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黑王子-幻·水引

叫阿幻或者阿引,欢迎找我聊天XD
产出繁杂,请活用归档www。

BatmanxFantastic Beasts The Seeker 02

我从未想过这脑洞竟然还能有下文,一切都是为了宝贝儿√ @567鹤 

 

02

 

布鲁斯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会因为一句话而变得浑身僵硬,就像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冰棍一般直接倒在地上,并且弹上两声。

他只能微微动动自己的眼珠子,这就已经是极限了。这感觉非常的奇怪,他的意识清晰,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就是不能动。与此同时痛觉也变得非常麻木,仿佛神经也被麻木了——这算什么,自我安慰的玩笑吗?布鲁斯眼睁睁地看着面前黑漆漆的地板,听见那悠哉的脚步声慢慢来到自己身边。

“我们之间需要交流,韦恩先生。”那个自称帕西瓦尔的男人这么说道,用脚尖撑起布鲁斯僵硬的肩膀,努力将他翻了过来。

他们四目相接。

帕西瓦尔确认一般地重复了一次自己的意思:“我们之间是可以交流的,对吗,韦恩先生?”

布鲁斯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生理性的泪水慢慢充盈着他的眼眶,尽管周围黑暗无比,但这事实依然让他感觉非常丢人。

“没有大吼大叫,没有无谓的冲突——我只是来了解情况的,而你也保证会确实地告诉我,是吗?”对方用堪称傲慢的态度说着话,仿佛一个屈尊给平民施舍了平等交流机会的贵族:“当然,我会有无数种方法让你对我无所保留,但我个人偏好和平一点的方式。现在,你应该也对我的意思有所体会了。”

看,这才是他的真正面目。

男人蹲下来,盯着布鲁斯:“别害怕,韦恩先生,我不会危害你的生命的。”

他挥舞手中的木棍,小声念叨了一句什么。布鲁斯立刻掌控了自己的身体,他动作利落地滚向一旁,迅速地翻身,半跪在地面上。迟钝的痛感在那个时候才蔓延了他的全身,让他不由地皱紧了眉头。

但至少,帕西瓦尔很满意的是,对方保持了安静。

“我没有敌意,”帕西瓦尔状似真诚地说道:“在这件事上,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韦恩先生。”

沉默了半晌之后,布鲁斯终于开口了。

“这位——先生,”他故意装出没有记住对方姓名的模样:“立场一致?所以,你知道我的立场是什么?”

“是格雷福斯。”帕西瓦尔有些好笑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姓氏:“当然了,韦恩先生,你想知道真相,我也想,所以,我想我们立场一致。”

“立场一致?”布鲁斯轻轻哼了一声:“别开玩笑了,格雷福斯,还是试试看用别的方法来说服我吧。”

帕西瓦尔终于沉默了一会儿。他盯着布鲁斯,盘算着那条自己最后一定会用的遗忘咒,选择了让步:“回答,换取回答,如何?”

成交。

“所以,发生了什么?”布鲁斯立刻表现出了对方想要的态度:急切,因此无法顾忌全部。

“事故,韦恩先生。”帕西瓦尔举起魔杖,念出了咒语,微弱的光辉慢慢出现,然后照亮了小半个车间:“那么,你发现了什么?”

“一个奇怪的圆洞,显然不是人为造成的——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布鲁斯用力瞪着对方。

帕西瓦尔显然并不害怕布鲁斯的瞪视,他风度翩翩地向着布鲁斯靠近,不疾不徐,“当然,当然不是人为造成的……我是一名巫师,韦恩先生。告诉我,近期这里发生过什么事?”

“机械故障,这是第三次。”布鲁斯看着对方:“这事是巫师做的?”

“眼下我们也无法确定。”帕西瓦尔相当不符合形象地撇了撇嘴:“第一次事故发生在什么时候?”

“二十六天前。”布鲁斯显然已经将这件事过滤过了一次,因此回答得毫不犹豫,“你们杀人?”

“杀掉麻鸡——我是说普通人——的确是不被允许的,但总有特例……一些亡命徒。”帕西瓦尔皱了皱眉眉头,显然并不喜欢布鲁斯的问题。他们慢慢向着机器的方向靠近,渐渐并肩:“那一天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特别?”布鲁斯沉思了一会儿:“据我所知没有。”

“真的没有?”帕西瓦尔有些不满地追问:“一点都没有?”

“你们对特别的定义是什么?”布鲁斯反问:“给我点提示,先生。”

这已经打乱了一问一答的模式,但现在,并没有在意这点。帕西瓦尔有所依仗所以表现得尤其的大胆。他小小地犹豫了一下,便直接开口问道:“没有一件事……是关于一个小孩的?”

布鲁斯的眼神飞快地闪烁了一下,他摇头:“没有。”

“你确定?”帕西瓦尔的手指在举起的魔杖上轻轻摩挲,那上面的光源就像是怕痒一般轻轻颤了颤。

“当然,”布鲁斯点点头:“这里是工厂,没有任何小孩。”

“……真是遗憾。”帕西瓦尔低下头:“那么,还有什么想要向我确认的吗,布鲁斯先生?”他态度慷慨地问道,像是在面对一个即将上绞刑架的犯人。

布鲁斯已经站在了机器的旁边,他像是有些沉迷一般地盯着那上面留着的巨大空洞,以及周围那些仿佛飞溅了硫酸一般的伤痕。过了一小会儿之后,他才回过神来,然后语气轻松地问道:“当然,这应该是今晚最后一个问题。

“为什么像你这样的领导者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发生的事情……对于你们而言,非常重要吗?”

帕西瓦尔有一瞬间的僵硬:“请你再说一遍?”他声音轻柔地说道。

“你是一个领导者,帕西瓦尔·格雷福斯。”布鲁斯转过身来,脸上挂着一个极淡的笑容:“你习惯发号施令,习惯掌控全局。你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只要你挥舞手中那根小棍。但与此同时你也暴露了很多,现在我至少知道了你们有律法、有组织,也有叛乱者的这个事实。你的行事并不小心,却表现出完全不害怕我将你的事情透露出去的态度,事实上,我很好奇为何这么多年了,你们依然能隐藏在我们之间,不被人发现……”

帕西瓦尔将魔杖举高,他用力咬紧牙关,整个人显得异常的有压迫感:“非常完美的推测,你真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一个人了,韦恩先生。当然,这反而让我感觉更加遗憾了……为你即将失去的记忆。”

“一忘——!”

他没能完成那个咒语。

就在他做出攻击姿态的同时,布鲁斯突然上跳,用力拉住了身后破烂机器零散挂着的铁皮。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那块铁皮拉扯了下来。

在一声令人牙酸的巨大声响中,强大的美国魔法国会安全部长帕西瓦尔·格雷福斯先生,倒在了一大块铁皮的攻击之下。

布鲁斯紧随其后扑了过去,他用力给了对方脑袋一拳头,哼哼着说道:“废话太多。”


评论(12)
热度(33)

© 污-黑王子-幻·水引 | Powered by LOFTER