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 Monster

其实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bd,是围观群里关于夜翼刊的讨论突然想到的段子。关于夜翼变成了怪物——然后就是爆衫,遛鸟www还有,就算失去理智也不会伤害布鲁斯什么的。

真是太棒了,哪位老司机来开开车喂!

不觉得小怪物不小心咬伤之后又哭唧唧地道歉什么的很可爱吗!!

然而正文与上面无关www





那声音听上去既像是某人绝望的啜泣,又像是野兽压抑的悲鸣,它曲曲折折地传来,不时被夜风吹散,仿佛悄然散落一地的灰尘,似乎从一开始就仅仅只是谁的错觉。

可蝙蝠侠并不会为自己一时的错觉动摇,哪怕那真的只是自己的错觉,他也会去勘察一番得出最终结论——更何况他知道那声音是确实存在的。

他对此心知肚明,并且早已有所觉悟。

早在听闻布鲁德海文传出有怪兽的谣言的时候;早在夜翼的行踪记录开始变得不再连贯的时候;早在接到那些遮遮掩掩的留言记录的时候。

他就已经明白了什么。

他心中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于是他继续向前,谨慎地、安静地,如同任何一次走向最终真相的时候,表情坚毅,精神也坚固得如同最安全的壁垒。

唯有他自己知道,那些冷静都只是浅薄的假象。

他设想了无数次如果自己真的发现了一个怪物,并且那个怪物也的确与夜翼……迪克有所关联的时候,自己将会有的反应。

他猜测自己也许会方寸大乱,也有可能会冷酷地处理掉一切,又或者一半一半,一面苛责自己应该早就处理掉那个怪物,一面又期望它能变好——每一种可能都各有自己存在的道理,于是他变得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对自己即将面对的未来感到恐惧。

他恐惧自己即将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迪克。

不存在共同的回忆,无法给予彼此微笑,无法沟通,连熟悉的样貌也不再有……


他一路追踪怪物的踪迹,来到了这里。

这地方靠近夜翼的某个安全屋,是一栋废弃的小楼,偏僻并且有着闹鬼的传说,白日里就鲜有人迹到夜晚的时候就更不会看到人影。

它有着惯常的狭窄布局以及嘎吱作响的地板,就算再轻盈的人走上去也能轻易踩出一连串的嘎吱声。

他安静地站在那里,终于发现了那东西的存在。

那实在太过容易,它就藏在最顶端的房间里最阴暗的那个角落,一个连一丁点光芒都无法投入,却也不算隐蔽的地方。

黑暗并不能妨碍他太多,但他首先并不明白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

他也的确看到了。

庞大的身躯,毛茸茸的身躯,小山一般蜷缩在一起轻轻颤抖地呼吸着。那呼吸声是如此的微弱,仿佛被人为地压抑过一般。

或许它的确应该压抑自己的呼吸,如果它还有着自己原本的意识。

蝙蝠侠在它身上发现了残破的制服碎片,黑色的,蓝色的——

那颜色那质地他是如此的熟悉,甚至大部分都由他亲自设计亲自过目……

他参与了所有。

然后他现在只能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孩子在角落里颤抖,偶尔挤出一丁点哭泣一般的声响。

他之前的假设统统作废,他甚至没能在第一时间里做出本能的藏匿。他就站在那里,与黑暗融为一体,看着那个孩子,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甚至不敢想象它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他甚至有余力去想,对方应该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从声音,从气味——看看它身上那些器官,可以想象它的能力——可他就是无法踏出一步,走上前去,好好看看它,帮助它。

因为黑暗中已经溢满了它的痛苦。

他知道那些新闻,那个孩子也应该知道:破坏,大肆的破坏,将他一直守护着的城市一点点地破坏着,就算暂时没有伤害到生命,但可以想象,那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他应该做点什么,这么想着,蝙蝠侠深吸了一口气。

他向前踏出一步,几乎就在同时,那个孩子猛地颤抖了一下,用力往角落深处挤了挤。

他又踏出了一步,地板发出了嘎吱的一声怪响。

那声音如同一个扭曲的怪物在黑夜中尖叫,那孩子也为此深受刺激,它终于露出自己的面孔,然后对着他奋力嘶吼了起来。

那声音听上去就像最后一个守卫着自己城市的士兵在临终前倾尽全力所发出的怒吼,那是它最后的反击。它固执地将自己缩成一团,守卫着自己的领地,对着那个入侵者发出自己此时所能发出的最可怕的咆哮,仅是希望他能够退后一点。

那其实是最无力的反击,但它很清楚自己并不能伤害对方。

哪怕早已失去理智,哪怕什么也不记得,哪怕早已伤害了很多人,早就违背了一些铭刻于心的誓言,哪怕自己最后的栖身之所受到了侵犯。

它也只能对着他无力地嘶吼,并因为他的接近而轻轻颤抖。

事实上那并不能算是一个温柔的抚摸,性能完美的手套只能带给人冰冷又粗糙的触感,认真说来那根本只能算是一个类似于手的别的造物而已。

但它默许那东西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抚地抚过眼睛周围的绒羽。

仅仅只是因为他是布鲁斯。

它知道这点,因为它的灵魂从未变过。

最终它颤抖着放松了警惕,缓缓垂下视线。

他们或许依偎在了一起,享受过一段短暂的宁静,也有可能会有湿润的液体划过怪物脸上那些柔软的羽毛。

但最终这一切都隐藏于了黑暗之中,掩盖在了怪物那恐怖的嘶吼声里,成为不知道属于谁的,一个仅归属于夜晚的错觉。




END.

评论(19)
热度(62)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