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 Mission X 》10

Chapter10

 

那感觉让人难以形容,就像是最上等的天鹅绒,不,如果一定要作比喻,那应该是更加细腻更加柔韧的事物,那温暖的亲切的,让人爱不释手的肌肤触感。

杰森能清晰地记得迪克看向自己时的那种眼神,那里面是直白的需要,虽然大多数时候那样的需求会让人感觉到困扰,但杰森很清楚,自己对那眼神相当满意,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他记得那微湿的垂在眼帘前的刘海,以及因为过多的接吻而变得红肿起来的微微张开的嘴唇。

他甚至见鬼地——

是的没错,他记得一切,他的五官捕捉了一切并记下了一切,他很清楚自己并不舍得忘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将这些不舍表现出来。事实上,那些真实的情绪已经被被他后悔所掩盖,暂时沉入了记忆的最深处。

如果可以选择,他情愿自己什么都不记得。

但事实上,杰森已经清醒到了足以完成任何一项突发任务的程度。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对情绪的掌控已经回到了往常的水准,他不会想要傻笑,不会想要说出一些傻得连自己都想笑的话,不会死拽着任何人的手不放开。

这真是他妈的……

杰森用力捶了一下枕头,然后认命地坐起来。

他感觉糟透了,脸上和身体上都是一塌糊涂,黏糊糊的液体彻底地干在身上之后所带来的是难以忍受的瘙痒。他当然想痛快地洗个澡,但迪克已经先一步占据了那个地方,并且已经洗了至少半个小时以上了。

这娘炮的速度……杰森将这咒骂死死地压在了肚子里,如果可以,他其实希望迪克洗澡的时间能够足够长。长到他真的做好面对的心理准备。

但迪克洗澡的时间其实又比杰森期待的短上太多,他以为自己只是晃了个神,然后就听到了浴室大门打开的声音。热气蒸腾中,迪克仅在腰上裹了一条白色浴巾走了出来,他埋着脑袋擦着潮湿的头发,“你得等一会,热水已经被我用得差不多了。”

杰森哑然。

他设想过各种各样的可能,却唯独没想过迪克会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站在自己面前。他身上甚至布满了自己留下的痕迹,吻痕,牙印,他身上留下了所有证据,他却表现得若无其事。

迪克没有等到回应,于是斜着脑袋看向杰森:“还是说冷水也没关系?”

“……我洗冷水。”

杰森只好站起来,赤裸着向浴室走去。他故意也装作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想要观察迪克的反应。结果迪克根本对他视若无睹,黑发青年随手将毛巾丢到地上,开始弯着腰在床底下找自己的裤子。

杰森突然感到一阵气闷。他当然知道占便宜的那个人其实是自己,但看着迪克现在的表现,他却有种昨晚发生的那一切其实都不痛不痒的错觉。他甚至会想,说不定自己只是被迪克当做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按摩棒之类的东西——

毕竟,迪克才是那个同性恋不是吗?

 

杰森用力关上了浴室的门,等到确认他的确开始淋浴之后,将裤子穿好的迪克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他吐出一口气,暗暗给自己鼓了劲儿:刚才的表现还不赖,你做得很好,杰森完全没有看出异常。

然后他的脸微微泛起了红。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做过的第二疯狂的事情——第一疯狂的永远都会是他选择加入特工组织,并成为Batman的学徒以及助手——他很清楚,自己本有机会完全地占有杰森,但在最后关头,他选择了后退一步。

他给了彼此一个缓冲的空间,一个退后一步的可能。在他完全可以充满满足自己的欲望的时候,他竟然不可思议地选择了放弃。迪克清楚自己,他当然是个性格还算不错的人,但也不是那种不清楚自己目的随时都能妥协的迷茫情种。

他本可以不用妥协,却在事到临头的时候选择了妥协。是的,他当然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杰森当时的精神状态当然是清醒并且“真诚”的,但他并不见得会做出平时的自己会做出的选择;而他自己,虽然也受到了药物的些许影响,但那程度并不能干扰他做出正常的判断。他很清楚,自己才是昨晚那个做出最终决定的人,他是掌控全局的人,所以,他必须考虑一切可能,然后做出最佳选择。

