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 Mission X 》14

进入倒计时。


Chapter14

 

明明已经可以离开了,他却还是坐在原地。他手腕上还挂着那个可笑的手铐,身后的石栏杆已经被弄断——那的确是个耽误时间的好选择,但杰森显然不是那种除非把所有谜题解开否则就无法安然入睡的类型。他喜欢简单粗暴能够直达目的的方式,所以,在装了一分钟的样子尝试解开那个手铐未果之后,他就开始思索如何快捷安静地弄断一整根花岗岩。那咳要简单得多了,对他而言。

他握着手枪,低头看着时间——

五,四,三,二,一。

五分钟到了,那身影没有出现。

他松了口气,或者说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看向楼上。从声音可以听出来,那直升飞机竟然还傻乎乎地在同样的位置没有动,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那肯定有问题。

但他不能后退,他必须上去,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他迈出了第一步,然后通讯传来了动静。他知道那是谁,这就是他戴上耳机的意义所在。他接通通信,下意识地弯起嘴角,“嘿,迪基。”

与此同时,他听到了脚步声。那很轻,但瞒不过他的耳朵。他太熟悉那个声音,熟悉得连自己都想呕吐。那毕竟是曾经伴随着死亡在他耳边不断徘徊的声音,他就算忘记自己是谁也忘不掉那动静。那轻巧的,浮夸的,仅用脚尖在地板上摩擦所发出的声音。

他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然后抬起头来——

啊,小丑。

那个肮脏的,可怕的,卑鄙的家伙,就在他眼前。

【……我需要你。】

但现在不行。

现在不行,迪克。

“我很抱歉……”

他挂断了通信,举起手枪:“那可不行,站在原地,小丑。”

那疯子嗤笑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开始不断扩大:“好吧好吧,现在你出现在我面前了,可爱的Robin。”

他动作浮夸地挺起胸膛,又弯下腰:“我在等你。”

杰森咬紧了牙关,忍耐着想要立刻把那东西撕成碎片的冲动:“真棒,知道吗,我也正要去找你。”

 

他开始发抖,牙齿不受控制地碰撞着,发出咯咯咯的声音。他感觉寒冷,孤立无援,他一个人站在原地,看见他们不停地,一次又一次地下落。

他已经伸出手去了,但那并没有什么用。

他们就在眼前,近在咫尺,然后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下落。而他只能站在原地,伸出自己的手,却毫无办法。

他孤立无援。身边是他们的尸体,他站在中间,除了他们的尸体之外,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能感觉到聚光灯就在自己身上,然后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用欢快异常的声音宣布着他的噩梦:

“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格雷森一家!”

然后,在欢呼声中,在掌声中,他们开始又一次的下落。

他依然没有办法帮助任何人。无论他尝试什么,那结果已经注定。他总是在失去,总是,无论他得到了什么,最终它们都会从他手中溜走。

是不是他还做得不够好,也许还应该更加努力一点?说不定只要完美地达成了那个人的期待,自己就可以不用再失去什么了?因为那个人一直都在向他证明,只要做到他那种程度,就可以避免很多悲剧发生。

他信任他,他相信他。除了他之外,他别无选择。

于是他戴上一个又一个的面具,他扮演不同的角色,完成不同的任务,将不可能变为可能。他努力,做得和那个人一样好。只因为他坚信,比任何人都坚信那样做的正确性,他坚信,必须有人做出牺牲,最后才能达到好的结果。

那是公平的,比任何事情都公正,失去一些,换来一些,没有任何人可以规避那个“规则”。

直到有一天,他失败了。

他不知道自己得到的究竟能不能算是更好的结局,尽管他已经做出了牺牲,做出了选择。但那之后,并没有人感觉更加幸福。与此同时他开始反思,他回过头去看向自己身后,竟然只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别人。

自己在哪里?

那个一直微笑着的家伙,就是自己?

那可真是滑稽。他仿佛陷入了一个无法救助任何人的怪圈,永远也找不到出口。

真是可笑。他一直都在帮助他人,一直都在支撑他人。在所有人都选择放弃的时候,他一定是坚持到最后的那一个。

他知道,必须有人给予别人希望。

他必须,坚持下去。

他必须……

 

就算早已坚持不下去了,就算,疲惫早已爬满了他的身躯,他依然……他必须……就因为他是——

 

“嘿——醒醒!醒醒!”

