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 Mission X 》04

Chapter4

 

通常而言,每个特工的代号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重复,也没有继承,它们所代表的就是一个又一个无可取代的顶尖人物。当那个代号的主人死去,那个代号也会跟着销声匿迹。

唯有一个代号是不同的。它并不独立存在,它是作为某个顶尖特工的依附而出现的,并且可以继承,但这并不代表它的地位会低于其他代号。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特工敢于小看那个代号之后的角色。

每个特工都很清楚,每一个接受过正规训练的特工都知道,那个能够放入教科书里,和一个个传奇代号放在一起的代号,它名为——

Robin。

 

杰森曾经是一个Robin。

这事儿没多少人知道,因为他的“入职”手续并不完善——是的,没错,他没有走正规程序,他是一个走了大运的幸运小子。于是,所有特工都只会知道第一任Robin是现在的Nightwing,之后的继任者是Red Robin,他们都被记入了那个蠢透了的教科书里,当做经典实例被老师们分析,那里面,没有杰森。

第一个Robin之所以放弃这个称号,原因所有人都很清楚——他长大了,变强了,于是离开自己的导师,开始自力更生。杰森并不清楚这官方解释中究竟有多少水分,但他很清楚,他的导师并不喜欢提起这个话题。

他的导师,他们共同的导师——Batman。

在真正相遇之前,杰森一直很佩服自己这个从未谋面过的前任:他竟然能够跟随这个古怪的,偏执的,苛刻的老家伙这么长时间,而杰森自己根本做不到。这并不是因为杰森无法适应那些严厉到变态地步的训练,或者达到那些完美主义者才会提出的要求,他只是无法放弃自己的一些见解,而那些见解,显然让Batman感觉非常不快。

他们最终因为“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

那个时候的杰森已经踏入了这一行列,无法完全脱离。于是他被踢到了特工学院里,接受所谓的正统教育,并最终,靠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地从普通学员爬到了“备用特工”的位置上。

他有了新的代号,新的生活方式,他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贯彻自己的理念,再也不用花费大部分时间去试着说服一个和自己同样固执的老混蛋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尊敬对方。

他当然,该死的,尊敬自己的导师。

所以他才会在见到对方的时候下意识地挺直自己的脊梁,尽管他们已经有差不多三年时间没见过了。

 

Batman总是隐藏在黑暗之中,他讨厌光明,讨厌从观察者的角色里脱离。他总是悄无声息地观察着周围人的一举一动,然后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线索,并立刻将那些信息运用在任务之中。

他无所不能且无所不在,他的履历表几乎能镀上一层黄金,那上面任何一行字都能让别的特工自叹不如。杰森很清楚自己导师的魅力,特工学院里有一半学生是他的粉丝,剩下一半是Superman的。而Nightwing和Red Robin之所以会如此受欢迎,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的“学生”的这个身份。

他是一个低调的,魅力人物。

而现在这个魅力人物正以相当朴实的言辞颁布任务内容,他当然不会使用那些“低沉醇美得如同大提琴一般”的声调,那玩意儿在这里并没有任何作用,只会显得多余:

“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可以轻易摧毁一座城市。你们需要找到它在哪里,敌人是一个组织,成员不明,所在地不明。”

杰森和迪克安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后续。

“我们有一个怀疑对象。”

说到这里,一个淡蓝色的光线从他身后出现,扫过了整个房间。迪克拿出两副眼镜,递了一副给杰森。就在杰森戴上眼镜的下一秒,他发现房间里出现了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人头像,旁边是简单的信息注释:

杰维斯·泰奇,代号疯帽商,神经系统外科博士,专门研究人类脑波及心灵控制。

“他有很大可能和这个事件有关联,我需要你们去查明情况,找到炸弹。这是唯一的突破口,你们没有补救的机会。”

话音刚落,一些相关信息就出现在了半空中,杰森认真阅读着那些文字,尽可能快地将信息记在了自己脑袋里。

一分钟后,那些信息尽数消失。房间里再次回到了一片漆黑的状态,杰森将眼镜摘下,塞到了裤兜里。

“疯帽商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迪克摊开双手:“他总能制造一大堆手下,而那些人很多都是平民……更别提他最钟爱的金发小姑娘了……总之,一个大麻烦,没人愿意和他打交道。”

“你们会有办法的。”他们的导师语气肯定地说道。

“……就没有一点援助?只有我和杰森两个人?”迪克不甘心地问道。

“没有。”

“为什么?”

