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JayDick#Missing You in Another World 06

题外:病得厉害,只能慢慢码字啦。TvT



006

 

再快一点,该死的他应该再快一点。他已经错过了一次,所以他不应该,也不能错过第二次了。明明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再来一次的机会。

直到此时夜翼才真正开始痛恨起自己之前的迟疑与犹豫。他知道自己总是这样,总是不自觉地为了更好的结果而选择忍耐,这导致他错过了很多次——他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迟疑不前,因为他无法确定那究竟能不能帮助他得到最好的结果。

他希望每个人都很好。

他总是如此,所以他才会在最关键的时刻无法抉择。他希望自己能照顾好身边每一个人,所以他有那么多朋友——因为夜翼对每个人都很好——然后他会忘记自己真正应该注意的事情,只是为了顾全更多。

如果有人提醒他真正该注意的重点是什么,那么他会醒悟得更快一些,可通常他都只能通过痛苦的经历来得到最终醒悟。

好了,现在想想看,一开始回到这个时间点的时候,自己最先想到的是什么?

保护这个世界,让它不受自己影响?还是调查真相,找出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得了吧,都不是。

夜翼很清楚,自己在第一时间里感觉到的除了迷惑之外就是窃喜,毕竟这几乎等同于有了预知的能力,他很清楚在不久之后会发生什么,而且非常高兴自己终于有了机会去弥补,去挽回。

是的,弥补。真是奇怪,认真想来这事其实并不能怪他……或许是因为身为老大哥所以无法接受他们当中竟然有人直面过死亡?但他总是有莫名的负罪感,总之,他应该保护大家的……不是吗?

这是他应该做的,虽然认真想来这其实是一种奇怪的情绪,就客观上而言……见鬼的,总之他非常关心这件事,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

因为最合理的那个,显得非常不可能。

是的,他只是想要做点什么去改变自己曾经无力阻止的事实而已。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可那之后他做了什么?

他竟然为了所谓的不引起蝙蝠侠的怀疑而选择疏远杰森。

他以为自己在保护大家,正如自己之前一直相信着的那样,他很自然地选择在不影响这个世界太多的情况下保护杰森,避免那次死亡。

但那根本不对,说到底这就是一种傲慢。他怎么能够确定自己真的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护好杰森?那笃定的态度,就仿佛杰森就是一个会任人摆布的玩偶,只要好好教导他就会一直乖乖地待在那里似的。

他甚至无法保证在寸步不离的情况下保护好杰森,又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在顾全大局的同时也拯救对方的性命?

他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

难道一定要等到无可挽回的时候才会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一次?一再重复一样的错误,这才是最愚蠢的人,而他,在面对某些人的时候真的愚蠢得无可救药。

 

夜翼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已经来迟了:废弃的厂房里一片寂静,地面上躺着一片横七竖八的“尸体”,年轻的罗宾站在它们中间,手里握着一把枪。

噢,上帝啊……

夜翼慢慢走了过去。罗宾自然在第一时间里注意到了他的靠近,他举起了手中的枪瞄准了这边:“别动。”

“放轻松点,孩子。”夜翼举起双手:“你怎么会在布鲁德海文?”

“孩子?”罗宾大声嗤笑:“得了吧,我们都知道孩子可不会举着枪杀人。”

夜翼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听着,杰——”

唔……

然后他们同时听见脚边传来了一声呻吟。

夜翼有些惊讶地看向罗宾,他甚至有些庆幸那个坏蛋在这个时候发出了动静,特别是考虑过自己接下来有可能说出口的内容之后。

而罗宾显然相当不满那个家伙在这时候醒来坏了自己的“好事”,他立刻转动枪口对准了那边。

夜翼不假思索地扑了过去,试着抢过那把枪。

他并没有成功,却也不算失败。罗宾再一次展现了远超以往的格斗水平,夜翼甚至不敢保证自己真的能压制住对方,但他至少将手枪从罗宾手中打落了,目的达成。

“……又是你。”

在短暂的拳脚相交之后,他们同时拉开了距离。夜翼盯着那个孩子,看着那张不算特别特别熟悉的年轻面孔,“想要解释一下吗,杰森?”

“解释什么?”罗宾坦然地站在原地,肩膀展现出相当放松的姿态,这和红头罩一贯的站姿一模一样,夜翼甚至有些奇怪为什么之前自己竟然完全没有辨认出对方,明明一切都是如此的明显。

能有什么疑问?他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杰森,那个成为红头罩之后才认真交流过的后继者。他理应第一眼就认出对方的。

杰森,或者说勉强披上罗宾外皮的杰森看着他,眼神里满是不屑:“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你真的在意那些真相吗,格雷森?”

“然后我们会喋喋不休地争论不已,把正事放到一边。”夜翼叹了口气,歪歪头看向一旁:“如果你不想解释现在的情况,也可以不说。”

“得了吧,别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这老好人的蠢样非常不适合你。”罗宾突然上前几步,狠狠地踹了之前发出呻吟的那个家伙一脚,让对方再一次陷入了昏迷:“小丑逃了,我没有杀他们,因为他在阻止我,他说不可以杀人。”

“真是个愚蠢的小孩儿。”他满不在乎地嘲笑着曾经的自己。

“……他是对的。”夜翼这么说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这取决于你。”罗宾短暂地瞥了夜翼一眼,视线再一次投在了一旁:“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你。”

就是为了你。

如果不是时间地点人物都不对,夜翼甚至会以为自己已经听到了这世上最动听的一句情话。

于是他微笑起来:“让我猜猜看,我中了稻草人的招?”

