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Dancing With Me

 @古骨谷 名字什么的随意,让我片段灭文爽爽。为了脑洞我都不想更新了,就是如此爱你么么哒❤



“看看他,他屁股真不错。”

“谁?哦,当然了,理查德·格雷森。他是我们这一届里最棒的,他肯定能留到最后。”

“——你在开玩笑?看看他,你就知道什么叫‘天赋’了。”

“注意,他走过来了。”

“直的还是弯的?”

“没看我们,弯的。”

“等等,你们都不知道他和最大的赞助商有一腿?我想想……是的,韦恩。大家私底下早就传疯了——”

“真是见鬼了,就不能多几个直男吗?”



他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他需要一点私人空间,一点放松,一点和芭蕾无关的时间。不,当然他依然爱芭蕾,那对他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折磨,就是一种如鱼得水。

只是现在,他从别的地方得到了压力。

他需要有一点点的时间,让他忘记那些事情。

他站在那教室的后门,听着那些并不算熟悉的舞曲,看着那些人们用力挥动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手臂。

那看上去真是辛苦——

他这么想到,然后意识到是因为那些舞者还不够好。他们还不够好,所以看上去才会那么辛苦。

音乐暂停,然后重头开始。迪克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因为那些疯狂的叫好声和掌声。

那个青年,一个人站在了教室的最前方。他背对迪克,看上去就像是还未准备好一般的轻松和惬意。



就是他了。

那就是他想要的,他一直在寻找的。更加自信,更加惬意,更加自由,由自己掌控一切。暂时抛开合作,暂时抛开那些规定在每一毫米之间的优雅,暂时抛开失去血性的美。

他看着他的眼睛。

就像是看到了他的灵魂。那跳动的火焰,自由的,狂放的,无所畏惧的,年轻的灵魂。

那一切都让他身不由己。



杰森大笑着走下舞台,接过他们递来的毛巾,用力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有人递了水瓶给他,他一口气喝了一半,然后将剩下的倒在了脑袋上。

“谢了伙计。”他抬起头,扬起眉毛:“哦,新面孔。有什么事?”

“你……”这有着一张漂亮面孔的年轻人显然很少有求人的时候,他的语气多少有些干巴巴的。在和杰森对视之后,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着说了下去:“你可以和我一起……我是说,我可以和你一起跳舞吗?”

“……哈,可以。”杰森将毛巾丢到一旁:“我每周二下午有空。”

“没问题,我三点过来。”

这么说着,他认真地伸出手来,递到杰森面前:“合作愉快。”

杰森大笑了起来,伸手用力拍向了他的手心:

“下次见。”



杰森看着迪克做准备活动,下意识地吹了声口哨:“屁股不错。”

迪克回过头来,笑了一下:“谢谢。”

“不客气。”

然后他走过去,站在了迪克的身边。

“放轻松,别把背挺得这么直……哇哦,你的脚怎么了,正常人会这么站?”

“放松,伙计,放松……不不不,别这么动你的手臂。不不,你不需要看,感受,你能感受这里面的节奏吗?”

他让迪克把手放在自己的腹部:“感受它——震动,停顿,像个发动机。别像个人偶似的,你有情绪,伙计,把它释放出来——”



“迪克?”他站在他面前:“你的老师说你最近表现不错。”

“谢谢,布鲁斯。”他笑了笑,然后就无可避免地冷场。

他叹了口气:“我希望你能坚持到最后,迪克,舞台就是为你准备的。”

“我知道……”他这么回答,无可避免地感觉到厌倦。

“做你喜欢的事情。”然后他敷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快步走开。



“相信我,你早就想飞了,释放自己,放开一切。你就是不敢真的去做而已。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如此,事到临头的时候就会差那么一点,而真正需要的,其实也只是有人帮一把。”

“抓住我的手,闭上眼睛,你听到了什么?把它表现出来,对,我会带你一段,然后你自己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迪克。你知道的,你很有天赋——啊哈——看,你学会了。”

他睁开眼,看到杰森环抱着胸,对着他笑。

那笑容实在太过灿烂。



杰森用力拍打他的肩膀,他的背,用汗津津的胳膊揽住他的脖子。那并不惹人讨厌,迪克跟着他一起大笑,感觉如释重负。

“杰森,谢谢你。”

“不,我也从你这里学到了……当然,只是一些,远比不上我教你的那些。”杰森将手收回,插在裤袋里:“你还有的学,迪克。”

“当然。”迪克伸出手去,“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这一次,杰森好好地握住了他的手。他是如此的用力,仿佛很久都不会放开似的。

但他轻松地放开了手,“你知道吗,过阵子有个比赛……你要不要做我的搭档?”



“我……我不知道。”他不断地捏紧拳头,又放松。

他看着杰森,看着对方慢慢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容。

“好吧,每个人都挺忙的,我知道。”他低下头,轻轻踢了踢地面:“我知道。”



TBC.






评论(2)
热度(38)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