“这是一个大型任务的一部分,没人闲着。”这么说完,他们的导师就紧紧地闭上了嘴唇。杰森很清楚,这是典型的对话结束的表现。

然而这暗示显然对迪克没用,他继续追问:“那你呢?”

就这点而言,杰森很佩服迪克。在某些时候,他显然有着杰森所没有的勇气……那根本就是视死如归的勇气。

Batman沉默了片刻,最后败下阵来:“我和Flash一起,具体内容保密。”

“好吧,”迪克终于妥协:“祝你好运,B。”

“你们也是。”

然后他们的导师就起身离开了。他安静地走出房门,并没有突然放出烟雾,也没有故意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然后突然消失。他变得比杰森记忆中还要低调,又或者他很清楚在熟悉自己的人面前玩这些花招其实意义不大,于是他选择了更加干净利落的方式。

不得不说,杰森更习惯现在他。虽然有更大的可能是,他们在继续相处一整天之后,会再一次爆发当年那种规模的冲突。

现在,视线从回忆以及可能出现的未来上移开,放到现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杰森发现迪克正看着自己,显然期待自己说点什么。

他当然,他妈的很想说点什么。

 

“你他妈的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切?”

杰森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不友好,迪克理解他的心情,就连他自己也会忍不住怀疑杰森说不定从一开始就清楚一切。但他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测,他很肯定,杰森没有这样的演技,也许他自己有,但杰森在这方面的才能显然比不上他。

尽管理解,迪克却并不打算放任杰森的态度。要想今后顺利地完成任务,他们两个就必须得在今晚决定一个领队,否则以后一定会死于内部斗争:

“注意你的语气,杰森。”

“我他妈的当然得注意语气。”杰森挑起眉毛,眼神里满是挑衅:“毕竟我连自己他妈的什么时候会被你捅死都不知道。”

“你能不能少说两个他妈的?”迪克皱起了眉头。

“很抱歉,我不能。”杰森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迪克:“我他妈的——只会这么说话。”

迪克眯起眼睛:“看来我们需要再打一次确定谁更厉害,然后再决定谁听谁的?”

“我奉陪。”杰森歪着嘴角笑了起来。

“但那蠢透了,我们得把精力集中在任务上。”迪克摇头:“我声明,在B出现之前我什么都不知道。事实上我还没确认你到底是普通人还是特工……或者间谍。”

杰森盯着迪克看了一会儿,有些不甘心地问道:“就这么巧,你正好住进了我家里?”

“这可不一定。”迪克转身捡起杰森的衣服,递过去:“找个普通人合租是B建议我的……他说那对我有好处。”

“……那很有趣,他也发邮件给了我一些‘建议’。”杰森看了看那件破破烂烂的t恤,干脆地将它丢到了一旁,还用脚踢了踢。

“现在问题大概得到解释了。”迪克耸耸肩:“这是一个刻意安排的‘意外’。”

“但在他愿意说出原因之外,”杰森接口:“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什么……”

“那就是他,习惯就好。”

“你单干了,伙计。”杰森看着迪克:“你他妈的也受不了他了不是吗?”

“也……?”迪克意味深长地看了过来:“这倒提醒了我。那件事外人不知道,但我却有所耳闻,在我之后,Red Robin之前,他还培养了一个学徒,一个——”

“所以呢,你以为我是个他妈的菜鸟?”杰森直接打断了迪克的话,这可不是什么好选择:“我他妈的单挑了Batman,在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12岁;我他妈的踢断了他的牙齿,而他没有抓住我。”

“杰森……”

杰森知道这很糟糕,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我他妈的放了他轮胎的气,他追了我他妈的五条街……”

“杰森……”

“要收服我可不容易,他吩咐我不要做的事情我一件不拉全干了。我他妈的,把他的床当成了蹦床——”

然后他们一起笑了起来,迪克不敢置信地看着杰森:“蹦床,你真的干了?”

