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 Mission X 》13

Chapter13

 

“哦,你是这样认为的?”迪克的语调突然变得轻松起来,他飞快地眨眨眼,“但也许我比你想象中要知道得多一点,杰森。”他的双手自然下垂,显得毫无攻击力。

杰森却丝毫没有因此放松警惕:“拖延时间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迪克。你有你的任务,我有我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这是必须的。”迪克耸耸肩:“相信我,杰森。而且,这一点时间还在你的掌控之内,不是吗?你可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耽误自己的计划,一旦计划好了,就绝对会达成目的。这才是你。”

“哦,听上去你很清楚我的风格?”杰森似乎笑了笑,语气里满是不屑一顾。

“当然,我看过你的档案,杰森。”迪克再一次耸肩,将手插在了裤袋里,“我知道你在学校里的一切,还有那些任务,所有细节,你知道的——啊,抱歉,我忘记你并不清楚那些档案里都会记录什么了,只有一定级别以上的特工有资格查看那些。显然,你还不够格。”

“……很显然,你在试着激怒我,迪基。”杰森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哦,是吗?”

“你态度变化得太明显了——把你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让我看看你在里面藏了什么?动作慢一点,让我看清楚一切,否则……”杰森充满暗示地动了动手枪,示意迪克跟着自己的动作行动。

迪克将双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摊开对着杰森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心:“里面什么也没有,抱歉。”

杰森盯着他,手臂越发用力:“把你的手举起来。”

“……遵命。”迪克慢慢举起双手,然后突然笑了。

杰森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但为时已晚,那东西已经出现在了半空中。

迪克利用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有角度,将劣势全部利用了起来。他将东西藏在了手背上,张开手正好能挡住视线杰森的视线,他故意让杰森察觉到自己有所图谋,让对方误以为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

然而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悄悄达成了自己的计划。

那绝对是杰森一生中所见过的最为瞎眼的景色。闪光弹在水幕中炸裂开,强光反射在半空中无数个水珠上,形成了远超人类想象的夺目彩虹群。那些光芒,那些色彩在半空中交织,然后刺穿了大宅内几乎所有人的双眼。

那已经超越了单纯视觉上的刺激,有一瞬间,杰森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敲了一闷棍,双眼刺痛,耳朵嗡嗡作响,口腔内充满了血腥味儿。他有些站不稳,但还没等他摸索到一旁的栏杆,就被人一脚踢到了楼梯后方。

是迪克,他当然不会中自己的算计。那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他顺从杰森的指示举起手来,却趁机抛起了闪光弹,还大幅度缩短了用手遮住双眼的时间。他一定是在场所有人当中最先恢复过来的那个人,从一开始,他就确定了这样的结果。

杰森和迪克几乎势均力敌,当然他们各有所长,但更多的时候,要决出胜负就只能是看谁先抢占到先机。这一次,杰森依然没能敌过迪克的小算计。

就想他料不到迪克会利用水进行攻击一样。他总是试着不去低估迪克,但直到现在,他每一次都失败了。

他被迪克用手铐铐在了楼梯边上。

“这手铐没什么用。”杰森手中的枪被迪克踢到了一旁,他只能过过嘴皮子瘾。

“我知道,你当然有办法。”迪克仓促地搜了他的身,嘴唇发白:“但这是我拥有的最麻烦的一副手铐,至少能困住你五分钟。”

“五分钟。”杰森看着他,因为面具的保护他可以毫不掩饰自己嘴角露骨的嘲讽。

“在那之前,我会出现在你面前。我会在这个时间里解决掉稻草人……只要你愿意给我五分钟。”迪克将那些搜到的小道具扔到楼下。他低下头,看着杰森,犹豫一会儿之后,走过去捡起了被自己踢开的手枪。

“照顾好自己,杰森。”

他将枪塞回了杰森手里。那枪口毫不犹豫地指向了他的胸口,但迪克毫不介意。他考虑着什么,然后在那面具上落下了一个匆匆的亲吻。

“我很快就会回来。”

他转身向着楼下赶去。杰森手中的枪一直对准他的背心,直到他真正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但那声应该响起的枪响一直都没有响起。

杰森将枪狠狠地砸在地上,然后松开手,放在了自己能够很快勾到的地方。他开始解锁,然后在心里默默倒计时——

你还有四分三十秒。

 

迪克再一次站在了那个通往地下的大门前,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寂静的水潭。这个时候,那些蓬勃的水流终于有了减小的趋势。迪克制造的优势开始慢慢减弱,但那正好减小了他潜入的阻力。幸好他早准备了小巧的呼吸装置,虽然不能坚持太多时间,但保证安全来回还是足够的。