如果一定要说一个理由,是的,他很清楚杰森会在醒来后选择彻底地后悔。而他们还必须完成接下来的任务,因此他理所当然地制造了一个至少不会那么后悔的情况。

就是这么简单,他选择了妥协,选择替杰森考虑更多——在一个他根本不必如此牺牲的时刻。

“这才是见鬼了——”

比起和杰森上了床这件事,自己充满体贴意识的妥协才是更让迪克感觉恐惧的事情。他很清楚,这情绪会让他变得软弱,变得顾虑重重,他很有可能会再也达不到Batman对自己的要求,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

他会迷失自己最初的目的,说不定还会变成一个连自己都无法认出的别的什么人。然而,想到这里,迪克叹了口气,这话说的就好像自己还有别的选择一样。

他将上衣穿上,那若无其事的表情再次回到了他的脸上。他将房间整理妥当,这符合他们不想再谈论这件事的氛围,然后他坐在窗边的沙发上,开始了等待。

杰森很快冲完了冷水,他大咧咧地走出浴室,捞起一旁的毛巾随意擦了擦,就在迪克的注视下穿好了衣服。

“你有没有注意到,稻草人的声音很耳熟。”这是他坐在床沿上之后的第一句话。

迪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他就是那个在工厂里包围我们的人。”

“他和组织里的内贼有联系,这符合我们对这次任务的猜测:这次任务是揪出内贼解决问题的关键。”

“但他和小丑之间的谈话又透露出了别的信息。”迪克皱起眉头:“这个信息才是真正让我感到头疼的部分。”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杰森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得了,你已经有猜测了,说出来,让我看看那和我猜想的是否一样。”

迪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稻草人说有人试着掌控他,并且,那个人让他做出一个假货。”

“但事实上,他却出乎人意料地做了一个真货,并且找到了……合伙人。”杰森咬牙切齿地说出了最后一个单词,他看着慢慢低下头去的迪克,眼睛里的怒火开始蓄积。

“说出你的猜测,迪克。”他命令道。

迪克舔了舔嘴唇,他将十根手指在面前对拢,过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了下去:“我猜测,这次任务是组织对我们的一次测试。而主导人……应该就是Batman。”

“这符合他的一贯风格。”杰森冷笑一声:“让我们凑在一起,适应彼此,然后给我们一个任务,让我们一起完成。联系你那个小继承人,我猜这次的任务重心多半是什么团队合作。我们都很清楚,我没什么团队精神,你也没有,但最近,组织开始越来越重视合作了,我记得他们还组织了一个什么小团体——”

迪克打断了他的话:“我会完成这个试炼。无论之前情况如何,至少现在它已经变成真的威胁了,我们必须解决掉它。”

杰森看着他,他们互相对视,谁也不愿退让。然后杰森放缓语气,以商量一般的口吻说道:“你说得对,而且这次任务目标刚好变成了两个,我们一人一个,谁也不用争。”

“杰森,你想要逮住小丑,对吗?”

“逮住?”杰森笑了起来:“你他妈的在说什么,我当然是要杀了他。”

迪克咬了咬牙:“只要有我在一天,这事就不能发生。”

“即使你知道他对我做过什么?”杰森问他。

“是的,没错。”

“即使你知道他曾经杀过我一次?”杰森站起身来,向着迪克走来。

“……是的。”

“即使你知道正是因为他的行为,让Batman意识到我参与到特工活动里还太早,于是直接剥夺了我继承Robin的资格?”

“……是的。”迪克用力咬了咬牙。他慢慢抬起头,与不断靠近的杰森一直对视着。杰森看着他,或许也在同时看着别人,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那情绪就像是火焰一般燃烧在他的目光中。

“那个时候,我才成为Robin一个月不到。”杰森看着迪克:“在那些严酷的训练之后,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他的认可,成为了他的助手。虽然他每天都训斥我做得太过火了,但我知道——我——渴望——成为——Robin——”

他弯下腰,看着迪克。那目光仿佛带着实质性的力度,就像是要看到迪克的内心深处一般,是如此的直接,如此的愤怒。

“我和你一样,渴望成为Robin,成为他的助手,那是对我的肯定。是我……重新生活的标志。他把那一切,从我手里抢走了。

“我有半年时间浪费在了病床和复健上,当我努力恢复到以往的水平时,我得到的消息是,他不再需要我了。

“就在我全身心都准备好重新开始,成为新的Robin的时候。他告诉我,我的选择已经没有必要了,我期待的改变根本没有到来——到了最后!我还是得回到最初的时候!我还是得靠我自己!我根本一无所有!”

