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Missing You in Another World 02

002

 

即便是挑剔又偏执的蝙蝠侠也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超级英雄,夜翼已经足够努力也足够优秀。通常而言,他们所需要面对的敌人不仅狡猾、诡计多端,而且有一半以上的人还有着精神疾病的困扰——这意味着你根本无法用常理去推断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尽管还是有一定的模式可以追寻的,但那通常很难。

应该是非常难。

一头雾水的夜翼并不确定自己到底是陷入了哪个“老朋友”的陷阱之中,介于自己是在哥谭市中招的,那么很有可能又是稻草人的什么新发明,尽管他并没有发现任何类似恐惧毒气使用过的痕迹。

看来他只能从这个“幻境”本身入手。

眼下的时间应该是他第一次被蝙蝠侠赶出蝙蝠洞,即将成为夜翼的那段时间,或者说他已经成为夜翼了?迪克低头看着身上的制服,好吧,在这段时间里他都做过什么?

他先是去超人那里寻求了帮助,然后到了布鲁德海文,找到了真实的自己。按照正常的流程,他现在根本不应该站在哥谭的街头,然而事实又是如何呢?

首先,他站在哥谭市某条曲折的小巷里,并且穿着夜翼的制服。

于是问题一来了:为什么自己身上不是那套为了纪念马戏团生涯而设计的老制服,而是改良之后的新款式?甚至因为太过接近最新款式了,他在第一时间里都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之处。

但到底还是有所不同的,时代的局限性让这身制服的材料变得不是那么的理想,那是哪怕不送去实验室测验,仅用身体就能感受到的明显偏差。

当然,如果不是经过了一系列专业又仔细的勘测,夜翼也不会承认自己真的抵达了过去的这个事实。他可不是那种会被突发情况吓到的小菜鸟——理所当然忽视了自己最初的惊慌的夜翼如此想到。

好了,继续考虑下去。既然制服是过去的材料,就连身体也还处于青少年期,展现出了继续长高的可能性,那么也许自己是陷入了某个有一定瑕疵的记忆之中?

那么问题二,为什么他会负一个自己根本不记得的伤?

无论是义警还是警察的工作都免不了负伤,但某些脆弱部分却始终处于重点关照之中。例如锁骨这种地方,都已经被打断了,他不可能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疑点重重。

夜翼有些苦恼地揉揉额头,他知道眼下的最佳方案是立刻离开哥谭,和记忆中一样赶往布鲁德海文。他熟悉那个城市,那是属于他的城市,而哥谭——虽然他也同样热爱这里,但她是属于蝙蝠侠的。

夜翼总是待在这里可不合适。

夜翼苦笑着摇摇头,尽管已经想通了所有关节,他却还是无法说服自己迈开脚步离开哥谭。

理智是一回事,感情又是另一回事。在说服自己离开的同时,还有更大的冲动在心底怂恿着他,回到蝙蝠洞,走到蝙蝠侠面前,给那个老混蛋一顿胖揍——是啊,既然他都已经回到这个时代了,为什么不去做一些以前的自己根本不敢却又非常想做的事情?

他不由自主笑了起来,而那笑容也一直维持在他的脸上,无论是在咬着牙处理自己伤口的时候,还是在偷偷拿走别人晾在院子里的衣服的时候,亦或是骑着随意从路边拖过来的女式自行车前往韦恩大宅的过程里,迪克都一直面带微笑。

他当然清楚布鲁斯会怎么对待自己,那个总是对一切都持有怀疑态度的偏执狂,但是管他的?现在这些麻烦都滚一边去,让他去做一些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迪克按响了门铃,他知道阿尔弗雷德早就清楚自己来了,门口的摄像头可不是摆设。果然那大门几乎是在下一秒就被人迫不及待地打开,老管家挑着眉站在门后,面上是毫不掩饰的惊讶:“理查德小少爷?”

“脸色看起来不错,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呢?”迪克语气轻松地问道,像是一个短暂分别了一段时间的老朋友。

“他并不在家,”阿尔弗雷德让开大门,转身向着里面走去:“这会儿也许是在公司,也许是在别的什么地方,谁知道呢?您受伤了?”