他眨眨眼,努力睁开眼睛,先是听到声音,然后才感受光,有人在拍打他的脸。起先他以为那是稻草人,然后他发现那是——

“提——Red Robin。”

湿漉漉的少年勉强笑了一下:“没关系,那家伙失去意识了,我来得可真是及时,不是吗?”这意思是随迪克高兴怎么称呼他都可以。

享受了特殊待遇的迪克勉强坐直了身体,他忍不住伸手按了按脑袋:“啊,我感觉像是被大象踩了脑袋。”

“也差不多是那样了。”提姆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他们再一次改良了配方,我尽力了,但你还得虚弱一会儿。”

“我躺了——”

“不足五分钟,稻草人还没来得及走到你面前说些废话。”提姆将呼吸装置递了过来:“我想你也清楚,我们没多少时间。”

“提姆,你会不会觉得……”迪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摇摇脑袋。

“这一切实在是太巧了?”提姆接口:“没错,这就是安排好的,迪克。我顺着他给我的线索追踪,最后来到了这个地点,然后我发现了你。我们之前并没有交流太多任务详情,这是每一个特工的习惯,也是他蒙蔽我们的前提。”

“提姆。”迪克皱起眉头,他并不愿意听到这些说辞。太过客观,会让人感到失望。

“无论你是否想要听下去,这都是事实,而我正好擅长让人讨厌的那部分,所以,听着,别浪费时间,尽快了解情况。”提姆等待着他恢复到可以行动的程度,与此同时还在周围收集着各种信息,他语速飞快,显然早已准备好了说辞:“显然他利用了我们,我们的行动是某个大计划的一部分。”

“这我猜到了,这次任务里有很多巧合,都实在是太巧了,让人必须去怀疑。”迪克开始深呼吸,他想吐,只要稍微动一动就天旋地转。

“没错,而且这次任务显然是顶级机密,根本没几个人知道其中详情。我也是在到达指定地点之后才得到了最后的消息——显然是位置密码——他分享了一些谈话内容给我,大概交代清楚了这次任务的目的和具体情况。”

“那些消息——”

“那个我一会儿会告诉你,我需要确定的是,你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吗?”提姆的声音突然靠拢,他再一次蹲在了迪克的面前。穿着黑红色紧身衣的少年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迪克看着他,意识到这才是这次对话的真正重点。

“什么?”他这么问道。一阵无法控制的颤栗袭来,让他不停地颤抖着。

“那是他和小丑之间的较量,对小丑而言,奖励品是一个Robin。”提姆看着他。

“Robin……你,还是我?”

“都不是。”

提姆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头顶上面:“是另一个。”

“去你妈的——”

迪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咬紧了牙关:“杰森他知道这件事吗!?”

提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现在,迪克,你做好准备听那些谈话内容了吗?”

“那很重要吗?”

他顶着迪克刺人的目光,用力点头:“是的,那非常重要。”

 

“听我说,听我说,小家伙。”小丑举起双手,笑容满面:“也许你以为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但你需要听我说,这是一个针对你的巨大阴谋。”

杰森笑了起来:“噢,而你,这个差一点被我杀掉的卑鄙无耻的小丑,却好心地担心着我?”

“不不不。”小丑砸了咂嘴:“我也是其中一员,这点我毫无否定的意思,但我有我的考虑,宝贝儿。”

“别叫我宝贝。”杰森开了一枪,差点射中小丑的脚。那家伙动作灵敏,躲开了这一颗子弹。

“OK,Red Hood。”小丑完全没有因为这次偷袭而生气,他故意拖长了音调:“我不得不说,我很惊讶,你竟然没有死。”

“我也很惊讶。”杰森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而且,出乎人意料的是,你成长为了一个……和老蝙蝠完全不同的角色。”小丑用欣赏的语气说道,“我不得不说,从某些方面来说,我很欣赏你。”

“别再恶心我了,小丑。”杰森再一次举高了手枪:“如果你就是想说这些废话的话,那么你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所以,”小丑提高了音量:“我向蝙蝠提出了一个交易。他需要一个信息,而那个信息只掌握在我的手里。”他拿出了一个小装置,圆形的,正中心的位置卡着一个小方块,看着像是一个密码锁。

“所以我提出了交易,给我Robin。然后,我给他信息。”

他看着杰森,忍耐许久的笑声开始倾泻而出:“我们都知道他有三个选择,他很清楚我最中意的人是你,哈哈哈,我以为他会做出别的选择,但那有很大的几率会让我反悔,哈哈哈,所以,你现在知道他的选择了?