他根本没有更多的时间犹豫或者评估情况,他只能站在那里,然后弯下腰,悄无声息地潜入水中,连一丝水花都不会溅起。

那水色无比浑浊,几乎看不清三米之外的东西。迪克很清楚这下面的路线,因此前进的速度并不算慢。他很快看到了那扇金属大门,如果他的假设没错,这里面应该有完全的措施,哪怕遭遇了这种程度的水灾也不应该有太大的影响。

只是会大幅度拖慢速度而已。

迪克设置好了炸弹,他重重地踢了那门一下,提示里面的人外面有情况。至于他们是否能预料到大水的入侵,那就不在迪克的考虑范围之内了。他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仁至义尽。

他迅速地躲在蜿蜒的石墙之后,抓住一块突出石头,尽可能地贴近了石壁。

他设置的爆炸时间非常短,几乎卡准了自己躲藏好的最短时间。在那无声的爆炸之后,激烈的水流开始逆卷整个实验室,迪克坚持了一会儿,等到水流相对较缓之后就松开手,顺着水流进入了那扇大门。

他在水流中翻滚,好不容易攀附住了一块固定好的金属把手。他立刻捕捉到了稻草人模糊的身影。这突如其来的水流果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困扰,他安然地躲在一个独立的玻璃隔间里,一个高高的平台上。那玻璃墙上有几个巨大的裂缝,应该是水流卷入的石块造成的,但也只是在缓慢地渗水而已。

那瘦子几乎在同时看到了迪克,他无声地尖叫了一下,抓住手里的一个方盒子开始向反方向逃窜。迪克向着那个方向游了过去,他在半路上抓住了依然稳稳吊在半空中的灯管,那东西顽强地亮着,带着难以忽视的灼热。

迪克的手被烫的嗤嗤作响,但他闷不吭声,径直晃动身躯,感受着水流的方向,然后松手,对准那道裂缝冲了过去。

他运气不错,那玻璃果然摇摇欲坠,在激烈的冲撞之后哗啦一声散做了无数碎片。磅礴的水流再次汹涌而入,堪堪漫过平台之后才稍稍放缓了流速。稻草人被水流冲得跌倒在地,而那个时候迪克已经爬上了平台。他冲过去,拽住了稻草人的衣领。他甚至没空说些什么开场白,直接握紧拳头给了那家伙狠狠的一下。

“把盒子给我!”

“嗷!拿去!拿去!!”稻草人惨叫:“你不该这么粗鲁你这个疯子!我是内线!你懂吗,我和Batman之间有交易!”

迪克又给了他一脚:“我可没听说过,稻草人。”

“他告诉我制造一个假的炸弹,我听了他的!然后他让我接近小丑,我也照办了!”稻草人在水洼里打滚:“我把应该做的全做了!我还得做什么!?”

“……假炸弹?”迪克看着手中的盒子,那东西线条优美,冰冷,带有一丝暴力美学的特征,“这东西看上去可不像一个假家伙。”

稻草人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站起身来,用力按着自己刺痛的腰,眼珠子到处乱转:“那当然了,我得骗过小丑,所以,这东西只差最后一点,其他都是真的。”

“解除它。”迪克转过身去,将盒子递到了稻草人面前。稻草人搓了搓双手,正要接过那盒子,迪克的手一旋,让他扑了个空。

笑容凝固在了稻草人的脸上,他扯了扯脸上的袋子:“这是什么意思,伙计。”

“我发现自己太过轻信了。”迪克这么说着,突然上前一步,又给了稻草人的脸一下子。稻草人晕头转向地坐回水里,吐了一口鲜血出来:“你这个神经病!”他大叫。

“谢谢夸奖。”迪克将稻草人铐在一旁的桌子上,用最后一个手铐。那实验用的桌子在水流的冲击下都没有移动分毫,显得分外结实。

迪克将盒子放在手里,他看了看稻草人,面带笑容:“我得提醒你一件事。”

“什么?”稻草人嘀嘀咕咕地骂着,抽空回了他这么一句。

“我是唯一一个执行任务的人。”迪克神色轻松,像是根本不在意时间的流逝:“如果我发生了什么意外……你猜其他人得花多久时间才能找到你?”

“你这个……”稻草人咬牙切齿:“好吧!好吧!你得同时掰两边的把手,向下!”

迪克照做,那金属色的盒子发出咔哒一声轻响,平滑的表面从中裂开一道缝隙,然后向两边滑开,露出了其中的按钮。

“然后?”

