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Touching Hands With Your Stars 03

题外:出门旅行半个月,不要太想我XD




003

 

迪克在回到韦恩大宅之前和守在必经之路上的红罗宾短暂地交流了一会儿。为了防止这段对话被某个无所不在的侦探听到,他们不得不选择这种相对保守一点的方式——当然,所谓相对保守的前提是没有刚好路过的路人看到一个布鲁德海文的普通警察正在和大名鼎鼎的红罗宾接洽。

穿着制服光明正大暴露自己行踪的红罗宾显然已经做好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的准备,整个人都浸透在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我想你需要一点提示,警官。”

迪克面露恰到好处的惊讶:“红罗宾?您说的提示是……?”

就这方面看来,蝙蝠家族每一个成员都可以算是成功的演员,特别是在相互配合的临场发挥方面,就算是最不屑于演技研究的达米安也绝对能把不明真相的群众骗得团团转。小家伙表示那不是演技,那是智商的碾压。

红罗宾将脑袋又凑近了一些,声音压到了夜翼所能捕捉到的最低音量:“我想我注意到了一些细节,我有自己的合理分析……当然你可以当做没听到。”

“我会自己斟酌的,你说吧。”迪克的嘴唇几乎没有动,因此也懒得费心思去演戏了。毕竟他对红罗宾的这种状态非常有经常,通常情况下来说,他所谓的合理分析里至少有百分之五十是他自己的臆想。

否则的话,他会直接将血淋淋的真实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你面前。

“你应该也注意到了某人针对这次事件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反应。”红罗宾这么说着,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他疯狂地删掉那些视频,却保留了一部分照片……我认为,这是因为暴露在大众面前的人……是你,而不是他。”

“什么?”迪克皱起眉头,一脸迷茫:“什么意思?”

“你应该已经听懂了,别明知故问。”红罗宾一脸笃定:“一句话,他认为你抢了他的风头。”

“哈。”迪克干笑了一声:“这太荒谬了。”

“哪里荒谬了?”红罗宾反问。

“他是黑暗骑士,他习惯于隐藏在黑暗之中,不被人们所熟知,过多地暴露在人前才是他真正忌讳的。”这根本就是标准答案,迪克甚至不用思考,直接脱口而出。

“得了吧,”红罗宾撇撇嘴:“能设计出那种战斗装备的人根本不可能真的甘心隐藏在黑暗之中。”

“那种战服?”迪克有种自己快跟不上这云里雾里的对话节奏的感觉。

“酷炫得没朋友的蝙蝠车蝙蝠飞机蝙蝠摩托——还有他最初的战斗服设计稿,我不信你没有看到过,那风格可真是,啧啧。”红罗宾似乎注意到了迪克的动摇,继续说道:“记得他替你画的制服设计吗?最初的那套——普通人可想不到用那样的料子。”

迪克将那句原本准备好的短裤是我自己要求的话吞回了肚子。

“好好想想我的话,朋友。”红罗宾拍拍迪克的胸口,“等你今晚见到布鲁斯,你会承认我的话是对的。”

 

还好阿尔弗雷德有随时热些饭菜的习惯,迪克才不至于饿着肚子处理提姆的那些遗留问题。

作为当事人,当他不得不直面数以万计的姑娘究竟是如何直白地肖想着自己的屁股的时候,刚开始他或许还会感叹啊提姆要面对这些内容还真是辛苦了,或者稍微有一点尴尬与雀跃,那么到了后来,他也就麻木了。

他所需要处理的数据实在是太多了,哪怕再害羞的人处在他目前的环境里——不得不毫无间断地面对各色调戏长大数小时之后,也会因为自暴自弃而显得坚强起来,更何况迪克从一开始就和害羞、保守无缘,并且也从不麻木应对自己的工作。

他总是富有激情,仿佛每一天都是崭新的一天。

事实上他的确在这数以万计的“情书”中找到了新的思考方向。

他意识到,针对夜翼这个形象,绝大部分的民众表现出的情感是喜欢以及充满信任的,人们很清楚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知道有一群人在为世界的和平默默做出贡献——好吧,说到这里,哥谭的超级英雄真的必须得感谢其他城市的英雄们,例如超人或者闪电侠,迪克可以保证,蝙蝠家族的形象提升有很大程度依仗于之前和其他英雄的合作。

他们的朋友都是英雄,万全可以合理想象民众们究竟怎么完善了他们的黑暗形象。

无外乎就是可怜的过往,不得不坚持的苦衷……之类的,当然不是说大家错了,事实上对于迪克目前考虑的问题而言,这些适当的脑补并不占主要。当然,它们构建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但更多的,迪克注意到——

夜翼或许可以适当地引导人们的舆论方向。

就算蝙蝠侠想要极力阻止——夜翼认为自己已经摸到了对方真正的想法——夜翼这个形象从一个义警变为一个更像是虚拟偶像的存在,但那改变已经确实地开始了,人们的想法已经有了明确的苗头,只要再稍微施加一点点外力……

或许如同蝙蝠侠所期待的那样,一切归于平静;又或者,像他自己所期待的那样……

等等。

迪克猛地从沉思中惊醒,他所期待的……他期待的究竟是……

 

“迪克少爷,”在确定迪克的注意力已经放在自己身上之后,阿尔弗雷德才继续说了下去:“他回来了。”

“……噢,好的,谢谢你的提醒,阿福。”迪克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抬头看了看时间:“这个时间?”