“是的,锁骨。”迪克皱起眉头:“稍微有些麻烦,不过我已经处理过了。”

“好吧,那么……遇到了麻烦的理查德少爷,您是回来养伤的吗?”阿尔弗雷德的语气里有着相当明显的故作轻松。

迪克决定装作没有注意到:“当然不是,我想我需要和布鲁斯好好谈谈……他正在犯错,尽管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不得不说,我赞同您的这个看法。”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

迪克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微微眯起眼睛看向一旁的楼梯。

作为一栋标准的老建筑,结构复杂的韦恩庄园有着相当数量的阴影以及死角,非常挑战某些人的警惕心。就迪克本人而言,他非常讨厌白日里特定的某些地方,就比如眼下这个阶梯的转角处,那里总是处于一大团昏暗又暧昧的混沌之中,非常不利于观察细节。

但迪克确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他大声问道:“谁在上面?”

这次他终于看清楚了。他确信自己看到那双小兽一般的眼睛从栏杆的缝隙里一闪而过,紧接着就是一连串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飞快地跑远,那动静根本堪比一场小型地震。

新的小孩。

迪克已经猜到了那是谁,但他只是挑起一边眉毛,装作若有所思的模样收回视线看向前方莫名有些尴尬的阿尔弗雷德:“那是谁?”

“……那是杰森小少爷。”阿尔弗雷德无奈地说道:“他前天才到,还有些不适应环境。”

“噢,我注意到了。”迪克轻轻哼了一声,小声嘀咕了一句新的男孩,然后又确认道:“他知道下面的事情?”

“事实上,他是因为试图偷走蝙蝠车的轮胎而被带回来的。”说到这里,阿尔弗雷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应该是我所见过的最勇敢的小孩。”

“当然,他当然是。”迪克也跟着笑了。伤口因为小小的震动抽痛了起来,这让他的笑容变得非常勉强,看上去就像是某些意义上的强颜欢笑。

“我想您的伤口还没有完全处理妥当,”阿尔弗雷德从来都表现得无比体贴,无论他有没有从那个扭曲的笑容里理解出别的意思:“或许你会想先吃一些点心,晚餐时候布鲁斯少爷应该就会回来了。”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迪克假装自己充满期待。

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他之前的离开,也没有说杰森待在这里的意义。

他们巧妙地模糊了这些问题,这非常好,正和迪克的意。

在看到那个小家伙的同时,之前还存在于迪克心中的迷惑已经完全消失掉了。他当然要调查清楚这周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在这同时,他也可以去做一些以前的自己没有做到的事情。

正如他之前所想的那样,他的设想——

如果那段时光他能够待在杰森身边,是否一切都会变得有所不同?

不过在那之前,他需要征得某人的同意。

 

“你回来做什么?我确定我们已经拆伙了。现在,离开我的家,这里不欢迎你。”

布鲁斯直接将自己的不悦写在了脸上,这种不欢迎的态度或许对曾经的迪克伤害很大,但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却不痛不痒,特别是在经历了披风争夺战之后,迪克觉得自己对整个世界都宽容了不少。看看,他至少还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

于是他选择忽视自己心中的不悦,将话题导向了另一个方向:“我注意到这里多了一个孩子……布鲁斯,你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不擅长照顾小孩吗?”

布鲁斯从鼻腔里挤出了一声嘲讽:“我再说一次,这和你没有关系。这里的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给我离开,立刻!”

态度有些强势,充满了拒绝和排斥,但迪克很清楚,这其实表明他心虚了。

“我还记得有人将一个毫无准备的小孩独自丢在黑漆漆的蝙蝠洞里让他独自待上了非常难捱的几天。没有任何生存提示,也没有帮助,于是那孩子只能像个野人一样捕捉洞里任何他可以捉到的活物给自己充饥,好让自己活下去。”迪克一脸坦然地看着布鲁斯:“布鲁斯,我并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但事实就是这样。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并不是每一个男孩都像我一样坚强。”

特别是在心理素质方面,迪克默默在心中补充。

“照顾小孩?”布鲁斯重重地哼了一声:“他不是一个小孩,他是蝙蝠侠新任的搭档。”

“新的搭档?”迪克有些不悦地眯起眼睛:“他多大?”

“和你当初一样。”布鲁斯看过来的眼神里充满了报复性的快感,尽管他掩饰的很好:“他已经可以胜任这项工作了。”

“你知道吗,我从没有像今天一样觉得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迪克表现得非常平静,平静到了古怪的地步。尽管迪克本人对这种成熟的表现非常满意,但这显然不应该出现在眼下的他身上。

这姑且能够算作成长,但这成长对于熟悉他的布鲁斯而言实在是太过意外也太过迅速了。就像眨眼之间已经变了一个人似的。

但那的确是迪克,布鲁斯知道自己不会认错。他飞快考虑了各种可能,这导致了一段不自然的沉默,然后他才有些警惕地问道:“布鲁德海文如何?”

