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番外Mission 0》01


 

Chapter1

 

【现在已经不是你们的时代了,是时候退位让贤给年轻人了,你的代号,将由我接手。】接通通话的第一时间,提姆就用朗诵诗歌一般的声音这么说道。

杰森皱起眉头,抹着发油的手微微停顿:“你他妈的这是在找茬?”

【不不不,当然不是了。】提姆连忙否认,【这是有人告诉迪克的话,而我只是碰巧听到了。】

“哼,那个大天才是谁?”杰森将手洗干净了,审视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

【这可不能说……】提姆叹了口气:【好吧,我已经警告过他了。】

杰森提高音调:“就一点点警告?”他有些不满地看着自己的领带,于是微微扬起了脑袋,将那个漂亮的结再一次正了正。

【毕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提姆无所谓地说道:【真正重要的是,迪克这次申请的任务。】

“什么?”杰森最后检查了一番,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提姆似乎本打算卖个关子,但很快就改变了主意:【他是这次支援你的人。】

“……什……他打算从一线退下来?”杰森弯腰,将那双昂贵的皮鞋从鞋盒里拿出来,又随手丢在了一旁的地毯上。

【我不知道。】提姆的声音里也透露出了一丝无奈。

“他会在意这种鬼话?”杰森又问了一次。

【我不知道。】提姆再一次否认,【所以我想我有义务提前告诉你一声。】

确认配枪状态不错之后,杰森将心爱的宝贝儿塞入了后腰。他龇着牙笑了一下:“怎么,怕我毫无准备地见到他会被吓到失手?”

【谁说不是呢?】提姆低声笑了一下:【总之这事就交给你了,杰森。】

“以后别再用无聊的事情占用我的时间。”杰森按住了耳朵里的通讯器:“一线战斗人员是很忙的,而且是你绝对想象不到的忙。”

这么说完,他立刻掐断了通话,将提姆暴风雨一般的咆哮挡在了耳朵之外。杰森盯着穿衣镜里的自己,满意地看着那身剪裁合体的手工西服,扬起一边眉毛:“哦,你看起来倒挺像回事的。”然后他收敛了所有表情,步伐坚定地走出了房间,他那样子与其说是一个想要找点乐子的花花公子,还不如说是一个已经对今晚的“收获”有所准备了的猎人。

 

棕色宾利停在了赌场的正门口,杰森下车,把钥匙丢给了小跑着过来的门童,然后直接进了大门。他很清楚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也很清楚自己的目标人物在哪里,他追踪了那家伙至少一个月,他很清楚对方的偏好——流于表面的所谓高品位。他走进大厅,径直穿过人群,来到了唯有持着邀请函才能进入的后院。

根据他掌握的信息,目标今晚就在那里,准备参与一场进行在几个人之间的豪赌。

两个魁梧的保镖站在那里,杰森用食指与中指竖起自己的邀请卡递过去。他们接过仔细看了看,然后将卡递回来,侧身让开了通道。

杰森走过由红地毯铺过的长廊,走下一段小小的阶梯,面前终于出现了两扇装饰着各色玻璃的巴洛克式的大门。他下意识地站定脚步,然后伸手推开了大门。

里面的人比他想象中要多一些,并且比起赌场这里看上去更像是一个高级酒吧。他看到衣着华美的男人和女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分散在四周阴暗且暧昧的角落里,唯有正中间,在灯光通明之下摆着一张台球桌。

杰森挑起了眉毛,他不露痕迹地审视着那些人,缓步向着一边的吧台走去。

房间的各个角落里分布着十多个全副武装的保镖,所以才没有安全检查,显然这里的主人对他们的战斗力很有信心。

【不错的西装。】听到耳朵里突然出现的这个声音之后,杰森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手工定制。”

【看得出来,B很喜欢那家店。】对方若无其事地说道。杰森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应该是躲在那几根柱子后面,杰森收回视线,对着来到自己面前的酒保点点头:“薄荷朱利,加点酸麦芽浆,但不要太甜。”

酒保点点头,开始调配,而杰森对那些打量着自己的漂亮女人露出笑容。

收回视线之后,他习惯性地皱起了眉头:就在吧台的角落里,一个年轻人正冲着他微笑。那是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非常容易被人忽视。注意到杰森的视线,对方冲他摇了摇酒杯:

【这个月B一定教了你挺多东西,你以前可对鸡尾酒这种东西毫无兴趣。】

“对没错,我学了挺多。但没人教我今晚上的内容是赌球。”杰森不露痕迹地将视线移开,不再看那个方向。他转过身体,面向了房间中央的台球桌。就在他的斜对面,房间的另一头,目标人物正和一个穿着香槟色晚礼服的妇人相谈甚欢。那是一个极富魅力的男人,衣着得体,谈吐优雅,尽管两鬓有些斑白,但这并不能阻止女人们聚拢在他身边。哦,看看他左手上那枚漂亮的蓝宝石戒指,杰森砸了咂嘴,一个有钱人。

