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 Mission X 》06

Chapter6

 

“把电筒打开。”

“所以,你的计划?疯帽商这样的货色,来硬的可不好使,至于心理战术,他可比我们擅长多了。”杰森站在一旁,看上去像是考虑了各个方面,其实却表明了袖手旁观的态度。他无法积极反抗,就开始消极罢工。

这是老套路。

迪克笑了笑:“我知道……而且我们也没机会来软的了。”

“你打算拷问?”杰森眉毛挑起,示意这不是什么好主意。

迪克叹了口气:“看样子你真的很喜欢靠自己的拳头说话,杰森。”

“那有什么问题吗?”

“也许你需要一个技术支援……好吧,当我没说。”迪克从怀里拿出小包,拿出一根针筒,“吐真剂。”

“你认为那有用?”杰森不想承认自己完全没想过这个相对老套又相对有效的方法。现在谁会考虑吐真剂?这也太老土了!

“在我的经验里,它一直很有用。”迪克看了杰森一眼,笑了:“省了我不少麻烦。”

 

疯帽商被人粗暴地弄醒了,他的脸被拍得啪啪响,这小个子差点破口大骂起来,但紧接着,他感觉自己脖子上突然一痛——

“你们!你们不能!!哦……老天……”他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眼神也逐渐变得迷离。

迪克看着他,声音轻缓:“嘿,看着我,杰维斯。”

那小个子看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开始傻笑:

“嘿,爱丽丝。”

杰森发誓迪克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但又立刻调整到了正确的模式。

“嘿,杰维斯,你感觉好吗?”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疯帽商并没有回应迪克的善意。他皱起眉头,虽然轻微,但这显然已经表现出了他的态度:

“我可没在和你说话,三月兔。”

迪克从善如流地后退了一步,将杰森往前推:“是你表现的时候了,爱丽丝。”

“你确定这是吐真剂?”杰森努力微笑,磨着嘴皮:“我怎么感觉这效果和我见过的不大一样?”

“噢,我常用的这种里面掺有致幻剂。”迪克站得远远地说道:“相信我,它在大多数时候都比吐真剂更管用……我可以问出更多信息。”

“这可真是太棒了。”杰森强颜欢笑:“现在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两百磅的爱丽丝。”

“金发碧眼,去吧,漂亮妞。”迪克趁机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杰森没空看他,他低下头,对着疯帽商打着招呼:“你感觉如何,杰维斯。”

“我感觉……不错……”疯帽商傻笑,这大概是他这辈子最丢脸的时刻,杰森只希望他恢复清醒之后只会想要绝望地自杀,否则他不介意送这家伙一程。

“那很好……听着,杰维斯,我遇到了一点麻烦。”杰森看着疯帽商向着自己伸出的手,犹豫一下,握住了那只手:“你愿意帮助我吗?”

“当然,爱丽丝。”疯帽商眼神迷离地看着杰森:“噢,你的手真暖和。”

“……谢谢。”杰森忍耐着迪克的偷笑,“你的手也不错。”

“谢谢,爱丽丝。”这么说着,疯帽商的手开始越发地用力,热热的汗全蹭了上来。杰森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心被对方用手指轻轻地刮了两下,这让他恨不得立刻给那混蛋的脸来上一拳头,但他必须忍耐,他得微笑:

“那么,告诉我……今晚你是不是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刺激,杰森挑选了一个相对温和的问题。

“哦,当然。”疯帽商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今晚要做的事情和“爱丽丝”遇到了麻烦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如果他是清醒的,他会明白这些问题之间几乎没什么关系,它们只是简单地被单词联系在了一起而已。但现在,他只是单纯地配合着,放松了警惕,跟着自己爱人的提问亦步亦趋。

他恨不得能掏出自己的心肝儿。

“是一笔重要的交易。”他语调缓慢地说道,仿佛闲话家常:“这样我可以得到一大笔报酬。宝贝儿,或许之后我能送你一辆车,只要你愿意……”

“不需要什么车,告诉我,为什么你需要一大笔报酬?”杰森那看似和颜悦色的表情下隐藏着抽搐的嘴角和眼角。

“噢——”疯帽商叹了口气:“这是个让人恐惧的话题,宝贝儿。”

“恐惧……”杰森眯起眼睛:“你在恐惧什么?”

