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kalkon##DCxFate# Berserker之章

SupermanxSuperboy

……虽然有cp意味,可我不知道该怎么打tag,跪地。



Berserker之章

 

他们都装作他听不见。

但他听得见,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关于他的一点一滴,他都没有错过。

而这一点,他们其实都很清楚。

 

“他是目前为止最接近‘神明’的一个。”

“得了吧,他有缺陷,非常明显——我想我们又失败了。”

“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别的方式,人造人毕竟不是人类。你明白我的意思,他们很优秀,各种素质都远超普通人……但他们不是人类。对于英雄而言,他们缺少了必须的东西。”

“你是说精神?这不可能,要让他们明白自己是人类已经是现在的极限了……还有,别的方法?什么方法,我们还能有什么方法?除了这一个个人造人,我们没有任何保留救世主基因的方法——”

“……我知道。说到底,还是只能指望他了。”

“也许会有奇迹发生。”

“也许吧。”

 

这世上并不会有奇迹,所有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下。

就连生命都可以被创造,神明早已死亡。死在了他最亲爱的子民手中。

不知道别人是如何的,康纳自己第一眼看到的世界完全沉浸在一种古怪的靛蓝色里。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是在培养皿里——毕竟这世上绝大多数的知识已经输入到了他的大脑之中,理论上他知道很多事情。

他知道,自己比普通人类厉害多了。

康纳掌握很多知识,身体机能也不错——事实上是非常不错,除了不能飞翔而已。

他不能飞翔,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天方夜谭一般的评判标准,但在康纳所在的世界里,这就是判断他存在意义的基本定义中的一条。

他必须有着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他必须力大无穷,他必须能够飞翔……他必须掌握很多普通人类根本不可能掌握的技能,他就是为此而诞生的。

为了让那些人类追寻到一个根本无法触及的身影,这就是康纳诞生的意义。

但很显然的,他让人感到失望。

失败品,尽管从未直接说出这三个字,但那些人会从各方面暗示康纳——他是一个失败品,他让人感到失望,他辜负了他们的期待。

但他身上的确传承了什么,属于那个人的什么重要的事物,那似乎只能传承在一个人身上,无法分给他人——那东西他们曾向康纳描绘过一次,但那概念实在太过抽象,完全超出了康纳的理解能力——毕竟除了他之外,没有别的人造人存活下来。

他的同伴,或者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死了,或者在接触到阳光的第一时间就开始急速衰减,或者没有智力,或者身体衰弱。剩下的极小一部分被特许活着,它们虽然连最基本的人形都无法维持,却持有一些特别的能力。他们只能像是垃圾一般被丢弃在实验室最阴暗的角落里,安静地活着,像是死亡一般地活着。

康纳曾路过那个地方一次,还没等他看清他所谓的同伴们,就被那些人匆匆带走了。

可尽管短暂,他依然看清了一些东西。

那是一双双注视着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光辉的眼睛,明明应该已经死亡了,却以别的方式活下来的,属于他的同伴们的眼睛——

它们在黑暗中窥视着他。

康纳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并不稳定。

他有时候会失去理智,会失去身体的控制权,造成很大的危害。虽然他总会很快就恢复过来,但那毕竟不是好的表现,于是他理所当然地注意到,充斥在那些人眼中的失望正在日渐增多。

他们总是沉默地看着康纳,穿着白色的制服,拿着薄薄的文件夹,隔着薄薄的玻璃肆意地评价他,仿佛他听不见。

他听得见。

他看着他们,他告诉他们——

“我可以听见你们。”

 

“他狂化的时间在逐渐变长,这可不是好现象。我害怕他根本坚持不到那个时候就会崩坏……”

“不,不,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坚持到仪式开始的时候,这是他被允许活到现在的唯一理由。”

“唯一理由?”

“难道还能有别的?别被他的表现给骗了,他只是一个赝品。唯一的作用就是成为钥匙,让我们得到机会接触到真正的那位——”

“你认为他会成功?我感觉他很有可能会失败。”

“……他的精神状态已经糟糕到了这个地步?”

