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Missing You in Another World 04

004

 

杰森知道,这是一场梦。

在这个梦里他回到了刚刚成为罗宾的那个时期。即便没有任何提示,他也在第一时间里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年轻的躯体,不大成熟的技巧以及还不够高的视角,甚至低下头就能看见那身崭新的制服。

看看,看看,这就是自己成年前梦想的全部。

他有什么理由不在第一时间里确认自己的身份?

——那么,为什么他会梦到这个时候,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不定正是因为现实实在太糟糕了,所以他才会在潜意识里希望能有一个地方可以让自己稍微放松一点。

于是就回到了刚成为罗宾的时候?杰森不能确定,或者说羞于承认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于是只能欺骗自己,假装自己对这个梦境没有任何看法。他并不意外自己在第一时间里看到了迪克,那个穿着普通人的衣服,已经不再是罗宾的迪克。

刚开始他想着这既然是梦,那么细节根本就不用在意,反正无论如何梦境都会继续下去,除非自己惊醒。但后来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他着实低估了某人对自己产生的影响:一旦迪克表现出了一丁点的怀疑,他就自发地将自己一切不合常态的地方伪装了起来,表现得更加贴近曾经的那个“罗宾”。

这或许是本能,或许是长期压迫之后产生的应激反应。杰森知道自己某些地方已经变得非常不正常了,举例而言,谁会试图在所谓的家人面前——也就是那几个对自己一切痛脚都一清二楚的家伙——表现得比在外面还要更加“完美”?

但杰森就是这样的人,因此,即便只是伪装他也想要做到最完美。

但他毕竟已经不再是罗宾了。

他的经历,他的成长……就算他真的如此期望,他也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了。从好的角度来说,尽管付出的代价非常惨痛,但他毕竟得到了充足的成长。要模仿那个蹩脚的年幼的自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尽管艰难,这个“虚假”的罗宾还是顺应本心的要求极力邀请夜翼同自己一起巡逻,并且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对方的应允。

罗宾很清楚这段时间蝙蝠侠都在忙着调查一个大案子,根本没空管自己——所以当时才会有那么多的训练方案,那个图省事的老混蛋——也清楚对方活动的大致范围在哪里,所以他很自信今晚的夜巡只会有自己和夜翼两个人。

两个人,这正是人们口中所谓的独处。

罗宾感觉自己的心跳稍稍有些过快,或许是因为还没能适应现在的身体机能,也有可能只是更加简单的原因,比如两人独处之类的……

见鬼。他根本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也许回到年幼的同时自己的自制力也跟着减弱了很多,毕竟冲动正是年轻人的特权。

他清楚自己应该保持距离,维持面具,免得敏锐的格雷森看出什么来。但事实上他又在做什么?

他像个疯子一样在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夜晚里飞荡,根本不在意自己是否露出了更多的马脚。

他知道夜翼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就像曾经的蝙蝠侠一样,他也会一直默默地守护在自己身后,支持自己,保护自己。

噢,见鬼的家长们。罗宾在心中痛骂,但他依然在最短的时间里放松了身体,放松了警惕,他的精神与身体越来越协调,他的动作从僵硬到逐渐可以完成一些高难度的动作,一个小时之后,甚至还可以将夜翼甩开一小会儿。

他最终站在了高高的滴水兽上,傲慢地挺直了身体,胸膛用力地起伏着。他环顾整个城市,甚至有些愉悦地盯着城东那片因为火拼而产生的红色火花,心中满溢着掌控全局之后才能产生的兴奋:“对,现在他们还没决定好地盘的归属,真是遗憾,看来老……咳,蝙蝠侠还得头痛一阵,哈。”

夜翼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身边,盯着那处看了一会儿。他们同时注意到了熟悉的爆炸声:蝙蝠侠已经开始处理这场火拼了。

“要去帮忙吗?”夜翼好心提醒道,这样的举动显然有助于促进新任罗宾和蝙蝠侠之间的关系。

而这个罗宾并不领情:“得了吧,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特别是现在的我,我根本只能拖后腿。”

“这并不是事实——”

罗宾不耐烦地打断了夜翼的辩解:“别说多余的废话,夜翼。我们都知道,以我现在的水平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让他觉得我是个不知进退的小刺头。”

夜翼沉默了一会儿:“……罗宾,听上去你很了解他。”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话。

事实上所有罗宾都知道,一旦话题开始关于蝙蝠侠了,那么就得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来。罗宾不满地咂咂嘴,当了解这个词出现在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口中,只能意味着一个后果——解释,或者用语言折服对方,或者用武力,总之那个过程不会轻松也不会愉快。

“他并不难理解。”罗宾虚伪地说道,并在同时用力唾弃了一下自己:得了吧,你到现在都没真正弄清楚过那个老家伙的真实想法!

