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 Mission X 》12

恢复更新~【话虽如此,却正好到了我的修罗周末时间……_(:3」 ∠)_



chapter12


“你是否——”有着一双漂亮蓝眼睛的金发青年飞快地眨眨眼,让自己的视线四下飘移了几下,又慢吞吞地回到对方身上:“你这样——”

他深吸一口气,放弃一般地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好吧,不拐弯抹角了,反正那也没用。告诉我,Bat,为什么你要对Nightwing撒谎?根本就没有什么针对Red Hood的计划不是吗?”

房间另一头,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的男人就像是没有听到这些话似的,沉默地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将那些应该得到处理的信息整理妥当。

青年显然没有被这种程度的无视打垮。他快步走过去,靠在男人手边的桌沿上斜着身体看着对方,顺手从一边的盘子里拿起一个甜甜圈塞到嘴里:“或者我可以直接联系他,反正现在还来得及。”

男人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了过去。他的嘴角明显下压,像是在压抑着怒火:“别做多余的事情,Flash。”

而Flash显然正擅长无视他的警告,他耸耸肩,故作轻松:“除非你告诉我原因,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什么。”他威胁一般地举起自己的通信器,快活地眨眨眼:“你要试试看阻止我吗,看看谁比较快?”

他们都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没几个人能比他更加迅速更加敏捷。于是Batman发出了愤怒的低吼,却不得不妥协——他根本没时间浪费在和Flash纠缠上,而对方从来都是一个不满足好奇心就绝不罢休的家伙。

“这样他们才能顺利地达成目的。”他语速飞快地说道。

Flash叹了口气:“我认为这不对,Bat。这不公平,你应该像平时那样,颁布正确的任务,让他们了解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然后——”

“这次不一样。”Batman毫不退让:“这次任务决不允许失败,像平时那样根本不够,我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哪怕那些全都是谎言?”Flash眯起眼睛:“你知道吗,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别的任何人身上,我都会狠狠地揍那个人一拳……我的意思是,包括Superman。是的,包括他。”

Batman没有吭声,他盯着Flash,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

“而我之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动手,那仅仅是因为我非常非常信任你。”Flash认真说道:“我信任你,Bat,和那些孩子一样,我们信任你。”

“所以,我们也希望你能信任我们。”他期待地看着Batman:“我知道这次任务很重要,不容失败,但你应该相信他们,他们肯定能完成任务。”

“对,他们可以。”Batman看着他:“但那太危险。事情的真相会要了他们的命,知道得越多,他们就会越快送命。”

Flash皱起眉头:“等等,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而Batman选择了再一次沉默。Flash叹了口气,威胁一般地举起自己手中的通信器:“我知道这事关重大,所以,你别逼我做一些不好的事情,Bat。”

他们一直对视着,显然都不愿意退步。通常来说,Flash都是会选择退让的那一方,但这一次他决定坚持到最后。他很清楚自己的好友又一次背着所有人选择了独自面对危机,他必须坚持到底。

过了好一会儿,Batman才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是小丑。”

“什么?”Flash穷追不舍,“我以为小丑的出逃是一次意外?”

“那本应该是,但——”说道这里,Batman慢慢吸了一口气:“那其实只是小丑又一个‘游戏’里的一部分。”

“而你……参与了其中?”Flash的语气开始变得冰冷:“告诉我原因,你不是会陪着罪犯玩‘游戏’的人,Bat,你不是。”

“但这一次,我必须是。”Batman咬紧牙关:“那信息只有小丑知道,他是目前剩下的唯一的知情人,那让他手里掌握了上百条人命。”

Flash差一点伸手逮住这该死的男人的衣领,却还是忍住了。他捏紧了拳头:“为什么你不将这些事告诉我们,我以为你早就清楚团队合作的重要性了?你、我、Super——”

“很简单。”Batman打断他,语气慢慢恢复冷静:“我们当中有叛徒,就是那个人让小丑有所准备,在我发现之前消除掉了所有可能有用的线索。而现在,除了Red Hood、Nightwing、Red Robin和我自己之外,你是确定安全的第五个人。”

“我别无选择。”他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别无选择。”

那听上去像是借口,但Flash很清楚,自己并没有立场指出这点。如果有别的办法,如果还能有别的选择,那么Batman一定会做出别的选择。但当他无法相信更多的人的时候,当他只能孤身战斗的时候,他的选择实在少得可怜。

是的,他别无选择。

“告诉我,小丑要的是什么?如果赢了这次游戏,他能得到什么奖励?”最后Flash这么问道,他试着找出自己能做的事情,在他看来,如果自己的朋友无法向自己求助,那么自己就应该主动伸出手去。

Batman没能立刻给出回答,过了好一会儿,他的声音才在房间里响起:

 

“他想要一个男孩,一个多年前从他手里逃掉的男孩。”

 

“……那是谁?”

