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rucedick#DCxFate Assassin之章

突然想到的fate梗……好吧因为我玩手游去了【】

助手master和英雄servant的故事√


Assassin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真的画出那个魔法阵并且念出那个咒语:

 

“……吾是此锁链的操纵者,缠扰汝三大之言灵七天,通过抑制之论前来吧,天平的守护者呦——”

 

那一刹那,魔法阵发出的光辉溢满了整个房间。

刺眼的光芒宛若实质,光辉之下,房间里的灯泡依次碎裂,窗户上的玻璃也不堪重负地爆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裂纹,最后堪堪挂在了窗框上。

就在这一声声清脆的破裂声中,青年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侧过了头,等到那刺眼的光辉真正消散之后,才将挡在自己眼前的手放下。

暗红色的刺青依然好好地呆在手背上,而失去光辉的魔法阵上,空无一人。

“……失败了?”青年有些纳闷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小册子:“但这上面说如果有光辉那就是成功了——谁!?”

他一把将小册子仍在一旁,迅速掏出别在腰后的手枪,警惕地扫视着整个房间:“谁在那里?”

并不是因为看到了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事实上对方完全悄无声息,甚至连存在感都非常的薄弱。

就像没有别的人类存在着似的。

可青年非常确定,此时此刻一定有什么人待在他这个小小的房子里,潜伏在某个阴影之中,安静地窥伺着自己。

这就是他的直觉,在每一次危险行动中都非常有效地保证了他的生命安全。

万幸今晚正是满月,清亮的光辉洒满了几乎整个房间,青年小心翼翼地在月光中挪动着步伐,双眼警惕地扫视着四周:“谁在……你是谁?”

他换了问话的方式,好让自己显得更加成竹在胸一点。

但那似乎没什么作用,周围一片寂静,唯有月光不断地倾泻下来。

有一刹那青年误以为对方已经离开了,但很快他就抛开了这个想法——当然,又是直觉作祟——那个人依然在这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根本看不见对方,但“他”应该就在附近。

“你是怎么进来的,回来之后我可没打开过门窗?等等——难道你就是那个?”青年故意用闲聊一般的语气说道:“——从者,对吗?没错,就是你了。嘿,出来吧,我没什么恶意……这手枪只是条件反射而已,毕竟工作需要……也许我们可以面对面地好好谈谈?”

他小心翼翼地调动全身的感官,顺从自己的直觉慢慢搜寻着对方藏身的位置。

不是沙发后面,也不是卧室那边……书房……?不……似乎不是……或许他刚才是在那附近的,但是现在……

“我知道了,你是个害羞的人对吗?好吧,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

【理查德·格雷森,你是一名警察,并且非常优秀。】

就在这空洞且沙哑的声音响起来的同时,理查德猛地转过身去,高举的手枪刚好抵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这可真是一个绝佳的距离,眼前这个黑漆漆的家伙一定故意的。

尽管脸上的肌肉正因为紧张而不断地抽动着,黑发蓝眼的青年依然努力地微笑:“看来你已经认识我了?”

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的枪正指着一团黑雾。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确正面对着一个以常识无法解释的存在:当对方隐藏起来的时候就像真正的黑暗,没有任何存在感;可当你真正看到他本人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竟是如此地高大,如同一个凝实的真正恐惧,这让你不得不怀疑为何之前自己竟然会无法察觉对方的存在。

理查德隐约察觉到站在自己眼前的其实并非人类。

那家伙全身上下都藏在一套几乎没什么光泽的黑色战甲里,包括手指在内都保护得完完全全,外面还有一个黑色的斗篷,让他非常成功地与周围的阴暗融为一体;他的头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的头盔,将五官全部藏得好好的,唯独露出没什么血色的嘴唇在外面,活像一个死了足有上百年的老僵尸。

“你的房间已经说明了一切,你的经历,你的身份,你的性格。”面对面之后,这家伙听上去倒像是一个声音嘶哑的普通人类了。

但很显然的,其实他并不是。就在这短短的一分钟左右的时间里,这个黑漆漆的家伙就已经完整地调查了青年的房间,收集了足够的资料,并且得出了结论。

“你是一名警察,你很优秀,因为各种勋章放满了一个柜子;你充满了好奇心,充满了正义感,所以才会在书房里堆满各个时期悬案的卷宗;房间里没有亲人的照片,所以你孤身一人,甚至没有女友,经济条件并不很好,出身孤儿院?没错,就是孤儿院。你的表情说明——我说的一切完全正确。”

没错完全正确,就在一分钟之内了解了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普通人类真的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吗?想到这里,冷汗在一瞬间布满了理查德的整个脊背,但如果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被恐惧所吓倒,那也不会是他了。

他依然笑容满面,好像根本没听到刚才那些话似的:“那么,你是……?”

“暗杀者(assassin)。”对方似乎并不喜欢说一些不必要的废话:“你的从者。”

“所以……那上面写的都是真的?”这么说着的同时,理查德的眼珠飞快地往小册子那边移动了一下,这是条件反射,几乎不受他的控制。他也立刻将自己的注意力再一次集中在了对方身上,但他面前已然空无一人。

“这很有趣。”

那声音从他的右边传来,正是小册子所在的那个方向。

理查德叹了口气,将手枪放下了:“刚刚那是什么?视错觉?”