时针接近一点,对于蝙蝠侠来说这个回家时间实在过早,对于布鲁斯而言,这个时间又稍微有些晚了。

阿尔弗雷德面无表情地后退了一步,“他带了客人。”

迪克猛地睁大了眼睛,然后又强迫自己立刻放松了下来。他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好让自己看上去不会那么疲惫。他迈开步子,却又在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蓝色制服之后猛地停了下来。

这可真难看,你想做什么,像个女人一样和别人争宠?迪克摇摇头,为自己脑海中想象出的画面感到可怕。

“您不上去吗?”阿尔弗雷德有大半身躯都隐藏在了黑暗之中。

迪克笑了笑:“还是算了,看来他今晚是没时间巡逻了……我可不放心罗宾一个人,我得跟出去看看。”

阿尔弗雷德显然不赞同他这种类似于逃避的表现,眉毛几乎立刻紧锁在了一起,目光也直直地看了过来:“是吗?但是我想,只是上去看看其实并不会浪费您多少时间。”

迪克耸耸肩,故作无所谓地说道:“这可没必要,我信任他,正如他信任我。更何况我们都清楚,这不过是布鲁斯的又一次‘逢场作戏’而已,我可没什么立场去阻止他……毕竟我只是他的养子。”

事实证明,这话要说出口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困难,迪克苦中作乐地想到。

“……好吧,”阿尔弗雷德垂下视线:“我很抱歉,迪克少爷。”

“别道歉,阿福。”迪克甚至想走上去拥抱一下这个老人,但他没有。此时此刻他身上所剩下的力量几乎只够让他保持轻松的微笑了:“我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和他闹起来,那对女士而言可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我只是觉得,”阿尔弗雷德轻轻叹气:“这或许是一个挑明的好机会。”

“谢谢你替我这么考虑,相信我,我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迪克脸上的笑容终于注入了一点暖意:“我说过,我信任他。如果他真是一个逃避问题的家伙,那么或许我们根本就不会开始。好吧,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继续相信他的,他其实也很清楚……问题已经存在了,而他总会解决它。”

“好吧,他当然会解决问题,他天生擅长这种事。”阿尔弗雷德耸耸肩:“只是在感情方面,他总是太过太拖沓了,这速度可比不上我当年的三分之一。”

迪克大声笑了起来,“好了,阿福,谢谢你的安慰,但我真的需要出发了,最近可不太平。”

“哥谭从没太平过,”阿尔弗雷德挑起一边眉毛,眼神里微微带上了一丝戏谑:“特别是最近,总有小姑娘在期待着夜翼的出现。”

 

迪克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今晚的哥谭似乎出乎意料的平静。而好心情结束在逮到了几个试图接触黑帮的小家伙之后:他们其实已经太过靠近危险了,而自己又对可能需要承担的后果一无所知。

他们已经生活得足够幸福,平静又富足,这样的生活对于寻求刺激的年轻人而言或许太过乏味,却不知道,对于很多人而言,正是这种白水一般的平静生活才是真正难能可贵的。

因为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而这些人正在挥霍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在很多人哪怕付出生命也得不到那种平静的情况下。

于是,身为再也回不到过去军团中一员的夜翼,在面对这种试图展现自己胆量的小东西的时候,脾气就会变得尤其难以控制。

他不轻不重地揍了他们一顿,力度巧妙地控制在看上去非常恐怖却并没有真正伤筋动骨的范围内,最后将他们绑做一团吊在了电灯下面。

等到那些家伙终于不再叫嚣之后,他才开始了自己的说教。但收效甚微,在结束劝解的时候夜翼发现那些人眼中依然闪烁着不服气的光彩。

这样的方式是不行的,他们一直以来的方式并不是永远都行得通的。夜翼低着头站在路灯旁,身后拖着长长的影子。

“……嘿,那是不是夜翼?”

他听见有人小声说道。

他应该立刻隐匿起来的,在那些人看清自己之前。但在那么做之前,他迟疑了。

他看着那两个路人拿出手机,对准了自己,语气中满是兴奋:“嘿,你在那里做什么,夜翼?”

这是一个机会,可以试试看的机会……如果失败了,他可以抢了他们的手机,把一切毁灭在刚开始的时候。

试试看吧,仿佛是恶魔在耳边低语,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好机会,没有蝙蝠侠,没有罗宾,只有夜翼一个人,面对着他的粉丝。

 

疑似夜翼的人就那么站在原地,然后突然笑了起来,这让他看上去比传说中和善多了——虽然也似乎没有传说中那么高大。

但他身体的比例非常好,轻巧又充满了力量。

他向着这边走来,脚步轻快。

他们渐渐看清了他真正的模样:明显充分锻炼过的体格;与模仿者们那些拙劣的服装万全不同档次的制服;以及内敛,却又充满了自信的姿态。

他不可能是一个模仿者,他就是那个人。

然后,那个刚刚风靡了整个网络的,多半就是本尊的年轻人终于站住了脚步,在距离他们五六步远的地方笑着打了招呼:“晚上好,女士,先生,想了解我今晚的工作吗?

“我想这会帮上你们大忙。”

 

他为他的粉丝们准备了一份大礼。


评论(6)
热度(82)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