可这一次,无论他怎么追问,都没能从对方那里得到任何回应。

 

杰森等到了凌晨三点,然后他开始变得不耐烦,他的鞋底不断摩擦地面,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每时每刻,他看上去都像是下一秒就会忍受不住直接冲出去一般,但那微妙的平衡却一直持续到了现在。他不断抚摸着怀里的枪管,好像这样就会真的冷静下来似的。他不断确认时间,心中的计划也在不断地调整着——

再等十分钟,不,五分钟。

或者十五分钟。

该死的迪克你他妈的还在等什么!?

然后他就知道了,迪克一直磨磨蹭蹭没有发动袭击的原因:

那一切都爆发在一瞬间,甚至那就像是一次巨大并且完美的爆破,仿佛出自杰森自己之手。突如其来的磅磅声接二连三地响起,那动静听上去就想天边滚动而来的声声闷雷,然后就看见那房屋周围所有下水道的铁盖子都被直接冲到了天上,磅礴的水量在刹那间喷涌而出,一条条水色的巨龙冲天而起,如同在庆贺世界末日一般地咆哮着,好似整个城市的水流都在这一时刻集中在了这栋房屋之中。

杰森愣了片刻,望着那夸张的景象哑然失笑。就算距离隔得足够安全,他也被刚才的声势吓了一跳。刚才那一瞬间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匍匐卧倒的准备,在他看清究竟发生什么之后才真正止住了自己下趴的动作。

“……哇哦,这大场面,普通人可想象不到。好吧好吧,一次不错的尝试,这下你至少废了我一半的安排,周围安排的火药估计已经全军覆没了。要我说,这可真是棒透了,这才像个爷们儿。现在,现在里面的小家伙们肯定已经被你的礼物吓傻了……

“你真正的偷袭这才开始。”

这是一次相当不错的袭击,足以放进教科书里,但前提是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去实现它。杰森对迪克这次的袭击评价很高,至少这个开场白能得一个超高的分数。它看上去很简单,但实施起来却非常困难,当然,引发的结果会让人充满满足感,认为之前的辛苦都是应该的:它能在制造混乱创造奇袭机会的同时也限制住像杰森这样的喜欢使用爆破和火药的对手,并且很有可能轻松地将藏在地道里的人都逼出来——如果他们真的只有一条出路,并且没有给自己留后路的话。

杰森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他自认在同样的情况下达不到这样的完成度,至少不能保证十全十美。事实上,直到现在他都还不能确定迪克究竟做了些什么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将这么多的水聚集在一切,还进行掌控?这真是疯子才想得出来的计划,异想天开。好吧好吧,他姑且算是输了一筹。

但那又怎样?

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虽然迪克的安排的确出乎了他的预料,让他不得进行一系列的调整,但这正是他所需要的。如果就连他自己都无法完全肯定自己的计划,那么迪克肯定也不能确定。

“好戏正要上演——当然,谁他妈的都不知道那究竟是怎样一出好戏!”他大笑起来,跨上一旁的摩托车,“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迪克知道那形容听上去挺傻帽的,但有些时候他的确神出鬼没,像是一个真正的鬼魅。那的确是很方便的进攻方式,但他可以发誓,那并不是他故意的。仅仅只是一种难以用语言说清的状态而已,很多时候他甚至不会考虑那是否能够实现,他只需要确定路线,进行攻击,按照计划将敌人放倒就足够了。

那感觉就像是玩游戏,他就是那个操作着自己进行攻击的玩家,那些攻击对他而言就只是在粗略的指示之后放任身体根据已经编好的“程序”直接达成的结果而已。他根本不需要去特意思考,那些动作早已刻在了他的骨头里,更多的时候,他需要去考虑的都是战略性的问题,例如周围的情况,进攻的路线,还有多少人等待着被自己放倒之类的。

如果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游戏,那么今天他一定能得到好几个达成两百连击的超级奖励。

迪克匆匆喘了口气,平静了稍微有些凌乱的呼吸,再一次确定了整栋房子里的情况。敌人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愚蠢,还呆在老地方研制武器,事实上,如果他们真的有那么蠢,那么迪克很肯定自己能省下不少功夫。

“洪灾”爆发之后,所有人都竭尽所能地向着屋顶的方向靠拢,不难想象他们一定早早准备了空中撤离手段。而迪克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快地靠近顶楼,在敌人上飞机之前将事件彻底解决掉。毕竟他设定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超过那个时间,水量就会立刻下降,再也不能起到掩护作用。

