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 Mission X 》07

在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之后,我决定不再磨叽。

最后肯定HE,这点我保证。





Chapter7

 

“所以,那其实是麻醉弹?”迪克一屁股坐在了杰森对面。现在他们正在几百公里外的家庭餐厅里享用自己的早餐。阳光正好,店里的咖啡味道也非常不错,还有一个迷死人的黑发服务员。

“接近了。那玩意儿会造成段时间的昏迷,还能模拟出一些血液,只是人不会死……我一个朋友的小发明。没什么意思但在极其偶尔的情况下很好用。”杰森摇摇头,埋头吃下一叉子面条:“……但疯帽商还是死了,我承认,我判断失误。。”

“这我认同。那么现在,告诉我,杰森,为什么要这么做?”迪克端着咖啡杯,低声问道。

“所以现在又到了谈心的时候?”

杰森看了他一眼,把面条几下咽了下去:“理由?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试探。这么说吧,毫无冒犯的意思,Nightwing,我认为你身上有点问题。”

这语气根本充满了冒犯的意味。

迪克哑然失笑:“噢,是吗?”

察觉自己被小看的杰森用手背擦擦嘴,一本正经地看着迪克:“好吧伙计,告诉我,你在顾虑什么?”

短暂的沉默之后,迪克否认:“我没有在顾虑什么。”

“你知道这没法骗过我。”杰森故意轻轻地哼了一声,面露不屑:“要我替你说出来吗?”

“请便。”迪克端起咖啡挡住了自己的嘴唇。

“你不敢下手了,是不是?”杰森坏笑着问道。

迪克笑了起来,下意识地微微摇头:“什么?”

“我不太擅长这种事情,”杰森将双手放在了桌面上,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想管自己面前这盘面条了:“比起说话我更喜欢用拳头,这样总能更简单地解决掉问题。”

“是啊,我已经看出来了,那很明显——事实上,你也过于依赖暴力了,杰森,你沉迷于此。”

“我知道,”杰森露出笑容:“我故意的。”

“什么样的怪癖会让你故意沉迷于暴力?”迪克皱起眉头。

“那让人感觉新鲜,迪克。”杰森无所谓地耸耸肩:“干这行你总要保持新鲜感才行,你得让自己每一次都完全投入,就算让你坚持的理由其实并不那么正义。但无论如何,最终的结果总是好的。我们都知道我是对的,毕竟,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总有一天就会变得和你一样,不是吗?”

迪克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刺了一下。他让那笑容像是面具一样挂在自己脸上,语调轻柔:“也许我会在某一天选择退休,而你会变得失控,杰森,你会死。”

杰森慢慢捏紧了拳头,脸上挑衅的笑容依然不变:“你知道每一个说自己打算退休的家伙最后都会死在任务里嘛?你怎么会天真地以为我们还有可能退出?”

“就算我们所有人的结局都是注定好的。”迪克看着杰森,就仿佛对方正好代表了自己最为厌弃也最不想面对的一部分:“我也会将一切都控制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我不会像你一样,被那些‘新鲜劲’左右自己的一举一动。我永远都会保持冷静,因为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所以,这才是你的真心话?你真以为这是你的真心话?你知道自己刚才听上去很像那个家伙吗:当你进入这个世界,你就在没有了退后的余地,保持警惕,因为你的人头随时可能落地。”杰森举起手,打断了迪克的话头。

他扬声招呼了一下那个美丽的服务员:“咖啡,宝贝儿。”

那女人扭着屁股踩着高跟鞋踏踏踏踏地走了过来。

迪克斜眼看了那女人一眼,又将目光放回到了杰森身上。杰森用食指将咖啡杯推向了桌边,那女人接过杯子,臭着一张脸将杯子倒满了。

“还有什么需要吗,先生?”她拖着声音问道,仿佛前一个晚上根本没有休息好。

“只有一个小问题。”杰森看着她:“你这样工作一天不会累?”