“他故意让我出现在你眼前。

“他故意让你追来哈哈哈哈哈,他最后选择了你哈哈哈哈!他明明有三个选择!!”

小丑笑得前俯后仰,他指着杰森,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真是可怜的孩子,他又一次牺牲了你,又一次。”

杰森站在原地,沉默。他既没有开枪,也没有叫骂。他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

仿佛时间已经在他身上定格。

但小丑很清楚,一定有什么在杰森体内酝酿,并且那一定是充满恶意的情绪。那才是他的目的,做这一切,花费这么多时间,就为了这最后的一刻。尽管他清楚他的目的,却不得不跟着他的计划一步一步地进行下去,这才是完美的恶作剧,就算是老蝙蝠也得自愿地踩进去。而他,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一个完美的玩笑,充满了嘲讽,能刺激所有人的神经。

那说不定会让老蝙蝠发狂,那之后他还会大笑,也许泪流满面?想想看,出现在老蝙蝠面前的,一个充满恶意的,再也不相信任何人的……

曾经的Robin。

 

他忽然停下了大笑,擦着眼泪,吸着鼻涕,将那个圆盘高高举起:“他要的线索就在这个方块下面,你抽出它,就能看到信息。但是……”

他弯起了嘴角,那神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正在介绍自己恶作剧的得意的小孩:“事情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小子。没错,它同时也是一个爆炸装置,你得到消息,然后你会被炸死;你放弃消息,就会平安无事。”

“……然后有别的人会死?”

过了好一会儿,杰森嘶哑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对,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小丑轻描淡写地说道,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吹去了指甲尖上的灰尘:“大概有个几万吧。”

“但那真的重要吗?”他挑着眉毛:“你根本不认识他们,就算他们被炸上了天,也只是一些无聊的数字而已,毫无意义。”

“重要的是他们背叛了你,Red Hood。”他压低声调,试着让自己听上去更像是一个为人着想的角色:“他放弃了你,小子。”

“他根本就不在乎你。你一直都在努力,你从死亡的边缘走出,努力向上,差一点就能回到原本的位置了,然后——噗——”

他的双手张开:“那就是一个可笑的肥皂泡,小子,根本什么都没有,你期待的,你努力的,全都是笑话。”

“哈哈哈哈哈哈——顺便一提,我个人非常中意这个玩笑,可以让我笑上十年哈哈哈哈哈!!”

“给我那个东西,小丑。”杰森伸出手去,他甚至收回了手枪,这已经很能说明他的态度了。

小丑满意地笑了起来,但为了保险,他还是问了一句:“你想要做什么,小子?”

“那正是你需要的不是吗,我的态度。”他依然伸着手,面具完美地挡住了他的表情,让小丑只能从他的语气里捕捉线索。

“没有什么含糊的东西,把东西给我,然后看着我做出选择。这才能达到最佳效果,不是吗?”

小丑迟疑了一下,还是将那玩意儿丢了过去。杰森的话相当具有说服力,他无法拒绝:“你有很长的时间进行考虑,小子。啊啊,也许你还可以等十分钟,到了那个时候,你或许会听到老蝙蝠督促你的声音,他一定会有一场非常非常棒的表演。

“为了更多人,孩子。”他故意压低声音,让自己听上去就像是一个Batman。

“那听上去不错。”杰森看着手里的圆盘:“如果我抽出这个方块呢?”

“那你们就只会剩下三分钟,不多也不少。”小丑将双手交叉在了身前:“也许你会大公无私一次?然后试着相信他们会在三分钟之内解决问题?”

“怎么会。”杰森将圆盘塞入胸口:“我们还可以等十分钟不是吗,等着他求我。”

“……哈哈哈哈哈,这才是我的男孩。”小丑笑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我喜欢你的态度,你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是吗?这才是对的,他们放弃了你,你也应该放弃他们,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对,我知道。”

杰森缓缓上前,看上去就像是想要继续和小丑交谈似的:

“最后问一句。

“你知道我是自愿的吗,小丑?”


评论(5)
热度(57)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