【这是我的疏忽。】不用看也能猜到那张漂亮的脸上挂着哪一种笑容,那一定是杰森最讨厌的,充满了虚伪与包容的那个。

酒保将酒轻轻放在了杰森身边,杰森冲他笑了笑,端起酒杯凑到嘴边,发出了满意的轻哼。

【下一次一定让我试试看。】对方这么说着,轻轻笑了笑。

杰森笑了一下:“你今晚就可以尝试,宝贝儿。”

对方还想说什么,以他的性格他当然是要回敬杰森两句的,但这个时候,主持人已经站在了台球桌边,轻轻拍着手,示意大家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有些发福的男人简单介绍了规则,然后就示意有意参与的人可以上前做准备了。杰森坐在位置上,看着目标人物也端着酒杯从容地站在场边,看着就像是一个真正的绅士。重要的角色都不应该从一开始就登场,杰森盯着对方,在对方注意到自己的视线之后,回应了一个带有挑衅意味的笑容。

对方愣了一下,也回应了一个从容的笑容。

杰森正想继续挑衅,却感觉自己身边一暖。他侧过头,看到迪克正贴在自己身边,笑容暧昧。他有些困惑地看着对方:“我以为我们不应该表现得这么亲近?”

迪克对他眨眨眼,展开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可我总得为自己找一个赞助商。”

“你要上场?你懂斯诺克?”杰森微微仰头,避免迪克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得过近。

“当然,”迪克点点头:“他可是个中好手,你想靠直觉取胜是绝对不可能的。”

被看穿企图的杰森咂咂嘴:“这可不一定。”

“而我有可能赢。”迪克仰着头看着他:“所以,你愿意资助我吗,好心的有钱人?”

杰森看着他,而迪克故意笑得傻愣愣的,仿佛自己真是一个无辜的小天使。杰森动了动嘴唇,小声说道:“你知道自己这个年纪已经不适合这种笑容了吗?”

迪克立刻收拢了脸上的笑意:“这是个不错的提醒。”

杰森有些后悔自己开了一个这样的玩笑,特别在和提姆通过话之后,他总觉得自己应该稍微注意一点,而不是故意踩迪克的痛脚。但他又控制不住,在他看来,迪克不应该是在意这种事的人。

但他也许真的在意……毕竟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还是以支援的身份,天啊,谁知道呢?

杰森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安排给自己的空白支票:“说吧,填多少。”

“你愿意填多少就填多少。”迪克再一次笑容满面,而这一次,他的笑容更是虚假得让杰森毛骨悚然。

最终,杰森沉默地写了两百万上去。

“玩的开心。”他对迪克说道。这时第一组已经分出了胜负,那两人之间水平差距很大,比赛的结果没有任何悬念。

对面的目标人物对杰森使了一个眼色,径直走到了台球桌边。杰森看了眼迪克,这家伙已经脱下外套,露出藏在黑色西装下的白衬衣与黑色小马甲,抬着脚准备走过去了。

杰森突然意识到,他其实对今晚的上场早有准备。

他一把拽住迪克的手,趁着迪克回头的时候将额头抵上了他的,他们在极近的距离下凝视着彼此,杰森咬着牙低声威胁:“别让我知道你准备了什么多余的小花招。”

“我当然没有。”迪克从容地挑挑眉。

杰森伸手拽住那条蓝黑细条纹的领带,稍稍提高了音量:“让我帮你保管这玩意儿。”

迪克任由他帮忙解开领带,有些无奈地冲周围注意着他们的人们耸耸肩,这才慢慢走到了房间中央。目标人物依然好脾气地等着他,迪克和对方一面比着谁的笑容更加虚伪,一面将赌资放在公证人那里,决定击球的先后,然后才勉强将交错的视线错开,开始了各自的准备活动。

杰森对斯诺克不甚了解,如果他知道会有赌球,那么他会提前做好准备工作,了解这项运动,并且参与几次。但是没有任何人通知他,于是他只能傻傻地坐在位置上,佯装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内。

他对球赛本身没有任何兴趣,于是他只能盯着迪克,看着他如何和那个高大的男人目光交错,看着他如何做准备工作,看着他如何抬起腿,趴在了球桌上——

真是见鬼。

杰森猛地捏紧了拳头,又刻意放松——他一定得穿这么紧的裤子才行?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迪克那对被西装裤包裹得紧紧的挺翘屁股,毫不意外地感觉到好几道目光都和自己一样驻留在了那完美的弧形上。杰森咬着牙,目光逐一扫过那些毫不掩饰自己视线的家伙,将他们的样子好好地记了下来。