“告诉我,Nightwing,告诉我,Robin,如果你是我,你会原谅他吗?”他的双手用力抓在迪克的肩膀上,连骨骼都因为太过用力而发出了声响。

迪克看着他,忍耐着他所带给自己的疼痛,目光依然没有任何躲闪:“别试着煽动我,杰森。这很感人,但这招对我不管用。”

杰森愣了一下,然后猛地松开手。他的脸上再次带上了刺眼的笑意,他后退一步站在那里:“无论如何,我要小丑。”

“这不可能。”迪克站起身来:“你跟着我,完成我们的任务。我们需要阻止小丑和稻草人,但是,这里面没有任何私人感情。”

杰森眯起眼睛:“你总能在任务中控制自己的情绪?”

“……是的,我可以。”迪克看着他:“你听我说过,你也应该很清楚这点——是的,就算我痛恨如此,但是没错,我可以。”

“你知道现在的你看上去很像他吗?”杰森用若无其事地口吻问道。但他很清楚,这其实才是自己说出口的最伤人的一句话。比起那些质问,比起那些似真似假的倾述,这句话才是他最后的反击。

迪克愣了一下,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但是没错,他戴在脸上的面具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他苦笑,以无可奈何的神情看着杰森:

“我知道。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迪克再一次试着联络Batman,这一次他成功了。也许这只是因为他们运气好,也许是对方也已经察觉到了任务出现的偏差,从而决定不再掩饰。至少现在,他们都明智地避开了那个让人尴尬并且很有可能引起争吵的话题:这是否是一个测试?

迪克简单汇报了稻草人和小丑的联手,以及他们了解到的关于炸弹的情况。

Batman显然对他们的汇报很不满,他明确指出明明他们已经近距离接触到那两个罪犯了,却连阻止他们都做不到,而且就连最后得到的情报都是一些模棱两可的东西,这明显是一次非常失败的行动。

【这表现让我失望,Nightwing。你的表现就像一个毫无耐心不听从安排的新手,这让我不得不考虑接下来是否还会安排你们继续任务——】

他的每一句话听上去都像是在训斥迪克,但杰森很清楚,那些言辞都是针对自己的。不听从安排,毫无耐心,做得太过火,这种种内容从来都是和自己挂钩的。最为可笑的是,就连他都注意到了对方在回避小丑和自己之间的事情,迪克不可能注意不到。可尽管如此,他却还是乖乖地配合着对方完成这出好笑的戏剧。

“任务是我搞砸的。”杰森插话,他看着嵌在迪克手表上的那个小小的显示器,神色间满是挑衅:“我看到了小丑,我要杀了那个混蛋。”

【你不能杀任何人——】

“就算他曾经杀了我?”

【差一点。】

“是啊,差一点,差一点我就真的死掉了,我在生死线上挣扎了整整一个星期!而现在,我居然得看着他在我面前张开嘴若无其事地大笑,还他妈的必须得忍着?”杰森大声质问:“这他妈的是哪个世界的道理?”

【这是我的道理。】对方冷冰冰地说道,一切情绪都掩饰在了黑漆漆的面具之下:【杰森,如果你有任何意见,你随时都可以被替换,直接退出任务。】

“那正合我意。”杰森点点头:“我也早就受够这种过家家的游戏了。”

迪克皱起眉头:“你们两个都给我等一下——”

杰森用力按住他的肩膀:“你大可不必随时都当一个和事老,贴心男孩。这是好事,在我离开之后你就可以安心完成自己的任务了。然后,我把稻草人让给你,让你有所交代。至于小丑,要是你敢和我抢,我会连你一起扫射。我说到做到。”

这么说完,他就直接转身,大步走出了房间。房间大门在他身后重重阖上,兀自颤抖了好一会儿。迪克毫不掩饰地叹了口气:“现在,布鲁斯……告诉我……这次任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迪克在那沉默中开始为自己的提问感到忐忑的时候,那嘶哑的声音终于在房间里响起了:

【这是一个针对杰森的测试。如果他没有通过,我需要有人让他彻底退出这个“世界”,让他的特工生活将彻底结束。】

【那个执行者是你,迪克。】


评论(2)
热度(54)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