“比哥谭复杂很多,尽管表面上看去那里一片祥和,但里面嘛……”迪克轻车熟路地说道:“我想你应该比我还清楚那里究竟如何。而且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件事,你这是在监控我的情况,布鲁斯。

“我以为我们已经不再是搭档了。”

将这句话丢到布鲁斯脸上之后,迪克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快。他不禁露出得胜的表情,并抢在布鲁斯开口之前继续说了下去:“得了,布鲁斯,有些话我们总是要说出来的。我选择布鲁德海文是因为她的距离够近,也足够远……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她与哥谭之间的距离刚刚好。”

这已经算是示弱了,布鲁斯稍微缓和了一点的表情说明他接受了这个示弱,于是他们之间的对话得以继续下去。

迪克察觉到一旁的阿尔弗雷德明显松了口气,他有些想笑,笑意甚至已经浮现在了他的嘴角,于是他顺势将那化作了更进一步的示好:“就像我们之间一样。我们都很清楚……我们已经不适合作为搭档继续合作下去了,有些矛盾不可调和,现在我们需要新的合作方式。对于我来说,尽管你的监控让我感觉你依然将我当做没成年的小伙子,但我还是将那当做了你对我的关心。

“我想说的是……谢谢。”

布鲁斯沉默了片刻,深情冷淡却又带着一些狐疑:“这些都是超人教给你的?”

迪克有一刹那笑得露出了牙齿:“得了,我们都知道他不是那么细腻的人。我总是在考虑我们的事情……你是很好的老师……但你真的不适合照顾小孩子。”

阿尔弗雷德在一旁轻轻咳嗽了一声:“关于这一点,我很赞同理查德少爷……好了老爷,别这么看着我,您知道这是事实。”

布鲁斯看向阿尔弗雷德,又回头看了看迪克,迪克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显得胸有成竹且诚意满满,两只手的手心里却已经布满了冷汗。

他很清楚,这已经是他能争取到的最好的情况了,在回顾了这段时光近十年之后,他才能够扳回一城,让自己堂堂正正地站在自己曾经的导师面前,不在争吵,并且试着说服对方。

他想要给自己打一个分数,无论布鲁斯最后的答复是怎样的,迪克都认为自己至少可以拿一个及格分。

也许布鲁斯的确如迪克所想的那般,也同样珍惜他们的搭档关系,也许他已经注意到了自己的反常并且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好好调查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无论如何,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丢下一句说服杰森,布鲁斯就步伐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他应该是巡逻去了。真是一刻也离不开自己真爱的哥谭。

迪克用力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钻入了蝙蝠洞中。

 

隔得老远迪克就已经听到了训练时所特有的动静,那隐隐传来的属于年轻人的呼喝声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曾经的自己,也是如此生机勃勃,也是如此地……渴望成为蝙蝠侠的搭档。

但有些时候,应该说大多数时候,期望与现实总有着巨大的落差。而在不断前进的路上,你学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调整这其中的落差,并在其中找到真正的平衡点。

而他,就在这过程中成为了夜翼。

迪克垂下眼帘,脚步也在一瞬间有所踟蹰,但他立刻调整了过来。他在脸上挂上了自己最习惯的笑容,然后快步走了过去,将自己暴露在了灯光之下:

“看得出来,你很擅长攻击。”

再躲过一连串来自训练机器人的攻击之后,那绿眼睛的小鬼恶狠狠地回过头来。那狰狞的神情有一瞬间让迪克立刻联想到了被人侵入了地盘的小野狗。但紧接着,在辨认出迪克的身份之后,那孩子立刻露出了兴致勃勃的笑容,眼睛也在一瞬间被点亮:

“那些记录都是你留下的?”

迪克状似回忆地停顿了一点,然后点点头:“哦,当然,在正式成为罗宾之前我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这是一个很好的挑衅,男孩轻轻哼了一声,对着迪克招了招手:“想看看我是怎么破掉你的记录的吗?”

“当然,小子。”迪克环着双臂靠在了一旁的墙上,笑得相当从容:“我拭目以待。”


评论(1)
热度(71)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