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Like Friends

短小的刀刀文,慎入XD。



Like Friends



 

每一个故事都会有同一个结尾:“从此以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夜翼却渐渐变得疲于面对“永远”这个词。

他很清楚,每一个故事都只会是某个人整个漫长人生中的一部分,真正的结局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了。

是的,永恒的幸福只会存在于幻想之中,就像是记忆中最甜蜜的那颗苹果,你只会记得它的美好,却忘记此时此刻它也只能存在于记忆之中了。

 

夜翼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嘈杂的音浪几乎立刻将他压在了下面,迫使他不得不后退了一步才堪堪站稳。他迟到了一会儿,但会议显然还没正式开始,大家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大声交流着最近工作的心得,乍看上去就像普通的同事聚会一样。

理所当然地,三巨头就站在房间的尽头,众星捧月,超人和神奇女侠将蝙蝠侠围在中间,黑色战衣的家伙正戳着投影屏幕上的某个点低声地咆哮着什么。

那模样看上去和平日里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不会有任何区别,难道还指望对方真的会和自己一样深受打击?拜托,那可是蝙蝠侠,那个内心的防护比超人的皮肤还要更加坚韧的蝙蝠侠!

“你在这里做什么?快进来,夜翼!”突然出现在身边的闪电侠揽住了夜翼的脖子,将他带入了会议室里。

夜翼卖起囔囔打起精神来,冲周围几个打招呼的好友问好。眼角的余光像是不经意一般往三巨头的那个方向看了看,超人抽空对这边笑了一下,神奇女侠和蝙蝠侠还在争论着什么——或者说,蝙蝠侠还在单方面地向神奇女侠宣泄着什么,而那位优秀的女性也显然不会对这种无理取闹的举动有所妥协。

非常理所当然地,也非常刻意地,那个黑色的家伙没有向这里瞥上哪怕一眼。

得了吧,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一伙的,这样子是装给谁看?

夜翼嘲讽一般地抬起嘴角,这早已习惯的动作却在此时显得尤其沉重。他的嘴角又垮了下去,绕过还想寒暄的朋友,一屁股坐在了会议桌边上的椅子上。他没有刻意表现出心情烦躁的样子,但周围的人显然都注意到了他的不同寻常,周围交谈的声音稍微小声了一点。

夜翼对此毫无所觉,或者说他已经完全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了,只是单纯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当然了,难道还能期待对方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自己,在一切都结束了的现在?

那绝不可能,他们都知道,并且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心知肚明:一旦结束之后,那就是真的结束了。他们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甚至很难建立起新的联系,因为知道彼此之间都只会太过认真,轻易地就会超越彼此保护自我的最后一条底线,所以才绝对不能轻易地开始。

那甚至可以说是他们对彼此的保护。

没错,那关系从一开始就是危险的。无论是开始,还是过程,以及当时还无法确定现在却已经肯定的结局,他们都知道,整件事都是绝对的弊大于利。

根本不应该开始,而感情却无法用理智来控制。

有时候夜翼甚至会想要是真的可以用理智来掌控情感就好了,那么也许现在还不会那么的糟糕。

可在还未开始的时候,他却认为哪怕最终覆灭了,经历过也总比从未开始过要好——毕竟最后还能有可以回忆的东西留下——那是非常天真的,没有真正受过伤害的人才会有的态度。

毕竟在真正开始之前,谁都会产生那样的幻觉,以为自己一定能坚持到最后。

然而,当他心底深处最柔软最真诚的地方受到了伤害;当他再也无法抵抗那永无尽头的疲惫与失望;当一切真的尘埃落定,完全结束。

他才知道最初的时候,对方那句语气笃定的“你一定会后悔”究竟是什么意思。

尽管有那么多甜蜜的亲吻,尽管有那么多值得回味的美好记忆,尽管真正结束的那一瞬间让他感觉像是丢弃了身体的一部分,痛苦得根本无法呼吸。可就算如此的痛苦,如此的不舍,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也正是因为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所以那些甜蜜才更让人觉得痛苦。

仿佛整个生命都同样跟着结束,只剩下一具毫无生气的躯体还顽强地苟延残喘,用微乎其微的也许还能回到过去的可能性迫使自己继续工作下去。

“嘿,伙计。”热衷于神出鬼没的闪电侠再一次出现在了夜翼身边,他显然不能对一个失落的人视而不见,于是表现出了更甚平日的热情:“既然闲着,帮我给大家准备一下咖啡?我完全搞不清楚新的咖啡机应该怎么用,帮帮忙?”

“好吧。”尽管清楚对方其实并不需要任何帮助,夜翼还是跟在闪电侠身后,来到了新的咖啡机面前。

那玩意儿和蝙蝠洞里的那个一模一样,很明显是蝙蝠侠赞助的。

“我想想看,超人喜欢甜一点的,摩卡咖啡好了——啊,我看看比例——”

“我还记得大家的口味,让我来吧。”夜翼有些无奈地打断闪电侠回忆的过程,就算看上去非常的认真,也无法否认他记错了好几个人喜好的这个事实。

他自然而然地往蝙蝠侠的咖啡杯里扔了四颗方糖,然后闪电侠开始尖叫:“天啊那是蝙蝠侠的杯子,你确定你要怎么做!?”

夜翼看着对方,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难道要他直接告诉对方其实蝙蝠侠非常喜欢甜味,尽管这点喜好从来都隐藏在他过于严肃的外表之下,只有特别亲近的人才能发现些许端倪?

