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 Stay

重温夜翼第一年之后想到的,没什么剧情的短篇感想XD。



 

 

 

那很有趣,明明他清楚一切,却必须得装出什么都不了解的模样。他看着他的男孩,看着他振翅高飞,看着他渐行渐远。他知道只要自己开口挽留,那个孩子就一定会留下。但他不能,他只能坚持自己的选择。

 

【一件新的制服,一张卡片。】

 

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

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们都决定继续前进。因此他只能送上鼓励的话语。

 

 

他突然醒悟,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障碍。

虽然他们谁也不说,但彼此其实已经心知肚明——在那个男孩成长的道路上,他已经是个障碍。他的期待,他的要求,已经不再是男孩继续进步的动力,相反,那些都成了山一般沉重的压力。他们对此都心知肚明,却谁也不愿先开口。

他们在摩擦中坚持,在沉默中拉锯,在故作平淡的日常生活中比拼着谁能坚持得更久。

也许,这证明了他们都舍不得结束这段关系,但无论如何,它总会迎来终结。这世上任何一段关系都会迎来终结,只是时间的长短以及结束的方式会有所不同。

那并没有花费他太多时间,去接受、认同这一点,毕竟他总能冷静地分析一切。于是,在足够客观地分析了眼下的情况并得到正确的解决方案之后,他立刻决定结束这场闹剧,在一切变得无法挽回之前。

他以为自己能够做得很好。毕竟在事情真正发生之前他已经设想好了无数种状况,也找到了每一种状况的应对方案。他有自信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顺利地解决掉这个问题,在那之后,一切都会变得顺利起来。毕竟他们熟悉彼此,他们之间鲜少有意外——

然而这只是一个理想化的设想而已,事实上他们之间总能发生意外。他们总是争吵,而每一次争吵,归根究底都是因他而起。

是的,他必须得承认,在真正面对彼此的时候,他无法保持冷静。他无法扮演自己预期的角色,他总是无法控制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

是的,他知道。他清楚每一个孩子都会成长,男孩总会从自己身后站出来,成为一个强大到可以和自己并肩而立的男人。他清楚,他应该放开手让男孩继续成长,他知道自己身边总是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他明白这样的环境对男孩的继续成长并不理想。

男孩注定离开,而他需要选择一个送别的方式。

他有很多种方式可以选择,那些都在他考虑好了的应对方案之中。他可以扮演一个完美的领导者,一个完美的长辈,他可以理智地和男孩对话,与他一起分析情况,然后做出这个艰难的选择。

可就算分离,他们也依然是朋友,是亲人,是战友。他们之间的联系并不会断裂,无论发生什么。

他清楚这一点,男孩也清楚这一点,这也是一件他们心知肚明的事情。与此同时,这也是他的倚仗。

在它的支撑下,他总能无所顾忌地宣泄自己的愤怒,将自己最真实的情绪宣泄出来,他根本不必顾忌长辈、领导者……等等之类的身份,他被允许暴露出最真实的,真正属于自己的想法和情绪——尽管绝大多数时候,那都是一些可怕的,伤人至深的词句。

但他有所倚仗。他知道男孩总会回来,男孩不会真正地离开,尽管总是被自己伤害。但他不会离开。

除非他亲自要求男孩离开。

 

【离开我的蝙蝠洞。放下制服。】

 

是的,除非他亲自要求男孩离开。

他离开了。

而他背过身,直到那个身影完全消失,才缓缓地放松了自己的背脊。那一刻,他猜测自己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那真有趣,他要装作毫不关心的样子,仿佛自己真的不知道男孩离开之后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但他明明知道。他清楚一切,清楚每一个细节,知道男孩在彷徨,在迷茫,然后慢慢从那些伤痛中走出,找到新的生活方式。

那就是一次痛苦的重生。

在这之前,男孩依靠了他太多,而他也乐于承受那样的依靠。然后,他在男孩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离开,坚定并且决绝。那就像是突然消失的拐杖,而男孩必须在重重地跌倒之后学会靠着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他清楚男孩会再一次站起来,也的确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他清楚一切,仿佛闭上眼就能感同身受,仿佛知道这些自己就不会感觉到寂寞。

但那并没有什么用,他无法避免地感觉到孤独。

就算他找到了男孩的继任者,找到了一个新的助手——是的,新的助手,一个新的男孩。他们在某些方面相似,却又有更多的不同。

他有一万个理由支持自己的行为,但最终,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再一次犯下了错误,那其实并不是一个理智的成熟的决定,但那时候,他无法控制。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一些行为,就像那些无法控制宣泄而出的情绪。他告诉自己,他需要一个助手,仿佛这样就能证明,男孩其实并不特别。

他成功了,就表面上而言。

但他的所有借口都无法解释,为何他给继任者安排的任务试炼会与男孩相关。

他可以说出无数个理由,那些理由都冠冕堂皇得足以说服任何一个敢向他提出质疑的人。但他很清楚,那无法说服他自己。

他有那么多方案可以达到试炼继任者的目的,但最终,他选择了这一个;他不是别无选择,他有如此多的选择,但最终,他选择了这一个。

他选择了和男孩有关的这一个方案。

他甚至,无法控制地透露出就算无法见面自己也能控制对方行动的信息。他安排男孩参与进来,故意利用了他们都认识的人。透过这样的举动,他明确地透露出了自己的意图,尽管那是一个带有太多个人色彩的,相当不讨人喜欢的举动。但他无法控制。

他太清楚男孩的交际网,太清楚男孩的那些想法了。他甚至敢向任何人说出自己了解男孩方方面面的话来,他也的确是。他比任何人都了解男孩,他的喜好,他的习惯,他战斗的方式,思维的模式……他了解组成那个男孩的绝大部分信息,尽管那些信息在他看来,其实都只是一些不那么重要,普通重要的情报。

他不敢说出口的是,属于那个男孩最核心的部分,那个最重要的那个情报,其实他无法肯定。

他的确扮演着最接近男孩的角色,但在他看来,那还不够近。于是他感到焦虑,他无法保持冷静,他总在肆意地宣泄自己的情绪。当他们独处的时候。当他不得不独自面对男孩的时候,他总得考虑那些事情——

而那些,都是他无法从男孩那里得到肯定回答的事情。

他应该将男孩送走,他的确将男孩送走了,离开自己的身边,让他有更多的空间去发挥,像鸟儿一般展开自己的双翼。他当然不会对他失望,他也从未对他失望过。

那是他的男孩,他的骄傲。

 

 

但最终,他说不出哪怕一句,关于挽留的话语。

当尘埃落定,当那些喧嚣结束。当他站在遥远的地方看着男孩以独立的身份进行战斗,他知道,他很清楚,他们都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们都选择继续前进。而他也应该放手。

 

【没有双翼的鸟儿怎么飞翔?】

 

 

 

 

 

而我,如果可以,希望能够成为你的双翼。

 

 

 


评论(2)
热度(39)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