何?”

或许是工作上的烦扰,或者感情上的。杰森又将手移开了一些,缓缓移动,让它自然下垂:“还算不错,他在那之后没有再尝试做点什么,所以还算好……很快解决了问题。”

“我有一个问题。”迪克的声音听上去依然没什么精神。

“什么?”

然后,他的声音稍稍抬高了一些:“……客户是韩国人,对吗……Red Hood。”

他怎么知道的?他知道了多少?他究竟是敌是友?这些问题,统统不重要。

在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前,杰森就已经反射性地向着迪克冲了过去。但对方动作比他还快,杰森刚刚踏进了一步,早就准备好的飞刀已经射了过来。与此同时,房间里的灯突然大亮,吉森在躲避飞刀的同时不得不眯起了眼睛。然后他被人一脚踢中了脑袋,他当然试着在听到风声的同时就用手臂防御,但那攻击太快,而他的架势还没能完全准备好,于是防御的作用其实并不大。

杰森倒退了好几步,他摇了摇脑袋,视线依然有些迷糊,他勉强能捕捉到迪克的动作,但只能是最主要的那几个。他接连后退,连摸出腰后那把手枪的机会都没有。迪克的攻击宛如狂风暴雨一般向他袭来,等到杰森好不容易适应了突变的环境,迪克已经舞着匕首再次逼近。

杰森用左手手臂挡住了迪克的匕首,右手终于掏出了手枪。他强行从慌乱中脱离,或者说,他所接受的训练从不允许他有一丝一毫的惊慌,即便遭受攻击的地点是在自己家里,即便对自己展开攻击的人是自己的室友。他拼着受伤,也要尽可能地抢占先机。

迪克果断地放弃了匕首,他向着一旁飞扑,接着沙发躲过了最初的几颗子弹,然后一把举起一旁的茶几向着杰森那边用力扔了过去。

玻璃茶几砸在地板上,发出哗啦一声巨响。

迪克趁机向着厨房的方向窜去,杰森目不转睛地射击,在子弹用空之后立刻抛弃了手枪。他很清楚迪克跑去厨房的原因——那是他的地盘——而杰森自己的弹药库,距离最近的正是书房里。那房间平时他俩都不会过去,于是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杰森的库房,理所当然地,他存了一点货进去。

杰森悄悄摸入书房,从那一大堆精装书里抽出一本,从挖空的书里摸出自己的手枪,又从另一格书架的风车摆件里拿出了子弹。他当然有大家伙,但绝大部分都在花园里的工具房里……他希望自己没有必须去那边的需要。

杰森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慢慢伸手推开了书房的门。

 

迪克已经从烤箱背面摸出了自己需要的配件,将长剑组装完毕了。厨房里的所有刀具都是他慢慢替换过的,它们每一把都是武器,只是在使用之前需要配上正确的刀柄调整重心而已。他将小刀补充好,犹豫片刻之后又拆了两根短棍塞在身后,这才离开了厨房。

迪克走入客厅,那里显然已经空无一人。杰森很有可能把弹药储存在自己房间里,所以迪克已经率先进去搜索了一遍,然后把那些收缴到的东西尽数丢入了院子后面的池塘里。然而杰森藏匿弹药的地方肯定不止一处,迪克有几个怀疑的地点,但时间不够充分,他收获并不算多。

他注意到书房的房门露出了一条缝隙,就安静地靠近了过去。

比起使用热武器的杰森,迪克在攻击力上屈居劣势。但有句话说得很好,枪支理应获得尊敬,而使用枪支的人却不见得——迪克无数次面临与今天相仿的情况,却依然活到了现在,因此他对自己充满信心。

但在同时,他也不会小看杰森,特别是在阅读了那份档案之后。杰森是个优秀的特工,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他都会是一个优秀的特工。

 

杰森借着门缝窥视着走廊,他的视线范围相当受限,房间里只有一个装饰用的银盘可以当做镜子使用,但那玩意儿该死的重。杰森费力地举着那盘子,试着看走廊另一头有没有什么动静,但就在他刚刚从盘子里捕捉到一点动静的同时,一把长长的飞剑已经刺在了盘子的正中心上,强大的冲力让杰森根本没办法继续抓住盘子——事实上,他也没有一定得继续捏着盘子窥探该死的情况的必要了。

他举起手枪,向着对应的角度射击。但是已经晚了,迪克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他避开了子弹,回敬了一大把匕首,这让杰森无比想念自己那些大火力的宝贝。杰森从大腿上拔出没躲过的匕首,用手枪柄架住了迪克的第一击,他在力量方面稍强于迪克,并且更富有冲劲,于是拳来脚往没几下就占据了上风。他看准时机,一把拽住了迪克的衣领,把他用力掼在了墙壁上。

迪克跌倒在地上,咳嗽了两声,呸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出来。他感觉杰森在向自己靠近,他本应该在这时候得到一梭子子弹的,但杰森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优势。他走过来,试着在给迪克脸上来上一拳头。但就在他抓住迪克肩膀的同时,一根银色的棍子突然从迪克身后出现,然后用力砸在了他的颧骨上。

