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番外Mission 0》02

Chapter2

 

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迪克的太阳穴,目标人物那灰色的眼珠死死地盯着杰森:“别轻举妄动,小特工。还是说你认为你的伙伴一定躲得开这发子弹?”

“这可难说。”杰森看都不看迪克一眼,他压根认定那家伙没什么值得自己担心的地方。那可是Nightwing!他需要担心什么?任何担心都是多余的,他真正要做的只是尽可能地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任务上面而已。

而对方将他的这种举动理解做了另外一种意思,他误以为这是杰森刻意控制了自己的目光不向迪克那边看,就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于是,为了达到挑衅的目的,他故意将枪口顺着迪克的脸颊往下滑,并最终停在了下巴上:“我的老搭档现在如何了?”

“你是说B?”杰森挑起眉毛:“他好得很,今天也在任务。”

“但他让你们这样的小年轻对付我?”目标人物有些不满,“太疏忽了,真不像他。”

“疏忽?”杰森终于笑出了声,他慢慢扣动了扳机:“不,他从不疏忽。”

砰!

就在杰森说从不的时候,迪克猛地给了目标人物一拐子,子弹擦着他的下巴飞过,差一点就能轰掉他的脑袋。但毕竟没有。他仰起头,猛地抬腿,直接击中了对方的脑袋。那老家伙不得不松开捏在他手臂上的手,连着倒退了好几步。迪克转身,双手举起,虚虚握拳,杰森正好赶到他身边,与他并肩而立。

杰森举起了手枪:“他的帮手来了。”

“我们会怕人多?”迪克斜睨着他,嘴角带着笑意。

杰森哼了一声,表明自己的态度。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目标人物翻过台球桌,还不忘狠狠地瞪他们一眼,这才匆匆地向着后门的方向跑去。与此同时,终于反应过来的人群也开始爆发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人们相互推攘着向着大门的方向冲去,整个房间里一片混乱。

那家伙倒是跑得毫不犹豫,这让本来准备了一场恶战的杰森难免有些失落,他盯着迪克,眼带威胁:“这老家伙交给我。”

“没问题。”迪克将一旁的球杆用脚挑起,握在了手中。

“这么好说话?”杰森瞪他。

“当然,我是后勤,这种时候可得听你的。”迪克笑了笑,彬彬有礼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介于之间从提姆那里得到的消息,他这种谦让的态度反而引起了杰森的不满。但这种情绪并不会影响到任务,杰森暗骂了一句,留下一句回来算账之后,就快步向着目标人物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迪克走向吧台,举起杰森剩下的酒杯,浅浅抿了一口。舌尖扫过嘴里的酒精,混合的香味另他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此时整个房间已经完全清空,一直呆在房间周围没有动作的保安人员在自己的同伴到齐之后,才慢慢组成一个半圆,靠了过来。

现在看来,迪克已经毫无退路。他面前是一堵结实的墙,身后是十多个配有枪支的保镖,并且,从他们杀气腾腾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接到不许伤及性命的命令。

迪克将酒杯放下,转身,“你们一起上?”

那些壮汉同时上前了一步,就像是觉得这样有些胜之不武似的,他们面面相觑,又同时停下了脚步。

迪克挑起眉毛,“好吧,伙计们,说实在的,你们这点人根本不够看。像你们这样的,我一个人能放倒五十个。”

那还犹豫什么?他们纷纷举起手中的手枪,对准了对面那个刚刚放出了豪言壮语的男人。他们已经预见到了结局,尽管对方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迪克慢慢挪动步子,心中已经规划好了接下来的所有步骤,他有信心在十分钟内结束战斗,总之他也不用着急,还可以利用这些蠢蛋好好玩一玩。

【你解决掉那些人了吗?】杰森的声音突然响起。迪克叹了口气,看样子自己的计划得泡汤了。他一把将手中的球杆丢了过去,趁着那群人分神的一瞬间,翻身躲在了吧台后面:“好吧,什么情况。”

“他要逃跑!”那些蠢货自以为明白了迪克的想法,一面慌乱地射击,一面大叫大嚷。

杰森当然听到了这些动静,他语带嘲弄地说道:【所以,你打算逃跑?】

“这取决于你接下来说的内容。”迪克抓起手边的酒瓶,向着绕到吧台一头的那几个敌人扔了过去。那酒瓶在半空中旋转着,呼呼地划破空气,径直砸在了为首一人的脑袋正中,撒了对方一头一脸的红酒。