他根本没空去注意比赛究竟进行得如何,他无法控制地将注意力过多地投注在迪克那些暧昧的姿态,他笔直的腿,挺翘的屁股,没有一点赘肉的腰,抿得紧紧的嘴唇,专注的目光。那个对自己的魅力毫无所觉的蠢货,他竟然将那样的目光投注在那些毫无意义的小球上。

杰森没注意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应该不会很短,显然迪克和目标人物之间的水平相当,这个房间内的每一个人都被他们之间这场毫无硝烟的战争所吸引,于是,当迪克获得第一局的胜利时,每个人都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杰森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敷衍地跟随大众一起拍了拍手,然后对看着自己的迪克挑了挑眉,竖起了拇指。

迪克显然已经入戏,他一下子笑得相当开心,这表情的变化让每个人关注着他的人都察觉到了他对杰森的在意。于是杰森立刻感觉到有几道目光狠狠地扎在了自己身上。很好,他将胳膊架在吧台上,无所顾忌地迎着那些人的打量。

他注意到其中一道视线来自目标人物。这很有意思,那家伙竟然这么快就将注意力放到了迪克身上,杰森决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他抬起头,顺着那道目光盯了回去。对方并没有收回视线的意思,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被发现了的尴尬。他盯着杰森,就像是对这一切都了然于胸似的,依然笑得从容且富有魅力。

杰森微微眯起了眼睛,他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这家伙是因为对方是目标人物。但现在他决定收回自己的成见,他最终确定,自己之所以不喜欢这家伙,完全是因为他本人就非常的惹人讨厌,这和任务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立刻开始了第二场比赛,如果迪克再一次胜利,他们俩就可以提前退场了。但显然并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入杰森所愿的:迪克输了第二局。他故意扭过头来冲杰森做鬼脸,还趁机顺走了杰森新点的鸡尾酒。

很好,他们已经成功吸引了目标的所有注意力,那家伙一直紧紧地盯着杰森,目光肆无忌惮。杰森可以确定,无论这次的最终结果是输是赢,他和那家伙之间都一定会爆发一场战斗,而且必有一人为此付出生命。

他听到迪克故意以开玩笑的声音大声问自己:“嘿,宝贝儿,你觉得我会输还是会赢?”

“你当然会赢了,亲爱的。”杰森故作轻松地回答道:“你永远都不会让我失望,不是吗?”

迪克放声大笑:“当然了,我从来都不会输,特别是有你在的时候。”

他们开始了第三局。

这一次局面是前所有为的紧张,杰森甚至不能根据周围人的表情来判断这场比赛的结果到底会走向哪里——通常而言他们总能露出蛛丝马迹让他进行合理的推测。但他并没有将最终的结果放在心上,他有注意到之前目标趁着迪克顺走自己的酒的时候,和身边的某个干瘦的老头简短地说了两句。而那个老头,在那时离开之后就在没有回来过。

杰森猜测,他们已经不小心露了马脚,而对方也做好了准备。事实上,只要那个老人回来,杰森就能根据他的神情进行最终的判断。

他警惕着环境的变化,注意着人们的神情与动作,手慢慢背到了身后。

 

再一番激动人心的你争我夺之后,迪克险胜。他表现得和每一个合格的情人一样,先是欣喜若狂,然后快步向着杰森走来。杰森也配合着站起身,张开双臂准备迎接他。

但就在这个时候,迪克的手被目标人物一把抓住了。

他拽着迪克,目光却紧紧地锁在杰森身上,并且依然笑容满面,似乎并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不礼貌的事:“我想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们。”

迪克看着他,仿佛有些困惑:“我们见过?”

“是的。”目标人物声音轻柔:“我记性很好,很少会忘记谁……我一定见过你们。”

“可惜我总是很难记住人。”迪克转过头,看向杰森:“宝贝儿,你记得这位先生吗?”

“不,毫无印象。”杰森摇头。

他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试着从那虚伪的笑容里找出一丁点有用的信息。但他失败了,他发现那家伙的笑容和迪克简直如出一辙——那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不是掩饰,不是伪装,就只是单纯的,一种纯粹的装饰而已。

它就挂在他的脸上,一直都在,仿佛早已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我曾经为一群人工作过,也有过一些伙伴。”这么说着,那家伙的目光慢慢带上了一丝玩味。

“是嘛?”杰森对他的言辞不置可否。

“那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工作方式,总是以搭档的方式进行活动,通常是将负责战斗的行动派和负责制定计划的头脑派放在一起。我那时是负责战斗的那个,当然,我有个搭档。我记得,那时候我的搭档找到了一个继承人,还将那小孩带到了我的面前,我想想看,”目标人物这么说着,突然露出了今晚第一个大笑:

“我想起来了!他的名字是——Robin!”

杰森一把掏出了背后的手枪,瞄准了那家伙的脑袋:“不错的记忆力,老家伙。”


评论(13)
热度(54)
  1. 五倍根号四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