那东西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杰森被砸得晕头转向,接连倒退了好几步。迪克的笑声钻入了他的耳朵里,他看过去,看到那家伙叉开双腿站在对面,双手握着两根银色的双棍。

这模样似曾相识,但杰森根本没空细想。

他还剩三颗子弹,其他宝贝都不在身边,如果那些宝贝都在的话,他完全可以轰平整条街,哪至于连一个迪克都收拾不了。但现在,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长处和迪克肉搏——现实就是如此,不是每次任务你都能准备完全,重要的是如何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有点懊悔了,小子?”迪克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显然乐在其中,杰森怀疑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就像自己装得简单直白一样,迪克也只是伪装得健康纯良,骨子里他们两个殊途同归,只是一个热爱战斗的神经病而已。

“懊悔什么?”杰森一面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寻找着自己能够利用的地方,一面跟着笑了起来,这动作带动了他脸颊上的伤口,于是面容一片扭曲,“我没有刚进门就拗断你的脑袋,还是没有在你递申请的时候直接拆掉你的四肢?”

“那真是太火辣了宝贝。”迪克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你这么做了,相信我,你的组织会伤心的。”

“你知道了多少?”杰森慢慢严肃了起来。

“猜猜看!”这么说着,迪克再一次冲了过来。

然而已有准备的杰森已经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他已经适应了迪克攻击的速度、力度,也大概掌握了他攻击的习惯,因此,迪克的第一击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杰森拽住了他的腿,猛地将他推出了房门,一把将他扔到了客厅里。迪克刚好摔在了茶几的残渣上,痛得大叫了一声。

杰森举起了手枪,但是两根棍子已经划着弧线绕到了他面前,他不得不后退,但退路被几把匕首阻拦住了——该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扔出来了的匕首。杰森的脸立刻被两根棍子打中,他想要将棍子打开,但它们早已自行弹开,并重新回到了自己主人的手里。

迪克从半空中出现,他大概有什么特别的攀附技巧,即便是在狭小的空间里也能神出鬼没。杰森在双臂被抓住的同时猛地弯下腰,顺势脱下了t恤,将那团破布蒙在了迪克脸上。然后一脚踹在了迪克的肚子上。

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之后,迪克摇摇晃晃地从酒架里爬了出来,他身上染满了各种酒精,芳香四溢。

“我觉得自己快醉了。”迪克苦笑着说道。他的胸膛用力起伏着,嘴角还带着显而易见的血迹。

杰森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感觉自己脑袋里大概有五十个小人在载歌载舞,但他不能服软。他若无其事地笑着,也不管那笑容到底有多难看:“你这是给自己手脚发软找借口?真是——”

叮咚。

杰森和迪克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动。

叮咚。

门铃又响了一次。

迪克叹了口气,将双棍收了起来:“是隔壁的亨特。”

“你去开门。”杰森命令道。

“你在开玩笑吗,”迪克用力擦了擦脸,试着让自己看上去稍微好点:“你才是这个家的房主。”

杰森恨了他一眼,转身向着门口走去。迪克果然没有偷袭他,而是乖乖跟在了他身后。杰森一把拉开了房门。门口站在一个局促不安的秃顶男人,后面跟着这个片区的警察,两个人一脸惊讶地看着裸着半身,一脸伤痕的杰森:

“啊……抱歉打扰了……陶德……我听到动静,你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杰森满脸不悦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迪克从他身后出现,斜靠在了他身边,用力揽住了他的脖子:“我们刚刚互相坦白了心意,亨特先生。”

“什、什么……?”亨特有些尴尬地看着迪克,又回头和身后的警察对视了一眼。

迪克踮起脚尖,用力在杰森脸上亲了一口:“正如你所见,我们发生了一点冲突,但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很好。”

亨特差一点拔腿就跑。在警察再一次确认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之后,这个可怜的男人颤抖着对他们笑了笑,然后立刻离开了大门。

杰森用力关上了房门,用手背狠狠擦了擦脸颊:“坦白了心意,嗯?”

“权宜之词,杰森,别放在心上。”迪克耸耸肩:“这提醒了我,下次得选一个好一点的场所。”

“什么场所?”杰森和他并肩向着客厅走去,他终于意识到事情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特别是在他发现一个不速之客坐在了自己的客厅里之后。

他猛地挺直了脊梁,双脚并拢:“Red Hood向您报道!”

他的教官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一旁的迪克:“情况如何?”

迪克上前两步,不再掩饰自己的伤痛,一瘸一拐地站到了对方面前:“就战斗力而言他可以得到最高评价。”

“其他呢?”

迪克看了杰森一眼,笑了起来:“他还需要更多训练,特别是在情报分析上。”

……该死的更多训练,杰森很清楚这意味着自己还得继续和备用两个字打交道。此时他终于明白了迪克的身份,他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你的id是什么?嗯?突然申请住房的特工先生?”

迪克又咳嗽了一下,但依然面带微笑。他显得比平时放松多了,脸上的笑容灿烂又热情,像是一个能给所有人带来欢乐的大明星:

“Nightwing,小子。接下来你和我需要接受一个特殊任务,B会给你解释详情,做好准备,小宝贝儿。

“也许再过两天我就得替你收尸了。”


评论
热度(81)
  1. Skylark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