“我想是的。”

“……不,还有别的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

“总会有办法的,想想看,以前那么多例子……对了,就算人造人拒绝参与我们也成功过——没错,我们还有那个方法。”

“什么……等等?你想要做什么?那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那是亵渎神明!”

“得了吧,哪怕是堕落的神明——那也是神明。”

“……你已经疯了。”

“疯了?朋友,我们都已经疯了。回答我一个问题:正常人会想要接触神明吗?”

“……”

“看,我说的总是没错的。”

 

康纳被捆在几乎没什么用的拘束衣里,站在魔法阵前。他的“同伴”站在他肩上,用精神力控制着他,防止他突然暴走破坏这个神圣的仪式。

它控制着他说出那些话语,并在最后加上了一些本不应该出现的语句:

“……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

真是讽刺,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就算是毁掉也一定要得到。这也许就是欲望,因为想要得到,所以不择手段。

康纳不知道自己在念出这些句子的时候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情,那不是单纯的愉快或者悲伤,那感觉就像是看见自己最讨厌的人平地摔跤,仿佛一朵绽放在污泥之中的花朵。那么肮脏,又那么美丽,让人在内疚中感觉到充分的愉快。

他笑了起来。

尽管全身都在痛,他却还是开怀大笑。

他听见那些人以前所未有的声音尖叫,扭曲的声音隔着一道道厚重的大门钻入他的耳中:

【快阻止他!】

【是谁!究竟是谁让实验体说的狂化咒语!?】

【不!!!我们已经没有再一次失败的余地了,上帝啊——】

【已经太迟了……】

 

“他出现了。”

 

康纳的同伴悄悄地从康纳地肩上溜走,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危险的讯号。

康纳站在原地,注视着耸立在魔法阵之上的身影。他的眼睛已经充血了,所以对方完全笼罩在了血色的浓雾之中,和那些人灌输在他脑海中的光辉形象完全不同。

康纳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那些人口中的神明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明亮的战衣被污泥染黑,他俊美的脸颊只留下了狂暴,他根本无法说出鼓舞人心的话语——

无需任何说明康纳都很清楚,对方根本无法拯救任何人。

它站在康纳的面前与他面对面,仿佛一团死物。

那些人冲入了房间。

他们以前所未有的严厉态度痛骂着康纳,如果不是康纳的身体素质远超他们,那些人或许会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扔到墙边,就像他们对康纳的同伴所做的那样。

康纳被毫无作用的拘束衣困在原地,看着那些愈发扭曲的面容,仿佛鬼怪一般在他血红的视野中狂乱地舞动。

这就是他的人生。他出生的目的就是这个,成为钥匙,让神明降临。就算最终降临的只是一个伪神,一个和他一样,让所有人失望,不被任何人期待的存在,但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目的,生命也理应结束——

康纳越过重重鬼影看向前方,神明也正看着他。

那或许是他的错觉,毕竟那只是一团死物,并没有理应存在的,属于神明的灵活存在。但时至今日,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就算不为人所期待,就算那只是一团死物,那也是他人生的体现。

那或许就是这世上唯一与他关系紧密的事物了。

他应该呼唤他的。

毕竟从他出生的时候开始,他就被迫一直期待对方的降临,直到现在,他等到了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让他人失望的结果。一个和他陷入了同样处境的存在,一个因为他才出现的存在。

 

“嘿,■■■■。”

康纳叫出了英灵的真名。


突然肆掠的狂风让所有人睁不开眼,突然揽住自己腰部的胳膊让康纳差点尖叫起来。但是他忍住了,他感觉自己的双脚突兀地离开了地面,然后就在下一个瞬间,他们穿破了重重障碍,翱翔在了天空之中。

原来这就是飞翔。

这就是飞翔,这就是靠自己的力量翱翔在天际的感觉。

这就是神明。

康纳慢慢抱紧了对方高大的身躯。这就是他的人生,失败的人生,失败的召唤,最后得到了一个不为任何人所期待的伪神。

而这个沉默的伪神,拯救了他。

拯救了他的人生,也只拯救了他的人生。

他为他而来,只会回应他的呼唤,只为拯救他而存在。


“让我们去那里看看,”康纳随手指了一个方向,眼中满是对未知世界的憧憬,“就是那里,我们一起,Berserker。”


评论
热度(22)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