【现在我们在公路上赛车。】杰森无奈地说道:【现在是高峰期,我担心会跟丢他。】

换而言之,到了后勤派上用场的时候了。注意到自己有些失职的迪克将已经昏迷的对手丢在地上:“好吧,给我十分钟。”

【不能再快点?】杰森问道。

“路上总得花点时间。”迪克不满地说道,他翻身躲过一串子弹,反手将还算完好的酒瓶扔过去,很好,又解决掉了一个。

【尽快。】杰森断掉了通话。

迪克轻轻地啧了一声,他故意皱着眉头模仿着杰森那种故作老道的模样,轻松闪避掉几发子弹之后就冲到了人群之中。为了不伤到自己人,壮汉们只好按下枪,而这正好是迪克想要的。他加快了攻击的速度,几乎每一击都能放倒一个人。偶尔会遇到一个扎手的家伙,但也撑不到第三拳。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迪克一个人站着的时候,距离他保证的时限还有不到五分钟。这时房间被毁坏得相当彻底,完好的东西几乎没有,巨大的吊灯已经掉在了地上,完好的灯泡根本没几个,那些光亮勉强闪烁了一阵,最终还是无奈地熄灭了。房间里一片黑暗,迪克稍微放松了肩膀,跨出一步,用力踩在了不知道谁的手上,差点摔倒。

在这个时间段内,他必须尽快走到大堂,乘坐电梯来到自己那间位于十四层的客房,然后查找到目标人物现在究竟在哪一条马路上。与此同时,为了节省时间,他还得尽量避开不必要的战斗,并且保证那些该死的保安人员不会在自己进行追踪的过程中突然冲进自己的房间里。

时间紧迫,但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他总能及时到达目的地,总能。

迪克将自己稍稍有些凌乱的头发理了理,等急促的呼吸平静下来之后才迈开步子走出了房间。他轻轻关上大门,走道上透进来的那一缕明亮光辉就这样无声地消失在了这个漆黑的房间之中。

 

在又一次绕过一条满是行人的小街道之后,杰森终于彻底丢掉了目标人物的行踪。他大声咒骂了一句,用力按着喇叭,但前方那个穿着粉红色套装的小老太太根本对他不理不睬,她依然迈着不慌不忙的步伐,小步小步地挪动着。

杰森大声叹了口气,最后按了一次长长的喇叭,头已经抵在了方向盘上:“还没找到那家伙?”

“别着急,小家伙。”迪克不慌不忙地说道:“他跑不掉。”

“是吗,”杰森满是怀疑地问道:“你到现在都还没给出哪怕一个建议,后勤先生。这可是你主动申请的支援行动?”

迪克沉默了片刻:“提姆和你说的?”

“……对。”杰森有些后悔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但他又立刻想开:他们避不开这个问题。虽然他不会蠢到去问你会不会在这一次任务结束之后就回家结婚这种位列十大禁言之首的问题,但他明白,如论如何他们绕不开这个话题。

哪怕不是现在,他们将来也会面对这个问题,面对同样的情况,他们总得考虑一下将来,不可能一辈子都在任务中度过……当然,前提是他们真的都能顺利从任务里抽身而出,得到生命中最后的宁静。

杰森注意到自己的思绪已经拐到了一个奇怪的方向,他立刻将发散开的思路收回,等待着迪克的回答。

“前面那个路口向左。”迪克已经确定了最快的拦截路线,他搓了搓有些发冷的膝盖,接着说了下去:“他具体说了什么?”