“真正意义上的瞬间移动。”对方将目光从小册子上移开,放在了他身上:“看来你并不明白从者的真正含义,人类的定义并不适用在我们身上。”

“好吧,我知道了,那本小册子上面有写这些玩意儿——七个从者相互厮杀,胜利者可以随意实现一个愿望什么的——听着,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回家的时候顺手从一个老头手上拿到了一本宣传册——”

“而那上面刚好写明了一切,让你可以成功召唤出一名从者。”暗杀者举起手中的小册子晃了晃:“世事难料。”

“对,谁知道那上面写的都是真的呢?”理查德无奈地耸耸肩:“而我只是好奇……毕竟那上面需要的材料并不难找。”

“突然在街头流传起来的无名宣传物,充满了魔法和传说,并且人们对此非常狂热。”从者微微提高了音量:“而你是一名优秀的警察,你当然会调查它,并且进行尝试。你好奇,你想要知道真相,而且你需要知道真相——你需要确定它是否危险。”

“——好吧,看来真的什么都瞒不过你。”迪克举起手表示投降:“你已经完全了解我了,身边的朋友都叫我迪克,你呢?”

“我的身份是个秘密。”从者冷酷地说道。

“为什么?好吧,看来我问了一个蠢问题……你是个秘密主义者。”

“你也一样。”暗杀者看着迪克:“你暗自做着很多调查,一些过去的事情,一些早就掩盖在了历史中的事情……”

这么说着,他慢慢从黑暗中走出,站在了月光之中。

迪克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样子,那身盔甲真正的模样。他先是有些迟疑,然后慢慢瞪大了眼睛。

是的,对方给予了他明显的提示——存在于过去的,他曾经调查过的那些无头案——然后他看清了那身盔甲的造型,那个黑色的符号,那个曾经伴随了他整个青春期,差点成为他的“梦魇”的蝙蝠符号。

“是你。”

迪克终于真正放松了下来,他似乎想要微笑,声音难免有些颤抖:“我早该知道,你的刚才显示的能力,可怕的收集以及调查能力,而、而且这个小册子上面说过,如果没有找到媒介,那么很容易召唤出和自己相关的英雄——

“对,英雄,你的确是个英雄。我的毕业论文终于可以有个论断了,我、我写了差不多十万字来论述他……显而易见,你就是他。”迪克顿了顿,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混乱的呼吸以及慢慢带上了哭腔的声音,见鬼,他就像是一个终于见到了宝物本身的考古学家老头儿。

“他,或者他们中的一个,毕竟他的故事流传了几百年,可以确定的活动时间都有八十年左右……所以,你是哪一个?你真的是B——”

“嘘,”从者竖起手指按在自己嘴唇前:“保密。”

“噢,噢,当然。”迪克双手握拳,紧张兮兮地在裤子上摩擦:“身份保密,这很好理解,你从来都是这样。我有几个猜测,关于你的真实身份——噢,好吧,这当然更不可能告诉我了,你可是那个‘神秘人’。”

他们面面相觑。

迪克放弃一般地举起手按着自己的头,额头差点被握着的手枪磕到:“所以,我们参加这个战争?”

从者将目光放在窗外,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这是一场阴谋,针对所有人——没错,并不仅仅只是参与战斗的人们——我必须调查出真相。”

“噢,看来这阵子我们可有的忙了。”迪克点点头。

然后从者回过头来:“我说的是我。我,一个人。”

“得了吧,你一个人可干不来。”迪克努力争取着自己应有的权利:“你是暗杀者,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对方摆出了请说服我的姿态。

这或许就是一个简单的入门考研,迪克暗暗考虑着,也许说服对方之后自己就真的可以成为他的助手之类的存在了——噢,天啊,神奇小子!已经成年很久的神奇小子会不会稍微太过成熟了一点……

“所以,你无法建立自己的魔法工坊——也就是你存放那些设备的地方,”迪克发现对方似乎有些不适地动了动嘴唇,胜利的笑容立刻挂在了脸上:“我研究了你至少十年,你一定有个秘密基地,非常巨大,用来存放你的战甲、车、飞机、汽艇……”

“这点正确。”从者不耐烦地打断迪克,“继续说下去。”

迪克发誓,这一定会是他这二十多年来最棒的时刻。他就像是一个站在憧憬的教授面前描述自己理论的考生:“你只保留了相应的侦查以及潜入能力,你应该有一定的战斗力,但这绝对不是你的强项,你从不杀人。所以战斗力是我们的弱势,需要用情报去弥补,也正是因为如此,你非常需要一个更加熟悉这个城市、这里的居民的帮手——”他挺起了胸膛:“也就是我。一个警察,服从安排,听从指令,有一定战斗力,并且能接触到一些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信息。”

“很好的分析。”从者没什么情绪地说道。

他转身向着窗边走去,迪克立刻跟了过去:“所以,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天啊,这些玻璃,还有地板……希望明天老头子不会想要杀了我……”

从者猛地回过头来,迪克一脸无辜地看着对方:“怎么了?”

“保持安静。”

“噢,当然。”迪克点头:“我一向不是话多的人。”

对方轻轻地叹了口气。

迪克补充道:“我只是有些紧张。你大概不知道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非常喜欢——嘿,那边是窗子,门在这边。”

“我知道。”从者有些恼怒地说道。

“看来这又是什么我不了解的神奇能力。”迪克耸耸肩:“我需要带上我的枪?”

在对方又一次回过头来的时候,他再一次面露微笑:“夜间巡逻可不安全,我说的对吗,‘神秘人’?”

对方似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但也许也在同时勾起了一边嘴角?

总之,他向迪克伸出手来,发出了邀请:“想要更加深入地看看自己的城市吗?”

“当然。”

迪克果断递出了自己的手,眼中满是期待:“特别是和你在一起。”

蝙蝠侠。

 


评论(4)
热度(70)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