他指的是女人脚上的高跟鞋。女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杰森:“不会,先生。”

“你的脚会充血的,宝贝儿。”这么说着,杰森端起咖啡杯:“到了晚上,你会痛得没法入睡。”

“谢谢你的建议,先生。”那女人垂下眼帘,紧盯着那个慢慢靠近杰森嘴唇的杯子。但就在下一秒,那杯咖啡径直飞到她面前。

女人猛地后仰,与此同时,她下意识地飞起一脚,将杰森和迪克面前的桌子踢飞了。迪克看了杰森一眼,后者已经抓起了沾满了油腻的餐叉——他们的弹药已经用完了,还没来得及补充。

“他们对新人的培训实在不怎么样。”迪克笑着说道,将大指抵在了手中汤匙的中间。与此同时,店里的客人纷纷从怀里掏出了手枪,向着这个方向瞄准了起来。而这两人,趁着那女服务员还没站稳的瞬间,就已经向着左右两个方向冲了出去。

 

三分十五秒之后,他们干净利落地结束了战斗。

杰森从地上一个呻吟不断的男人怀里搜出车钥匙,抛给了迪克。迪克皱着眉头检查了一下那些人,并没有发现太过有用的东西。

“上路,别的路上再说。”杰森催出他。

他犹豫了一下,跟在对方身后走出了咖啡厅。

“事情有些不对劲。”迪克再一次开口的时候,选择了直言不讳。

“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杰森有些不耐烦地抖着腿,他非常讨厌手边没有弹药的情况,非常。

“我们的行踪暴露了。”迪克继续分析:“他们知道我们往哪里走,也知道我们的样子……他们很肯定,我们就是他们需要的人。你认为这说明了什么,杰森?”

“……这是什么,分析类的测试?”

“回答我的问题,杰森。”

杰森吐出一口气:“好吧长官……从最坏的角度来看,我们被出卖了。要不就是敌人有着远超我们想象的侦查能力。”

“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们在半路上就会被抓住。”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迪克看了杰森一眼:“我得联系B,交换,杰森。”

“好吧,都听你的。”他伸手抓住方向盘,半个身子挤过来,在迪克准备好之后,他的屁股擦过迪克的胸膛,踩上了油门:“好了,你可以过来了。”

迪克侧身挤向副驾驶的位置,迅速完成了交接。

迪克看了看杰森紧锁的眉头,扯着嘴角开了一个不大成功的:“屁股不错。”

杰森看了他一眼:“该死的,我忘记你是个基佬了。”

“现在想起来也不错,甜心。”迪克笑了一下,埋下头,打开了皮带上的通信器。过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吭声。

杰森分心看了他一眼:“怎么,什么情况?”

“我无法联系上他。”迪克低声说道。

“……什么意思,是我们的信号被屏蔽了还是怎样?”杰森有些不解。

“我们信号正常……他没有回应我的请求。”迪克又尝试了一次,“该死。”

“放轻松,迪克。”杰森试着安抚他:“他也在任务中,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从不会不回应我的通信,这是第一次。”迪克不耐烦地说道。

“凡事都有第一次。而且,你以为自己在说谁?他可是Batman,他能有什么问题?”杰森以理所当然的态度说道。

“是的,他是Batman。但同时他也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会受伤,也会失误,也会死亡……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

杰森抽空看了迪克一眼:“当然,但那些事发生在他身上的可能性是最小的,我们都清楚这点。总之,我不明白你在焦虑什么。每个人都有可能陷入危险之中,这是每一个特工的日常。”

“而他是我的导师,他是不一样的……他很重要,对我来说。”

“也是我的,朋友。”

迪克看了杰森一眼:“曾经。”

“……对,没错,曾经!”杰森猛拽了一把方向盘,很踩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他看着迪克,大声骂道:“所以?我们的导师陷入了危险,所以?难道我们还能放弃任务,跑去找根本不知道身处何方到底是死是活的导师?你他妈的到底在想什么?”

“我知道这不现实!我知道我们应该继续任务,这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选择!事实上从一开始我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我知道那句没有支援的含义……他根本自顾不暇!”迪克一把打开车门,站在了路旁。

杰森跟着钻出车子。他趴在汽车顶上看着迪克:“你看起来的确有很多问题,迪克。”

迪克呻吟了一声,按住了脑袋:“我压力很大,一直以来……我都以他的继任者的身份自居。一直以来,我都生活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我不能失败……”

“但你失败了。”杰森了然地说道。

“对,我失败了。”迪克抬起头,看向杰森:“我面对两个选择……无论你选择哪边,另一边都得牺牲。而时间紧迫,没有第三种办法存在。”

“我做出了选择。我选择了一边,牺牲了另一边。”迪克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又再次回到了杰森身上:“我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无论回顾多少次,我都知道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但是,真正令我感到害怕的不是选择本身,而是做出选择的那个我。”

“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冷静吗?”