“那就是恐惧……他就是恐惧……”这么说着,疯帽商的表情慢慢脱离了放松,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什么令人惊恐的东西,双眼鼓出,然后张开嘴惨叫了起来——

 

“他就是恐惧!!!”

 

就像是被那亢奋的精神震慑住了,杰森不由地后退了一步。与此同时,迪克突然上前一步,再次从怀里掏出什么往疯帽商的脖子上狠狠地扎了下去。疯帽商抽搐了一下,高亢的声音突然断掉,然后整个人软倒在了座位上。

他闭着眼睛,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仿佛已经进入了美梦之中。

“你在干什么,我还能接着问!”杰森有些不满,他瞪着迪克,等待着自己应得的解释。

“他已经给了我们足够多的信息了。”迪克将手中的针管收好。

“他只是说到了恐惧。”

“而那已经足够明确……啊,”迪克看着杰森,露出恍然的神情:“你还不大清楚,那家伙是刚出现的,目前他的信息还没有公开出去。”

“哈。”杰森短促地笑了一下,曾几何时他也在能顾得知未公开信息的范围内,而现在,很显然的,他已经不在那里面了。

“他的代号是稻草人,擅长使用神经毒素……事实上,对吐真剂改造的灵感来源就来自他那里。”

“你们已经和他交手过很多次了。”杰森陈述了一个事实。

“是的。”迪克叹气:“但他每一次都逃脱了……他无比狡猾,而且是的,就像疯帽商说的一样,他就是恐惧本身。他能操控人心。”

“我相信Batman……我的意思是,那老家伙可不会轻易地着道儿。”杰森有些仓促地修正了一下自己的态度。

迪克看了他一眼,若无其事地接了下去:“当然,他有着钢铁一样的意志。”

杰森从身后摸出手枪,枪口对准了疯帽商的脑袋:“现在,我们需要的信息已经得到了,可以和他说再见了。”

这倒是一个好现象,至少他没有直接开枪,而是给了迪克一个阻止的机会。迪克果然阻止了他:“嘿,停下。”

“什么,他可不是什么好人,先生。”杰森依然举着枪,面带挑衅。

“我知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取走他的生命。”迪克将杰森的手下压:“我们和他们是不同的。”

“当然,”杰森看着他:“我们当然不同。我这是在阻止他们,这是在干好事。”

“但是,Red Hood……”迪克还试着说什么,可杰森已经一把挥开了他的手,径直开了枪。

砰——

他开了枪,期间一直侧着头看着他。

但迪克很清楚,那一枪已经取走了疯帽商的性命。意识到这点之后,他的表情终于不再轻松,他看着杰森,神情冷酷:“给我一个解释,杰森。”

“很简单,”杰森交叉双臂,冷笑:“当有些人总是不愿意听你说的时候,你就得直接做给他看。看,你现在总算明白我一直以来都在说什么了。我和你,是不同的,完全不同的,别想让我和你一起行动。”

“很好。”迪克慢慢捏紧了拳头:“这很好。”

“当然,你现在总算明白没人有空和你玩什么家家酒的游戏了。”杰森举起枪,对准了迪克的眉心:“让我再把话说明白一点:离我——远一点。”

回答他的,是迎面而来的拳头。

“那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从我身边离开了,杰森!”

 

又是一拳,从非常非常奇怪的角度送过来。杰森已经避无可避,于是只能硬扛过去。他总算见识到了认真起来的迪克,认真起来的Nightwing,和他想象中一样难缠……甚至比想象中还要可怕。他的身体就像是可以任意弯曲似的,总能从他完全无法预料到的角度攻击过来。

那家伙之前果然在防水……

杰森感觉鼻子火辣辣地痛,鼻血和眼泪都挂在自己脸上,这模样真是惨不忍睹,但他就是忍不住笑——当他看到迪克越发严肃的表情,当他注意到他们已经胶着了十分钟以上,而迪克越发地放开手脚开始不再注意留手之后。他忍不住大笑出声。

自己比想象中好上一些。而这种与死亡擦身而过的感觉,让他颤栗,让他兴奋。他必须得承认,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真正爱上了和迪克一起行动的安排。

