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番外Mission 0》03【end.】

Chapter3

 

每一个持枪的人,在扣动扳机之前都会进行各种假设:目标是否会被击中,会立刻死亡还是进行闪避,如果闪避成功,自己应该如何应对……换而言之,考虑到的情况以及相应的应对方案越多,持枪者的赢面就越大。

杰森却从一开始就犯了错误,一个严重的错误。而这个错误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那子弹直接射中了汽车,距离那个老家伙有着足足二十公分的距离。

杰森甚至能看清那家伙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嘴,当然那之后那惊讶变作了完全的嘲笑,但杰森很清楚,他并没有看错——那发自真心的惊讶与惶恐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特别是在注意到那家伙抽出手枪的动作虽然看上去不赖,但对自己来说根本不够看之后。

他暗暗骂了一声:见鬼的,老家伙当初选搭档的时候就不能再挑个好一点的吗?

没错,他的错误就是,从一开始就将对方预估得过高了。尽管有所疑惑,毕竟对方在细节中暴露了太多本质,但他依然认为对方至少也得有三分之二个Batman的能耐,甚至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如果按照普通的方式进行射击会击中对方的这个可能。

于是杰森在开枪的瞬间玩了个小花招,他认为那是所有专业人士都会选择的避让路线,而他保证自己至少能射中对方的腿。

而那个老家伙根本没动。不是不屑于动,而是相当明显的,根本来不及动。他甚至跟不上杰森特意放慢了许多的射击动作。

杰森之后的算计全盘落空,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比对方还要来得惊讶。他太过惊讶,以至于完全忘记了后续动作。这让他和老家伙之间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并让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对方抓准时机能够抽出手枪。

杰森摇了摇头:这太滑稽了。

七分钟后,他踩着老家伙的肩膀站在了汽车旁。杰森静静地站在那里,短暂地回顾了一下这段毫无亮点的战斗:他轻松避开那些毫无章法的射击,找机会接近对方,那甚至是最浪费他时间的举动,在那之后,他抓住了那家伙的手腕,得到了一些效果不大的反抗,然后顺利击出几下重拳。

像这样毫无意外毫无难度的战斗,再过上三天就会完全从杰森的记忆中消失掉。他最多能记住那家伙手指上闪烁的蓝宝石。

这么想着,杰森弯下腰去,摘下了那家伙的戒指。他用两根手指捏着那个戒指,眯上一只眼睛仔细打量了片刻:“这是真的?”

“你这个强盗!”老家伙口齿不清地骂道。

杰森又给了他一拳头,看着对方那双已经沾满了泥土的定制皮鞋,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他取下一只鞋,捏住男人的鼻子让他不得不大大地张开嘴,然后用力将鞋尖塞了进去。杰森看着那家伙狼狈不堪的样子,终于感觉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拍拍手站起身来,感受到了短暂的宁静。

现在感觉好多了,他甚至想是不是应该来一根烟,但他的通信器响了。

“你遇到了麻烦?”杰森语气轻松地接通了通讯。

【麻烦?】迪克有些疑惑地反问,随即恍然:【你是说那个像是刚从学校里毕业,连预备特工都混不进去的小菜鸟?】

“我不清楚,”杰森笑了起来:“听某些人形容,他似乎挺厉害的。”

【就业余水平来说还不错,】迪克吹了声口哨:【但还不够看。】

杰森踹了脚边那个不老实的家伙一脚,提出疑问:“他真的是B的搭档?”

迪克叹了口气:【看来你已经收拾掉他了……好吧,他的事有些说来话长……】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杰森交叉双腿,靠在了一旁的车上:“这家伙替我节省了至少五个小时,这足够了吗?”

迪克笑了起来:【足够了,他可不值得我们浪费太多时间。好吧,让我想想看,该怎么介绍他……哦,想到了。】

“我也想好了,”杰森随口说笑:“一个目中无人且华而不实的蠢货。”

【别打断我的思绪,杰森。好吧,不妨这么开始,其实我们并不存在。】迪克却这么说道。

“什么?”杰森皱起眉头:“这算什么,人生哲学栏目,我们是不是还需要一个黑色的真皮沙发?”

【不,你很清楚我的意思,】迪克的声音里满是轻松:【原本的我们在官方文件里已经死亡了,这没什么,是最基本的保密措施。】

“对,”杰森挠了挠头:“并且在我死后所有财产都只能充公,真是便宜了那帮混蛋。”

【你是说藏在床垫夹层里的那些东西?】迪克挑起眉毛。

“你怎么会去翻那里。”杰森垮下肩膀:“好吧,告诉我,那些东西还在吗?”