“不多,”杰森面不改色地撒谎:“他和我一样好奇为什么你会选择支援。”

“你听到了他说的,”迪克像是没有听出杰森究竟想问什么,说出了自己准备好的理由:“他是B以前的搭档……虽然那里面还有一些别的原因在,但短期内,他们搭档过。他知道一些事情,虽然不多,但足够引起一些麻烦,我得帮忙处理掉他,但又不能让他立刻认出我来。”

“我可没看出你原来并不想出现在他面前。”杰森没好气地说道,立刻揭穿了迪克的谎言。

但迪克显然也没指望过这样的谎话会管用,他笑了笑:“往右并道。”

“告诉我实话。”杰森命令道。

“这很难,杰森,对你我而言都是。”迪克挪动了一下脚,他听到门外传来吵闹的声音,立刻关闭了麦克风,并在同时尽可能地安静了下来。他将那句给我一点时间咽了下去,总之就算他不愿意杰森也会想办法旧事重提的,而这段时间也已足够。

接下来的命令都变成了文字输入,察觉到迪克那边不方便说话之后,杰森也难得乖巧地保持了安静。他当然会猜测这会不会是迪克不愿意继续话题的故意之举,但更有可能是因为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对方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没错,他当然不甘愿就这么停下话题,但他们将来还有的是时间继续这个讨论。

他在迪克的指示下拐出了城市,慢慢走上了一条笔直且荒芜的大道,他有些疑惑为什么目标人物会走上这个方向,他很清楚,这附近几乎什么都没有,不仅没有可以躲起来的废弃建筑,连一条岔道都没有。

【他停下了,就在前面。】

新的指令出现,杰森放缓了车速,果然,就在道路的正中间,他远远地就看到了目标的那辆车。

他靠过去,在距离十米远的时候停下了车。目标人物没有躲在车内,他斜靠在车门边上,看上去相当惬意。

杰森拿着枪下车,往前走了两步才停下。他故意环视四周,然后语带挑衅地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汽车没油了?”

“足够让我回城。”目标人物笑着说道,神色轻松:“所以,来到这里的果然是你。”

杰森眯起眼睛,大大咧咧地举起手枪:“对,很遗憾。”

“我很意外你会用枪,”对方耸耸肩膀:“毕竟他们都不杀人。”

“对。”杰森没有否认他的话:“但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我离开太久了,”那家伙就像看不到杰森手里的枪似的,依然从容:“很多事情都和我记忆中相差很远。”

“比如说?”尽管意识到对方正在拖延时间,杰森还是配合着将话题进行了下去。他放下手枪,像是已经被对方的话题所吸引。他有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来搞定这个家伙,他可以问出很多话。既然迪克不愿意讨论这个话题,那么他完全可以从别人那里得到足以支持自己继续分析的相关信息,他又没有阻止过,杰森狡猾地给了自己一个正当理由。

“一个突然长大的小男孩……我一直以为他会成为战斗人员,毕竟那时候的他是那么的优秀,当然,他的导师也非常优秀,否则不会成为我的搭档。”男人故作怀念地感叹着,这硬是将自己放在高人一等位置上的态度让杰森一阵又一阵地不爽。就好像那必须和“高档”挂钩的品味,这男人从头到脚都虚伪得让杰森觉得恶心。

“有话直说。”杰森不耐烦地说道。

“你赶时间?”对方笑眯眯地问道,然后不等杰森回答,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也是,毕竟你将一个非战斗人员留在了战区之内。”

杰森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那些不甚高明的拐弯抹角:“你派了什么人去对付他?”

那老男人果然露出了有些惊讶的模样:“哦,你看出来了?”

“显而易见。”杰森模仿着男人的样子,抽着嘴角笑着:“不算太高明的技法。我比较佩服的是你的牺牲精神,就为了痛揍他一顿,你甚至愿意奉献自己的生命……我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伟大了。”

那男人果然被他激怒了,他沉下了脸,眼角抽搐了两下:“别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一切,臭小子。”

“我没这么说,你看,我甚至不知道你派的杀手到底是谁。”杰森耸耸肩:“他很厉害?”

“非常厉害,无论对方是谁,他都能无声无息地接近目标,然后直接隔断对方的喉咙。”男人咬牙切齿地说道。

听到这里,杰森整颗心都放在了肚子里,他哈哈大笑,手中的枪也再次举起:“你知道吗,他从没在近身战里输过。”

砰。

他直接扣动了扳机,目光坚定。

 

 


题外话:

这就是个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炮灰。

如果真是钟叔或者哈维或者失忆的xxx我肯定会往十万字的写,但这对一个番外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hhh

评论(10)
热度(45)
  1. 五倍根号四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