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Touching Hands With Your Stars 04

004

 

RH:【通知夜翼,让他立刻回蝙蝠洞。】

RR:【通知夜翼,让他立刻回蝙蝠洞,我知道你们私下有联系。】

R:【通知夜翼,让他立刻回蝙蝠洞。】

NW:【……好吧我的确关掉了几乎所有通讯频道。】

RR:【你捅大篓子了,老大。】

RH:【你捅大篓子了,老大。】

R:【你捅大篓子了……顺便一说,最后离开的姿势太花哨了,漏洞百出。】

NW:【那是演出模式……好吧,真的有那么可怕?我只是想表现得更亲民一点。顺便一提,我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而且我还是不敢打开通讯频道。】

RR:【我觉得还不赖?那展臂非常夜翼。顺便一提我也不敢打开通讯,我甚至不敢表现出我有看到信息,毕竟我正在“失联”中。】

RH:【认真的?你还需要更多锻炼,伙计。】

R:【以及,他让我自己出去巡逻。】

RH:【哦,我听到了什么?这是最高警戒状态,老大,我建议你装备上火箭筒,我可以友情赞助你一发炮弹。】

RR:【我保证你连洞口都进不去。NW,你竟然还敢回去?我的腿已经软了。】

NW:【否则呢?问题放在那里只会越来越严重。】

RH:【或许你可以先打开通讯频道,做点铺垫。】

RR:【附议。】

R:【同上。】

NW:【想都别想。】

RH:【需要我替你收尸吗?】

RR:【我已经打开葬仪社的网址了,你的墓碑上是打算放两个小天使还是一个大天使?】

R:【得了,潘尼沃斯也在。】

RH:【那真遗憾。】

NW:【我快到了。】

R:【……祝你好运。】

RH离开了聊天室。

RR:【如果你在今晚之后还能活下来,我会立刻赶回来。我很乐意和你探讨一下你今晚所作所为的原因……那真是太勇敢了,真的。】

R:【得了吧,德雷克,那蠢透了。】

RR:【这是一门壮举!等等,RH怎么突然离线了?我记得他今晚没有活动。】

R:【无可奉告。】

RR:【……你一定知道点什么,快告诉我!】

R:【我说了,无可奉告。】

R离开了聊天室。

RR:【……好吧,这可真是充满了同伴爱。】

RR离开了聊天室。

 

红头罩?他正在蝙蝠洞里。

“——真是意外,我以为你对这些事没兴趣。达米安在哪儿?真难想象他会乖乖听话地离开。”

迪克原以为自己会直接见到蝙蝠侠,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一见面就被痛揍的准备,可那里面竟然只有一个无所事事的杰森,对此他稍微松了口气,却又在同时更加绷紧了神经:这情况真的非常反常。

“他原本想留下,但是愿赌服输,现在换做我留下。”这么说着,杰森就像是看到了共犯的犯罪者,笑容满面:“感觉如何,大明星夜翼?”

“……不算坏。”

这么说着,迪克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直到此时此刻他的心依然还在怦怦乱跳,那感觉就是一个刚在公路上疯狂飙车然后就得立刻回家面对父母的未成年小子,表面上还是那个父母心中的乖宝宝,心中却激荡着几乎无法压抑下来的后悔与满足。

这就是刺激。

他到现在都不敢开放所有通讯频道,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一打开那个小家伙,就一定会被上千条甚至更多信息直接轰炸掉,也许手上这个最新的科技产品会在第一时间里被卡得直接当机?

别以为这是危言耸听,他有那么多朋友,哪怕只有一半的人跑来关心他今晚的表现,也足以让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烦躁到失眠。

“不算坏?得了吧,你看上去就像一个不得志的三流小演员。”杰森毫无保留地奚落道。

“所以……你特意跑来关心这件事的目的是?”迪克装作没听到他的讽刺,直击重心。

“只是好奇。”很好,非常好,杰森还有闲话家常的余地。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猜一定有人觉得你真是酷毙了——”坐在桌子上的杰森这么说完,故意吹了声口哨:“好吧,我也对你刮目相看,迪基宝宝。事实证明你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反叛精神的,这非常值得赞许,至少你终于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蝙蝠侠的配件了?”

“得了吧,杰森,少玩这种语言小把戏,对我没用。”迪克叹了口气。他摘下面罩,用力闭上有些发干的双眼:“而且,比起你那些‘丰功伟绩’,我这就是小儿科。”

“别逃避现实了,宝贝儿。我们都知道,在他心里,你和我可不一样。”杰森嗤笑了一声:“他可以允许我犯错,我,提摩西,达米安,我们都可以犯错,而你不行,迪基宝宝,你不在可以犯错的行列里。他对你寄予厚望,他信任你。

“而你这次过界了,还越过了很多。他一定非常失望。”

他们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迪克首先转移了视线,然后杰森仿佛得胜一般地笑出了声:“我能感觉到他的怒火,非常非常可怕……也许你可以试试看马戏团式的登场方式,表现得开心一点,说不定他会因此放你一马?”