从另一方面来说,虽然迄今为止他已经爬了至少十次高空飞机了,现在依然觉得那惊险的活计能不去做就尽量不做。毕竟每一次,他攀爬过的飞机最后都是坠机的结局。

周围一片嘈杂,警报声叫骂声与磅礴的水声混做一片,偶尔还能听到汽车的喇叭声以及机车的轰鸣声。那动静虽然古怪但还在安全范围内,至少他还没有听到杰森所到之处一定会有的可怕爆破声或者密集得如同雨点一般的枪声。

他侧身闪过了敌人的偷袭,抓住那人的肩膀让他的脑袋狠狠撞在了墙壁上,然后翻身越过这个傻瓜的背脊,一脚踹上了第二人的腹部,他正打算补上一棍子,却被一梭突然出现的子弹打乱了进攻的节奏。

有一颗子弹击中了一块金属板,弹跳着打中了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喷水灭火系统,一时间,警铃大作,磅礴的水雾从天而降。

迪克站在了楼梯上,擦擦脸上的水珠,抬头。说真的,那一瞬间他有些意外,但他尽可能掩饰了过去,“……这头罩可真是蠢透了,Red Hood。”

“谢谢你的赞美,Nightwing。”对方不以为然,双手高举两把手枪,瞄准迪克的心脏和眉心:“现在,后退。”

“稻草人在上面,我得阻止他。”迪克眯起眼睛,试着找到合适的攻击路线——暂时没有,杰森选择了一个非常非常恰当的时机,正是他没有别的路线可选的时候。而且说真的,他的确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也许杰森会放弃张扬的攻击方式,选择秘密潜入。他以为杰森不大喜欢选择和自己相似的方式,但现在看来,他最终还是一个结果至上主义者。

他偶尔会有奇怪的坚持,但那对于他的目的而言,都是可以抛弃的东西。他随时做好了抛弃无关事物的准备,就为了自己期待得到的那个结果。因此,他很有可能并不是迪克所设想的那个充满愤怒的复仇者,而是——

“不,他不在上面。”

戴上头罩之后杰森的声音发生了一些变化,闷闷的,就像是在另一个空间里嘶吼:“他依然在下面,小丑和他分头行动。你得学会坏人们的逆向思维,宝贝儿。”

“该死的——”迪克皱起眉头,然后又立刻舒展开,并弯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等等,你以为我会相信?”

“你当然会相信,Nightwing,因为你很清楚,我说的是事实。”这么说着,杰森突然扣动了扳机。

迪克猛地侧头,闪过了那颗子弹。他很确定如果不是自己闪得快,那子弹绝对会轰掉自己的耳朵。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你向我射击?”

“对,出自自己的意愿,没什么被人控制也没什么身不由己。现在,去你应该去的地方,Nightwing。”杰森举着手臂,慢吞吞地说道:“相信我,你的时间,非常紧迫。”

“你别以为这样就能阻止——该死!”迪克猛地停下脚步,就在他脚尖前,是一排新鲜出炉还冒着青烟的弹孔。

“不错的尝试,但被我发现了……要不要再试一次?”杰森慢悠悠地问道,不断落下的水珠砸在他的肩上,溅起一朵朵半透明的水花。

“不了,谢谢。”迪克勉强笑道:“我只是有些出乎意料,你竟然还有空和我闲聊,Red Hood,你听到上面直升机的动静了吗,我想现在小丑应该已经跑远了?”

“他跑不了。”杰森胸有成竹。

“……你做了什么?”迪克终于想通了其中的关键点。他的目光直指杰森,“为什么你会清楚他们的布局,为什么你会知道小丑跑不了?你做了什么,杰森。”

短暂的沉默之后,杰森闷闷的声音再次响起:“很简单,你有你的帮手,我也有我的。”

他突然再次扣动了扳机,迪克没有动,他甚至能感觉到子弹从自己身边擦过所带起的风压,但他自己毫发无伤。紧跟着他身后响起两声闷声,两个试图偷袭的家伙翻滚着从楼梯上落下。

“……谁是你的帮手?”迪克问道。

“猜猜看?”

凝视着那个隐藏了一切的红头罩,迪克的面目慢慢凝重“杰森——关于组织里有叛徒的那件事,你怎么看?”

沉默之后,杰森笑了起来:“不错的暗示。但我可以保证,无论你怎么猜想,那都是错误的。

“毕竟你对我一无所知,迪克。”


评论(1)
热度(56)
  1. 五倍根号四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