迪克站在那里,第一次显露出了自己的无助与迷茫:“我冷静地分析一切,计算得失,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任务的成功。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旁观者……那让我感觉自己和Batman毫无区别。真是讽刺,明明我最讨厌的就是他身上那种机器一般的冷酷。

“最后,我和他根本就是一样的。

“我失败了,我以为我能在继承他的同时保留自我。但结果我在本质上和他一般无二,我也是一个冷血者,总有一天我会杀人,杰森。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和那些犯罪者没有任何区别了。就算下达的命令是错误的,是没有任何益处的,我也不会思考,只会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务……我会成为一台机器。”

“就像他一样。”

他们凝视着彼此。杰森并不知道自己露出了怎样的神情,他知道这种感觉,他很清楚。他和迪克一样,他们都尊敬着那个强大的无所不能的混蛋,但也在同时反抗着那家伙给自己带来的影响。

他们都很清楚那家伙身上充满了缺点,充满了缺陷——但与此同时,是的,他也该死地充满了诱惑。他满足了所有男孩都会有的幻想:强大,冷酷,无所不能,躲在黑暗之中守护一切,而最后,当然,还有一个孤独的背影。

他们向往他,并在同时恐惧成为他。

杰森最终绕过车子,来到了迪克身边。他伸手按住迪克的肩膀:“往好的方向想想,至少你还会担心他。”

“对,我该死的担心他。”迪克深吸一口气:“至少这想法发自内心。”

杰森环顾四周:“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

“也许下次我们可以好好喝一杯。”这么说着,杰森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像这种程度的自我分析……我需要一点小帮助。”

迪克轻轻笑了起来:“这主意听上去不坏。”

他看上去有些疲惫,脸色发白,眉宇间却又带着一丝如释重负。他笑着看向杰森,周围是连绵起伏直到天边的黄白色荒野。

杰森看着他的眼睛,明知道这只是一个偶然场景,只是日常的一瞬,却又总感觉自己会记住眼前这个场景。这辆脏兮兮的车,干燥的荒野,以及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狼狈却又放松的迪克。

 

他们再次回到了车上。杰森开车,而迪克看着窗外,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恢复了常态,至少声音上听不出任何问题:“我想这次任务我们必须完成。”

“这是当然的,毕竟我们也没别的事可做。”杰森抬头看了一下后视镜,几辆车出现在地平线附近,距离他们还有一定距离。

“不,仔细想想看,杰森。”迪克已经完全可以进行冷静的分析了,这恢复的速度让杰森不禁怀疑起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个普通无比的迪克只是对方的演技而已:“向我们颁布任务的时候,B已经知道了一切。至少他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他才会说出没有后援这句话。”

“这意味着,这个任务是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提出的。”杰森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他需要我们完成任务,因为这个任务——”

“应该就是一切的关键。”迪克接上话头。

“所以我们的行踪会暴露,而且会有人如此执着地追杀我们。”杰森很喜欢这种感觉,他和迪克都接受过一样的训练,他们很容易就能想到一起去,根本不需要太多的磨合,他们就知道如何一起行动,一起分析。

“那个炸弹或许很关键,但那之后肯定还隐藏有更关键的事物……那才是我们这次任务的真正核心。”迪克笑着说道,“现在我们需要去找稻草人,从他那里我们一定可以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这我赞成。”杰森吹了一声口哨:“不过在那之前,我得补充弹药。没有那些宝贝我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就像没有穿裤子出门一样。”

“你在驾驶,你安排路线。”迪克从容地说道,“顺便一提,这样的玩笑在我面前算得上是性骚扰。”

“……你认真的?”杰森皱起眉头。

“当然。”迪克神色坦荡地看向他。

杰森摇摇头,一脸认真地问道:“这蠢问题我就问一次,而你保证一定会认真回答?”

“没问题。”

“你真的是个同性恋?”

迪克看着杰森,他明明应该老实回答这个问题的,这样这个愚蠢的基佬玩笑就可以直接结束了。但那就像是鬼使神差,他看着杰森,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真诚,语气里没有一丝迟疑:

“当然,我喜欢男人,杰森。”


评论(5)
热度(69)
  1. Skylark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