“相信我,杰森,如果你的童年也是在马戏团里度过的,那么你会表现得比我更好,你有这方面的天赋。”

“天赋?天赐宝贝儿一直都是你,别急着否认,而且这次我来的目的不是和你讨论这个。我只是好奇,当一直听从安排的你犯了错……他会怎么处理?”杰森挑起一边眉毛,手指故意动作明显地在一个按钮上摩挲:“再一次决裂?”

“这和你无关。”

迪克警告性地瞥了一眼杰森,但这警告显然起了反作用,杰森大笑了起来,然后用力按了下去。

一名女性的声音立刻响起,在空荡荡的洞穴里肆意回荡:

【你会在空中飞翔吗?】

【当然,在一些设备的帮助下。】

【听说那些家伙都是疯子,全部都丧心病狂,会吃人,这都是真的吗?】

【当然,他们中的一些人的确精神不大稳定……不过吃人?这究竟是听谁说的,噢,你的男朋友?好了宝贝儿,相信我,他一定有别的目的。】

【你会受伤吗?】

【——没错,我会受伤,尽管我已经接受了足够多的特训。所以,千万不要想着自己去对付那些坏蛋,他们远比你想象中更加可怕。保护好自己,远离他们,就当是为了你自己,你的爱人,以及家人。】

【噢,夜翼,我愿意为了你保护好自己!!】

【西蒙!?】

【怎么了,爱丽——噢,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心里想的肯定和我一样!】

【哈哈哈,这可真是贴心!谢谢你,可我属于我的城市。再见吧,两位,享受这个夜晚!】

然后是逐渐远去的夜翼标志性的笑声。

【天啊天啊,我快死了!他真是太棒了,比我想象中还要火辣——】

【西蒙,我们得好好谈谈。】

【不不,爱丽,我还是爱你的。他只是偶像而已……】

 

“可怕的男女通杀。”杰森坏笑着摇摇头:“今年的人气王诞生了。”

迪克叹了口气:“好吧,奚落够了?”

“不够。好吧好吧,这不是我来的主要目的,我只是刚好路过,拿到自己想要的资料。”杰森扬扬手中的芯片:“然后捕捉到了一个紧张得要死的鸟宝宝。”

“……如果不是接下来的事情至关重要,我保证会揍得你连回家的路都不认识。”迪克盯着他:“现在,告诉我,他在哪儿?”

杰森抓起一旁的头盔,往头顶看了看:“楼上,等你。”

后两个字咬了非常明显的重音。

迪克故作无所谓地点点头:“等换了衣服我就会上去。”

“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继续在这里等你的消息。”杰森这么说着,再一次笑出了声:“好吧,也许你不需要……祝你好运,伙计。”

如果你的幸灾乐祸不是那么明显的话,迪克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摇摇头,走向了更衣间。

 

等到真正踏上通往韦恩庄园的楼梯之后,迪克心中的后怕才慢慢占据了上风。这就像是一个慢慢靠近蝙蝠侠,慢慢变成对方的过程,他逐渐冷静了下来,理智开始回笼,然后开始认真反思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他总觉得衣领有些紧,这让他必须得不停地调整领口,发出一些蠢透了的动静。他试着让自己看上去比较放松,甚至理直气壮。

但其实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他只是外强中干。

一时冲动,毋庸置疑的一时冲动,他在第一时间里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毕竟接受街头采访什么的完全有悖于他之前受过的训练,与蝙蝠侠的要求大相径庭。他习惯于隐藏在黑暗之中,像对方要求的那样行事,不露声色,在悄无声息中解决一切。

但这不完全是坏事,他随之如此定义着。

或者说,这不应该是坏事,周围的环境在变动,人们的想法在改变,同一种方法不可能总是行得通。所以说,既然两种方法都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为什么不可以进行新的尝试?当然,新方法总是存在着很多问题,但那更是改进的空间……噢,老天啊,再给他一点勇气去面对布鲁斯吧。

迪克心里很清楚,他其实只是想要通过这些思路给自己增加勇气而已。是的,他非常需要面对布鲁斯的勇气,特别是这种盛怒状态下的布鲁斯——尽管他已经算得上是经验丰富了,但那显然远远不够。

永远都不够。

他不断地深呼吸,下意识地放轻自己的脚步。

他清楚布鲁斯的习惯,知道对方此时会在什么地方——厨房,和阿福在一起——因此他的脚步并没有太多犹豫。然后,他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年轻人就是如此,阿尔弗雷德。”

冷静,毫无犹豫,毫无迟疑,就像是在分析罪犯一般,声音平静地给自己的恋人做出评价,得到结论:“那当然是爱,如此热烈如此美好,但他们很快就会被新的东西吸引视线,等到再回头看到之前那段感情时,他们会形容那是一时冲动。

“那的确是一时冲动,往往和憧憬、敬畏纠缠在一起。一直以来,我都是他的保护者,将他带入一个新世界,给他容身之处,教导他,保护他……没错,我误导了他……”

“显然在你看来,我还是一个搞不清楚自己感情问题的未成年小子。”迪克猛地推开门,“得了吧,那已经是五年前的老话题了。”

“你回来了,”布鲁斯轻轻放下手中的杯子,慢慢回过头,似乎并不惊讶他的突然出现:“正是时候。”

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这也非常,非常地反常。


评论(15)
热度(101)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