【当然,我不会动你的东西,我只是碰巧发现那里有东西,于是好奇地打开看了看而已。我对于你的个人喜好完全没有任何意见,尽管你对胸部的执著让我稍微有点担心,但没关系,没关系,我想我可以理解。】这么说完,迪克突然叹了口气:【见鬼,别打岔,伙计,让我好好把话说完。】

“好吧,你继续。”杰森低下头,满是趣味地看着脚边那个慢慢蠕动试图在悄无声息间远离自己的家伙。这下可变得顺眼多了,他不禁这么想到。

【刚才说到哪儿了?啊对了,我们并不存在。但事实上,在最初的时候我们是存在的,我们甚至会适当地和警方合作。】迪克将这个早已被刻意遗忘掉的历史提了出来,仿佛自己说的只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

“然后?”杰森耐心地充当了一个合格的听众。他蹲下身,用力给了那家伙的脖子一下,这世界终于彻底清净了。

【他父亲是当时的警察局局长,而这位宝贝独子有一个当无名英雄的梦想。那时候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强大,而对方愿意提供一些相当诱人的便利。】迪克想要表现得更加中立一些,但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已经出卖了一切。

“于是你们就这样接纳了他?”杰森摇摇头:“为什么我没有出生在那个充满了爱与包容的年代,真不公平。”

【那的确是个划算的买卖,事实上那个时候的我们也更加宽容,更加透明。或者说,更加天真。】迪克叹了口气:【直到我们遭遇了那次著名的重创,才真正进行了整改。也正是在那个时候,B意识到这种可能致命的玩笑也是时候结束了。我想你应该清楚,那之后他将一切都转入地下,并让他们以为我们死了,或者消失了。我们隐藏在了普通民众之中,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我们的存在。】

杰森知道那个重大的事件,每一个特工都知道。那不能算是一段光辉历史,但特工们从不回避,他们从中吸取教训,并且一直引以为戒。

“然后,这家伙又出现了。”杰森挠挠头:“他要求了什么?”

【他想回来。】迪克无奈地说道:【这是他的测试。】

“……什么?”杰森捏紧拳头:“浪费我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就是为了给这个蠢货一个测试!?谁决定的!?”

【是B。】迪克耸耸肩,将通讯器的声音关小了一点。

“那个该死的——卑鄙的——”杰森大声咒骂:“你确保这句话不会收录在任务过程里?”

【好吧,我保证。】

“我下次一定要踢爆他的屁股!我发誓!”杰森差点跳脚,事实上他已经跳起来,只是自己完全不愿承认:“一整个月的时间!去他妈的贵族的品味!我他妈的——该死!他一定是疯了。”

【这是为下一个任务做准备。】迪克适时补上这句话:【这个蠢货本身没什么用,但他的父亲……事实上,我们考虑的从来都是他的父亲,那是一个相当厉害的角色。】

杰森眯起眼睛,盯着地上那团昏迷不醒的东西,“他已经看到了我们的样子。”

【我知道,但这正是我们需要的。】迪克最后确认了一遍,确定房间里除了一个被绑得紧紧的杀手之外没有任何特别的东西留下之后,轻轻关上了房门:【我们需要通过他透露出一些信息。】

“这才是任务真正的……开始?”杰森砸了咂嘴:“老天,你们什么时候才会学会不玩这么多弯弯绕绕的手段。”

【也许永远都不会,杰森。】迪克站在电梯前,面带微笑:【我们得为每一个战斗在第一线的同伴的安危负责。】

“这话听上去就像是你已经放弃了战斗。你确定自己将不再战斗在第一线,就是因为有人说你老了?”杰森终于将话题导入了正题。

【不,并没有这回事。】迪克立刻否认:【我想你和提姆都有一些不大好的猜测,但是相信我,这只是这次任务的需要。】

“我没有任何猜测。”杰森撒着谎,他打开车的后备箱,然后将那家伙塞了进去,“毕竟那是你自己的决定。”

迪克叹了口气:【天啊,为什么你总在这种时候变得如此的……体贴?】

“说明我还有脑子,伙计。”杰森哼哼了两声,不知是嘲讽迪克还是嘲讽自己。

【有时候我真希望你别这么有脑子。】迪克毫不客气地说道,这时电梯停下了,一个衣着时髦的老头走入了电梯里,冲迪克轻轻点了点头。迪克不得不戴上耳机,装作自己正在打电话。

“好吧,你要没脑子的方式,那我就给你一个。”杰森用力关上车门,发动了汽车:“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短期,长期?】迪克故意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

“两者都要。”杰森故意让自己听上去显得相当的不耐烦。

迪克又叹了口气,这引来了一旁老人的注意,他冲对方微微一笑,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率先走了出去。他走出赌场,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他微微抬头,深吸了一口气:【告诉我,你考虑过自己的未来吗?在这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嗯?”杰森转动方向盘,向着来时的方向驶去:“当然,事实上我买了一栋小房子,在湖边。”