“别管那个按钮,控制系统在旁边,摸摸看,你会找到那个缝隙,向左滑动,你就能掀开盖子,然后会看见一根红色一根黄色的线,把黄色的拔掉,一切停止。就是这么简单。”稻草人垂着头说道,语气里充满了自暴自弃的味道:“红色的控制毒气,别碰它。”

“好的,听你的。”迪克打开了盖子,然后沉默了。

稻草人等了一会儿,然后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怎么了?”

“这有三条线,稻草人。”迪克站在原地,举起盒子朝向稻草人所在的方向:“一条红色,一条黄色……一条紫色。”

稻草人的声音颤抖了起来:“见鬼……是小丑……我以为他只是看看……那个疯子……他做了什么……”

“你不知道这条线有什么用?”迪克看着他,脸上的轻松开始慢慢消退:“你被他耍了,稻草人。”

“我当然不知道了!见鬼的……你别碰它你这个蠢货!那里面的毒气能搞死我们两个!”稻草人尖声大叫:“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差事!要骗过小丑!谁他妈的能骗过小丑!他根本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任何人!”

“想清楚!这条线到底他妈的有什么用!”迪克用音量盖住了稻草人那些毫无意义的咆哮:“救你自己的命!”

“……或、或者我们可以先别管这玩意儿。”稻草人结结巴巴地说道:“你看,它是控制型的,只要没有人开启它,它就是安全的,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而不用在意这该死的……该死的,你听到什么了吗?我好想听到了滴滴的声音。”

迪克翻转手中的盒子。看到那盒子的底部,正显示着一个倒计时。

“我们还有三十秒,稻草人。”

“把那东西丢出去!丢得远远的!”稻草人开始尖叫:“哦!等等!不行!那样周围的水会全变成毒水,我们会死掉!没人能救我们!老天!看看你做的好事,你把我们带入了绝境你这个蠢货!”

迪克深吸了一口气。他舔舔嘴唇,神色间慢慢带上了一丝连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兴奋:“想想看……这是小丑加上去的东西……”

“所以?”稻草人用力捏紧自己的脖子:“见鬼,你把刀子拿出来干什么!”

“所以,这应该只是一个玩笑。”迪克将刀放在了黄线上:“你以为他会做什么,你以为他会威胁到你……但事实证明,那都是他对你玩的花样。他喜欢扰乱你的阵脚,让你无法冷静,让你自己毁了自己……但最终,他会站出来告诉你,那都只是玩笑。”

他吸了口气,看向稻草人:“要不要赌一把?”

他的手有一丝颤抖,但脸上却笑容满布。稻草人再次咆哮他是一个疯子,一个绝对的疯子,却又在同时尖声大笑着。他被这濒死的恐惧所感染,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他说出了自己几乎会后悔一生的话:

“割断它!给这事儿一个了解你这个小疯子!”

然后迪克隔断了黄线。

一片寂静。

那就像是故事一般,倒计时正好停在了第三秒的位置上。

迪克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我赌对了。”

“你真是一个……”稻草人松了口气。他扭动着自己的双脚,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你很有潜质,小家伙……你……”

滋。

两团白雾从盒子的两个把手上喷出,迪克毫无防备地被那些东西喷了满脸,他立刻感觉到天旋地转,人和手中的盒子一起跌落在了水中。

他开始无法控制地颤抖,瞳孔缩小,他看到无数怪物向着自己靠拢,那就像是他一直躲避着的,来源于黑暗的——

“恐惧毒气。”他颤抖着说出了那个单词,想要摸索出兜里的解毒剂,却根本无法顺利地解开腰间的搭扣。

“哈哈哈哈哈哈——”稻草人开始大笑:“这可不是我设置的机关,小家伙……但很有效不是吗!每一根线都可以解除爆炸!哈哈哈!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爆炸!这就是一个陷阱,小傻蛋!”

他还在继续咆哮着什么,也许是他们的计划什么的,但迪克已经无法听清了。他感觉意识在逐渐远去,在那之前,他必须求救……

他接通了通信。拜托,拜托,你一定开着通信的,你一定……

“嘿,迪基。”

然后,他听到了杰森的声音,他颤抖着笑了起来。

在根本无法控制的恐惧之中努力微笑,然后控制自己的颤抖,说出自己的请求:“帮帮我,杰森……我需要你。”

 

“我很抱歉,那可不行。”那个声音这么说道。

 

他颤抖着阖上了双眼,双手将自己环抱在了中间。

那些恐惧已经将他团团包围,而他,孤立无援。


评论(9)
热度(58)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