他盯着迪克红肿出血的嘴角,以及那双露着凶光的眼睛,咳嗽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沫:“只是好奇,你有没有兴趣知道刚才我的手枪里——”

咔哒。

他们俩同时注意到了角落里的那声轻响。杰森立刻意识到了那声音是怎么回事,他每天都和自己的宝贝们打交道,他当然清楚那声音意味着什么。他向着迪克扑了过去,那家伙已经戒备了,但那种程度的戒备显然不够。

下一秒,子弹倾泻而出,从上至下如同暴雨一般向着两人所在的方位压迫而来。

杰森猛地扑在了迪克的身上,抱着他向着房间角落滚去。他根本没空搭理疯帽商,那家伙沉甸甸地软在椅子上,连同放在一旁的手电筒一起,顷刻间被打成了塞子,鲜红色的血液如同葡萄酒一般从各个洞眼里喷射而出。

迪克低吼了一声,主动带动杰森和自己一起滚到了一个摆放在角落里的大型器械之后。那枪林弹雨立刻集中瞄准到了这边,噼里啪啦的一阵动静之后,就连挡在他们身前的金属怪兽也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动静。

杰森放开迪克,两人立刻绕到了机械的两旁。只是听了一小会儿动静,杰森就已经判断出了那些人的大致分部,他冲迪克挥舞了几个动作。迪克点点头,示意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又等待了一会儿,杰森皱起眉头。对方的弹药存量比他想象中要多,这枪林弹雨短时间内大概是不会停下了。

他不仅心生疑惑,只是为了对付两个特工而已,这样的阵势也太宏大了一点。就算其中一个人是Nightwing……

迪克突然对他比划了一连串的手势。

杰森点点头,在迪克手再次挥下的那一个瞬间,突然冲出了掩护。

就算真的心有疑惑,他也不会表现在自己的行动之中。杰森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那是相信迪克的判断,也是相信自己的判断。

的确,正如他们所料,那一瞬间正是一个短暂空档,因为有些人不得不更换弹药,使那可怕的攻击变得稀疏一些。

就算只是稀疏了一点,那也已经足够。杰森向着目标方向狂奔而去,与此同时,他耳边已经传来了敌人的惨呼声。迪克借着他冲出去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那一瞬间,也顺着墙边冲上了工厂的二层,开始发动了突袭。

他们突如其来的反击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攻击突然变得凌乱了起来,再无刚才碾压一切足以将地皮都打掉一层的气势。

有人开始大叫:“还愣着干什么!快干掉他们两个!!”

杰森掏出手枪向那个方向开了两枪,成功地让那个聒噪的家伙吓得闭上了嘴。他的脚步一直没停,保持着冲刺的速度逼近了墙边的安全门。那安全门上的警示灯早就碎了,显得非常不起眼,杰森一把推开了小门,向着外面的小巷子冲了过去。与此同时,一些凌乱的脚步已经在他身后不远处响起了。

 

迪克又一拳放倒了一个家伙,他夺过那人手中的枪,当做武器一把桶到了下一个人的肚子上,然后又补上了一脚。那家伙顺着梯子往下滚,连带着压住了好几个人。身处于昏暗中的迪克就像是一条滑不留手的游鱼,那些人根本捕捉不到他的动作,只能一直被动地挨打。

“给我开灯!干掉那个混蛋!”

之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他们似乎早有准备,啪啪几声响动之后,大型探照灯突然亮起,它们立刻捕捉到了迪克从上跃下的动作。有人似乎对这愚蠢的举动发出了嗤笑,但紧接着,一连串轰鸣声由远至近。

“……他们有摩托!快!快干掉那个矮子!”

但那已经迟了,之前布置好的阵型早已被迪克的攻击打乱,曾经完美的包围网如今已经出现了好几个巨大的漏洞。那其中的一个允许了杰森的逃离与再次闯入,而另一个,则包容了他们俩的逃离。

在摩托车的轰鸣声以及稀疏枪声的伴奏下,迪克一手扶着杰森的腰,一手向着工厂里的某一处用力挥了挥,并爆发出了一连串有力的笑声。

 

“……找到他们……找到他们,然后杀了他们!!!我!要!他们的!尸体!!”那之后,那疯狂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工房。


评论(6)
热度(74)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