【湖边?】迪克不由地笑了:【那地方一定很美。】

杰森张了张嘴,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发出了邀请:“……如果你想,我可以告诉你那个地方的地址。”

迪克看着头顶的那片星空,那闪烁的繁星,丝绒一般的天幕,他站在那下面,听着那犹豫又慎重的声音,突然感到了轻松:【你确定?】

“当然,只要你愿意。”杰森飞快地回答道。

迪克垂下眼帘:【杰森,我会一直战斗在第一线,哪怕将来有一天我会变得不那么敏捷,不那么聪明。我依然不会放弃,我属于它们。】

“我知道。”

【那意味着我很有可能会死在某一次任务中……如果我无法把握住自己真正的极限,去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知道的,并不是每一次幸运女神都会眷顾我们。】迪克钻入车里,将车门锁好,一个人蜷缩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他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所以,你确定要告诉我那个地址?】

“总得有个人接手我的遗产。”杰森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但声音里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我可不愿便宜了那些混蛋,特别是某一个。”

【于是那个不得不接手烂摊子的可怜蛋就是我?】迪克忍不住笑了起来。

“没错,就是这样。”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杰森反而放松了一些:“所以,你的回答呢?”

在那次任务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确继续了下去,但他们一直给彼此留着空间。他们会约好时间,见面,做爱,聊一些任务的事情,他们从未争吵过,像是天生就该如此。但他们都很清楚,那完全是因为他们都非常理智地控制了彼此之间的距离的缘故。他们之间存在着差异,那是肯定的,并且无法回避的。

他们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即使不依靠他人也能活下去。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之间的关系看起来总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结束的样子,因为他们都认定对方是如此的独立。

对方并不是如此地需要自己,他们都有着这样的想法,从未说出口,却一直都在心里徘徊。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他们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可以更进一步并且彼此都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的时候,他们反而都犹豫了起来。

他们突然意识到,其实他们远比自己想象中更看重这段关系,尽管他们一直都刻意忽视了这个事实。这突如其来的顿悟反而让他们猝不及防,那感觉就像是没有设立任何防护的空中飞人,他们很清楚下一步需要做什么:他们得飞在空中,伸出手去等待对方的接应,在信任对方的同时,又无法控制地考虑着也许对面那双手不会及时出现的可能性。

但总得有一人先表态。杰森就这样将自己逼到了一个绝对无法回头的地步,毕竟他也不是那种在考虑清楚之后还会犹豫不决的类型,于是他给出了自己的底牌,尽管那话听上去并不是那么的动听,但那已经是他能说出的极限。他当然可以发誓自己愿意保护对方,或者爱,或者永远……他能说出很多,但他们都很清楚,那都是一些不大可能实现的誓言。

他试着告诉迪克,他不会撒谎,至少在这件事上,他保持诚实。

在他察觉到了迪克的迟疑之后,在他意识到自己心目中那个无所不能的神奇男孩其实也会感到困扰,也会陷入困境的时候,他猜测,也许自己正是那个可以和他分担痛楚的人——只要他愿意。尽管在情感方面永远都表现得不算高明,但杰森愿意试试。他愿意前进一步,他愿意陷入空中,因为他知道,对面那双手一定会及时出现。

【这个怎么说,我感觉不是很公平。】迪克笑着说道:【我得替你收拾烂摊子,那你呢?】

“好吧,你有什么要求?”杰森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耐烦,但他很清楚,他没能好好掩饰自己口气里的得意。那是妥协的信号,他们彼此都很清楚。

【找到我。】这么说着,迪克发动了汽车:【我给你一个小时。】

“那之后?”杰森打开了汽车上的导航,这根本就不能算是难题,迪克一定安排了后续。

【当面说服我。】这么说着,迪克突然笑了起来:【对了,还记得你床垫里的收藏吗?】

“怎么,你有想要尝试的?”杰森将东西藏在那种地方就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

然后他听到迪克这么说道:【猜猜看,你还有五十八分钟可以好好考虑这件事。】

杰森大笑了起来。他看着自己面前这条孤独的道路,尽管上空星空闪烁,但那前方依然满是黑暗。那看上去就像是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必须在这条孤独的道路上孤独地前行。但他依然用力踩下油门,猛地提速。

他完全无所畏惧,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目的地一定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

并且,那里会有一个人在等待。




END.


题外:

那么,网络放出的部分就到此为止啦,这个结局并不影响故事的完整性。还有一部分嘿嘿嘿的后续会收录在本子里,另外还有一篇短小的番外补充当初被我切掉的那个第一次XD


那么,希望下篇文还会再见,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XD

评论(9)
热度(47)
  1. 五倍根号四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