要是他真的这么说了,蝙蝠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撕掉毁了那个高大形象的自己。而且这声尖叫其实已经引来了太多不必要的注意——就连神奇女侠与蝙蝠侠之间仿佛永无止境的争论都暂停了下来,夜翼能感觉到那充满审视意味的目光匆匆扫过自己,落在闪电侠的身上。

闪电侠也注意到了对方的视线,隔得老远对着那边叫道:“这可不能怪我!我发誓我就离开了三秒钟,在那之前他的注意力还放在海王的杯子上!我可从来不会给你放糖,从来不会!”

蝙蝠侠轻哼了一声:“没人在意这种小事,闪电侠。”

“联盟可是我们的家,蝙蝠。”闪电侠不赞同地说道:“每一个人在这里都应该享受和家里一样的舒适与自在。”

“那是你们,不是我。”典型的蝙蝠侠式回答。他利用这句话再加上强硬过度的态度结束了这次无聊的对话,而夜翼也趁此机会将咖啡递到了闪电侠手里:“别浪费了。”

“这可是你自找的。”那杯子在下一秒出现在了蝙蝠侠的手边,回到夜翼身边的闪电侠依然一脸不快:“他是个好人,但永远也学不会好的态度。”

夜翼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可想象不出态度好的蝙蝠侠。”

这是标准回答,然而事实却是,他其实见过很多次态度友善的蝙蝠侠,甚至偶尔还会因为对方巧妙的玩笑大笑起来。

可对于现在的他而言,那样的快乐也仅存在于回忆之中了。夜翼瞥见蝙蝠侠喝了一口那杯咖啡,然后用手指将杯子稍微推远了一些。

他垂下眼帘,听见超人拍了拍手,示意大家集合。

会议终于正式开始,超人和平时一样负责开场白,鼓舞士气;神奇女侠在他之后进行具体的总结,然后蝙蝠侠开始冷静地泼冷水。

坐在会议桌上的超级英雄被一个接一个地提到,被评价过的英雄会明显地松口气,而还未被点到的人就会表现得相当局促。这场景看上去非常的有趣,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有能力拯救一个世界,现在却像是被校长逮到办公室里的坏学生,低着一颗头恨不得能躲到桌子下面去。

夜翼不知道自己应该期待还是应该和别人一样表现出紧张不已的模样——事实上他也的确足够紧张,毕竟直到现在他们的视线都还没有真正交汇过。

然后,就在他依然对自己的表现拿捏不定的时候,他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蝙蝠侠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你最近做得不错,继续保持。”

甚至没有看着他。

然后就跳到了下一个人,冷冰冰地分析起了对方的几处失误,又提出了改良的建议。

一旁的绿箭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夜翼,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表露出了一脸的同情。夜翼稍稍侧头,并不想猜测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

然后他看到另一边的黑色金丝雀再用嘴型问:“你们发生了什么?”

真是够了。夜翼叹了口气,低头看向了自己交叠在桌面上的双手。

他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他们表现得实在太像交情普通的朋友,也太像所谓的蝙蝠侠和夜翼了,于是反而显露出了不正常。

夜翼很清楚以往的他们是怎样的。

他们依然不会同时进入会议室,但相隔的时间也不会太久,通常是最自然不过的一刻钟左右,夜翼抵达的时间会比会议正式开始的时间早大概十分钟,那个时候大家讨论的氛围最是热闹,很难注意到一些细节。

他刚进门的时候一定会和熟悉的朋友热情地聊天,然后若无其事地挪到在蝙蝠侠身边好像自己出现在那里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他会安静地准备好咖啡送到对方手里,而蝙蝠侠会若无其事地端起那杯咖啡轻轻地喝上一口,像是咖啡本来就在自己手边一样。

他们不会刻意地交谈,也不会刻意地靠拢。夜翼只会自然而然地出现在蝙蝠侠的周围,而蝙蝠侠,事实上每当夜翼转身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身后的那两道目光。

注视着他,也只会注视他。

但那都是以往的他们,现在的他们已经不会再去做以往的事情,也不能再去做。尽管他们的心情并没有任何改变,但已经改变的现实让他们根本无能为力。

那就像是哥谭夜晚悄无声息的细雨,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浸透整个身体,留下连绵到了身体里的阴冷回忆。

他无法反抗,甚至无法抱怨。他们开始于一次不理智的尝试,最终却结束在了理智的讨论之中。

不是任何人的过错,两个人都尽量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最好。但那还不够,还远远的不够。他们的生命中有太多无法割舍的东西,除了彼此,还有彼此肩负的使命,还有朋友、战友,还有一整个城市,那整个世界。

于是单独的个人反而显得渺小了起来,甚至只够占据彼此心中最小的一丁点。

但对于夜翼而言,那却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一旦失去,就再也没有了过去。

他失去了回忆的勇气。

例行会议终于结束,夜翼跟着大家一起离开房间。他知道三巨头还会单独讨论一会儿,往往那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通常他会去食堂吃点东西,然后装作巧遇的样子央求对方带自己一起回去……

夜翼停下了自己前往食堂的脚步,他呆呆地站在长廊中间,战友们纷纷从他身边走过。他们或许察觉到了他今天的反常,却不会像某一个人一样将那些反常真正地放在心里。

而现在,考虑这些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

夜翼苦笑了起来,这些习惯也是时候改变了。

无论是配合密切的“巧合”,还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小细节,又或是一直习惯于等待的姿态……

它们都应该和那些回忆一起被封存,被遗忘,或者就那么简单地和那个人待在一起,距离自己非常、非常地遥远。

夜翼再次迈开了步伐,他换了一个方向,选择了直接离开。

也许那个人会和自己一样,下意识地走向食堂,又或者会认真地避开那个方向?可那又如何呢?

那些可供回忆的细节,已经与现在的他无关了。

 

毕竟,现在的他们之间,只允许留下友情。





END.



评论(10)
热度(60)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