“当然,我跳坏了一大半的弹簧,他最后不得不换张床。”

“我当初也很想这么做,你知道的,他那张梦幻的,超巨大的——”

“配色根本就是一张蹦床的大床。”杰森大笑:“我告诉他,如果你他妈的再弄这样的颜色,我就跳穿你的天花板。”

“难怪他突然换了装修,我还以为是阿福说的那些话终于有用了。”

“要说服他可不容易。”杰森这么说着,脸上的笑意慢慢开始消退。

迪克注意到了这点,然后将话题带到了一旁:“疯帽商可不是一个好搞定的家伙。”

“我知道。”杰森果然将注意力放到了这上面:“容易牵扯无辜的人。”

“但既然他将任务交给我们,那就说明我们可以避免这种情况。”迪克的笑容里满是信心。

杰森看着他,看着他的笑容,突然这么说道:“我会杀人,迪克。”

“什么?”迪克愣了一下,“但是……”

“但是他教给我们的是不杀人,我知道。这是守则第一条,但我不听他的,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杰森用力捏紧了拳头:“我他妈的做了他不许我做的事情……原因很简单,他的方法太疲软了,要对付坏人可不能这样。你必须让他们感觉到害怕……哈,看你的眼神,Nighwing,和他一模一样。”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眼神,”迪克看着他,表情严肃:“但我很清楚,杀人是不对的。”

“那可真有趣。”杰森嘲讽地笑了起来:“就好像搞那些监听就是对的一样,别天真了,这让我恶心。”

“没错,我会为了达到最终目的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我有底线,杰森,我不杀人。”迪克皱紧了眉头。他突然有了一些模糊的概念,为何B会将他们倆组合在一起……但他不愿意继续思索下去,那具体的内容让他感到滑稽。悲伤又滑稽。

“我也有底线,”杰森抬手,用枪戳了戳迪克的肩膀:“我要好结果。”

这么说完,他转身向着走廊右边走去。

“你去哪里?”迪克问道。

“准备我的家伙……当然,你肯定都处理掉了。”杰森转身向着院子方向走去:“但我还有一些存货,好歹可以准备一下。”

“我以为我们会一起行动。”迪克看着他。

“我们不用,我们更适合单干。”杰森站住脚步,回过头来:“你和我都清楚这点,他也清楚这点……合作对我们来说是最糟糕的一种工作方式。”

“那可难说,他不会犯这种错误。”

“这次可说不准了。”杰森正想转身离开,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他盯着迪克,像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合租者似的,好好地审视了一通:“如果你坚持,或许我们可以打个赌。”

“用任务打赌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迪克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但我参加。”

“谁先从疯帽商那里问到有用的信息,谁赢。”杰森干脆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我赢了,你他妈的从此以后离我远一点。”

“如果我赢了,和我合作,听我的安排?”

杰森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成交。”

迪克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到时候见,杰森。”

“回见。”

 

这一次,杰森顺利地到达了自己的宝库。迪克果然还没来得及收拾掉他的这部分收藏,它们静静地呆在自己应该在的地方,等待着自己的主人。

直到摸到那些冰冷的枪管,杰森才慢慢吐出了一口浊气。他感觉自己表现得还行,还算Red Hood,有战斗力也有行动力,能合理分析情况,还有一些个人特色,他给自己的表现打八十分。

等到进入任务之中,他相信自己能表现出九十五分的水平。只要他不需要和迪克继续那些糟糕的,毫无意义的对话。

这个时候杰森感到非常庆幸,自己在学校里并没有朋友。他没有一个知心朋友,这虽然有些孤独,但同时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例如他不用和对方分享自己欣赏的那些超级特工,他不用一一例举自己为何欣赏他们,也不用阐述自己的敬畏之情。

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和任何人提过自己非常欣赏Nightwing这件事。

任何人都没有。


评论(8)
热度(73)
  1. Skylark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