“我花了十年时间去理解他,”夜翼满是感叹地说道:“前段时间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他了……但事实却是,他将我赶走了。”

罗宾撇撇嘴:“哈,我很遗憾。”

他用语气、姿势、态度……自己能利用的一切来表露完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愿,但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一旦格雷森真的决定了某件事,他完全阻止不了对方。

老实承认吧,你和老家伙在骨子里是相似的,起码固执的那一部分绝对不相上下,当然,你们会自称那是执著。罗宾在心中默默吐槽着,然后夜翼那句话就这么直直地刺入了他的耳中:

“你非常熟悉夜巡的路线,即便是地图里没有标注出来的细节。”

噢,别这样,快乐的时间怎么会这么短暂?罗宾扭头看向夜翼,他们今晚和平共处的时间甚至没能超过两个小时,就得宣告结束了。

他试着挽回,试着将自己对哥谭的熟悉归结于这段时间呆在蝙蝠洞里收集了足够详尽的信息,但很显然的……

 

夜翼当然不会相信那些鬼话。

虽然他看上去的确就是那个罗宾,和夜翼记忆中一样的冒进,热衷于踩着危险的边缘进攻,总能让身边的人担心不已。但是不对,完全不对,不同之处不仅数量过多而且已经明显到了夜翼完全无法忽视的地步。

于是今晚的夜巡游戏正式宣告结束。

夜翼忍着伤口上传来的刺痛,一把拽住罗宾的斗篷将试图逃走的他掼倒在地。他用腿压住罗宾的身体,胳膊抵住他的脖子:“你是谁?”

罗宾咳嗽了几声,然后自顾自地骂骂咧咧了两句:“妈的,我忘记斗篷了,见鬼——”

“我再问一次,你到底是谁?”夜翼一脸警惕地盯着对方:“杰森根本不可能掌握这么娴熟的技巧,你是谁?”

罗宾耸耸肩,眼睛里是绝对的笃定:“我是谁?我是杰森·陶德。”

“别试着用自问自答蒙混过去,回答我的问题!”夜翼紧了紧自己压制对方的胳膊:“你是谁?”

依然是干净利落的回答,到了最后嘴角甚至带上了显而易见的笑意:“杰森·陶德,还有别的问题吗?”

夜翼的眉头紧锁在了一起,他感觉到了棘手。这家伙显然不怕自己,并不是那些恶棍们因为疯狂或者因为清楚义警不会杀人这样的规则而展现出来的无畏,而是更加深层次的,因为了解自己才会拥有的坦然。

他清楚自己不会伤害他,无论他是不是真的杰森……

“身份?”

在一个短暂得几乎没有的停顿之后,罗宾回答了这个问题:“罗宾。”

“不,你在撒谎——”夜翼还想继续追问下去,但罗宾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尽管他的手脚长度就某些意义上而言还没达标,但想要出其不意地那捏住夜翼锁骨上的伤口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更何况对方还压抑着力量不想伤害自己。这可真是一如既往地,在某些自己永远也无法理解的地方天真得可怕。

他故意直视夜翼的双眼,手上毫无迟疑地用力,掐得那根刚刚好了一点点的骨头卡卡作响,“听着,我可没什么恶意。我们不如——”

不如什么?

这句话杰森甚至没能完成它。他猛地瞪大了眼睛,就像是被麻醉针射中了一般,神色里突兀地带上了一丝迷茫。

“嘿!你怎么了!?”夜翼一下子松开手,那个小家伙也非常难得地顺势倒在了他怀里,热热的呼吸刚好擦过他的脸庞,沉入他的颈窝。

夜翼将人翻了过来,罗宾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他用力拍拍对方的脸颊:“醒醒,罗宾!快醒醒!”

大概三十秒后,罗宾恢复了意识。他显然被夜翼那张凑得极近的脸吓了一大跳:“嘿!你在干什么!”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点,然后又后知后觉地挺起了胸膛,将那个大大的R标志显露出来:“离我远一点!”

“……罗宾?”夜翼的脑海中已经划过了几百种可能导致这种发展的原因。但表面上,他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对方,然后有些尴尬地扯扯嘴角:“你知不知道自己有梦游的毛病?”

“什么!?”罗宾果然炸毛了,他一把拍开夜翼还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你胡说八道些——上帝啊,为什么我会在城市里?”

“正如我说的,你梦游。”乱七八糟的开头才是最难的,那之后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夜翼状似无奈地耸耸肩:“要阻止你可花了我不少功夫——”

这么说着的同时,夜翼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杰森。他试着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却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杰森看起来的确无辜,他显然对之前的事情完全不知情,他是真的被吓了一跳,被所谓的“梦游”。

那个“杰森”到底是谁?

夜翼将自己的继任者安全送回了蝙蝠洞,这一路上他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那个杰森的身份。当然,他已经有了无数个假设,也许这个小杰森有着双重人格,也学那个杰森和自己一样来自未来的某个时间段,也许……

也许他只是这个荒谬的,回忆般的世界里的某个必然而已,并没有任何特殊的原因,他就只是存在。

还没能弄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奇怪的哥谭,紧接着就又发现了新的谜团……好吧好吧,别丧气,迪克,这和以往的案子没什么不同,只是你现在还没能掌握足够多的线索而已。

是的,只是这样而已。迪克将目光放在一旁同样担心不已的杰森身上,暗暗做出了一个决定。

“嘿,杰森。”

“干嘛?”杰森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我警告你,别用无聊的事干扰我。”

“你想和我搭档吗?”他半蹲下去,让自己的视线和杰森持平:“蝙蝠侠可能没办法经常指导你,如果你愿意我想我可以……”

杰森狐疑地盯着他:“我想想看,是因为梦游对吗?”

“噢,并不是……”

“你认为你首先注意到了这个情况,所以你就得对我负责?”杰森用力给了迪克的肩膀一拳头,当然,正好是受过伤的那边。

迪克倒吸了一口凉气:“杰森?”

“你不需要对我负责,格雷森。”杰森挑起一边眉毛,显得根本无所畏惧:“我能照顾好自己——”

“我现在可是罗宾。”他用大拇指顶了顶胸前的那个标志。


评论
热度(57)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