“新型病毒,你昏睡不醒,老家伙想办法把我送了过来……但我显然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罗宾没好气地说道:“这毕竟不是完全科学的领域,没人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所以,大英雄,你又在这里磨蹭什么?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得了吧,只是做梦而已。”

“……值得留恋的?”夜翼看了看自己四周,“早就停售却还想再尝尝看的汉堡,本来常去却突然就关门的小店,几年前还年轻着的朋友们……这里有很多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我多希望这并不是一个梦境……”

然而这依然只是一个梦,一个美梦。

他梦见自己回到了过去,梦见自己可以救回杰森,梦见对方来到过去,只是为了他。

“但说实话,这真是一个美梦。”

他们之间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无数话语在他们脑海中盘旋,但他们同时选择了沉默。那一刻他们同样错过了很多机会,问出口的机会以及回答的机会,但那沉默却也同样可贵。偶尔,他们之间需要沉默。

罗宾看着他,然后歪歪脑袋:“跟我来。”

“小丑怎么办?”夜翼跟在他的身后。

而前方的脚步完全没有一丝停顿:“别担心伙计,等醒过来之后我还有无数次机会去搞定他。或许到时候你愿意帮我拖住老家伙,相信我,只要十分钟就够了。”

“这可是一大人情,我可不愿意为这种事单独面对他。好吧好吧,首先我们得醒过来,别的以后再说——老实说,我感觉不到违和。”夜翼为自己的迟钝感到惊讶:“最初我疑惑过,但后来……我甚至以为这真的是真实世界,这里毫无破绽,甚至发生着我无法预料的变化——首先我就不会猜到你会主动来到布鲁德海文。”

“曾经的我当然不会,”罗宾的身影慢慢隐匿在了黑暗之中,只剩下了一个轮廓,并不高大,却足够可靠:“和我相比,他也算是一个乖宝宝了。”

“而你出现了——”夜翼试着接着说下去,但罗宾打断了他:

“听着,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呆多久,那个小东西的情绪非常活跃,我无法保证随时都能压制住他。”似乎已经确定周围万全没人了,罗宾停了下来:“他以为我会毁掉他继续当罗宾的可能……当然很有可能,但这是小事,我们可以放在一边。”

“这可不是小事,我们都希望能一直是罗宾。”

“但那是不可能的。”

罗宾斩钉截铁地说道:“而且这只是一场梦,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听着,这不是这次对话的重点,伙计。”

夜翼只好将疑问放在一边,他动作轻快地耸耸肩,放弃了争论“好吧,听你的。你发现什么了?”

“什么也没有。”罗宾没好气地说道:“我呆在这里的时间甚至没有超过二十四个小时……等等,难道你没有任何发现?”

“这——”

“疑点?一丁点也没有?”罗宾咄咄逼人地说道:“你在这里已经呆了不短的时间了,到底都在做什么?”

“我——”以为自己可以拯救你,夜翼有些尴尬地垂下头。

“这是一个完善的世界,”沉默片刻之后,他开始分析道:“这根本不可能只是一个梦境,一个幻觉这么简单,我可以阅读文字,你呢?”

“我也可以。”罗宾硬邦邦地说道:“并且每个人的行为都有逻辑性,事情的因果关系也很强,所以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梦。它和别的什么相互关联……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是这里?”

“什么?”夜翼有一个瞬间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

然后他明白了过来,并为那个问题的答案感到苦恼。而罗宾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犹豫,应该说他肯定注意到了,却故意不为所动: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时间,这个地方。”他依然保持着逼问的口气,显然不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就不会停止。

“……我也不知道。”夜翼有些僵硬地笑着:“我身上也发生了不少事,我以为会在父母出事之前,或者成为罗宾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里,这对我而言也是一个重要的时期,非常重要……只是,如果一定要选择的话,我以为自己还会有别的选择。”

“在思考之后。”罗宾轻轻哼了一声。

“没错,在思考之后。”夜翼看着他:“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特别是对我而言……你知道的,我总想做好一切。”

“所以说,在没有任何思考的情况下,你选择了这里?哇哦——”罗宾故意以不经意的语气问道。

夜翼看了他一眼,下意识地开始反击:“为什么你认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也许是随机的呢,或许这一切都只是巧合?我们都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而这反击显然正中对方的下怀,或者说,这整个夜晚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于是这个看似年幼的掌控者不慌不忙地继续了自己的下一步:

“对,这不是你自己的选择。然后你主动接近曾经的我,和我搞好关系?所以……这也是一个巧合,一个随机?”

夜翼用力吐出一口气,垂死挣扎:“嘿,当然了……我们是兄弟,我关心你。”

“兄弟?”罗宾摘下了面具,露出那张属于少年的脸,他上前一步,在注意到自己必须抬头才能看清夜翼的脸之后,轻轻啧了一声,又后退了半步:“但在那之前你还是一个超级英雄,你还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你并不需要特意照顾我,这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它已经是过去了,迪克,它已经发生了,它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没人能为它负责,蝙蝠侠不能,你也不能。哪怕它再发生一次,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你们也是一样……我们就是这样的人,这无从改变。

也不需要改变。

“我们都很清楚这一点,”他继续凝视着迪克的双眼,藏在身后的双手慢慢捏紧,热热的汗全部藏在了紧张的手心里:“所以你要他妈的继续告诉我,你关心我,是因为你觉得我们是兄弟?”

“不……”迪克也摘下了眼罩,一个非常危险也非常不明智的举动,但他知道,他必须这么做,他必须拿出自己的诚意:“因为我无法让它就这么成为过去,我想要帮助你,拯救你,是因为——”

 

我无法控制地关心着你。


评论(4)
热度(42)
  1. 五倍根号四污-黑王子-幻·水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